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鸟猎食图谱

第一百二十八章

第一百二十八章

古斯塔夫.冯.修特克豪简中校踏进了舰桥上的司令官室,他的老友兼上级鲁道夫.冯.法夫尼尔准将——这支为数一千一百艘,主力是由三百艘巡航舰和七百余艘驱逐舰和一百艘战舰编成的小小分舰队,这种数量不过是为数超过二万的帝国军中一个小小的余数而已。

修特克豪简中校看见法夫尼尔准将阁下正在兴致勃勃地于面前的三维地图上演示着种种画面,走过去一看却是一些舰队的运动和攻击、防御的演示。“我以为你在看黄色而劲爆的三维电影呢,准将阁下。”

“我有那么下等无极限吗?古斯塔夫你要去好好清洗你那肮脏的心灵了!对了,你也来看看。这是这几天缪杰尔少将的战斗报告和记录,很有趣吧?”

“这个也能搞到?唔。。。。。也对,以阁下的身份确实可以拿到舰队战斗的报告和记录。好吧,那么就来看看金发的小子战术水平怎么样吧?”

一个小时后,“缪杰尔阁下还真是属于善战的,还真不能以为他靠裙带关系才升的官。”修特克豪简中校看完后说道。

“是啊,中央突破,侧背攻击都完成得非常之完美。那些沙龙里的傻瓜还真以为金毛靠女人升得官?哼哼。不过,这个小家伙也非常有趣啊,你看,他在指挥中很喜欢华丽的演出和奇妙的袭击,无论是移动还是攻击都以壮大而华丽的效果著称。这虽然不是出于特意的,但是无意之下却是流露出缪杰尔少将喜欢弄险的思维。”法夫尼尔如是说。

“愿闻其祥。”

“缪杰尔少将的战略和大战术水准如何,现在不得而知。但是在中小规模的舰队战术上,他很喜欢采用冒险而激进的战术,力争一击破敌,而且还要是巨大的战果。这种战术万一遇上一个傻乎乎只会玩最呆板舰队战术或者战术变化还在他之上的同盟指挥官,他就要有麻烦了。不过。。。。同盟的水准而言会有这种人吗?算了,反正这样玩下去金毛迟早要吃苦头。。。。”

“1.5光秒外发现同盟舰队!方位X-9、Y11、Z8!数量约为500!种类探明为同盟驱逐舰!”舰桥下的索敌军官高声汇报到。

现在的法夫尼尔舰队正扼守着一个相当重要的格点,在这个位置上源源不断地将前方的同盟舰队的主力动向传输回帝国军司令部,而同时也在这里袭击了不少通过的同盟前哨舰队,累积了相当于自身数量的战果而本身损失微乎其微——在法夫尼尔限定的攻击目标数量下,要给他造成重大伤亡还真得是逆天的同盟指挥官。。。。。。。

“咦?对面的同盟舰队司令官脑子进水了吗?他的数量只有我的一半而已,居然就这么直接扑上来了?”

播求.潘上校,31岁,同盟新一代被认为“乌兰夫的接班人”的勇将。“面前的敌人是胆小鬼!直接冲击他们的本阵!”

法夫尼尔舰队在前几天的战斗中明显表露出了“欺软怕硬”的风格,有几次放过了数量只有他们一半的同盟舰队过去,而对数量只有他们三分之一的同盟舰队也采取防御的策略,只有当同盟舰队只有他们四分之一以下时,他才会扑上去狠狠地撕咬。所以同盟军中基本都是认为“这里的帝国舰队指挥官胆小而怯懦,用与之相当的舰队就足以驱散或者歼灭他们!”

至于某个黑头发的被称为“吃白饭的”上校参谋提出的“那或许是个冷静而沉着的敌人。”这种提案根本就被人丢进了垃圾桶。

最后被选出来的攻击者是勇敢善于突击作战的指挥官中最靠近这个格点的播求.潘上校的分舰队,虽然只有500艘驱逐舰作为主力,但是同盟军中都相信“潘上校应该可以重创这支帝国舰队,至少可以将他们逐出去。”

同盟舰队以一种倒三角的阵型发起了冲锋,这个阵型能够相当好地发挥火力同时可以有拖后的预备队,在勇战的指挥官激励下高速而丝毫不乱地发起了进攻。

法夫尼尔准将坐在司令官椅子上摇了摇手指,发出了命令:“旗舰与所属的战舰分队移动到右翼,全部的巡航舰移动到左翼,驱逐舰在中间布阵!三个分队一字排开准备进行防御战!旗舰与战舰分队,巡航舰分队利用射程优势等敌人进入最大射程之后便开火!打乱他们的步骤!”

