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鸟猎食图谱

第六十章

第六十章

法夫尼尔开着坦克在法国的公路上飞驰。迎面来了一群法国人,放下了武器的法国人在路边坐成一群,摇着白旗,一边有几个德国飞行员打扮的家伙松松垮垮地站在一边看守着这帮法国俘虏。

担任先导的德国士兵们十分奇怪,在坦克用电台通知后面大部队后,大家一起围上去问起了情况。原来是容克88飞行员艾希曼.李特巴尔斯基与梅塞施米特109战斗机飞行员李希特.冯.哈贝尔在前面的战斗中被击落,艾希曼更是和机组成员失散。两个飞行员碰到一起后,本来试图回到马斯河的德军阵地,但是路上碰到了一个团的法国陆军,两个人硬着头皮试图躲起来,但是被法国人发现了。接下来的事情让人目瞪口呆——一整个团的法国陆军,装备齐全地向两个德国飞行员投降了!!然后就是失散的机组成员陆陆续续地汇合,最后就是法夫尼尔他们看到的情况了。

电台里传来命令,带头的连长命令几名士兵替换下飞行员们,然后叫了辆桶车送几位飞行员回去,其余部队继续前进。

一整天都没有什么像样的战斗,就是一群一群被打散的法国军人陆续地向德军先头部队投降。到了晚上,法夫尼尔所在的先导团已经收容了一整个师的法国俘虏,而且这个数字还在陆续增加中,缴获了大量的枪械弹药,还有整团的大炮,未发一弹就被缴获,路上还有不少丢弃的完好的卡车和装甲车,甚至还有满载弹药燃料的坦克,车组成员早已逃跑。

到了14日,德国军队一边行进一边呆呆地看着天空中的空中大战。法夫尼尔看着88炮和20毫米机关炮拼命地对空开火,一架又一架的英国飞机和法国飞机一头栽落下来。很快,他的注意力就集中在前方了。

前面侦查部队的222装甲车快速地回头,电台里传来前方发现法国陆军大量坦克和步兵混编的战斗群的消息,离法夫尼尔所在的装甲群大约还有二十公里左右,空中德国的飞机还在和英法飞机纠缠,抽不出对地掩护的兵力,后方的重型火炮还没有展开进入阵地,只有一些sk18型105mm野战炮和fk38型75mm野战炮快速地在装甲群后面展开准备射击,一边的pak36战防炮迅速地寻找掩体试图展开进行防御射击。而装甲群则是快速地重新由单列行军队形变换为盒子状坦克战队形,法夫尼尔所在的413号坦克处在前列正中,后面是贝尔维根的315号坦克和多恩贝格尔的313号坦克,编队开进到一处田坎处停止了下来,发动机怠速,炮塔对准了法国坦克来袭的方向,这个时候后方的野战炮也完成了展开开始拦阻射击试图打乱法军队形并尽可能的杀伤法军步兵。

法夫尼尔的车长奥托半个身体露在炮塔外面,拿个望远镜在看,法夫尼尔很快就听到他喃喃自语道:“索玛S35、雷诺R35、夏尔B1-bis!!!”接下来这个家伙一下子缩进炮塔关上舱门,大喊大叫道:“准备战斗!”

田坎上法国坦克艰难地翻过土堆,慢慢地露出车身。趁此良机,德国坦克纷纷开火。法夫尼尔所在的413号坦克是4号d型,只有短管子75榴弹炮,索性法国的R35几乎没有防御可言,因此他的坦克也用榴弹打法国坦克,就算无法击毁至少也可以损坏法国坦克的外部部件,或者还能震伤里面的乘员。

法国车承受了第一轮打击,有几辆雷诺R35冒着烟停止了前进,几个法国佬打开舱盖拼命地跳出来逃跑,但是更多的法国坦克在翻过田坎后急不可耐地开火了。由于是行进中开火,法国车的炮弹偏得一塌糊涂,但是也成功地制造了不少烟雾,使得德国坦克的第二轮射击命中率下降了不少。车长奥托命令:“往前面开,吸引法国佬的注意力!叫后面的伙计瞄准了打!”

法夫尼尔听了命令,一下子提速往前冲去,一路上还左右扭动车身,炮手更是高速发射着火炮,拼命向法国佬宣示:“我在这里!!”

