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鸟猎食图谱

第四章

第四章

树林里的树上、灌木丛上已经挂满了果子。各种动物都在尽可能的吃下更多的食物,以熬过严苛的冬天。

某个丘陵上长满了树,一群野猪正在下面低头拱来拱去。这群野猪有大约十五六头,青壮的在外围,半大的野猪在内侧形成一个扇形正在扫荡这片树林。它们吃着地上一切可以吃的东西,一边哼哼着吃着浆果、小虫、被惊起的小动物,一边用鼻子拱出地下埋藏着的块茎来大快朵颐。而几十米外的一颗树上,茂密的枝叶纵生。离地十余米处的枝叶丛中有一双眼睛正看着那边的野猪群。那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睛啊,黄色的虹膜,黑色的瞳仁,冷漠而残忍。这对兽瞳打量着野猪群,评估着里面野猪的肥瘦劲道,试图挑选出其中最好吃的那一只。不久,眼睛聚焦到了群中某只成年的公野猪身上,不大不小,不肥不瘦,猎人似乎确定了受害者。眼睛的主人选定了猎物后,开始了耐心的等待。很快,野猪群越过了几十米长的空地后,离眼睛的主人潜伏的地方只有大约十余米了。此时,眼睛的下方,那猎人的口角做了个扭曲的狞笑。突然,强壮的后肢肌肉一下子绷直,将树枝上的枝叶蹬的纷纷断裂掉落,在巨大的反作用力下,猎人飞快的从离地十余米的树枝上一跃而出,在空中瞬间就调整好了姿势,两只后爪张开对准了目标扑去。野猪群在树枝断裂掉落的一刹那吓得停顿了一下,然后纷纷四散试图逃跑,当中的那只被选中的公野猪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巨大的动能一下掀翻,还没来得及挣扎,两只爪子就在强劲的肌肉和收缩韧带的带动下,弹出了15公分长的利爪狠狠地抓了进来。那弯刀一般的爪子刺进了肉体,其中一只爪子上的三个脚趾扣住了野猪的头颈,弯刀般的利爪顺着颈椎骨的结合处切了进去,直接切断了神经,下面相对的那个握趾上的利爪则从柔软的颈部向下颚方向切入,一路切断了气管和喉管、大动脉,鲜血如同喷泉般喷射而出。另一只爪子则抓向了野猪柔软的下腹部,四个脚趾上的利爪立马给野猪来了个大开剥,野猪的各色内脏混合着破裂的内脏碎片与污血从四道巨大的伤口里流了出来。仅仅是一击,这只倒霉的野猪便已经断气了。猎杀者按住猎物,抬头向四散的其他野猪发出了恐吓的咆哮,于是那群野猪更是头也不回四散而去。直到这时,猎食者的全貌才显露出来,那是一只怪异的大鸟。那怪鸟有一个铁灰色的勾嘴,勾嘴又短又阔,前端两侧下方长有菱形的锐利锯齿,后面的嘴部,甲壳让位于富柔韧性鳞甲,使得整个嘴部看上去并不太像一般的鸟类,反而像是蜥蜴和鸟类的结合体。同样与普通鸟类不一样的是,他有个强壮的下颚,依然是前端类鸟后端类兽,前端长有与上颚相对的菱形锯齿,后面则和上面一样,张开嘴后是满口利齿。

怪鸟浑身长满灰不拉几的绒毛,脖子不长不短,前肢是两个巨大的鸟翅膀,奇特的是在翅膀的末一个关节处,却长有一只可以握起的爪子,爪子四趾,前三后一,结果就是使得整个翅膀看上去就如同鸟翅膀和蝙蝠翅膀的结合。身体倒是没啥特别,后足如同仙鹤,但是更为粗壮一点。脚有肉垫,爪分四趾,依然是前三后一,怪就怪在脚趾上的趾甲可以伸缩,方式如同猫爪。屁股上有一个短而扁,等边三角形的短短尾巴,样子就像特别突出一截的鸡屁股,尾巴关节僵硬无法乱动。

怪鸟站立在野猪尸体边,一足踩在尸体上,口中却发出人声:“今天运气不错啊。”

原来怪鸟就是周伯符。这时离他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有一年了,这一年里,他几乎彻底变成了茹毛饮血的猛禽,如同真正的猛禽般猎杀生灵食其血肉。而阴阳诀也早在9个月前就能够运行自如了,当日阴阳诀尚不能控制时,这冰火两重天的享受隔天就要来一次,且食量也越来越小,后来当阴阳诀可以控制自如随时运行时,就再没有那冰火炼体的痛苦了,食量却一下子变得很大,每日非有血食不可。1年来周伯符倒是养成一个自言自语和唱歌的习惯,那是因为他不想忘记如何说话。若不是每日有那么几分钟看见自己的本源世界又不停地说话唱歌,他或许早已迷失变成野人(鸟)了。

