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鸟猎食图谱

第一百七十章

第一百七十章

法海见那巨大怪鸟格开自家法宝,同时擒住白蛇和青蛇,心中十分警惕。那两条蛇妖乃是千年修行和八百年修行的妖怪,在凡间已经能算是一代大妖可以开山立府的存在,现在仿佛一般的水蛇一般被这头不知来历的鸟妖拿住,而且那鸟妖身上喷发的妖气为法海今生修行仅见,不由得他将法力提到十二重最高境界。

伯符现出本型,尽力抑制住自己的妖力,轻松地拿下白素贞和小青,心中十分欢喜,开口言道:“喂,法海小和尚。这两个蛇妖老子带走了,许仙大官人你慢慢享用。哈哈哈哈哈。”说完便准备抓起白蛇和青蛇飞走。

法海将功力提升到十二成,身后现出舍利金身,整个人变得“不像人”了。光头上现出璎珞宝冠,两边生出两张脸,肩膀生出四只手臂,与原先的手臂合称三头六臂之相,每只手里都拿着一种佛门宝具;身上的僧袍也片片崩落,出现了鳞甲和珠宝围住肩膀和腰间,**出大片身躯,赤脚,脚腕和手腕都有念珠环绕,一脚踏云而一脚弯曲,呈现飞舞像;脸上变成了金色和靛蓝色,口生獠牙……..身上的佛光完全变成了狂暴而勇猛的金色光气。

“嚯!法海小和尚修为不错啊。不过是罗汉业位居然能呈现忿怒明王像?你离菩萨果很近了嘛?!”伯符大怪鸟全然不在意,还扇扇翅膀点评了起来。

法海既然已经现出明王法相,自然将身一纵过来,手中金刚杵便全力一击而下。伯符的鸟嘴现出扭曲的笑容,翅膀上的爪子轻轻伸出便弹开了这一击。法海被击退后,三头六臂的法相顿生变化,三张脸各自现出一种表情:喜、怒、无表情。而六条手臂则是两两结出一道法印,空中梵唱不绝,整个金山寺完全被佛光笼罩,这一方天地除了诸天佛光之外是再无一丝灵气。

“连掌中佛国都演化得出来?小和尚我看好你!”伯符一笑,将妖身一抖,回复成大妖王外形,而白素贞和小青却被一道道黑光环绕,死死地压在地上。

法海的气势越来越盛,已经将这方圆六百里的地域生生地变成了地上佛国,而且还是独立于人间界的空间,金砖铺地、仙花漫空,天上无数飞天、天人在位,无数比丘、比丘尼出现,而本来应该有的金山、金山寺和大江、江边的村庄陆地尽皆不见。法海动念之间,无数光华自他身而出,无量光将这个世界充满,凡间大妖在此一击之下便要归位,多半还要神魂俱灭。

伯符摇了摇手指,黄光闪出…………..一切都不见了。法海除了他本人还在,佛国之内的一切都不见了——连无量光也是…….

“小和尚,今天老子心情不错放你一马。快回去吧。”说完伯符将手一按,世界再度重合。说完之后,伯符往白蛇和青蛇盘踞的地方一抓,两条巨蛇变成了蚯蚓大小进了伯符的手心。

法海佛国已破,但是此刻天空再度出现祥云……….“阿弥陀佛,妖孽放下白素贞,此蛇精与我佛有缘。”空中现出一个美人菩萨。

“妖怪!你将我徒儿拿去何方?!”另外出现了一个中年女仙,也是无边法力。

“喔?!南海观世音菩萨和骊山老母?你们不在南海和骊山清修,到这里来特地送肉身来布施某家吗?”伯符大妖怪大大咧咧地说道。

“真是妖孽!居然还口出狂言,看…….”骊山老母刚刚说出这句话,天边一道红光划过,观音和骊山老母尽皆失踪…….

“法海小和尚,跟你家如来说一声,过个几百年观音就回来了。放心好了。”说完,这只嚣张的鸟妖怪就化成五彩光华而去。

伯符一边飞行一边就回复成人形,到了杭州宅院之中他将身体一摆,红光闪过,地上出来了昏迷的观音、骊山老母、白素贞和小青四人,全身仙法佛力全数消失。伯符拉个桌子过来,自己坐在桌边倒着酒自斟自饮起来。

不久之后,四位女菩萨、女仙、女妖怪醒了过来,看见伯符拿着个酒杯得意洋洋地看著她们,“好了,几位对以后会有啥生活都有了自己的想法了吧?…….跟你们想得差不多,今后你们就替我铺床叠被暖被窝吧。观音你应该最想得通嘛,你不是有过肉身布施吗?骊山老母,某家要是硬上的话,须不好看!你还是乖乖的比较好,皮囊吗无关紧要的。白素贞和小青啊,你的报恩一开始就不对,直接丢个一堆黄金白银的多好,非要以身相许,看把许仙害的,他死了一次啊!所以你们也从了某家就当赎罪好了!好,就这样了!我话说完!”说完伯符一挥手,几位女子还来不及开口就被他送进了各自的房间……..

“有人敢反对吗?”伯符轻轻地接了一句话……..

伯符的宅院乃是被他施展法力掩盖的,三界之内除了一个老头之外应该是没有仙界大能能寻找到——倒是凡人来来往往完全可以看见这座宅院…….

此时,宋辽边境。辽国已经布下天门阵,杀得宋军困守城内不敢出战。伯符倒是还没做好心理准备——以前他还只是口头说说,玩的也是明言出来卖的,现在要开始正式搞良家,强抢民女使得这个坏蛋也有点打退堂鼓了,“老婆,我没有背叛你!这个只是………只是女仆!!对,只是女仆而已。不行!这种理由连我自己都不相信………算了,老婆!我只是空虚寂寞冷而已!妈×的,老子周伯符现在是越来越不要脸了…….我堕落了……..”这个混蛋一边在心里做着心理建设,一边“去找个地方稍微换下心情……….”

于是这个家伙骑着大黑马到了宋辽边境,看著那边的天门阵,“真是不知道哪里来的不入流道士,教了萧天佐这种狗屎大阵………你说你辽国骑兵强盛,直接跟宋军对冲或者绕过宋军军阵抄袭后路不行吗?非要布个阵玩………要是直接兵分几路分进合击早就逼迫宋国签下条约了。废物!”随后伯符骑在马上自得地想到,“嘿嘿嘿,老子当年帝国元帅是白当的吗?!这点兵马还不如当年老子舰队的陆战兵数量多……….”

ps:作者觉得白蛇越写越差,差不多就是狗屎一样,决定快速了结。(果然还是有爱的世界比较好写啊,又不能写sis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