果然,这个行动吸引了法国不少坦克的注意力,好几辆S35和R35转向向413号车开来,一路还频频急停发射炮弹,甚至还有几辆B1也扭转车身和炮塔向法夫尼尔开火。法夫尼尔利用自己的金手指“NEWTYPE”预测到了不少法国车的弹道,再加上法国佬的坦克训练水平之差劲,使得413号4型坦克如同不死鸟精灵一般,左右扭动躲避了几乎所有的炮火。法国人被这辆车吸引了几乎所有注意力,几乎所有的法国坦克都在开火射击413号,而法国的步兵一开始就与他们的坦克脱节,又被野战炮火力拦阻杀伤,所以到现在还没有抵达战场,法国坦克是在孤军奋战,德国坦克趁法国佬注意力全被413号车吸引的机会,3号坦克和pak36型37mm战防炮频频开火,精心瞄准后几乎弹无虚发,一辆辆法国坦克纷纷中弹起火,尤其是雷诺R35更是第一批被消灭的。

法国坦克发现事情大条了,于是纷纷转头各自射击,然而法夫尼尔的413号车终究还是在法国人的弹雨中中弹了,NEWTYPE不是万能的……..

413号先是被一辆S35的47mm火炮打中了侧面下部,负重轮被打碎,履带被打断如同死蛇一般滑落下来,然后紧接着炮塔又被S35的47mm击中,座圈被卡住只能一个角度射击,车长奥托下令弃车,车组成员纷纷以最快速度打开舱盖逃了出来。法夫尼尔出来后还没来得及跑远,只见B1一发75榴弹击中了附近,他被一股力量一下子掀飞了起来,胸部感到一热整个人面朝下摔了下来。

法夫尼尔此刻突然“醒”了过来“原来如此!巨大的陷阱!!什么伤害降低一级!!!被炸成碎肉不是跟被炸成几大块一样吗!!!被烧成焦炭和被烧成熟肉不也是一样吗!!!”他浑身开始慢慢地颤抖,旁边冲上来援助的步兵拉着他,以为他被吓坏了,但是法夫尼尔却在喃喃自语:“嘿嘿嘿嘿嘿…………这种感觉………..好久未曾感到了………这生死一线的感觉!多久了?似乎自从洪荒紫霄宫听道后就没有了吧………….我忘了?不!没有忘!这种感觉一直都在!我喜欢!!!哈哈哈哈哈!我爱这种感觉!杀戮!被杀!战斗!毁灭!死亡!我热爱这种生活!!”法夫尼尔的眼睛在开合间,瞬息那碧色的瞳仁变成了黄色——一如当年那只潜伏着准备猎杀的鸟儿,瞬息又恢复了本来的碧色。

搀扶着法夫尼尔的士兵发现他不颤抖了,反而发出了“嘿嘿嘿”的狞笑声,同时一股未曾见过的凶戾之气浮现在法夫尼尔抬起的脸上。法夫尼尔推开了搀扶着他的步兵兄弟,伸手要了几个M24手榴弹,没等别人阻止,一个转身向一辆B1跑去。

他以生死之间彻底觉醒的“newtype”能力感应着法国坦克的机枪弹道,以超人的体能展现着纯熟的步兵技术躲避着炮火,灵活地借助一个个掩体和坦克的残骸跳跃着接近这辆B1坦克,距离二十多米的时候,他一个投掷动作将绑在一起的手榴弹准确地丢在了B1的发动机盖上,一声巨响,这辆坦克停止了………

这个时候,大量的S35坦克的战术动作也慢了下来,法国坦克的车长终于扛不住了——又要指挥,又要装弹实在是太累了。德国坦克一辆接一辆地击毁法国坦克,而德国步兵也如同法夫尼尔所做的一样,从多个方向逼近法国坦克,用集束手榴弹招呼他们。

战斗停止了,没有一辆法国坦克逃脱,不是被击毁了,就是投降了。德国坦克的损失很小,413号车被击破,必须大修,其他坦克多多少少被弹片擦了几下,没有其他被击破的,也没有其他需要大修的。反坦克炮没有损失,步兵损失微小,只是在后面的近身攻击坦克战斗中有几个负伤的——法夫尼尔也是其中一个,他胸部被弹片划伤了…..

贝尔维根作为驾驶员的315号3型坦克取得了2个战果,多恩贝格尔作为炮手的313号车得到了1个战果,大个子杨和战斗工兵卡尔合作用集束手榴弹搞定了一辆B1坦克。5月14日的战斗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