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侠副本系统

第438章 少年2

第四百三十八章 少年2

软剑很灵活,抓在手里,就像一条毒蛇,很难控制。一不小心,剑尖便会划过手臂,留下一道血痕。少年从来不吭声,不说话,这些疼痛对他来说,就好像是别人的一样。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离去。吴明似乎也习惯了这样的存在,他就静静的看着这少年练剑,偶尔也会跟着练习,虽然只是偶尔,但这些年积累下来,可也有一段很长的日子了。一直到现在,吴明也每天都会跟着少年练剑,他没有剑,便用真元凝聚一把出来,但这控制显然要比少年手中的软剑要强得多,达不到少年那种练习程度。

又是三年,少年又出去了,这是吴明以前最喜欢的事。说实话,枯燥的练剑真的没有一点意思,他喜欢走出去看看。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些年时间令吴明的想法有了一些改变,他甚至有一种要苦修的想法,有些舍不得走出去。

也许,吴明也被这个少年同化了。事实上,少年行走江湖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名望,为的只是剑,没错,就是他的剑,他在磨砺着一把剑,一把属于他自己的剑,不是手里的剑,而是心里那把从不言败的剑。

名动江湖,这是很正常的。只是消失了三年,又换成了软剑,已然少有人能够认得出他了。

一场有一场,每次比剑都能让吴明学到很多。他有强大的九阳神功这等强大的内功心法,他有降龙神掌和降龙神腿这种霸道的攻击掌法,他有追仙步这等快捷无比的步法,他有诡异刁钻灵活的圣灵剑法,他有很多很多,所以,吴明觉得能够越级杀人或是打败对手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他面前的少年,什么都没有,他没有师父。没有跟谁系统的学过剑法,没有什么绝世内功绝世剑法,甚至最初的时候连一把剑都不曾拥有,但他却也成长到如同他一样的地步。就靠着东拼西凑学的东西,就靠着自己胡乱琢磨,就靠自己日复一日重复的练习,这少年的实力在同等境界下已然无敌。吴明自己对比了一下,若是自己在同等境界下,哪怕就是有九转金身护体估计也不会是这少年的对手。

这个少年对剑的执着让吴明感到一种莫名的感动,剑在少年生命中似乎就是他的全部。而在吴明的生命里,他有很多很多,他无法像少年这样。他也无法做到少年这种狠,他对自己真的太狠了,狠到就是作为局外人的吴明看着都有一种想要流泪的冲动。

这,才是一个真正的武者!

十几年如一日,每日有时间都会练剑,没时间的时候便是吃饭睡觉和比剑的时候,哪怕就是赶路他都会练剑。虽然只是用手指比划。

这个少年练剑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程度。

这种精神在逐渐感动同化着吴明,吴明似乎找到了自己的存在,他不再像最开始进入这个世界时的迷茫麻木,他似乎有着无穷的动力,他似乎看到了少年未来站在巅峰的时候,他不想落后,不想滞留在原地,他不想总是等着什么厉害的角色出现令他有了压迫感才发奋图强。他觉得自己也可以忍受这无穷的寂寞,可以枯燥的重复练习武功。

少年很快又打败了对手,这一次,竟然有天阶的剑客落败,少年这一次绝对是真正的名动江湖。比起开始不过是在下层武者中流传名声,如今他的名声已经在许多一流甚至是超级宗门门人长老耳中流过,而没人再是一副不屑的表情。而是震惊。

这个少年的进步,令他们太震惊,但也引动了更多人的好奇和眼热。而唯有知道少年的吴明明白,这一切看起来都像奇迹的事情绝对是一种必然的结果。少年的努力。必将收获他的果实。

而此时,少年不过明神三重天的境界,但他的剑快到天阶武者都无法抵挡,跨越了多少境界,这是吴明都无法做得到的。他没有任何的震惊,他知道少年付出了多少,比起付出,这样的收获根本不值得一提。

在暴雨中练剑,在洪水中练剑,在瀑布下练剑,在海水中练剑,他的一举一动,都费尽全力在拼,每次练剑都要练到没有一丝力量能够支撑下去时才会倒下休息,甚至是在耗尽精神之后,他的身体也会下意识的跟着动作,事实上他已经站着睡着了。

眼热的人很多,甚至很多超级宗门的人都想要抢夺少年的修炼功法。越过三大境界打败对手,足有二十几重天的小境界,这样的功法绝对能够称得上是神级功法。而事实上,这不过是少年的一种惯性动作,他没有什么功法,他的剑法都是他自己琢磨出来的,他只是重复这简单的动作,一招一式不知道练过几百万次,这样的惯性下来,他的一举一动都成了习惯,在水中练剑,顶住巨大压力下能够出手极快,在只有空气成为阻力的情况下,他的速度还要快数倍。

他没有任何的高深功法,他有的只是可怕的坚持和努力。

少年再一次逃脱,这一次有不少天阶六重天以上的高手追杀,少年终究还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他逃了,走了,躲在一个小山村,上次埋剑的那个山谷附近,他把那把软剑埋下,因为这把剑在他手里伤了他的一个朋友,一个曾今偶然相遇结识的朋友,在后来被追杀中,这个他以为也想要杀他的朋友,被他误伤,虽然时候事情终究大白,朋友并不曾怪过他,但他却依旧觉得这把剑伤了他的朋友,他不能再用。

