超级武侠副本系统

第100章 走

第一百章 走

“唉,吴明啊,这也是为了你好。你现在的实力不够,却......现在外面风言风语,都在传你的事。就连那毒龙谷......要不是你,他会受伤吗?”不言指着沐云空,随即又道:“知道他是怎么受伤的吗?知道徐新明是怎么死的吗?就是因为你,引来了毒龙谷的觊觎。”

“毒龙谷,这不用我说了吧?靠山城三大家族,我说你小子要杀人,怎么不知道灭口啊?这消息漫天疯传,还有谁不知道你的?你说,你让我们怎么办?毒龙谷是好惹的吗?特别是他们还说你偷了他们的解毒丹的配方,外面的人都知道了。”不言老祖狠厉的说道。

那边的不语也开口道:“吴明,我从不认识你,但是跟他们都有过交流,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我和你说实话吧,你,我们保了,但秘笈,你却要交出来。要不然,我们也没法交代。这个世界,并不是你想要怎样就能怎样的,除非你能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强的你,没人敢惹你,明白吗?”

吴明静静的看着面前的四人,道:“你们说这么多,不就是想要我的秘笈吗?何必说的这般冠冕堂皇?”

“你!”不言老祖气的站起身,一甩衣袖,竟走了出去。

沐云空脸色一沉,冷声问道:“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吗?你知道玄天宗现在面临着多大的压力吗?你知道毒龙谷的势力有多大吗?你,真的太让我寒心了!”

吴明眼中尽是泪水,这些话,他都不想听,什么都不想听,他只知道,他的师门现在正在逼他做他不想做的事,他什么都不想去想,什么都不想再问。毒龙谷,竟然是他们出的手,竟然是他们!

师门的作为,令他寒心,可罪魁祸首则是这个毒龙谷。若不是毒龙谷,徐长老会死吗?掌门会受伤吗?我会走火入魔吗?

可偏偏的,毒龙谷至少有五成的可能,就是他引来的,就是他自己啊!

怎么做?现在该要怎么做?谁来教教我?谁可以告诉我,我应该要怎么做啊!吴明脑袋中的思绪乱成了一团麻,比起上一次走火入魔还要乱,只是没再次引发走火入魔罢了。

沐云空见吴明如此模样,心下一软,叹道:“吴明,还是交出秘笈吧,你终究还是我玄天宗的人,我们不会看着你不管的。而且你现在,全身骨头都已经碎了......”

后面的话没说完,但吴明听得出他的意思。全身骨头都碎了,人都没法站起来了,留着那些功法武技做什么?下半身都只能躺在**了,还不如让宗门弟子学到高深的功法和武技。说这话的时候,沐云空都不敢肯定他心里就没有一丝私心,能引来毒龙谷的觊觎,怕不只是简单的地级功法吧?

“不要说了,不要说了。功法我不会交出来的,哪怕我死!”这一刻,吴明的倔脾气又发作了,其实就算别人也有九阳真经,也不见得能压得过他,有系统的帮助,还有另一个世界可以打怪升级。可他就是不愿意,不是他把功法看的太重,甚至很久以前就动过心思要将拳经送给宗门,但他不想看到的是宗门的这副嘴脸。

这一刻,在他心里,那个家的味道已经全碎了。家本该是温馨的,可这里却十分冰冷,冷的他的心一阵阵的痛。可以说,他的梦已经毁了。吴明曾经想过,虽然自己是孤儿,但在这里,所有师兄弟对他都没有什么勾心斗角,长辈也很关爱,容得了自己的放肆。可这一切,在这一刻全都变了。

如果说他以前的放肆只是想要享受那种撒娇的感觉,晚辈对长辈的撒娇。那么这一刻,他已然不敢再面对现实,这就是曾经对自己关爱包容的长辈么?还是原来的他们么?

私心面前,他们都变了吗?

是的,吴明已经不敢接受这个事实了。

“那,我们下次再来,你先考虑一下吧!”沐云空看了一眼不语,叹气着道。

他此时的心里也是无法平静,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做什么,想找个地方让自己平静一下,安静的想一下,这样到底是对还是错。

对了,还是错了?

