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鸟猎食图谱

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八章

申公豹不敢多说,直接架起云头回向商军大营。行到半途时,申公豹只觉得后面卷起一阵狂风,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便昏头昏脑地被卷入进去,一身修为全然无用,待得好不容易脑袋清醒下来发现自己已经在闻仲大营之内了。

话说闻仲前往三仙岛一行将赵公明的事情对三霄一说,当即激起了三位娘娘的怒火,尤其是以碧霄为甚。当下便命令闻仲先回军营搭起芦棚静待三位娘娘。很快三霄便准备好去往了闻仲大军之内。三仙岛比之伯符的洞府离大陆要近的实在是太多了,哪怕是闻仲走了一趟,三霄慢了一步都要比伯符来的早的多。

三霄一到商军便要叫西岐军中的阐教众仙出来答话。那燃灯出来后将赵公明之事一推二六九只做不知,还假惺惺地要云霄三人速速带赵公明回金鳌岛,话说回来伯符事后得知觉得其实这也是借机下台救回赵公明顺便三霄可以抽身事外的良机,不能说燃灯全是恶意,可惜碧霄、琼霄与燃灯等人话不投机,祭起了金蛟剪——事情就这样弄糟糕了。

伯符一到,风起云涌。商军大营天空被乱云掩盖,丝丝杀意妖气冲天而起如同巨大的云柱接地通天。伯符完全没有掩盖自身妖气的兴致,张扬狂放地就这么到了营中,商军之中人马皆体如筛糠,如果西岐大军借此冲击的话商军就完蛋了——可惜西岐大军还要不堪。

闻仲也心惊于这等声势,还亏得他也曾跟三霄提过申公豹去请伯符一事,三霄也与他提过伯符的出身与昔日威名方才能稳住。当下慌忙出了中军大帐迎向伯符,此时云霄、琼霄与碧霄也出了芦棚,碧霄还在嘟嘟囔囔:“好威风、好煞气!!这个坏蛋算什么意思?大姐我们去教训他一顿。”

云霄将眼看了碧霄一下,碧霄方才住口。只是伯符也知道了三霄已经到了,也颇觉尴尬,立刻收拢了自身妖气向云霄赔笑了一下。然后他转向迎出门来的闻仲打起了哈哈,大谈今天天气哈哈哈之类久仰久仰的废话,又提出要去看看赵公明的情况,这时三霄上来直接从闻仲面前把伯符带走去了赵公明的帐篷。伯符心里发虚,他总觉得亏欠了云霄啥的,然而转念一想:“咦?何必要如此呢?我没欠她啥啊?大丈夫萌大奶啊!!!”当下硬撑着抬头挺胸,与三霄扯了一堆没营养的话直到进了帐篷。

一进去便看见了赵公明躺在**,面色仿佛死人。伯符上前一步发现,赵公明全无意识二魂六魄已经离体,转头问起云霄,云霄含泪说:“已经是十九天了。”

伯符说道:“原来只剩两天了啊。”

三霄一听,碧霄马上便开口道:“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一定有救大哥的办法!快点去救大哥啊!!”

“哦,这是钉头七箭书吧...........可能,反正看上去很像就是了。”伯符挠挠头说,如今剧情有点变化,他也不敢确定。三霄看他如此马大哈也是有点不满和无语。

“反正我马上去西岐军中走一趟便是了,应该没事,你们不要哭嘛。”伯符一看不好,马上拍胸脯。

伯符马上走出赵公明的帐篷,此人完全没有上位者的风度,照理说要先叫商朝大将代他先去西岐营前叫阵的,伯符完全不管这个规矩,直接一头冲向西岐大营。

西岐大营此时还沉浸在伯符到来之时引起的混乱中,也没有啥弓箭手射定阵脚,盾牌手列就阵线的应战手段可以用出来。伯符一挥手,西岐营门便化成了木屑,他一路扬长而入,西岐凡人军将没有一个敢于上去阻挡的。哪吒与杨戬并肩杀上,伯符觉得蛮好玩的,就随手取出他昔日炼就的鬼神戟与这两个家伙打斗了起来。

哪吒发出乾坤圈,挥起混天绫,丢出金砖,脚踩风火轮手持火尖枪狠狠杀来。旁边杨戬也舞起三尖两刃刀,额中神目放出神光向伯符打来。两位小将的武功皆是高超,只是在昔年与巫族三位祖巫决死大战过的伯符眼中看来也就是那么回事,法宝更是可笑之极。

那混天绫一下子缠住了伯符,乾坤圈与金砖也不负哪吒的期望打中了伯符,可是换来的只是一声讥笑,伯符将身体一抖,双手一分生生将混天绫撕成了碎片毁去了此宝,而乾坤圈与金砖也仿佛拍灰一般轻轻弹开,伯符右手将鬼神戟画了个圈,轻松地后发先至架开了哪吒的火尖枪与杨戬的三尖两刃刀,又一挥手用画戟的月牙将乾坤圈与金砖斩成数段。

“休伤吾宝!!”“休伤吾徒!!”远处传来两声大叫。随着叫声一座金属鸟笼般的罩子便向伯符罩了下来。

那罩子一下子罩住了伯符,伯符不逃也不挡,只是连连冷笑,不但如此还把鬼神戟收了起来。远处一发雷法,那罩子里出现九头火龙围着伯符烧了起来。那火势堪称一绝——三昧真火腾腾而起,直把天地映得一片通红。远处又有一个声音:“太乙道友且慢!!!糟了!!”

此时太乙真人也反映了过来,心知不好便要收了九龙神火罩。可惜伯符岂会给他机会,伸手一抓便将九头火龙抓在手里,搓揉之下生生将火龙撕成一段段丢进自己的嘴里。

那出声提醒太乙的乃是云中子,他捶胸顿足地对已经傻掉了的太乙说:“这大妖乃是参加过巫妖大战的,昔日与东皇陛下也是兄弟相称,便是太阳真火也不能将它如何,你这三昧真火能起得何用?白送了一个法宝耶!!!”

太乙此时已经清醒过来,当下欲哭无泪,他金光洞里一下子便变成了穷鬼,法宝基本上是全部完蛋。不过也起了一点用,至少哪吒与杨戬借机逃了回来。

天空中一方巨印对着伯符当头砸下,伯符笑了笑:“番天印啊,老朋友了。”一记拳头轰出硬生生将番天印反震回去。这下西岐营中无人敢出手。伯符一路走去:“哈哈,果然叫我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