这时候的少年也已经快要三十了,他已然到了而立的年纪,他依旧每日不停息的练剑。他自己打了一把重逾数百斤重的玄铁大剑,亦如以往,每日在江河瀑布下重复了简单的动作,这已然成了他的习惯。

而这一刻,吴明眼泪婆娑,他能够感受得到少年对情义的看重,对剑的执着,这一切的一切都令他震惊。而更令他震惊的是,他竟然知道了这人年少时的经历。

没错,在埋剑的时候,吴明隐约有了一些猜测,一直到后面玄铁大剑的出现,他知道面前的这个少年是谁了。

江湖上少有他的传说,因为没人知道他叫什么。

江湖上有他许多传说。因为他日后如传奇一般的成就。

江湖上没有他的存在,因为没人知道他是怎样的一个存在。

江湖上有他许多存在,因为他传下的剑法,破尽天下武学的剑法!

他就是剑魔,他就是独孤求败!

江湖上没有人记得他的存在,但他确实存在。一直到数千年之后。风清扬偶然得了他的传承,于是独孤九剑出现,以破尽天下武学的招式震动天下,引的无数人为之侧目,这时候,江湖上有了剑魔独孤求败的传说,有了他那从未被人记得多少的传说。

吴明眼泪婆娑。他哭了。他从未觉得,自己会因为别人的故事而感动到流泪,别人的事,有多少值得他去感动?他是孤儿,两世都是孤儿,找寻不到父母,甚至连亲人都找不到,要说可怜。值得同情,一直坚强无惧活到现在的他他又何尝不是?他不需要同情和可怜,他也不会去同情别人,别人的故事,他往往都会不屑一顾,坚强?努力?勤奋?在他血腥的生活里,那都是苍白可笑的。

但这一刻。他终于忍不住了。

他一直以为,那些名动江湖,留名后世的前辈高人都是有一个不错的起点,哪怕起点再低。那都是有一定基础的。

就像孤儿通过自己努力成才当老板当大官什么的,他一点都不觉得惊讶和震撼,因为就是孤儿也有读书的机会,他们可以有上学的机会,也许他们前期很艰苦,他吴明也深有体会。但那就是基础,若是连读书的机会都没有却能做到那样的成就,那就是很不错了,但也只是很不错。

确实,比起剑魔独孤求败这些年的奋斗,他们差距真的太远太远。

从出来,吴明就不曾见到少年的父母,很显然这少年的父母要么就是早亡了,要么就是把他抛弃了。也就是说,独孤求败也并没有一个多么完美的童年,甚至连那些孤儿都比不上,他的生活全都要靠他自己,而生活的同时还要努力练剑,那时候才多大?

没有老师,没有同伴,没有朋友,没有熟人,没有施舍,有的只是他那颗强大的心,他也许是看过剑客的比武,然后就偷学了几个动作,随后便开始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苦练。

然后每一场战斗,他都会付出极大的代价,或者重伤逃走,或者拼尽全力打败对方。

一步一个脚印,一路走来,吴明都是亲眼目睹,他看的那么真切,少年独孤求败这艰苦的生活,这从未放弃对剑的执着,对朋友的珍惜,甚至对方想要伤害他,终于在这一刻令他感动了。

少年再次苦修,时隔数年,再次出去,又隔几年,再次回到山谷,之后他不再出去,因为这次回来的原因是因为他已经找不到对手。

他已然天下无敌,败尽天下高手,不管是不是用剑!

一直到他隐居山谷,江湖上流传着他不少的传说,但从未有人知道他究竟叫什么,他是谁,他是谁家子。

在山谷中,他养了一只雕,每日有雕陪伴,他似乎变得开朗了一些,偶尔会和这只雕说说话,然后又是枯燥的练剑,一剑又一剑,又是几年,他不再练剑,他也不需要练剑,这时候的他,就是一草一木都可以成为他手中的剑,他开始喜欢躲在山洞里沉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时间开始过的缓慢,但终究还是过去,此时的独孤求败头发已然白去,他依旧喜欢在山洞中沉思。

这一日,他挖出了最先埋下的那把剑,就像见到了老朋友,拿在手里不停的抚摸,随后手心一道剑意闪过,打入这把剑中,他把剑扔了,扔在一个高山下,扔在一个荒芜人际的山野之中。

他再次回到这里,他在山洞中,用剑意刻下数十个字:纵横江湖三十余载,杀尽仇寇,败尽英雄,天下更无抗手,无可柰何,惟隐居深谷,以雕为友。呜呼,生平求一败而不可得,诚寂寥难堪也。

吴明感受着独孤求败手指上的那道无匹的剑意,他的心中似乎有一股热血在沸腾燃烧。

突然,独孤求败抬头,浑浊的眼球中出现一道精光,一股可怕的剑意刺向吴明。

“你是剑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