参谋长修特克豪简中校飞快地将司令的命令传达下去,同时与其他参谋开始了下一步作战的推演工作。

帝国军的舰队飞快地进行变阵,同时光束的长矛也向同盟的舰列发射了出去。利用射程上的优势,帝国军发起了一轮又一轮的齐射,相当成功地打乱了同盟舰队整齐的攻击阵列,但是也由于射程的缘故并没有给同盟舰队带来多大的损失。

旗舰“杜伊斯堡”上,法夫尼尔准将瘫坐在司令官的沙发里,面前是投影的双方战况。同盟军的速度并没有慢多少,他们为了抵挡帝国军利用射程优势发射的炮火开始聚集到一起,利用防御力场的互相叠加来增加自己的防御力。但是随着距离的靠近,同盟军的伤亡开始渐渐地出现了。

标准时开战的四个小时后,同盟军进入了他们的射程,开始向帝国军大量投放了自己的炮火。这时同盟军已经失去了舰队的一成大约五十艘驱逐舰,伤亡可以说并没有到失去突击的力度的程度。但是此刻帝国军的布阵也早已完成,补给和休息整理作业也在同盟赶路的四个小时里进行了一轮,大部分士兵和军官甚至可以进行一定时间的休息,现在正是体力和集中力完善的时刻。

同盟军的前方两个突击群各有二百艘驱逐舰,他们的齐射打在帝国左右翼的一百艘战舰和三百艘巡航舰上也造成了大约十艘战舰和三十艘巡航舰的退出战线,但是到了这个时候,哪怕最迟钝的指挥官也能看出,同盟军的失败已经不可避免。

“怎么会!!怎么帝国军并没有崩溃?不行!必须撤退了!”播求.潘上校在肚子里早就破口大骂参谋部的军官们对于敌人指挥官的推测,“这那是懦弱胆怯的帝国贵族啊!”很快,他就要为自己和同盟军指挥部的轻敌付出代价了。

这个时刻,他还是有抛弃一部分前出的部队,主力转进的机会的,因为帝国的700艘驱逐舰并没有前出开火,现在与他交战的还是战舰和巡航舰分队,而同盟军为他预备的支援部队还在他身后1光秒处——换句话说,他提前对帝国发起了进攻。。。。。。。

播求上校还没有拿定主意的时候,帝国军的驱逐舰分队突然开始了高速突进。

“好了,这种闹剧玩够了。叫驱逐舰给他们最后一击!然后我们也转进吧,后面还有同盟的上千艘船跟着呢。“法夫尼尔准将最后下达了命令,”呼,我回去睡觉去了。修特克豪简,一轮射击后不管情况怎么样,都脱离战场撤退,没必要再在这里呆下去了。”

帝国驱逐舰的轨道炮发起了齐射,同时帝国战舰和巡航舰也是跑门全开来了一次齐射。同盟军立刻就落入了悲惨的深渊,一击之下超过三百五十艘以上的舰艇被击沉,播求上校与他的旗舰也化成了宇宙的尘埃。剩余的舰艇失魂落魄地转身就跑,完全不顾自己将脆弱的屁股暴露在了帝国军面前。但是帝国并没有发起第二轮射击,而是径直后退并离开了战场。一个小时后,以最快速度赶来的同盟军超过三千艘舰艇的部队只得无奈地收留了残余的同盟军,但是倒也是成功地占领了这个空域。

不提同盟军为了这个损失追究谁的责任,法夫尼尔准将在离开这个空域一天之后,收到了一条报告,“金毛的小子被伏击了啊。。。。。。。总算他运气不错跑了出来。不过对方还真是重视他啊,居然调动了上万的舰船来打他。”

“咦?真的有那么多?阁下让我也看看。”

在十一月九日的战斗中,莱因哈特差点陷入了同盟军的重围。

这一天,在七点四十五分,袭击同盟军的布阵之一角,以火力制机先于渐渐后退,对延舒出来的敌人再加以痛击,由突出的敌人之左右侧逆进,在背后面展开阵形,由后方以炮火使之歼灭,实行要比计划困难上一千倍,但莱因哈特如同钢琴弹奏键盘般地诱引着敌方的舰队运动,展开战斗。在莱因哈特对敌军艺术般地完成了背面展开的瞬间。由下、由上、后的三方向,新的敌人杀到了。

