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侠副本系统

第252章 无耻贪财谢员外

第二百五十二章 无耻贪财谢员外

吴明冷笑一声,也不去拦住余仁杰等人,只是凝神与余冠海比拼。这小子,就知道要我这老头子出力!

谢逸的苦笑,看在余仁杰眼中变成了畏惧害怕,他那狰狞的脸上露出兴奋的神色,想到自己终于还是要抓到吴明的人,身体都不由得发出轻微的颤抖,这次必须要立下大功确定下少主的身份!

青城派原本最被看好的是余冠海的大儿子余仁雄,但他已经死了。而余冠海打算将余仁杰培养成他的继承人,但门派不是家族,没有父传子的说法,必须要有足够的能力让大家接受才行。就像余冠海就是青城派最强武者,而余仁杰却不是这一代最强的青年,有长老弟子天赋不低于余仁雄者,对这掌门之位也是觊觎。

若是这次能拿下吴明,而余仁杰在其中有不小的功劳的话,在门中地位显然会有所提升,再加上余冠海的存在,掌门之位至少有八成的把握了。

而对方,一个土财主跟几个家丁,两个丫头片子,还有一个糟老头子。这群在武者眼中可算是弱到极点的家伙还能翻得起多大的浪花?最强的那个小姑娘,也不过是个先天期的武者罢了,一只手就能生擒......嘿嘿,这两个小姑娘长的倒是水灵,等把那小子搞定,这俩也能让小爷好好乐呵乐呵一下。

想及此,余仁杰想不兴奋都难。

“锵......”

一个细微的声音响起。余仁杰发现自己的脑袋似乎兴奋的有些无法思维了,看着自己越来越高的飞起,心中有些奇怪,眼神无意的往下看去,自己的手脚怎么不见了?反倒地面上有一具无头尸体正在奔跑,没跑几步,边失去了惯性倒在地上,那服饰穿着都挺熟悉的。

那是我的身躯吗?

余仁杰眼珠子瞪得很大很大,最终整颗脑袋落在地上。

与之相同的是,其余的那几人。甚至包括那个中年道士也是如此。

“好快的剑!”吴明瞳孔一缩。他只是模糊的看清楚谢员外的身影动了一下便已经来到了余仁杰面前将他手中的剑拔出,随后便是一剑将那些人的头颅全都砍下不说,速度又是极快的将那剑插回剑鞘之中。不是谢逸进步的太快,而是吴明的元神已经变了。

来回之间的速度。除了巫神和敖天。没有人真正意义上的看清楚。吴明只是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而且还是元神附体状态下看到的,而余冠海也只是勉力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闪动了一下,他那几个弟子和师弟便都已经身首异处。

“龟儿子。这里竟然藏着这么一位绝世剑者!”余冠海见到儿子被秒杀,肝胆欲裂之下,他恐惧的发现自己竟然没有怒意,反倒全是恐惧,哪怕自己的儿子余仁杰被杀。

如果说吴明的圣灵剑法走的是灵巧路线,变化多端的话。那谢逸的剑就是一把杀人的剑,简单明了,一剑致命。也许这也是因为余仁杰等人实力太低的缘故,就像上次与丁飞一战边打了许久都奈何不了对方。

谁能想象得到,在这个山沟沟里面的一个土地主竟然会是一个绝世高手?若不是偶然,吴明也不会去追寻那若有若无的线索,那纯属偶然罢了。世间已经没几个人还记得当年的那个神剑山庄,记不起那个当年未封神的剑神了!

剑光挥动,如九天银河划破长空。一剑将吴明逼开余冠海声音有些颤抖,不知道是害怕还是愤怒。

“你,你究竟是何人!”

在武林之中,亲情很重要,但生命更为重要,因为死是无法解决问题的,只有活着,才能报仇。也许这样显得有些冷血,但绝对不盲目,甚至可以说绝对的理智。

当年不哭死神委身天下会,就连雄霸也想不到步惊云只是一心想要增强实力,然后杀了他!这一类的事情,武林之中真的太多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话,用在武林之中也是绝对适合的。

余冠海恨么?恨得要死,吴明杀了他的大儿子,而现在这个土财主又杀了他唯一的儿子,恨不得将两人生吞活剥了。但是恨有用么?恨若是有用,又何须刀剑武功?

“我?我就是你们说的,一个土财主而已嘛。一个小地主,家里有几亩地,还是个铁公鸡。”谢逸说着,还对吴明挤眉弄眼的,似乎他刚刚杀的不是人,而是踩死了几只小强而已。

余冠海的脸色瞬间变黑:“哼,我记下了。下次若有机会,我还会再来讨教一二。”

说完,余冠海还真就走了,那一地的尸体都没去管。看都不曾再看一眼,脚下起风,速度极快的走了。

“哎,我说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我只管杀不管埋啊,要埋好歹也出点银子啊,我说你好歹也是青城派掌门,一个铜板都不给就要我给他们挖坑啊?哎,你咋越跑越快了啊,赶紧回来付钱啊......”

很显然,谢员外这彪悍的话不只是雷的正跑路的余冠海打了个踉跄,也将吴明等人都雷到了。

本来在秦清等人眼中,谢员外就是一个世外高人,厌倦了江湖打打杀杀所以归隐在此,只是做个地主来掩盖身份,所谓的铁公鸡也不过是性格有些乖张,故意装出来的罢了,不过现在这一看......好吧,铁公鸡这个称号还真一点都没错!

敖天在吴明的识海之中笑的肚子都快疼死了,“哎哟,不得了,不得了,哈哈哈哈......这家伙,这家伙太有意思了,上辈子绝对是铁公鸡转世,竟然还管杀不管埋?大爷我自觉的我脸皮已经很厚了,没想到这厮发狠起来,还真是无底线了。杀人儿子弟子,竟然还要人家出钱管埋?”

吴明也是无语,上次来,貌似这家伙还没这么贪财啊?靠,你丫的在我心中那高人形象全毁了!

唯一还算镇定的就是跟谢逸一起出来的那些谢家庄的人了,显然早已经见惯了家族的无耻,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了。

谢逸仰头望天,悠悠的说道:“青城派估计也是穷的很吧,不然怎么一听要他出钱就跑的这么快?不对,青城派不至于连几个铜板都出不起,西蜀就他们的土地最多了,哎呀,吃亏了,不该出手那么快,肯定把那家伙给吓到了!吴明,这事因你而起,你得出安葬费啊!”

还能更无耻一点么?吴明翻了个白眼,你丫啥时候变得这么好财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