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鸟猎食图谱

第七百十三章

第七百十三章

伯符百无聊赖地蹲坐在无尽虚空之中,下面的世界就好像肿瘤扩散的人体一样,全世界都在浮现各种各样的超自然黑点点………好在有另外一个重合的虚幻世界不停地在闪耀,收束着这些黑点点。作为邪神与混乱的化身的伯符降临到这个世界的后果出现了——虽然他本意并没有想把这个原本真实规则的世界如何如何,但是终究是污染了这个世界,造成了原本根本不应该存在于这个唯物主义世界的幽界的诞生,然后又用那些使徒带来了一个个的污染点——虽然凶庙里那一个个雕像都在,但是也就只是真的雕像了….各种各样的幽界怪物们不断地在这个世界里增生,以前仅仅只是传说故事的什么吸血鬼、狼人或者各路妖魔鬼怪都一一登场,虽然数量稀少而且由于幽界的存在经常会被关闭在另一边,但是偶尔的屏蔽失效也造成了上百万的死伤——这一点主要发生在黑非洲跟南亚次大陆,欧洲跟亚洲、美洲这里这些怪物都被各自的国家级秘密力量——基本上都是**侠这种给收拾了,击杀它们之后它们自然会被幽界回收…….

科学唯物主义毕竟是科学唯物主义,同样也是虚空之中绝大部分世界的法则,他们已经开始研究幽界了——尤其是对于幽界的能量来源那是极其感兴趣。伯符反正就这样看着,他脱离这个世界所要支付的力量已经全数投入到了幽界,足以造成这个幽界完成自我的能量循环。

这头怪鸟已经恢复了妖魔的本形,满口打着哈欠等着下一个世界滚到自己眼前来。果然一个小世界就这样飞快地滚到了伯符面前,这头凶鸟懒洋洋地开始侵入这个世界……..“有奇怪的能量种类……但是根本无法容纳老子的威能么。好吧好吧,回去的路已经没多少了。这个时候乱来撑爆世界对我完全没有好处!”这家伙咕哝着这种话,全无一丝霸气地变成了一个普通的上班族打扮的中青年男子,下一刻他已经站在了大地之上。

望着满眼的哥特字体,伯符自然认得那都是德国佬的文字,而街头上的报亭里的报纸上的日期他也看见了。“公元1930年么,而且大萧条的风头已经袭击了三德子了吧。”确实,现在的德国街头充分地向伯符展示了什么叫做萧条,大量的无业游民在街头上闲逛,虽然是春天的四月,但是寒风依旧一直地吹到三德子的心底…….

伯符所降临的地方不是柏林。而是三德子——错了,现在不能叫三德子,应该叫魏玛德子….魏玛德子位于波罗的海的造船重地-基尔的街头。眼看着身周的白种德国佬不怀好意地逼近一副黄种人样子的自己的伯符,哼了一声之后直接溜进了小巷,后面跟上了好几个膀大腰圆的穷鬼德国佬……几分钟之后,一个身材高挑。穿着就是一副中产阶级打扮的褐法黑眼的白种男子法夫尼尔再度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他施施然地走出了小巷来到大街上,手里还拿着一根手杖——在小巷的深处,倒着几个大汉,浑身上下连一个芬尼也没有了,洗劫者反过来被洗劫一空……

要说金钱其实法夫尼尔一点也不缺——这个世界对于超自然力量相当友好,虽然上限低了点。而且这个世界的人物外形跟真实的世界似是而非,更像是经过美化的卡通人物渲染。在这一点上,让法夫尼尔明白了这里又是一个该死的卡通类型的世界。由于对超自然力量的友好,法夫尼尔可以将触手伸进自己的小世界里,反正那里一堆堆的金币毫不出奇,金塔勒有的是。这家伙拐弯进了拍卖行跟古董店,将手里的几十枚金塔勒给换成了纸币——在兑换的一霎那,法夫尼尔突然想起了一个事情,“不!我不要马克!给我美元!英镑也可以!”

拿到了一笔硬通货之后,法夫尼尔将钞票揣进兜里。沿着大路慢悠悠地步行着,“在那边有着不同寻常的气息啊,而且这个世界所有的异常就是那种气息了。”向着那边步行的途中,法夫尼尔突然在路边的书店里发现了不同寻常的画刊。“德意志帝国公海舰队?上面那一连串的制服少女是怎么回事?而且身边还悬浮着小小的炮塔?总觉得这有点怪啊。”于是这家伙进门买了一本,拐进了一个咖啡馆坐下开始研究起了这本书。

穿越的时候本源世界还根本没有出舰娘这种东西。自然这头凶鸟也完全不知道,穿梭了那么多的世界,所谓的武器娘化在这个家伙脑子里根本就没有这个概念——虽然他确实知道也了解各国的海员或者说水兵在称呼自己所服役的船只的时候通常使用的词根都是“她”,但是抱歉——把一条条战舰变成一个个美少女或者美妇人他还真没有想过………

而现在她手里这本画刊上面的东西就给了这家伙一个冲击——这个世界有着一条奇怪的规则,作为人造物凡是单体体积重量到了一定的程度,就会有几率自发地形成一个实体化的女人出来,作为这个人造物的控制核心,目前经过测试,形成下限的重量就是六百吨,民用舰只的几率差不多是在十分之一,而军用舰艇的几率基本上就是百分之一百。而且一旦形成了核心,那么很多方面就会得到简化与优化——只不过依旧无法直接让那些少女进行故障的详细检测跟维修罢了,她们顶多只能大致确认故障同时对一些小故障进行自我的维修——越是体积巨大的人造物,这个能力越强,她们最大的功能其实就是为人造物提供护盾,进行动作的优化。“倒是有趣啊……如果说是人造物的话?那么为啥各种房子不出现房娘?原来还有一条就是含动力可以移动的……..”伯符翻阅着画报,上面是一个个公海舰队的舰娘,她们穿着制服,英姿飒爽地站在各自的战舰舰桥上乃至于主炮塔上——她们不会受到自己的战舰上的武器的任何伤害,炮口的暴风什么的根本对她们无效。可惜的是她们自己可没法控制火炮开火——应该说是没法控制所有火力才是,大部分的火炮还是必须由水兵控制,但是统一炮瞄设备,指挥设备可以极大地增强这些舰娘对于炮击时候赋予水兵们数据的准确度。

然后法夫尼尔开始翻画报后面的,“没想到这舰娘居然还有跟人类结婚的…….虽然结婚了之后万一船沉了就算挂了这一点比较……这不是坏事好不好!舰娘不会老啊!一条船维护正常的话起码可以撑个三四十年不稀奇啊!二十几岁讨个舰娘当老婆,然后四十年之后差不多也是个糟老头了,到时候跟船一起沉了….”事实上在一站之后的公海舰队自沉事件中,有很多疯狂迷恋舰娘的水兵跟指挥官就跟着船一起给沉了…..事实上这种事在人类能造出六百吨以上的移动物体,第一次产生这种少女之后,就已经有无数的女性发表了抗议,坚决抗议男人们迷恋上这种“虚伪”的造物……..

这时候法夫尼尔也明白了那种奇怪的感觉是什么了——基尔船厂正在建造的正是德意志级的袖珍战列舰……

PS:青蛙既然想要死,那就给你一个死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