莱因哈特的战术运用,被敌军——正确地说是杨威利上校——预测到了,到该说是心理分析的佳果,首先确认了莱因哈特(当然是不会知道名字的)展开了种种战术模式,再设定那是基于一种傲慢的玩乐之后,查出了他至今沿示使用的战术有侧进逆进背面展开,再将莱因哈特的出击地点做成分布图解析出行动模式。最后再标出合计达一万艘的兵力配置图,而后杨将作战的实施委交给格林希尔上将。在这一天的战斗中,莱因哈特在苦虞中得以突破包围网的一角,但损害达八百艘以上,比起至今的损害总数仅仅三十艘而言,该说是给了他不小的教训了。

结果,莱因哈特得以脱离险境,是由于同盟军吝于派出兵力,而未完成完全的包围网所致。“只要挫挫那有点小聪明的敌将之威风也就够了。别拘泥于小事,而忘了伊谢尔伦的大目的。”这是同盟军首脑部的见解,那是完全正确的——以当时而言。

“金毛报告的?有那么多战舰围歼他?他不会是心惊胆战下看错了吧。”修特克豪简中校看完后这么说。

“数量应该是差不离,我说,古斯塔夫你的心理有问题了!你不会是。。。。。。。我得离你远点!你已经变成死基佬了!”

“该死!鲁道夫.冯.法夫尼尔阁下!我不是基佬!”修特克豪简面色通红吼道。舰桥其余人员已经见怪不怪了。。。。。。。

十二月一日,自由行星同盟军,终于全军在伊谢尔伦要塞前方布阵。

那是在“雷神之锤”射程外六.四光秒的距离。

“舰艇数三万以上。”伊谢尔伦的战术电脑推算了。那比二年前的第五次攻击而言是较少数——当时是有五万多的光点,遍布了伊谢尔伦要塞中央司令官的主荧幕。但在三万也是相当数量的大军了,那种压迫感并不寻常。

从要塞出击的帝国军有二万艘。他们不断地进行主炮齐射,打开了火力应酬的序幕。数万的光条穿过了宇宙,爆炸光在银幕上脉动。放出的能量乱流摇动着舰艇。苛烈的战斗,在要塞主炮的射程外展开。

在这期间,“雷神之锤”逐渐充填了庞大的能量。一旦它发出了无声的咆哮,巧致的战术及舰队运用,全都会化为微小单位的法埃,被分解为构为宇宙的最小元素。

“D线上的华尔滋。”

这是同盟军经由血的教训学习到的,舰队运动之精粹。正确地测定伊谢尔伦要塞主炮“雷神之锤”的射程界限,在那些线上快速地出入来引诱敌人突出。只要时间上有一瞬的差错。就会在“雷神之锤”一闪之下,全舰队被击碎。完美地控制此运动的软体方面,是要相当高等的,关于这方面同盟军的力量是优于帝国的。

另一方面,对帝国而言,如此可没个了断。将舰队突出到“D线上”,以火力不断应酬,想将对方引进射程内。但在此时可不希望连自己也遭到要塞主炮的狙击,因此必须随时准备向左右上下散开才行。虚虚实实地应对进退持续了二个小时,看来是陷入胶着状态了。

法夫尼尔准将与他的一千余艘的小舰队如今正停泊在伊谢尔伦要塞的锚地里,他与参谋长修特克豪简中校隔着厚重的透明装甲看着外面无尽虚空之中同盟与帝国的战斗,无数的光点在黑暗中骤然浮现有瞬间消失,每一个光点就是数以百计的人命的消失。

“站在安全的地方看别人玩命真是一种愉快的消遣啊,你说是不是?古斯塔夫。”

“是啊,对了。卡尔又开盘口赌谁赢了,还有双方的伤亡数字。”

“真是无药可救的烂赌鬼。你说,我是不是要狠狠地殴打这个家伙一顿然后将他关禁闭比较好?算了,他爱咋样就咋样吧,只要地面战斗时不要掉链子就行。”

莱因哈特·冯·缪杰尔这方弱冠的十八岁的年轻人,根据黄金比例而塑成的白皙修长的手指折出声响后,对担任副官兼先任参谋这些特例的职责红发好友说明出同盟军的意图。

“我的舰队,不这只有二千二百艘。这在战术上实在很少,但在战略上的意义是极端大的。”

吉尔菲艾斯注视着既是长官也是朋友的金发年轻人。领悟了他的意思,莱因哈特再次笑了。

“我可不是说错了啊,吉尔菲艾斯。以战术层级来说,不过是二千二百艘,但这二千二百艘会救了伊谢尔伦。”

