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鸟猎食图谱

第六百九十七章

第六百九十七章

三天的时间足以让皇太极疯狂地调兵遣将了——铁岭城不小,因此有人逃生到了沈阳。而建州女真的头目们也终于知道了他们的敌人是谁,只不过从那些已经吓破了胆的逃人嘴里听到的更像是山林子里的鬼故事,“能用战锤轰塌城墙的巨人?全身钢铁的人马?这根本不可能是明国的军队吧?”但是铁岭被攻陷的事情是实实在在的,而且燃烧的火光与冲天的黑烟在沈阳看得清清楚楚。

猬集在沈阳的清军数量不少,皇太极把能够机动的部队统统给抽了出来——差不多有着六万余人的满汉蒙古八旗精锐,还拖带了十余门红衣大炮,就等着那支明军一头撞上来了——放出去的精骑已经绕过了铁岭城,这支明军出乎意料地一点后续跟进的部队都没有,完全放开了后路任凭清军切断。对于这支跟这帮女真人以往作风差不多的马贼明军,皇太极倒是啧啧称奇,同时也下定了决心要把这支敢战而且战力超群的明军给消灭掉。

伯符带着自己的部下跟炮灰们沿着大道行军,一路上受到了大量清军游骑的『骚』扰——后果就是沿着大路留下了一路的人跟马的尸体,那些没有上场接战的清军骑兵拼命地打马跑路,但是就算他们是距离伯符他们起码两里路就开始逃跑,但是跑不出五里就会被某一个钢甲骑士追上,然后死人跟死马就铺了一地。沿途『骚』扰的清军骑兵差不多有三百余人,活着回到大营的只有三个,而且这三个人也已经废了。再也没有胆量上战场。

很快。伯符所部就出现在了沈阳城上诸位满清王公的眼里。那在阳光下闪烁着寒光的超重型全身甲,那仿佛大象一样的巨大披甲战马以及那些身高远过常人的武士,还有那站立起来伸手的话差不多就要够到城头的巨大重甲武士,无不让城上观战的众位八旗贵族倒吸一口凉气,这个时候他们突然之间就开始对萨满教投入了真诚的信仰…….

守城不可死守,满清大军其实大部分是在城外成犄角之势,面前同样密密麻麻的拒马跟壕沟挖好,原本就是等着这支明军一头撞上来之后来个包围歼灭。城墙上的红衣大炮发话了。炮弹直接飞向三百步之外的目标,然后就这样打在了那些家伙手里的盾牌上弹飞了……..跟铁岭时候用佛朗机炮的结果一样,八斤重的炮子连阻挡对方的前进都做不到。随着他们越走越近,炮击好几次都击中了其中一个人,但是毫无例外地统统弹飞。

皇太极早在第一发炮弹命中的时候,不,不仅仅是那样,还在大炮发『射』之前,他看到那些“人”走过来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自己一生的事业就要毁灭,毕生的心血——大清国就要付之东流。也算得上是一代人杰的皇太极这时候身体已经不太好了。他的生命力低下使得他可以清楚地“看见”那些人身上不祥的瘴气——这是身为快要踏入幽界的人的特权……..炮弹的弹飞只是让他明白了这一切都已经不可逆转而已。身边的八旗贵族们的喊叫皇太极觉得非常遥远,听上去根本模糊得很。他的身体站得笔直,咳嗽也已经不咳了,一双眼睛就是炯炯地看着下面那些『逼』近的身影……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下面列阵的清军也开始好像海浪一样地波动,严格的军纪无法阻止他们在看见炮弹对那些人没有效果之后的恐慌——凡人的躯体无论如何没法挡住炮弹……而『逼』近的高大身影也随着距离越来越近开始扭曲,逐渐地,巨大而狰狞的怪物开始一个个出现在建州女真人的面前…….严整的大阵一哄而散,大家都疯狂地向着城里逃跑——凡是昏了头向着野外跑路的,都被四肢着地的怪物飞快地追上杀死吃掉了——何况还有上千散落在外围的李定国部妖鬼兵,他们奔跑的速度已经跟马差不多了。所谓的吃人,其实伯符部下的使徒们并不算是纯粹的吃人,他们杀戮更多的是为了吸收其中的怨恨、恐惧与精气来血祭自己,但是光光单纯地解渴以及填饱肚子的这种行为就已经让那些清兵哭爹喊娘,痛恨自己少生了两条腿——面对大明九边精锐数量上的优势的时候他们根本不怕,但是面对非人的吃人妖怪,哪怕数量还不到他们的几十分之一,他们害怕到不行。

