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鸟猎食图谱

第六百十二章

第六百十二章

家丁们看着面前的花园池塘之中爬出来的**着上身的男子,在火把跟灯笼的照映下,那男子仿佛一尊魔神一般,仿佛生铁浇铸一样的肌肉块块跟那张满是铁丝般虬髯的有着深刻五官的脸,看上去比人头还大的拳头……..只见那男子沉稳的话语响了起来:“这里是哪里?你们是谁?”

“大胆**贼!你都闯进来脱得只剩条内裤了,居然还敢问这里是哪里?给我打!!”一个看上去年纪比较老的家丁头子大喝到。顿时就是一群壮汉发一声喊,举起了手里的腰刀、铁链跟棍棒冲了上去。伯符这一次来到这个世界,乃是化身为身高九尺的彪形大汉,肌肉虬张,腰带十围,乃是一等一的好汉打扮,只不过身上的衣服就少了点,浑身上下只穿了条四角内裤,一泡了水之后立马显得若隐若现。

要说这严府里莺莺燕燕的真是不少,明明都已经沸反盈天了弄得大家都很紧张,而且基本上由于大量火把灯笼的存在大家都已经看到了这个在后花园里的乃是一条虎豹也似的壮汉,但是偏偏在那临近的院舍里都有着偷偷打开的窗子,里面有好多叽叽喳喳的声音连同着各种各样的杏眼偷偷摸摸地看着那个在火光中的半裸汉子——颇有不少眼光是看着那九尺汉子那条湿答答的裤子里贴着的那货。

伯符见那些最高大的只到他下巴的壮汉挥舞着各种家伙扑了过来,当下就随意地挥舞起了酒坛子大小的拳头,一拳一个将那群家伙连同他们手里的东西统统给放翻。屋内的人只看见一群家丁乱哄哄地围着水潭,然后一个个怪叫着从众人头顶飞起来,扎手扎脚地掉到了一处处花坛里。“倒是颇为有趣,严府?而且看这个衣着应该是明朝吧,怎么我跟明朝如此有缘?”伯符自顾自地想着。对于那些向他招呼的武器什么的根本不在意,任凭那些棍棒跟铁器打在身上——一开始那群家丁只是用棍棒跟铁链试图抓下伯符送去顺天府,但是在这个男人一拳一个的殴打下。他们开始用刀子砍了。但是刀子砍在伯符身上只是反弹,一点伤口也没法造成。顿时就有人大喊:“是练家子!横练功夫!”

“退下!小阁老对你们这帮废物很不满意!”一个声音响起,随着声音一道人影仿佛幻影一般飘到了伯符面前,轻飘飘地一章就印了过来,同时还一起过来的有一把剑。手掌拍在了伯符的胸口,“咦?这不是明明是个排斥超自然力量的世界么?但是这个应该是内力没错啊……….”伯符挨了这一下之后想到,这股阴刻的内力从拍击处渗入伯符的肌肤,然后就这样消散了………“内力啊………这样倒是好玩了!”伯符哈哈一笑。妖气陡然间在丹田处转换为绝世的先天内力,一股反震之力就震了出去,虽然那人的手掌已经离开了伯符的胸膛,但是依旧被如同狂涛一般的反震之力冲入手掌。顿时就震碎了他的掌骨、指骨,然后是腕骨跟臂骨一路上去。那人惨叫一声就想要后退,奈何另一只手递出的剑光被一只大手一把握住,随手就绞碎了宝剑然后一把提住了他的身影。

伯符手里提着的是一个中年的男人,右手的宝剑早已经扭成了麻花。而左臂软软地垂着,脑袋低沉陷入了昏迷。“真是不好意思打扰了,在下没有恶意的你们信不信啊?”伯符挠着头说道。随后一个声音响起,“果然壮士,也罢就信你一回。”一个独眼的中年人从门廊里现出身形。拍了拍手:“来啊,给这位壮士一身衣服。壮士尊姓大名?”

“在下伯符,说起来也不知道怎么会掉到这里的,主人家莫要见怪啊哈哈哈。”伯符也是好说话,他放下了手里的倒霉鬼,让家丁们将这个家伙抬走,“伤了………”伯符皱了皱眉头,想起了那人说的话,“伤了你家客卿,还请见谅,这里是伤药一副,还请诸位替他敷上。”随后伯符从裤头后面摸出了一个小瓶子,放在了面前的石桌上。

如今的伯符脑子非常正常,处于非常善良而且和平的时期,因此他的所作所为都是以息事宁人为首要目的。而作为如今大明首辅的严嵩严首辅家里的小阁老来说,为了抵挡那些政敌而聘请一些个身手或者智谋高深的客卿乃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而面前的这个看上去就是极其之猛将兄的男人也绝对是值得投资的一个.........更何况这位猛将兄刚刚才将客卿里武功前三位的那一位暂时打成了一个残废。

虽然夜色已深,但是在小严阁老看来晚上的精彩生活才刚刚开始。鼓舞娱人,群芳争艳,极尽声色犬马,伯符高坐在下首客座上大口吃肉大碗喝酒,顺便尽情地吃着身边服侍的美人的豆腐——在那个伤药敷到那位高手身上之后,立马就让他的断骨再生这件事使得伯符第一时间被请到了宴会上。

宴会上出席的皆是严府内的客卿,这十余人皆是严蒿掌权十余年来所聘请的客卿,几乎尽数为武林高手——小阁老自恃才智,向来是不屑于那些才智之辈的。在他们中间,伯符坐着也有一个人那么高,算是其中身形最为庞大的一位,身上裹着松松的袍子,**出强壮无比的肌肉。而那些高手之中也有几个形貌特异之辈,有一个看上去就是一个小孩子,咯咯笑着手舞足蹈,但是身形闪动极快,经常直接飘到廊柱之上然后有瞬息闪回,有时候更是足尖轻点在舞女的头顶飞舞,偏偏脚下的女人毫无异样。也有一个看上去好像一百多岁的老头,已经差不多是小龙虾一样的弯曲模样,偏偏手里拿着的却是一根非常粗大的旱烟斗,也不见他点火,只是将一把把的烟丝填入烟斗之中,吧嗒几下之后这烟丝便自行燃烧...........

“轻功跟内力么..........能有这个程度在这种世界李也算是不错了。”伯符一边痛饮美酒,一边就在心里说着这种话。不过他人看他也是形貌特异之辈,如此雄壮的汉子可不多见,而且他们也已经听了座上那位剑掌双绝的高手说了这壮汉横练功夫已是绝顶,而且还有那神奇的续骨之药,纷纷也不敢小视这个看上去仿佛绝世猛将一般的自称叫伯符的男人。

酒过三巡,厅后转出一个俊美的青年男子,独眼的小阁老也笑着拉了拉那个青年让他坐在自己旁边,众位客卿高手纷纷见礼:“小公子。”原来却是这严府的长孙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