莱因哈特的豪语从未有毫无根据情况。吉尔菲艾斯相信这次不会是最初的例外,依照莱因哈特的指示,而和米克贝尔加元帅联络,那是为了请求出击许可。

在这期间,同盟军在“雷神之锤”射程界限的线上,继续跳着那支在完美控制下的舞蹈,与帝国军以火力应酬,在这方面,罗波斯元帅及格林希尔上将的战术管制能力绝不低的。

此时,从“雷神之锤”的死角,飞来了多头导弹群。就在要塞的管制员们发出警告的叫喊之后,着弹的光芒使伊谢尔伦的表皮发亮了。

伊谢尔伦要塞也齐射了迎击光子弹幕来加以欢迎。白色的爆炸光,化为恶魔的项链闪亮着。灼亮了两军将兵的视界,固体的导弹与气体化的导弹,布满了要塞的邻近空间,非生产生地消耗的能量余波,化为旋风在要塞表面奔驰,吹走了炮台与枪座。

以伊谢尔伦要塞的巨体来看,连一片细胞也称不上的大群导弹艇,正面空过炮战间隙,对要塞的各处进行集中攻击。同盟军的幕僚们豪语为“以主力部队做诱饵”的作战之要点正是在此要表面的数处地点。集中数千的飞弹,进行边续爆破。为了在巨体上控出一个蚁穴而进行的彻底的火力集中,看来似乎奏功了。

逼近要塞的同盟军的舰列中,突然被挖出一个不自然的洞穴,该说是,连续的爆炸的光将舰艇连同导弹一起炸飞,在虚空中造出了虚无的球体。

那是莱因哈特的侧面攻击,将防御力较弱的导弹艇群,蹋散在连续炸的火球与光球里,而后就此延伸火线,在上方狙击同盟军主力。

要回避这攻击,同盟军必须向二点钟方向回头才行,但那边是在“雷神之锤”的射程内。

同盟军落入莱因哈特的圈套。正如他对吉尔菲艾斯所明言的,仅仅二千二百艘的兵力。以此时主导了整个战局,而且那是反过来利用了同盟军的战法,证明了莱因哈特在战术能力上的异常洗炼。

此时,同盟军无法运用其数量上的优势。若扩展阵型,会被“雷神之锤”一切而尽,只有彩取前后极度细长的纺锤阵型,以其尖端向莱因哈特突进之处,别无他法。对同盟军而言这条唯一的生路,当然莱因哈特并不打算让他们得逞。

莱因哈特与同盟军之间的攻防,在长剑的尖端互相冲突般的激烈状态下进行。本来以大约十五比一的兵力比,是理当无法进行什么象样的战斗的,但只要不是被包围。对莱因哈特而言,就没有什么可怕的了。就象站在窄桥上的骑士一一砍倒来自正面的敌人一样,以集中炮火及柔软的进退阻止了敌人。

“看来金毛的战术观念不错,同盟都是由白痴组成的军队吗?何必跟金毛在这条线上打斗,你直接退出射程不就行了?难不成缪杰尔还敢追击不成?这么近的距离,哪怕你跟他缠斗在一起然后掩护导弹艇从下方继续攻击,我看你缪杰尔准备怎么办?呼叫雷神之锤来一发同归于尽吗。”法夫尼尔准将嘀咕道。

至令一直让莱因哈特一人独战功勋的帝国军诸舰队,从伊谢尔伦要寒冲出至此。且不论求取武勋的欲望之动机。在战术上,想来这是很适当的,同盟军的舰列已向前后细长延伸,冲刺截断其侧面,是容易且有效的。

“就象用厚刃的刀切开奶油一样,把他们截断后再各个击破!”

米克贝尔加元帅的命令,也不拘泥于细节,只趁着全军的气势来运用整个战局,这也不能说是错的。死守那是帝国军的理论,以同盟军而方,是不能就此轻易地任由利刃切开的。格林希尔参谋长,接受了杨威利上校的进言,下了投入全部预备兵力的决断。帝国军出击而来,也就等于他们无法使用“雷神之锤”。只要这个状况判断成立了,就不能再对友军的败势束手旁观了。如果同盟军有充分的预备兵力,以此时投入的话,将在“雷神之锤”的射程内产生大规模的混战状态,伊谢尔伦所自豪的要塞主炮将成为无用之物了。如此一来,将产生与第五次伊谢尔伦攻防战的途中经过发酵似的相似状态,想骤然收拾战局将是困难的了混战状态看不出有流向收尾的倾向。不断消费着时间、物质、人命将万花筒般无秩序的多彩感,散布在整个战域。在大大小小的悲剧、喜剧、惨剧的大量生产当中,由同盟军“蔷薇骑士”主演的战斗剧,实在相当华丽而逸乎常轨。