城头上的八旗贵族也轰然逃散了,留下了一个依旧屹立在城头的皇太极跟抖抖索索跪在他身后的几个书生打扮的大臣,然后还有一个忠心耿耿的鳌拜还侍卫在皇太极身边。皇太极也对自己现在的精神状态觉得十分奇怪——他一点也没有感到害怕,也对即将毁灭的大清国没有感到多少难过,他就是这样非常平静地看着自己多年来的奋斗成果逐渐地变成灰烬,甚至还有闲心欣赏下面那群强悍的怪物那充满了力量与毁灭的美感的杀戮动作。如此美丽的杀戮皇太极今生仅见,他也发现自己现在心中充满了最深的羡慕与赞叹——“如此!如此纯粹的力量与杀戮之美!如果我能…….”前半生的奋斗现在看来不值一提,在这种恐怖的力量之下,什么宏图霸业都是虚谈,皇太极看了一眼身边的鳌拜,只见那个被称为巴图鲁的男子也只是赞叹地看着下面那些根本就是暴力的具现化的怪物,“鳌拜,他也已经觉悟了么。若是我也有!我也有!”

沈阳城墙在震动,皇太极已经放弃了下达任何命令,他就是呆在上面看。这一次伯符没有让巨人去破城——逃跑的清军自己已经让城门洞开了,骑兵们首先发起了攻击,完成了异化之后的这帮妖魔们用爪子、蹄子、爪蹄或者干脆是肚子碾压着一路上挤成一团的清军,在城门外面开辟了一条条血肉的通道,然后直接碾进了城门,带着大量的血肉从城门直接撞进了内城。随后跟进的怪物们发出喜悦的咆哮,踩着满地的血肉之泥进了城。大地发起了震动,原本平缓的大地突然隆起或者陷落,生生将整座沈阳城的对外大路给弄出了一个个小丘跟沟渠,一下子绝了城内人外逃的道路………

凄惨的哭叫声在抚顺好像都可以听到,但是通红的火光与浓重的黑烟不要说抚顺了,就连盖州都看得见。进了城的使徒跟妖鬼兵们大肆屠杀着沈阳城里所有的人,伯符反倒是一跃而上城头,看见了一个胖子站在那里,面对着沈阳城里地狱一样的景象在微微笑着,身边还有一个高大的汉子护卫,至于那几个跪在地上好像已经吓昏过去的人伯符根本就没有注意。

那胖子只到伯符的胸口以下,而那个侍卫的身高也不过是到伯符胸口,他们的视线现在已经转到了伯符身上。皇太极看着眼前这个高大的壮汉——满脸的虬髯跟强健到夸张的肌肉以及身后红『色』的披风,进了城的那些特异的怪物之中唯有这一个巨人还是人的样子,那很明显他就是这群怪物的首脑了。“黄台吉?”面前的这个巨人看着皇太极问了一句,只是他没有等着回答,点了点头之后直接挥出了手………巨大的刀光半弧出现,皇太极觉得身体很轻,在空中他看见了鳌拜的脑袋跟着他一起飞翔,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伯符砍掉了面前两个人的脑壳,席地而坐之后觉得口里淡出鸟来,于是一把抓起了身边一个穿着大臣服『色』的中年男子,直接就准备一口咬上去…….只是这家伙突然想起了自己现在是人形,最好还是不要直接啃人比较好。于是他只能拿着这个人玩,一条条地扯掉四肢之后丢到城下去,在扯掉第一条胳膊的时候伯符好像听见那个人姓范来着,但是直到伯符将这个人棍丢下去他还是没听见这人到底叫啥名字。最后他还是把城上的那些大臣放了风筝——掏出了一根根肠子缠在城垛上,然后将这些跟建州野人样貌有着相当差异的人直接从城楼上丢了下去…..

这一次的杀戮狂欢伯符决定慢慢来,而那些使徒很明显也不想快速地杀光城里的人,他们也想更多地享受一下弥漫的恐惧与绝望的味道——而且杀的慢的话,这些灵魂的味道会越来越浓烈,越来越让它们如同享受陈年的美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