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侠副本系统

第498章 巨头对话

第四百九十八章 巨头对话

才走入第九重天,这道可怕的声音便冲击过来。吴明发现自己无法站稳,‘蹬蹬蹬’的往后退了几步这才停下。

他从未感受过如此霸气的声音!

那淡淡的声音中,有一种唯我独尊的意境,那种可怕的气势竟令他有种要跪倒膜拜的想法。此时吴明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两句话来。

振长策而御宇内,履至尊而制六合!

挥动手中长鞭,驾驭整个天下,成为至尊,消灭所有诸侯!

这便是始皇,哪怕在后魔神时代,天道也依旧无法抹去他,千古一帝的始皇!而这位,便是开创大秦天朝的那位无上始皇,只手遮天的无上帝尊!

如果说冥帝的霸气是内敛的,会让人感觉到他的强大,令人害怕敬畏。那么,这位始皇的霸气是无比张扬。他的张扬,就像是至尊,无上至尊,无人能敌的至尊。哪怕只是听到这股声音,心中就好像生出了一股臣服的感觉,欲要纳头便拜。

话音刚落,天地震动停止了下来,轻轻的风,淡淡的吹过,有一种淡淡的温馨,又或者是温暖。这种感觉令人很享受,虽然出现的莫名其妙。接着,如同山崩地裂的呼声排山倒海的传来。

山崩地裂和排山倒海这两个词同时形容似乎意思有些重叠,但唯有如此才能形容这种可怕。

“恭迎吾皇至尊,吾皇在上,千秋万代,与世长存!”

呼声之中,似乎有种狂热的气息,令人不由自主的热血起来。这如同排山倒海的呼声无比整齐,没有一个杂音。

“李斯,你想要夺舍朕的肉身?”

吴明没看到始皇,但耳边却能够听到始皇的声音。那种声音霸气十足,中气很强。单就这声音,似乎都能镇压寰宇。

“臣,不敢!”

一个淡然的声音回答,听在吴明耳中,却有几分熟悉,这个声音,绝对听过。

“不敢?与冥帝勾结。欲要夺朕大秦,更想得到朕的肉身成为大秦至尊,你说你不敢?你以为,朕应该是昏庸无道的昏君?天庭六部,神部之中的玄龟和万魔都是你的棋子吧?你是否以为,冥帝。加上天尊,还有神部中的棋子就能够压住朕了?”

始皇抬手一指,一道指劲横跨苍穹,一个身影横飞亿万里。

“臣,不敢!”

李斯爬起来,虽受重伤,却依旧老老实实的跪着。身体微微颤抖。

“是他?泥菩萨,李斯竟然就是,就是泥菩萨!”吴明愕然,当李斯飞起那一瞬间,他看清楚了,那不是泥菩萨又能是谁?那一身气息,何等熟悉,虽然面相年轻了许多。现在看起来只是一个中年文人,但无论是背影还是脸相都是无比神似。

“泥菩萨?怎么会是他?他就是大秦丞相李斯?”

来自武侠世界的诸人大惊,认识泥菩萨的人不只是吴明,无名认识,聂风和步惊云也认识,独孤求败不可能不认得这个在凡间号称天机神算的泥菩萨。

“天尊,要不要。将神部那些家伙除掉?”

雷部天尊的话骤响,这个声音吴明永远都记得,武侠世界的灭世劫一直都影响着吴明,那是一种无人能说的感觉。第一次亲眼看着一个世界在自己面前毁灭而自己却无力做什么。

“朕做事,需要你说?”

始皇霸道的话在雷部天尊耳边炸响,一股可怕的力量将雷部天尊轰飞。

站在第九重天边缘,吴明能够感受到那股霸道气息在变动,也能感受到雷部天尊受伤,他默然。

天尊?始皇?

难道说,那位神秘的天庭至尊便是始皇吗?

“原来如此,原来是始皇大人,看来我们输得不冤,输得不冤啊!”

九重天中,元始天尊的话骤然响起。

“始皇,你总算是出来了。天神时代之后,和你斗了无数年,说吧,究竟该如何做,如今我来了,将春秋轮回笔和生死簿也都带了出来,造成幽冥界没了至宝镇压被天道覆灭,你必须得给我一个交代。”

冥帝出现在高空,语气寒冷的如同要嗜血。

“交代?朕,需要给你什么交代?”始皇飞起,浑身散发出无穷光芒,一股霸气四散开去,辐射大地,令秦军全部跪倒在地,天庭和地府甚至是人族也有不少人都跪倒在地,根本抵挡不住始皇的气势。

“怎么?天尊不出,你二人自以为无敌了么?”

武祖漂浮在半空。

“嗯?如此纯净的巫人血脉?你难道是......没想到,你竟然也活了下来。是阎罗,还是天尊?目前看来,你的实力已经远超当初,更是吸收了不少魔神鲜血与残魂,阎罗怕是没这个能耐吧!”

始皇淡淡的开口道,目光扫过冥帝。

“没错,我是在上古通天路上被人挖出来的,我不知道是谁将我埋在那里,但若有人,便只有一个,那就是天尊。换而言之,天尊还未死!天尊还在,你们又在争什么?天下无敌?可笑,在天尊面前,你们二人联手,也不一定敌得过吧?”

武祖冷笑。

“说的没错,当年我二人联手,最终还是败在天尊手上。我二人受伤,我转世重修成了如今的阎罗天子,而他......这些年都躲在天庭蕴养残魂,嘿,若非天尊出手,他现在岂能如此完好?”

冥帝淡笑的看着始皇,听不出喜怒。

神魔时代三大至尊,其中的始皇和冥帝联手,竟然都不是天尊的对手?那位天尊究竟有多强大?他们说的,是真的吗?

这话若是从别人嘴里说出,估计无人会信。但说这话的人,却是冥帝!这由不得人不信,所有人心情都变得无比复杂。

“那家伙,朕也弄不懂他究竟要做什么。朕一直在想,却想不明白,他那个脑袋里想的究竟是什么。”始皇也是一声轻叹。

“呵,不知道?有何不知道?他不就是在等着一个时机,一个毁灭一切的时机么?至于说那个世界,那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世界?你们谁能说清楚?最开始的传说,就是天尊说出来的吧!若是依靠实力,你等二人绝对超过了神帝,为何不能飞升?”

武祖轻笑一声,藏在面具后面的那张脸不知道是笑,还是淡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