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鸟猎食图谱

第九十八章

第九十八章

伯符在长安长乐坊中醉生梦死了一个多月,天天眠花宿柳与一干红牌阿姑打得火热,但是真正的花魁娘子他却是始终没有去一亲芳泽——无他,那些小娘子要劈情调,诗歌唱和,琴棋书画而已。。。。。。。伯符杀人放火熟极而流,乃是有名的粗人,实在是不耐烦也没才情去哄那花魁,虽然伯符的乐器绝对玩得非常之好,奈何此人向来是推倒就上,上完付钱。。。。。

伯符这一日想想玩得也尽够了,便在付清这日缠头之资后步出长安,化作一道光华向西方去了。当他飞走一日后,长安城里来了一个大美人。。。。。。。。

伯符收敛妖气全不招摇,飞过了座座穷山恶水,遥遥看见一个五座山峰的大山横在大唐国边境处。

伯符对于这山上多宝如来的六字大明咒帖子全然不感兴趣,对于压在山下的石匣中的野猴子也没有上前结识的打算——如果是第一个世界他刚刚穿越的话,或许还会去见见那儿时还算蛮喜欢的猴子,现在,呸啊!灵明石猴算哪根葱?老子一定要认识吗?不知道爷爷是什么?这种野猴子老子随便吃都要吃上一打!

他全然不管五行山,径直越过大山便再向西去了,他这一走,山中躲着的几双眼睛是长出了一口气,“快快去通报佛祖!佛祖要俺等注意的那位已经越过此山向西去了。”

“阿弥陀佛,吾已知晓。幸好这位未曾要放出这山下的大圣。”一个温和娴雅的声音响起。

“参见观音大士。”山中土地山神、六方揭谛皆合十为礼敬拜观音。

其中金头揭谛上前一步道:“观音大士,不知此妖为何等人士?何以佛祖要吾等特别注意不得与其有任何关节?”

“此间关节处你们还是不要知晓的好。此妖凶名久著,吾等以为他早已避世不出,不曾想数千年后妖踪再现。。。。。。。。。。天下自此多事矣。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正当观音感叹之时,神念一动有佛祖传音。片刻之后,观音转身向山神土地、五方揭谛说道:“依旧看好大圣,西游之事箭在弦上。汝等静待东土取经人即可。”

“尊法旨!”

他们在五行山下唧唧歪歪的时候,伯符已经化光飞出去上万里之遥。路上到处妖气冲天,但是比之以后的西天路上倒是没有那么多妖怪——应该还有很多妖怪没有下界的。伯符自顾自飞行,路上一处妖气冲天,远远凌驾于前面那些山头上的妖气。伯符将眼一看,却见妖气散发之地有一个大城,城门上书“狮驼国”。国中此时还是人间国度,并未有西游记中那妖怪国度的样子,但是城中酒馆中有一人端坐喝酒,妖气正是从此人身上淡淡飘散出来。

那妖怪化身之人坐在酒馆之中,心头寻思着如何吃光这一城人,再树起招妖旗,建立那地上的妖怪国度。此时突然面前有一个男子坐下,自来熟地拿起酒壶为自个儿斟下了一杯酒,夹起一筷子菜吃了一口赞道:“化外之地倒也别有风味啊。”

那妖怪面色大变,他自思亦有通天彻地的大能,来人却是令他全无准备便可坐下,那面前此人道行不问可知。他定了定神:“或许只是一时思考入神,或者此人不过是善于隐遁身形而已,天下稳胜于吾的不过寥寥数位,不可能现在出现在吾面前的。”

这妖怪于是定睛看去,看清面前之人后只唬得差点出溜到桌子底下去。他转身就想逃,然而一股妖力却是轻轻地拂过他全身,这妖怪浑身冷汗直流,心知万一转身诱发对面那人异动,自家必然死无葬身之地,这轻柔的妖力随时可以化为雷霆般的一击将他粉身碎骨,而且除此之外多半连个酒杯都不会被损坏。

“小妖大鹏见过南王公!多年不见,南王公可是风采依旧,威势更胜当年啊!我家哥哥每日里便在想南王公伯傅,今日一见,我当知会我兄长让他来参见伯父。”那大鹏立刻大礼参拜下去。心知面前此妖凶名远扬,好在自家兄长搞不好是他的儿子?或许今日竟可以得到好处?!想到这里这大鹏不禁也颇有点念头。

伯符嘿嘿一笑,“南王公啊。。。。好久没有人叫我这个封号了,昔日妖族天庭全盛之时还真是怀念啊。你是孔宣的弟弟吧,你还是个蛋的时候我就见过了。不要那么害怕嘛,莫非怕我吃了你?哈哈哈哈。孔宣现在如何了?妖族天庭又怎么样了?妖教还好吧?来,跟我好好说一说!”

“不敢不敢,大哥他如今乃是西方佛教护法明王,手中自有八部天龙大军。妖族天庭依旧是受那三教并佛教打压,足迹限于洪荒北俱芦洲不得出。但是三千世界不受此限,所以多有我妖族去那三千世界寻找洞府的,可惜有此能力者极少,散布在三千世界里也就那么几个而已,此世界真身入境的就我一个,其余妖族皆是此世界自身所出,不知还有一个洪荒世界的。我妖教也是如此,足迹限于北俱芦洲,然三千世界妖怪无数,皆不入我妖教所辖,三教九流在所多有,教主也不过是命教中或天庭部分大能之辈偶尔去三千世界接引部分有天赋有运气的妖怪来那洪荒而已。只是南王公伯父这多年来倒是在何处精修?多有女娲圣人并截教几位大罗金仙来问过我妖族天庭和妖教教主。”

“这个嘛。。。。。。。。以后再说吧。看你现在是在想吃光这一城人吧?随你去!不过吃的快一点,直接生吞了算了,无需多有折磨!反正你小子造下的孽自有多宝担着!”伯符说完长身而起,一抖手臂,城中无数百姓自然被一朵彩云裹走,径直飞到大唐境内放下了,城中仅余下官僚国王等数千人而已。伯符向大鹏微微一笑,自化彩光去了。

伯符出狮驼国后一路慢行,这一日遇见一个满身仙气的小妖,伯符一看却是一只金色的麻雀精。只见这麻雀精口中骂骂咧咧,手里不停与多位同样是鸟类所化之妖精对殴,对殴双方皆是满身仙气,全无一丝阴煞之气,倒与本地自产的妖怪有所不同。

伯符看得有趣,“这些小子都是正途出身的家伙啊,倒是蛮有趣的,一只小麻雀居然跟鹰隼之辈大打出手。”

他出手拦下几个小家伙,一问之下才知晓原来他们皆是出身于正统的凤凰统领的鸟族门下,非是那野路子出身自行引导月华阳精的妖怪。

“我叫金沃夫。是麻雀一族的。这几个家伙都是我的仇敌,每日里见到便要厮打。今日乃是凤凰族长履新之日,路上见到这几个厌物,俺忍不住一口恶气!”那只金麻雀叽叽喳喳道。另一边的鹰隼几个也是怒目而视,口中也是不干不净的要上来厮打。只是此时时间已经不早,几个家伙忙着要去参加凤凰履新,不得不任那麻雀小子唧唧歪歪,自家飞快地上天去了。

“凤凰履新?你们这里凤凰族长要换的啊?原来如此啊。我也去看看热闹好了。”

“大叔大叔,太好了。凤凰统领天下鸟族,大叔也是鸟儿吧?同去同去。”小麻雀叽叽喳喳道。

伯符哭笑不得,“老子是鸟儿?!老子的确是鸟儿!只怕你那个凤凰看见老子连坐都不敢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