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鸟猎食图谱

第四百四十五章

第四百四十五章

拦车的女人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花色繁复可是微微泛黄,一看就是很多年前的衣物了,不过倒是很干净。女人美丽的脸上面色苍白,更是有着厚厚的粉底也掩盖不了的黑眼圈,嘴唇殷红如血,眼睛也是深褐色的极为醒目,栗色的头发好像很久没有打理过了,就这样乱糟糟地披散在肩膀上。

伯符按动了手边的开关,副驾驶座这里的车门缓缓打开。然后他做了一个请上来的手势,那个白衣女子仿佛没有重量一般地“飘”了上来——伯符才不会让这个女人呆在他的房间里,免得弄得里面一塌糊涂。

那个女人只是指了指方向,伯符嘿嘿一笑,也不搭腔,只是发动了房车沿着公路一直开着。面前的雾气越来越浓,天上的月光越来越暗淡以至于看不清,最后到了根本看不出前方哪怕五米之外的路面的地步。

正常的驾驶员在这种情况下多半就会试图在路边停下车,或许还会由于是房车的缘故睡他一觉——但是伯符不是正常人………作为妖怪,这种雾气其实对他毫无影响,但是他偏偏没有表露出一点点超自然的力量,这家伙在仪表盘上虚虚按了几下,然后放开了手………

在驾驶室顶上翻下来一台薄薄的液晶屏幕,上面显示出了绿色线条组成的路面与路边景色,而方向盘也自行按照显示器上的路途转动——这个混蛋启动了声纳系统……..伯符眯起了眼睛,从眼角欣赏着白衣女人呆呆的表情。那个女人看了伯符一眼,似乎这个男人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变化,她举起了手,做了个打哈欠的动作——然后显示器上的绿色线条就开始混乱了……..“奇怪的雾气啊…….居然能产生隔音的效果,这个湿度真厉害啊………”伯符一边感叹,一边顺手就在仪表盘上又触摸了几个按钮。

这一次绿色线条变得更为清晰——伯符启动了雷达,小型行星全地形车用雷达…….然后这个坏蛋继续在暗地里欣赏白衣女人目瞪口呆的表情,并且乐不可支。

那个女人很快就流露出了惊骇欲绝的神色——伯符的房车已经冲出了大雾之中,明亮的月光再度照亮了公路。这个女人用一种奇特的姿势向下滑去,但是一只大手阻止了她的动作。伯符的手掌抓住了女人的肩膀,将她放在座位上坐好,还特地说了一句:“小心,万一被巡警发现没有系安全带,我的麻烦可就来了。”然后就好像没有看见这个女人越来越苍白的脸色跟鬓角,脖颈下面隐约浮现的绿色血管与微微的溃烂伤口,手再度放回来的时候这家伙顺便启动了换气系统跟除臭系统。

白衣女子的情况越来越恐怖,白色的连衣裙上出现了陈旧的血迹——斑斑点点的血迹已经变成了黑色,女人的外表也越来越惊悚——她的脸上开始流下了脓液,眼窝里流出了黑色的粘稠血迹,头发开始一簇簇地脱落,连带着头皮一起。女人的头上已经可以看见带着血迹的头骨,脸颊也开始萎缩下去,露出了颊骨,嘴唇也溃烂得完全遮不住牙齿与下颚骨,驾驶室里弥漫着一股腐臭的气息。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没有流露出一点点恐惧或者恶心的模样,反而看着这个女人感叹:“红颜白骨不外如是……..可惜啊可惜。”女人的身上,腐肉与蛆不停地掉落,偏偏这个女人还能活动,眼珠也转动着看向伯符——到了这个时候,这个女人已经完全知道这原先预订的猎物根本就是恐怖的大白鲨一类的东西,但是她无论如何都没法脱离座位,逃回自己的地方,于是只能看着自己飞快地显露出原本的模样。

路边的雾气再度开始弥漫,这时候路边已经出现了一辆辆卡车与轿车,这些车辆上的驾驶员们都看不见房车里的情形——单向透光玻璃造成了这个结果。道路两边早已经没有了玉米田,换成的是一片片的戈壁沙漠。而这时候的副驾驶座上,女人早已经变成了一具覆盖着破烂白色连衣裙的骷髅,但是眼窝里依旧有着红色的鬼火,伯符对着那个骷髅笑了一笑,打开了副驾驶门,那个骷髅就在沙漠的晚风之中化为了阵阵飞灰卷到了门外,带着原本在驾驶室里的腐烂气息一起………整个驾驶室里就好象是新造的一样干净,那个女人的痕迹一点也没有留下。道路两边的仙人掌之间,伯符看见了那个蹒跚的骷髅,身上的衣服就跟布条一样,这个骷髅还在往道路的另一头慢慢走去,身影在仙人掌之中忽隐忽现,仔细看的时候却是消失无踪………..

伯符哈哈大笑,一脚油门在公路上开远了。很快在道路的一边,有着很多卡车跟轿车停放在那里,在充满了西部风味的木头围栏之上,一个低俗的霓虹灯组成的半**人的板子挂在最高处,下面的霓虹灯组成了一行英文字。“捏**酒吧?真他奶奶的直截了当……….不过我喜欢!”伯符非常愉快地在停车场上停下了车,看着酒吧门前的广场上有人在声嘶力竭地揽客,用词之低俗,语言之下流乃是伯符最喜欢的调调。

广场上有着很多带着牛仔帽的家伙在晃荡,等待着酒吧开门的时间,绝大部分家伙一眼看上去就不是什么好人,其中很多人的打扮一看就是公路暴走族——伯符在停车场看到的比卡车还多的就是各种摩托了。而还有一个大类就是穿着格子牛仔衬衫的公路卡车司机,样貌同样粗野,跟那些皮衣皮裤的流氓土匪一样,腰里看上去都是鼓鼓囊囊的带着家伙。“我靠!我喜欢这里,德克萨斯!!全美枪支最为泛滥的地方!”伯符入乡随俗,马上也在腰里揣了几把家伙,同样弄得外套看上去鼓鼓囊囊地准备进场。黄种人的外貌几乎是立刻就跟场上的红脖子三k党徒流氓起了冲突,伯符轻松地用拳头放倒了几个上来挑衅的暴走族混混,按照道上的规矩——既然伯符只是用拳头解决了问题,那些家伙也不好直接掏出家伙放上一梭子,只得在卡车司机与他们同伴的哄笑声中自己爬起来滚蛋。伯符倒是赢得了蛮多暴力分子的喜欢,几个家伙举起了手里的酒瓶子对他致意——能打的家伙始终是受欢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