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鸟猎食图谱

第一百一十四章

第一百一十四章

伯符一击之下剩余的神佛也没有离开,这剩下的除了几个运气好在外围的之外都是昔年封神之后的家伙,都是能力远远超过其余被毁灭的神佛的“真正”统治着这个大千世界的人物——他们无一例外都是洪荒中真身在这个世界的投影,即使被伯符毁灭也不过是再花点时间和精力再投影一个就是了。那些毁没的绝大多数都是土著,这些才是极难弥补的损失,如来奉两位教主之命花了千年时光方才逐步建立起来这个以土著为主体的佛教,现在可以说是去了一半。。。。。。。天宫亦是如此,十万天兵也好,山神土地也好,乃至大部分天宫之中的一般官僚也好都是土著修炼而成,这一击也去了三成之多。

既然剩下的都是大能之辈,自然也可以察觉远处那飞速赶来的人物。而伯符也没有再动手,只是露出一脸怪笑地等待着某人降临。

随着一团五彩光华闪过,一个英武的男子后面伴着两个千娇百媚的女子出现在伯符面前。

“我靠啊,这是我的‘分身’,比老子长得帅太多了啊。不过完全感觉不到他和我之间的‘因果’呢。洪钧老头果然还算守信!独立的‘个体’。。。哼哼哼,非常好!”伯符上下打量着这个真正的“南王公、凶鸟伯符”。

而那个伯符也打量着面前的这个从未见过的妖怪,随后他便开口问道:“你是何方的妖怪?怎么也会这五色神光的?比之我徒孔宣还要高强。”

“我是谁?啊哈哈哈哈,哦呵呵呵”妖怪伯符狂笑着,越笑越是开心,越笑越是轻松愉快。而南王公的面色却是越来越不好看。

“哼!不说吗?今天就拿下你,打到你说为止!”南王公伯符直接便要动手。

“这个脾气倒是跟我这‘本体’蛮像的。。。。。。。一身精纯的五色神光啊。但是为何远远不是老子当初给洪钧的九成力量那么多的?就算这也是个洪荒真身的投影,这点力量也远远不足啊。看来洪钧这老家伙从当中抽头了!八成还用大头去补足他那啥大道去了!”

即使这南王公伯符也是个投影,但是现在的五色神光的力量也在如今发完大招的妖怪伯符之上,妖怪伯符一边也发出五色神光一边说道:“嘿嘿嘿,其实呢。。。。。。。我的名字叫周伯通。。。。。。。。。。。”

“周伯通?没听说过!定然是在撒谎!”南王公伯符冷哼道。

“嘿嘿嘿,一试就试出来了,这货果然只有洪荒之时的记忆。那边的两个女人。。。。。。。。终于逮住她们的‘猎物’了啊。我真同情你这个南王公。哈哈哈哈”伯符暗自想到。

一边说话一边可是手下不留情,两道五色神光激烈交错冲击,两个人也拿出了类似的兵器——长戟战在一起。两个武艺一般高强,但是南王公的五色神光却是在量上高出一截,很快便将妖怪伯符压制下来。不久两个女子也是加入战圈,妖怪伯符马上就眼看要被做掉。

“唉唉唉,反正你和你老婆们也是不会死的。。。。。就让你见识见识‘我’这个‘本体’真正的本事!真是倒霉兼麻烦,这招一出,老子八成也要跪。。。。。。。。不过,算了!给洪钧老家伙打个招呼也好!免得他还有啥幺蛾子!”妖怪伯符嘀嘀咕咕道。

妖怪伯符的五色神光瞬间自行爆发!前面发过一次的大招再度发出,五色反转为无色光焰再度形成光速冲击波!南王公伯符也同时将手一转,五色神光混合在一起变成了无比深邃的无法言明的光,形成一个巨大的圆形光茧将自己和两位夫人和运气好正好在附近的家伙一起包容,那无色的光焰冲击波“虚无”无法侵入这同样的光茧。而其余的神佛也各显神通尽起神力或者逃离或者直接用法宝代替自己承受了这一击——虽然法宝是肯定完蛋了。

“你这杂碎,现在应该是无力再战了!”南王公伯符狞笑道。

“别急,还没完呢!这个才是真正的大招哦。”

以冲击波的极限消散距离为限,空间瞬间就变了!不可言说之物降临!“热寂之海”发动,宇宙的终结!没有复杂绚丽的声光效果,也没有强大的力量波动,更没有任何抵抗,所有在这个巨大的球形空间里的一切都不存在了——除了圆心的妖怪伯符。