本来,“蔷薇骑士”的出场,在舰队战中应当并不多,在第六次伊谢尔伦攻略中,这个激进的流亡者集团,是在和常识宣告决裂似地,不断以专用的强袭登陆舰出击,将西方未期的“宇宙海贼之世纪”重现了。因为他们每占据了一艘敌舰,就使用其通信装置,呼叫昔日队长。

“滚出来吧,留涅布尔克,为你准备好了地狱直达车的特别座了,还是你早就逃走了呢?”

对“蔷薇骑士”联队这样的作法,也有人安抚他们说“这战争并不是各位的私战啊”,不过连队长华尔特·冯·先寇布上校,很简洁地否定了这种建议。

“这是私战啊,否则的话,就实在叫人干不下去了。”

联队长的毒舌,联队长辅佐官的卡斯帕·林滋少校又加以补充。

“我们可没有堕落到了在公务中杀人的地步呢!”

在两位干部危险的发言之后,布鲁姆哈尔特上尉故意大拉动手提加农炮的扳机,使得良识派的友军就此闭嘴散去了。

就这样,“蔷薇骑士”在战场各处散播以鲜血写给留涅布尔克个人的邀请函。

十二月一日,“蔷薇骑士”的联队长带领着部下出击,先寇布上校看见了躲在后面布成圆形阵的帝国舰队——那是法夫尼尔准将的小小舰队,他没有如同同仁一样急于攻击同盟舰队,而是呆在这个地方近距离地看戏。他的旗舰突出在阵型的最顶端,同时也与靠近的同盟战舰交换着炮火,“司令官阁下!敌人的突袭登陆舰高速冲过来了!要不要拦截?”法夫尼尔看着在舰身喷着蔷薇骑士的敌舰,周围围绕着护航的高速驱逐舰乘着战场的混乱突向他的旗舰。“没有必要!注意对方的战舰火力,我去松松骨头。”一边说着一边离开了舰桥。

随着一声撞击,蔷薇骑士的一艘强化突击艇在同伴的掩护下接上了战舰“杜伊斯堡”

“滚出来吧,滚出来啊,留涅布尔克,滚出来就送你直接上西天,地狱的魔女们都在等候着,染成血红的帅哥!”唱着这种低级而无趣的歌谣,突击艇的船头打开,大批精悍的穿着装甲服的士兵冲进了战舰的通道。

“杰夫粒子浓度中等!不能使用射击武器!准备格斗战!”冲在最前的蔷薇骑士士兵看着仪表喊道。

面前的帝国战士也陆陆续续站在对面,隔着走廊双方对峙起来。帝国方面几名士兵遮掩着后面一个穿着高级军官装甲服的身影,那人身上挎了一把碳水晶刀和碳水晶重剑,手里并没有拿着战斧,双手环抱看着对面的同盟士兵。

“是帝国准将阶级!杀了他!”先寇布上校做了个手势准备上前,“上校!请交给我!”迪亚.迪肯上尉喊道,同时举起了战斧带着部下冲了上去。迪亚.迪肯上尉并没有在凡佛利特地面战中遇见留涅布尔克少将,因此他没有像原著一般战死,如今他带头杀向了帝国军中。

迎击的帝国士兵完全阻挡不了勇猛的上尉,很快就纷纷负伤退了下去,将帝国的准将暴露出来。

“你的名字!帝国的准将!”先寇布上校在通话里如此说道。

“死人就不要想那么多了!我叫鲁道夫.冯.法夫尼尔!”说完,法夫尼尔抽出了刀剑开始作战。仅仅只是一记斩击,碳水晶的重剑便将三名蔷薇骑士一起腰斩,另一只手上的长刀则是将另外一名士兵挑在刀尖,连同装甲服重达上百公斤的身躯仿佛全无重量一般被单手挑起。

“怪物吗?”看到这一幕,先寇布的神色慎重了起来,他一步跳过去,提起战斧就是一记横斩。

强而有力的双手横斩被一柄单手提着的重剑轻松地挡下,同时一记反撩的刀光形成了一个半圆切向先寇布。先寇布体内霎时分泌了大量的肾上腺素,“这种力量!这种速度!这不是人类能够做到的!”他及时放弃了战斧,向后倒下避过了这一击,法夫尼尔一击落空后,左手的重剑再度横扫,轻松地将扑上来救援的两名士兵斩杀,同时剑光如同切开黄油一般将战舰的内部金属走廊同时切开。所有的蔷薇骑士同时后退了一步,面对非人的战士他们一时也无计可施。法夫尼尔可没有等待,他一记脚踢,地面上的尸体高速地飞向对面的同盟士兵,他们躲开后清楚地看见,厚重的装甲服居然被踢的完全裂开。“这是什么东西?力量怎么这么大!我们会死!”