自从可以控制妖气之后,周伯符一早便以知晓如何应用,毕竟那么多起点小说不是白看的。果然,妖气运功于眼,便可极目十几公里纤毫毕现;运气于耳则数里方圆落叶可知;运气于鼻则可嗅到数十里内生灵动向。妖气亦有另一般用法,运行于身体表面,则防御力一下子会强化不少;虽然年来的修炼使得周伯符的肉体早已近似于刀枪不入,但是强化防御总是好事。数月之前曾有一猛虎试图抢夺周伯符的猎物,那猛虎突然扑出,以前爪猛击周伯符的鸟身,当时他猝不及防以胸部硬接猛虎一击,幸亏修炼有段时间,妖气又自动护体结果仅是被打个趔趄,周伯符当即反击,一记翅膀横扫将老虎打出几米外口鼻喷血,那老虎见势不妙,趁周伯符尚未来得及对它造成进一步伤害时撒腿就跑了。周伯符平日里也喜欢那强大、美丽、凶猛的大型猫科动物,因此并未赶尽杀绝。另有妖气运行于四肢之时,如果缓缓运转可强化耐力,如果快速运转则可以极大的激发爆发力。以此为基平日里周伯符捕猎那是一抓一个准,再加上人类的狡诈,根本就可以横着走了。

附件

另有一般好处就是他可以感受到其他生灵的妖气。这个世界的生灵均有灵气,然只有某些“生灵”可以散发妖气,妖气有强有弱,他的妖气实在是最弱的那一层。所以还是不能完全随心所欲,多半时候还是要缩着头做鸟的。月前西方数十里之外突然出现了一股比他还弱的妖气,于是周伯符按奈不住好奇就往那边去看看。隔着数百米一看,原来是一窝老虎,不过这窝老虎是白的,灵气比一般的老虎要强的多。其中有一只刚出生的小白虎,那股妖气便是从那只小白虎身上发出的。周伯符远远打量着这只小白虎,发现小白虎的眼神与其他白虎不同,异常之灵动,顿时明了这只白虎亦是灵智开了。周伯符并未有进一步的行动,只是隔几天就去远远看一眼。

就在几天前,正当周伯符准备再去看看那只小白虎时,他感觉到远处有两个有“气”的生灵高速向他的方向过来。周伯符立刻收敛妖气,以那两个“气”来的方向的切线潜行躲开。周伯符找到了一处藏身之地藏了起来,很快那两个“气”就出现在他的视野里。一看到那两个,周伯符差点失声叫出来,心情激荡,原来来的那两个是人!一男一女,十八九岁年纪,穿着不知什么年代的古装,脚下踩着两团发光的物体飞行而来。很快两人在一个平地上降落,开始说话。周伯符功聚双耳,认真倾听。

“师妹,我看就在这里布下阵型以待吧。”

“一切但凭师兄吩咐。”

说完那男子手一挥,数面小旗飞向不同方向,构成了一个方圆十余米的圈圈后突然消失。那少男与少女便走到一边,手中捏了个法诀,身形也消失不见。

数息之后,一个中年男子手中抓着两只小白虎快步向阵中走来,后面大白虎连声咆哮,带动飞沙走石追了过来。待那大白虎一入圈圈的范围,两个少男少女突然现出身形,与那中年男子一起说了声:“禁!”圈圈发出光芒,光芒化为锁链状将大白虎牢牢捆住。

“好,灵兽白虎已经抓住,这下今年的万仙会上可以有许多仙石进账了。”那中年男子说到,“若非活得白虎价格更高,何须如此麻烦诱其入套,不过现在居然还有幼白虎数头,今年当有一个好彩头。”

中年男子抛出一个发光的项圈,那项圈自动套入大白虎脖子套牢。一阵光闪过,那巨大的白虎缩小为一个巴掌大的玉石雕像飞入了中年男子的袋内。然后三人依旧踩着发光的物体向东飞去了。

周伯符看得分明,内里并无那只特别的小白虎。从那三人的说话和行为上看来,这个世界的修士对于他这种开了灵智的动物相当危险。万一被看见,或许就像那头白虎和她的子女那样为人所收走,后面会有啥下场谁也不知道。一念至此,周伯符当即决定,往西走,走的越远越好。

数日奔走,已经离开那处上百里,今日稍稍休息,抓了头野猪打牙祭。周伯符将野猪拖到数百步外的小河边,将野猪往河里一丢洗去血迹再拖将上来。用爪子撕开野猪皮,拉出内脏,周伯符将野猪的心肝吃了个干净,又选了猪肉肥美耐嚼处撕下大快朵颐。吃完大半只野猪,周伯符走到水边清洗,看看水中倒影,叹息一声:“一年过去了,居然还是像一只雏鸟一样,虽然长大了点,但换的依然是绒毛。真不知道何时可以换飞羽。这个脑袋长的也越来越怪了,看上去倒像以前玩的游戏里那雄火龙的脑袋,就是没长那么多角,那个嘴巴是越看越像,唉。”

休息了一会,周伯符觉得还是不保险,毕竟那些人是会飞的,一百里实在不算啥。决定至少还是要往西深入数百里,那里有着几股强大的妖气,应该可以安全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