在这里,时间和空间同时终结,万物皆步入平等的“绝对毁灭”。如来、三大士、其他的佛教大能、南王公伯符与云霄、女娲、还在战场的天宫战将、没来得及跑路的天将与这一块地域都在那一瞬间消失了,因果于此刻切断,再要出现正常的因果线要等到他们各自的真身重新将投影投入到这个大千世界了。

天外混沌中的紫霄宫,洪钧笑了笑,叹息了一声:“还是要给吾提个醒吗?算了,反正你留在那世界的时间也不多了。到时候吾重新启动便是,还真是一点也不省心呢。看来那些多余的力量还是要用来填补重启世界的消耗了。改写时间还真是麻烦呢。”

伯符此世再无人可制,不过这一击也抽空了他剩余的力量,现在他只是一个大妖怪而已了,但是谁还敢来试试他到底还有多少力量呢?

一天之后,某个山头,伯符将唐三藏师徒放出,几个人皆被五色神光刷到昏迷过去。伯符手下小妖用麻绳捆住师徒几个,伯符首先便拿孙悟空和猪八戒开刀,唐三藏被吊到后面水潭附近。伯符命令那早先被收入五色神光逃过一劫的擅长烹饪的小妖做好了一锅调料,将猴子一脚踢到中间,用石桌生生将那猴头箍住。随后用爪一挥,妖力渗入孙行者全身把那猴子修为全数锁住,然后拿了个锤子准备开工。

“一只灵明石猴而已,如来胡吹大气说啥天地之间只有一只,扯!!三千世界里这种猴子多得是!女娲补天的石头变化的石猴也不止这一只,老子当年也是亲眼见过那女娲补天的!石头洒的到处都是,何来三百六十六块只用了三百六十五块之说!”一边嘀咕,一边就敲开了那猴子的脑盖,孙行者长声厉嘶,随后随着伯符一口口吃掉那猴脑,孙猴子的眼睛开始翻白。。。。。。。。。。“我说那猴子叫个啥?老子心慈手软,明明已经封掉你全身疼感了好不好!而且老子也没吃掉你的魂魄,轮回一下,五百年后又是一条好猴子!”

吃完猴头,伯符将石猴的尸身丢给小妖自去剥皮拆骨烧了吃。回头让小妖烧开一锅开水,将那叽哇乱叫的八戒吊起,金沃夫一刀便捅入了猪八戒喉咙开始放血,伯符心软看不过,一棍子将八戒打晕让其流尽血而死。“这猪猡也是好运气,老子吃了他肉身倒是解脱了这家伙。天宫中人一灵不昧自去转生,如那猴子一般很快就可以重新托生后修炼回来,还脱去了这身猪的皮囊!这家伙实在是应该以后请老子吃饭,谢谢老子才对!”伯符一边说,一边指挥小妖用滚水烫去猪毛开始剥皮。“果然是一口肥猪,要用那三百六十五道猪肉菜烧来慢慢吃!娘的,造化来了!”伯符边吞口水边说道。

吃了数日猪肉大菜,眼见这唐僧这几日已经排空胃肠,伯符一刀砍下了唐三藏的脑袋命小妖洗剥干净,这肉看上去极美,“蒸着吃果然是真的!这帮妖怪也不是一无是处嘛。”

一日之间唐三藏便祭了伯符的五脏观,门下小妖沾光也吃了不少下脚料。修为倒是没有半点长进,只有这身上的业报,日后修为进步的阻碍是一下子变得无影无踪。这唐三藏的魂魄伯符也是任其自去投胎,不过日后长成还能不能再取西经就没人知道了。

沙僧这个晦气脸伯符是一点也不想吃,丢给了下面小妖吃了,白龙马倒是给伯符做成了马肉刺身吃了个精光,不过魂魄一如前例任其自行轮回。

吃尽了西行取经人一行之后,伯符遣散了大部分小妖,只留下了金沃夫和几个擅长服侍的小妖随身,自家带着他们去了大唐到处巡游。唐太宗全无一丝挂念取经人的迹象,二十年后大唐极盛发起了西征。。。。。。。。。一直打到了天竺附近,道门反过来借此将势力插入了西牛贺洲之内。

伯符醉生梦死三十年,没有一个不长眼的家伙胆敢来找茬的。西天诸佛、菩萨、罗汉也就是这十年来方才陆续有投影前来,本地土著是一个也还没来得及修行到这个地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