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鸟猎食图谱

第五百五十八章

第五百五十八章

“如你所见,这条船上没有一个是人类.............哦对了,现在还是有一个的,就是你。至于抢了你来干啥?我想你已经有所想法了吧哈哈哈。”伯符非常和气地对着少女说道,阿德莱达当然有所了解——她简直是太了解了,对于女性落入海盗之手会有什么下场,从小到大她听过无数故事了。

当下阿德莱达就想着要如何办——寻死的话违反了教规而且她年纪正是青春的时候,一点也不想死;那么如果求活的话又该如何办?阿德莱达一点办法也想不出来,更何况船上那票非人的怪物给她的压力也是巨大无比的——一个普通的少女,何曾见过这种只有在民间故事里才会出现的怪物?要知道现在可已经是超自然力量开始淡化的年代了。

不过她也不需要思考了,伯符已经抓住了她将她的手重重地按在船的栏杆上,锐利的木刺刺破了她的掌心,“好了,这样你就不会被船吞了............想要知道为什么?哈哈哈,还是不要去想比较好。”这个男人总算还是比较和气,起码没有第一时间把阿德莱达拖进房间里去。

黑天鹅号在海洋上航行,阿德莱达被关在船长室里,她不被允许去甲板,只能在后尾楼跟围绕着尾楼的走廊上行动——事实上她也根本不敢去甲板与那群怪物呆在一起,哪怕其中有些怪物实际上还蛮和善的........伯符也没有将阿德莱达如何。他更多地将她视为跟一副油画或者一具雕像那样的装饰品,平时做什么根本不忌讳让阿德莱达看见——事实上就没有将她视为人..............一路上阿德莱达也见到了好几次黑天鹅号动手抢劫。主要是几条商船,但是也有一条海盗船成了黑天鹅号的猎物。她也同样亲眼目睹到了黑天鹅海盗的强悍,“就仿佛传说里的一样,他们的力量是如此的强大,那些妖怪——听他们自己说他们是东方的妖怪?这真是神秘而强大的东方啊.............那些妖怪们杀戮起来是如此的壮观——你能想象一条身长超过一百英尺以上的巨大鲨鱼从下方往上将船的龙骨一撞两断么?你能想象超过一百五十英尺的虎鲸就好像一头不到六英尺的海豚那样从海里高高跳起,然后压到船上硬是将一条船压到海面下吗?你见过一百英尺以上的巨型章鱼生生将一条海盗船拉到海底么?我都见到了..........但是.......”写到这里外面传来了脚步声,阿德莱达飞快地将小小的日记本收好,藏到自己小房间的枕头下面。等到脚步声又远去而且传来了关门的声音之后。她又掏出了小本子开始写。

“黑天鹅号上有那么多的怪物,但是他们统统都服从那位船长的命令。我不知道他叫什么,是什么样的怪物,但是他肯定比那些怪物要更加强大!我只见过他动过一次手..........”写到这里,少女闭上了眼睛回忆起那惊心动魄的一刻。

那是一个夜晚,黑天鹅号在泛着银色波光的平静的海面上微微摇晃着,天空中没有星星也没有云朵。一轮明亮的圆月挂在天上洒下银色的光芒。少女躲在船尾楼走廊的一角怀念着自己的家人,而在另外一边,那个抢了她的海盗船长拿着一瓶酒靠在栏杆上看着海面喝酒。月光的反射使得走廊上到处都是阴影,而船长的脸正好一半在月光下,一半在阴影里。阿德莱达偷偷地看着那个男人,发现那个人同样似乎在想什么。月光下的那只眼睛没有焦距地看着海面。而那些海盗除了还有一个人在尾楼上方的舵盘这里值班之外,其他的妖怪似乎也已经在甲板下睡着了——就连是那个值班的家伙也是拿着一瓶酒躲在一个角落里打着盹,只是伸出一只触手盘在舵盘上操控着。

突然之间,这种月光下的宁静就被打破了——数百米外随着隆隆的水声,一条很大的黑色帆船分开了水面。从海底冲了上来。大量的海水从那条船的排水口流下来仿佛瀑布,而月光下也能够看到那条船上满是坑坑洼洼的东西。“那是各种贝壳与藤壶......”正当少女努力地分辨那条奇怪的潜水帆船的时候,一个声音在她耳边响起——由于看多了黑天鹅号上那些怪物,现在的阿德莱达对这种奇怪的潜水船早已经不会表示惊奇了。

“飞翔的荷兰人号?”这个声音继续说了一句,“新八!转舵!我们靠过去!”伯符下达了命令,而甲板上的舱门也打开了,妖怪海盗们鱼贯而出。“这一次不用你们,我自己动手玩玩去。”伯符说了一句。

两条船迅速地靠近,少女也看清了那条被称为飞翔的荷兰人的船——实际上当听见伯符的话的时候,少女就知道她又看见了一条传说中的海盗船,她看见了那条船上的船员们,一声低低的惊呼在少女的嘴中响起,那些船员比起黑天鹅号上的那些家伙们要恶心得多,半人半鱼或者半人半蟹、半人半海怪的人影在那条船上忙碌。

阿德莱达的眼前一黑,却发现那是黑天鹅号船长海龙王的背影,那个男人就好像在街上散步一样地踩着空气,不快不慢地向着飞翔的荷兰人号走去。对方明显发出了警告,粗野的吼声划破了安静的夜晚,而那些异形的海盗们也向着走在半空中的伯符挥舞起了刀剑恐吓。随着沉重的脚步声,一个脸上满是触手的章鱼一样的家伙走了出来,它的声音倒是出乎意料地仿佛一个男中音一样醇厚。“黑天鹅号?我们之间没有敌意!所以请阁下不要再往前走了!”少女不知道这已经是飞翔的荷兰人号船长最大的礼貌了,若不是看在黑天鹅号表现出的恐怖超自然的灵光,这船长怎么会如此客气地说着废话..........

伯符没有说话,他只是随手抽出腰间挂着的刀剑,轻轻地落到了对方的甲板上。看见这个情景,戴维琼斯船长一声狂吼,带头拔出了刀杀了过来,同时海面也伸出了八条巨大的触手,开始左右横扫,探向黑天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