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鸟猎食图谱

第七百零四章

第七百零四章

北京、积水潭。自从明末天下大乱以来,这里的繁华就一去不复返,北京城的重心逐渐地向着南面移动,原本也算是昔年北京城富贵之地的积水潭很明显地荒废了下去。只不过虽然说是荒废,但是其实主要是高档商业中心跟富贵之家移走了而已,原本的地方冒出了好多大杂院跟胡同四合院倒是真的,只不过由于经过乱战时期的变化,原本的积水潭面积扩大使得这里的人口密度倒是不高。而积水潭边有一座年轻的古庙——之所以说年轻,那是因为这座叫做敕封镇国寺的寺庙是在大明永历弘光年间建造的,比起北京城里其他元朝时候乃至于明初的寺庙那是年轻得多了。这座庙所在地方相当不错,就在积水潭边上,庙里的花园包含了一部分的潭水,借用了风景,看上去就仿佛是苏州的园林一般,自从造好以来向来就是北京城的风景名胜之一。

镇国寺的香火倒是出乎意料地远不如其他几座寺庙,不知为何平日里也就是很多外地游客来观光,本地人只有在春天踏青之时会来看看,而寺庙的功德箱子也不多,完全不像其他庙那样恨不得一步一个功德箱。庙里的和尚也不多,也就是十几个老和尚,也没有什么素斋之类的来钱项目——与其说这个是寺庙,不如说更像是一个园林。这座寺的面积也不大,而且样式颇为古怪,三大殿被压缩在很近的距离,后院的园林反倒是占据了主要的面积。北京城里的历史学家也曾经考证过,“之所以这样,因为这座庙原本是别人的家庙,造在家中的后花园里的…….”

但是就是其中的大部分老和尚也不知道,他们的寺庙里面。三大殿的后面和尚们住的地方有一条围墙,将一块地方完完整整地围了起来,围墙上有两扇门,这门虽然油漆剥落。但是从门楣跟门板上还可以看出当年也是颇有点气派的——只是这两扇门常年用铁链跟大铁锁锁着。老和尚们只知道从他们的师傅那辈子起就说不要打开这里的门,每年也就是清明跟冬至的时候打开进去清扫。天黑之前必须出来,万万不可在里面过夜。

负责这一切的老和尚也就是三个,其他和尚不关心也不知道这个情形——或许真的是修行之中听见了佛祖冥冥之中的警告………偶尔也有和尚问起他们三个人每次进去打扫的时候都看见什么,那三个人都不回答。有时候直接说那是天魔殿罢了。

后院的那个地方一墙之隔便是居民居住的地方,一条条胡同跟大杂院、四合院。而紧贴着这座围墙的胡同便被人叫成熊猫胡同,平日里倒也人来人往,但是几乎没有人想到这里面是啥,基本上都以为只是前面镇国寺的后院而已。当年破四旧的时候也曾经有小子们进了那座庙闹革命,只是镇国寺里的佛像皆是泥塑,而且也谈不上什么高雅的泥塑艺术。砸了也就砸了。倒是也有人找到了那两扇门,砸开了铁锁之后进去,后面具体情况倒是不知道,只知道进去的家伙在随后的革命派大武斗之中一个也没有活下来。和尚们再度锁住了那两扇门,这个故事也直接沉到了水底去………唯一能确定的就是这镇国寺里没有老鼠,一只也没有…….

没有一片落叶的大殿之中,说是大殿,但是实际上并不大,内里高度不过五米,面积不过一百二十个平方而已。大殿的靠后方的台上有着一个巨大的雕像用一种相当放松的架势端坐在巨大的交椅上。青铜色的雕像突然之间动了一动,巨大的人像发出咔咔的声音,随后青铜色褪去现出正常人的肤色。“呼,这个倒是睡得不错…….”随着伯符的声音,原本空无一物的大殿前的小广场上骤然出现了浓重的黑雾,黑雾好像有着生命一样地游动,不时地呈现出人与马的样子。前方的两座同样的大殿与两侧的房屋里,那些同样巨大狰狞而逼真的雕像却没有像伯符那样变化与移动,而那些黑雾也没有高出围墙,外面的人根本就看不到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天空中如果有直升机或者哪怕周边有着高层的建筑的话,理论上应该看得见这种奇怪的黑雾……可惜天空中确实有飞机飞过,而积水潭周围也确实有高层大厦,但是就是看不出任何异样的景色。

从大殿中站立起来的伯符微微动念便已经知道时光已经流逝了三百多年,外面的大明早已经烟消云散——“只是比起满清晚期好不少么…….就算是大混战时期依旧是东亚强国,就跟奥斯曼土耳其一样………..而且居然还是同一帮人再度统一了中国,依旧是同样的主义……要说这个历史倒是有趣。只是这大明皇帝就算是亡国在即居然也没有召唤吾等,倒是要重新评价他们的骨气了。”实际上情况不是这样的……….

伯符在广场上走了几步,原本涌动的黑雾一瞬间又消失无踪,阳光再度洒落到了这个地方。他感受着这个世界剧情点的变化以及规则的偏差,伯符笑了几声之后再度回到了大殿里坐下,很快,青铜的颜色再度覆盖了他的身体——只是这一次的姿态有所变化。

恰好第二天就是清明,三个老和尚进来打扫——外院的僧人们看见这三个和尚连滚带爬跑了出来,然后死死地锁住了大门,接下来就是直接一头栽在地上………僧人们赶快叫了救护车,结果送院之后这三个和尚已经宣告不治。从这一天开始,镇国寺的方丈宣布这两扇大门永远锁住,同时修了一堵墙遮住了门——这一切都在方丈亲自进去查看了之后…….反正方丈出门之后就一直在念地藏王本愿经,僧人们问他里面如何了一言不发。

而在神农架,陈加洛与杨硕爬进了山壁上那个洞洞。陈加洛进了山洞之后第一眼就发现了脚下的青石板跟两边洞壁上刻出的凹陷,凹陷里同样放了一个个石雕。“没想到神道居然在这里!真不知道这汉王是怎么想出来的。”原来入墓的神道居然在山壁之上,这倒是从未在陈加洛家传盗墓古书里见到过同样的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