“撤退!”爬起来躲过一劫的先寇布上校下令,蔷薇骑士互相掩护着后退。法夫尼尔一记虎跳跳进了人群,弧光绽出,整整六名战士连人带武器带装甲全部被斩开。迪亚.迪肯上尉拼命挡在法夫尼尔面前试图阻挡他杀死自己的部下,但是被十分轻松地竖着砍成了两片。帝国士兵也已经吓呆了,他们也未曾见过如此的力量。同盟士兵拼命地逃跑,最后的士兵不断地被杀死,直到有人拼死开了一枪。巨大的爆炸阻断了追击,先寇布和部下方才回到了突击艇上,他们的手和牙齿还在不由自主地颤抖。。。。。。。。。他们在短短的三分钟里失去了数十名部下和四重奏之一的迪亚.迪肯上尉

好在立刻在退出之后不久,他们遇见了目标——留涅布尔克少将的突击艇。。。。。。。。

“留涅布尔克死了?”二十四小时后法夫尼尔准将得到消息,“他就这么倒霉?居然是由于战斗时被流弹击中死了?”

蔷薇骑士联队终究是报了仇,但是一个更为巨大的阴影压在了他们的头上。联队参与战斗的所有人都缄口不语那个怪物,因此却是依旧没有多少人知道法夫尼尔准将的力量。

第六次伊谢尔伦攻防战,已近尾声,战火却仍然激烈。十二月六日,同盟军在千辛万苦之后,将全军的过半兵力在混战区域的外缘重整编了,完成了巧妙的夹击态势。

使此事成功的,是作战参谋杨威利上校的功绩,有一小部分在人在背地说:在他的脑髓的一隅藏着小小的魔法神灯,只有在神灯的魔神偶尔从沉睡中醒来之时,才会想出令他人惊叹的作战方案。当然,这位魔神在一年当中似乎有三五○天都在睡觉,不过现在似乎是起来活动了。

但是,这也归功于参谋长格林希尔上将肯采用他的作战方案。依照参谋长的指示,同盟军在伊谢尔伦要塞右侧——从回廊的回盟这边的出入口来看是右侧构筑了火线,经由三次的集中炮火,把相关数量的帝国军,逼进“雷神之锤”的正面宙域。然后从左侧面进行的机动的波状攻击,给了帝国不小的勋害,二小时内,帝国军就遭受超过了之前二十四小时所受损伤的质与量了。

但是在莱因哈特的活跃和雷神之锤的两次射击之下,同盟最终撤退了。

十二月十日十七时四分,第六次伊谢尔伦要塞攻防战,在自由行星同盟的全面退却下终结了。

同盟军在战死者是七十五万四九OO名,帝国军则为三十六万八八OO名。同盟军未达成伊谢尔伦攻略这个战略上的目标,在死者人数上还凌驾敌人。只留下“在雷神之锤方动之前还势均力敌”这战术层级上的自我满足,而与之交换的,却是相当于一座都市全人口的生命丧失。

十二月十五日,军务省确认了死亡的留涅布尔克少将晋升为上将,同时立下了功勋的莱因哈特.冯.缪杰尔为中将,而鲁道夫.冯.法夫尼尔也由于先期的作战而被提升为少将,参谋长修特克豪简也同样被提升到了上校阶级,但是一如既往的,舰队的补给依然排在后面。

一月二十日,法夫尼尔舰队被用战役中损失组织的残兵补充到了三千的数量,因为他的大声抗议,所以补充的舰艇倒是多半为新出厂的。同时,命令也下达了“法夫尼尔少将舰队,驻留艾坚贺兹星域。严厉打击该星域越发猖獗的走私和海盗活动。”

“听说是格林美尔斯豪简上将老人的提议呢。”法夫尼尔少将感叹道。

“真是个好人啊。”修特克豪简上校如是说,然后两个人一起奸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