这一刻,所有人都是心乱如麻。

“好了,走吧!燕儿,你留下来照顾吴明!”门外,不言老祖的声音响起。

一天以后,吴明吃完中饭,白燕儿才放下碗筷,就听见他静静的问道:“能带我去徐长老的墓地看一下吗?我想去看看。”

白燕儿沉吟了一下,终究答应道:“好。”

本来白燕儿想找了两名弟子抬着吴明去徐长老的墓地。不过吴明道了句‘不用’,便在白燕儿惊讶的目光中从**起来了。起身之际,他有意无意的用身子挡住白燕儿的视线,《拳经》悄悄的被他塞在枕头下。

徐长老的墓不远,就在后山。这里是玄天宗一些长辈的墓地,林林总总数百块石碑。徐长老的墓就在最外面,土是新添的,墓碑是新打的,上面用朱砂写着‘玄天宗徐明新之墓’。墓碑前还有才烧完没多久的一些纸灰,风起之时,刮起那些纸灰漫天飞舞,有的飘了一段距离就落下了,有的随风飘向了远方,也许落在山下,也许落在丛林之中,也许会飞进玄天宗里面去。谁也没去关心这些,只是一种凄凉的气息开始蔓延。

吴明走到墓前,摸着那块墓碑。就几个月时间,但是吴明很珍惜这一段时间里的相处,很珍惜这份感情。而这一刻,那一份感情就像那飞舞的纸灰一样,已经不知道会飘向何方,唯一剩下的,只有这一个数尺长的坟堆,还有这块冰冷的墓碑。

“也许,你走了也好,至少没有那么多思想,没有那么多的牵挂了。而留下来的,只有我们这些依旧为俗事烦恼的尘世中人。也许,死才是最好的归宿吧!”

吴明淡淡的对着墓碑说道,眼中一片平静,静的可怕,让人心寒。

白燕儿突然上前几步,说道:“明儿,你......”

“没事,我没事。只是心中有些感慨罢了,呵呵,太过于儿女情长了,让你见笑了。这是最后一次,以后不会再有了。”吴明呵呵一笑,站起身走到白燕儿的身边。突然他毫无征兆的出手了,一掌劈在白燕儿的脖颈上。

“你要......”白燕儿心中一惊,真要呵斥他,话还没说完,就已经晕倒在地。

“白姨,对不起!我只有走,才是最好的选择。”吴明看着晕倒在地的白燕儿,眼中出现一丝挣扎,随后便转身离去。

玄天宗的人显然也不会想到吴明会走,也不会想到,他还有这样的实力出走。作为在玄天宗生活了十几年的人,他若是要走,绝对不会惊动任何人。

直到走到山下,金蟾出现在他面前。

“小子,决定要走了?”金蟾淡淡的问道。

吴明:“嗯,要走了!”

“你大爷的,要走也不带上我?想将我扔在玄天宗啊?哼,亏的我追了上来。”金蟾离着数米距离,一下跳到吴明肩上。

吴明看着前方隐约出现的玄天城,淡淡的说道:“那我们,就一起走吧!离开这里,浪迹,天涯!”

金蟾大笑道:“我还以为你这小子还会留念那个破宗门呢,没想到你真舍得。得,我就陪你浪迹天涯,陪你走一次!”

吴明淡淡一笑:“好,我们一起!”

自己本就是孤儿,活该一辈子孤独。不过还有金蟾,还陪在自己身边。自己不是孤独的,这就好!

他没问金蟾这些天干嘛去了,又是怎么找到自己的。金蟾也没问他为何能站起来,还能走下山。

一人一蛤蟆就这么静静的下山,期间竟然都没遇到一个人。

下山后,吴明没去玄天城,而是绕了过去。踏着夕阳,沿着官道走着。

晚上的官道,已经没了人行走。十一月的官道,寂静无人。一阵很凉的风吹过,经过路边小小的灌木丛,沙沙地吹着叶子,他们俩就在这风里,沉默着走着,不知道路还有多长,也许很长,也许很短。到了最后,只剩下四周一片寂静,

一转身,就是一个过往的少年!ps:这几章,写的都是十分的用心,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感觉到中间的那种情感,但我想说一句,是的,一转身,就是一个过往的少年!谁都曾经单纯过,谁也后来都变过,只因为人的一生是需要经历许多。我不知道自己写的这段感情究竟写的如何,大家是否能感受到,但我能说的就是,这个世界真的不是谁想怎样就能怎样的,书中如此,现实之中,也是如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