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鸟猎食图谱

第七百十九章

第七百十九章

可惜猴子们就算是背后有着皮鞭跟手枪的威胁,他们也顶多只能做一些平整土地,搅拌水泥之类的粗重工作,好在林汉用钱砸了不少殖民地的工程师来干活,总算是初步完成了部分厂房的建筑与自己居住的别墅的建造,码头也完成了扩充,还搭了几个船库与油库。

这个年头基本上只要有钱,很多机器设备并不存在日后的所谓巴统限定,而林汉自然也在第一时间请了几个船厂工程师为他提供了一份船厂所要使用的机器设备的目录单据,然后按照目录用电报在美国的工厂下了订单。然后林汉——现在他还是一副洋人的样子,很轻松地从殖民地当局获得了船厂的执照,他声称将在这个岛屿上建造一所可以修理千吨级船舶同时建造千吨级船只能力的船厂,如果建成的话将是东南亚数得上号的工业企业了…..

法夫尼尔可是在上海过得快活,这座东方首屈一指的繁华都市也是第一位的犯罪之都,这家伙在其中大肆倒卖军火,黑吃黑的干得很开心。作为一个独行大盗,他颇是犯下了不少案子——基本上比如绑票、走私、种荷花之类的好事都干了几票。这时候的中国正是光头佬的党国忙于剿匪的年月,各地与光头佬面和心不和的各路军阀在后面扯老蒋的后腿,弄得老蒋几次剿匪都焦头烂额被匪给剿了。而东北的小日本鬼子又对关内虎视眈眈,总是想要设法在中国大陆啃下一块肉。

只不过林汉目前光靠自己那六百吨是没法救中国的,他眼下的第一目标是设法让这个船厂可以正常运作。机器设备距离运抵还需要三个月,然后他首先要干的就是将水泥船台给做好,起码要能达到修造千吨级的程度。

就在林汉忙着让他那个二十四个分身开始分别带着猴子们用钢筋搭建起重龙门吊跟水泥船台以及铁轨的时候。法夫尼尔则是坐着班轮又回到了广州——在这里他将会找船去马尼拉。然后他想要在马尼拉弄条船去波利尼西亚群岛,那里就是他初步决定的目标所在。

上海到广州的船整整开了一个星期,而法夫尼尔利用目前他的样貌是洋人的好处在上海的洋行里已经定下了广州的美国洋行去马尼拉的轮船舱位。当他一到达广州之后就完全没有停留,直接上了一艘去马尼拉的船。

如果有人追踪法夫尼尔的话,那么他们将会在马尼拉失去他的行踪——在马尼拉最后能通过正常方法找到他的只有他退掉酒店房间的那一天。在此之后,法夫尼尔就消失了。

波利尼西亚群岛之中的某一个无人岛,有一个男人一身超越时代的夏威夷衬衫跟大号沙滩裤站在洁白的沙滩上,在他的右手远处礁石这里躺着一具尸体,一条破破烂烂的渔船正在被潮水推往深海。法夫尼尔随意地看了那边一眼,一口喝干了手里的可乐然后将瓶子一丢。开始往海中走去……美丽的群岛之中多了一个全新的小岛,这座岛屿位于四千多米的海沟上方,是一个直径大约一公里不到的小岛,岛上有一座不到一百米高的小山,覆盖着完全不应该在这种新生的岛屿上出现的绿色热带植物….在水下,这座岛的体积可就夸张得多了。

法夫尼尔现在就在这个水下的岛的中心部分。那是一个复杂的交通管道跟房间连在一起的水中基地,完全就是一个浮岛。水面上那个岛屿根本就是一点伪装,水下的部分高达四百多米,直径超过两公里。而现在法夫尼尔就站在水下部分的一个巨大落地玻璃窗前,在他的面前是热带海洋中的美丽景色,从斜上方透明的颜色逐渐过渡到斜下方深黑的色彩。这家伙笑着按动了面前的一个小按钮——一股奇特的波动包裹着一颗拳头大的珠子从基地一个完全不起眼的管子里喷出,向着深海沉了下去。而在深海之中。法夫尼尔可以感觉到那里有着一股奇异的能量波动。“深海栖金属怪…….这一次算你们运气好,加餐来了!”

浮岛非常缓慢地顺着洋流在移动——事实上这就是法夫尼尔在短短的几天时间里让自己小世界里的龙巢要塞特地拉了一颗小行星进行改造之后直接释放到海中的。由于在这个世界规则里这属于“基地”、“镇守府”或者说“建筑”的缘故,并没有产生舰娘。这个浮岛在水下部分有着设备完善的工厂,足以对排水量从几百到上万吨的战舰进行维护与建造工作——从提炼矿石到轧制钢板最后到设备与船只的生产……同样也有着完整的化学工厂可以生产发射药与炸药,小岛的一半其实都是可以滑动露出内部工厂船坞的伪装……这个浮岛没有任何自行移动能力,虽然有着超越时代的核聚变动力炉,但是没有推进设备,完全只能靠洋流慢慢推动。浮岛上有三个船坞,有着一个造船厂跟飞机制造厂,还有位于水下三百多米的潜艇船坞与建造工厂。法夫尼尔这家伙将整个基地的人员入口放在了岛屿上,蓝天白云之下这个岛屿的小山这里有个一个装饰精美的大门。法夫尼尔随手将大门锁好,找了条灯谜往密码锁上一挂,“就看谁有这个运气了。”

然后这家伙用右手做了个掌心向外的动作,然后在他的面前空间开始波动。天空中的巨大云层迅速地遮住了天空,在云层下海面上出现了一个庞然大物的身影。“自从将你封存在一号泊位之后就很久没见了啊——洛基号!”那是有着巨大的"luo nv"图案的灰黑色燧发枪一般的战舰,长度一千二百米,高三百多米,宽二百五十米的威廉明娜级舰队旗舰级战列舰就这样悬浮在大海之上,然后无声地下落,最后浮在海面上。

下一刻,法夫尼尔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巨大而豪华的司令官舰桥——只是这个世界的规则几乎就在同一时刻发动了………司令官舰桥之中突然之间出现了钢铁的花苞,然后用一种飞快的动作完成了盛开,然后一个光溜溜的舰娘噗通一下子从花朵中掉了出来………法夫尼尔无言地看着这一切。“虽然我的部下们称呼洛基号的时候通常也是用‘她’这个单词形式,但是我讨厌洛基号真的被看成是女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shushu.com.c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xiaoshuodaquan.co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