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侠副本系统

第300章 松风观

第三百章 松风观

曾经,为了躲避独孤霸天的追杀,隐姓埋名躲在南河镇。曾经,为了避开青城派的耳目,不惜让东方令和东方雪去谢家庄躲避。曾经,为了逃过余冠海的袭杀,在武侠空间躲了三日才出来。

如今,我却站在松风观门口。哪怕青城派倾尽所有武力,也无法撼动自己,甚至反掌之间,便能将之灭亡。

吴明看着正前方不远处窝在山腰的道观,不由得心生感慨。

白云苍狗,沧海桑田。短短不过数年时间,心境的增长令吴明有唯有叹息。莫欺少年穷,三十年也不到,今日自己就打上门来了。

是啊,打上门来了,吴明一声轻叹。

岁月总是在不经意之间改变着什么,余冠海也许也没想到,自己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吧?

当日余冠海仓皇逃走,想来也料到了今日局面,不然如何会联系明教?不就是想依靠明教之力保住青城一脉么?只是,才过去两年而已。两年,已经超过余冠海的预计,但也在他意料之中。

早在一年之前,吴明度过地阶天阶之后就有足够实力覆灭青城派,只是那时候他早已没了这个兴趣。说到底,青城派坏归坏,也没真正的招惹到他。结怨的原因是因为青城派的贪心,那时候吴明真的愤怒,所以就有了如今的恩怨。

更何况,吴明没什么损失,反倒青城派死了不少人,余冠海的两个儿子都死在他的手中。如今心境提高。吴明也不想去关注青城派的事,也许余冠海会恨,想要杀了吴明,但那又如何?只要自己的实力提高,结果究竟如何还未可知。再者说,余冠海其实也是一个可怜人,一辈子都是为了青城派,别看他在门中霸道,在外狡诈,但细细分析下来。他又有几分是为了自己?

余冠海说起来跟岳不群差不多。只是没有岳不群那般能忍。岳不群为了华山派在他手中发扬光大,能够再次夺回盟主之位,甚至能够自宫,变得如今不阴不阳。就这番心性。吴明自认自己是没法做得到的。如果要他来选择。他宁愿再积累下去,而不是挥刀自宫,真的不值得。

有的时候。吴明也觉得这些人真的很奇怪。但奇怪之后,也只有叹息,玄天宗当年故意纵容自己‘叛逃’,怕也是如此无奈吧!

不为人上人,只能忍着。

早在当年,吴明就已经不恨了,不恨玄天宗,只有一些复杂的感情,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意思,若要用一个词来表达,应该就是纠结二字了。而如今吴明还有感激,没有玄天宗,也就没有他的现在。听到岳不群自宫的消息之后,在加上余冠海的事,他明白,玄天宗如此做也是迫不得已,而且还是选择了一个对自己最好的方法......当年,玄天宗怕是也扛下了不小的压力吧?

也不知为何,两日前答应秦清之时吴明毫不犹豫。但来到松风观门前,听着里面的练武发出来的声音,他心中突然生出了如此诸多的想法。有感慨,也有回忆,还有领悟。

不过,这一切都无法动摇的了他的心。今日来松风观,是来灭青城派的,而不是来动恻隐之心的。今日怜他们,当日又有谁可怜秦清父亲?谁又来怜惜那些被青城派害死的人?

道心不动,便是永恒。吴明的道心如今已是极度坚定,不会因为一些想法而轻易动摇。

松风观,说是一个观,但经过数百上千年的扩建,早已经超出了一个道观的规模,虽然比不得武当的真武大殿,但也着实不小。大门更是拆建过几次,看上去甚是雄伟。

“轰......”

毫无半点征兆,松风观的那两扇足有三丈高的红木大门轰然到底,上面结着一层白色的薄冰。这让正在练武的青城弟子吓了一跳,什么人敢来青城派闹事?不过敢来者,必有所依仗,在震愕之后,皆是心中一紧,手中的青钢剑不由的停滞,望向大门之处,毫无半点喧哗。

青城派,乃是西蜀大派。在武林中也有赫赫威名,可不是小猫两三只的不入流门派。可如今乱世已现,整个世界都乱了,青城派弟子也收了心性,老老实实的在家习武。而这也是余冠海要求的,天下大乱,唯有西蜀和大理还好些,但这不代表着永远都会宁静下去,青城派不能踏入这趟浑水之中,特别是旁边还有一强敌。

这个所谓强敌,指的是吴明,还有谢家庄这个神秘的地主庄园。

但不出门,就没有祸事么?

这一刻,所有的青城门徒心中都有一块石头拧起,七上八下,落不下来。

“吴明?”有弟子认出了吴明,眼中瞳孔骤然一缩,显然也没想到,竟然真的就是这位找上门来了。只是,他为何躲在一女子后面?

打头的,是身着黑衣的秦清,虽然是个大美人,但此时谁还有心思关系这个?如今掌门不在,还有谁能挡得住这小子?

吴明的名字,在青城派俨然已经成了一个禁忌所在。虽然当日余冠海从谢家庄狼狈逃回,也没把事情说的明白,但大家都知道,南河镇的那些师兄弟还有那位师叔怕是已经遭了毒手。而余冠海每每说道吴明这个名字时都是咬牙切齿,但却最后都变得无力,这就令所有人心中产生好奇之时,也产生了畏惧。

“青城派,今日是你等的祭日!”秦清怒喝,心中涌出无尽的怒气,当日父亲死时,她恨青城派,也恨吴明。但和吴明相处了三年,那股恨意也慢慢的消失了,特别是吴明一路上对她的照顾。虽然没有生出多少情愫,但恨也早就没了。而经历了武林中的那些龌龊是非,也看的明白了,余冠海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她太清楚了。虽然号称名门正派,但手段狠辣,就是黑道之人也少有如此。这三年时间,她的恨意是越来越浓,积累在心中无法宣泄。

如今终于来到青城派,她已无法忍得住了,直接踹门而入,出口便是怒喝。

青城派的弟子,哪怕畏惧吴明,但一个小娘们也敢来怒喝,若是没有一点反应,这若是传出去,青城派还有何颜面?

“你是何人?擅闯我青城派,不怕死吗?”一位白发长老声色俱厉的喝道,但这话中显然带有一丝心虚。只要吴明在,青城派能弄的死这女子吗?更别说这女子实力还不低。

两年前就比掌门弱一筹,如今两年过去。虽然掌门的实力有增长,但这位小爷,实力怕是增长的更快吧?

青城派出来的几位长老心中苦涩,当年为何就想要惹上这小子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