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团

003 我要吃了你

003 我要吃了你

艾子攸倏然坐起来,反复验证一般,右手再度捏了捏右胸口上挂着的莫名物件,表情痴傻,略带着错愕。

微微低头垂下眼脸,并用右手拉开上衣领口,从缝隙往里看去,两片色泽白皙的半弧形从胸口而起,在上衣皱褶的遮掩下消逝。

凝视着这一幕,她双眼缓缓瞪大,咕噜一声艰难地干咽。

左手探进缝隙,握住那球儿,摩挲了一阵后,腾出双指,拈住那颗葡萄……

“卧槽。”

神情低迷,一声碎骂,深深低着头,满脸茫然与惊愕。

“对了!”

忽然间意识到什么,旋即连忙探出右手,摸了摸胯间,平坦,严格来说有两瓣明显的小丘。

脑子里嗡的一声,艾子攸瞳孔骤缩而不住地颤动,下意识一抬下巴,惊飞几滴泪。

“唔——那个煞笔,哼哼哼……”

旁边传来某女嗤嗤的傻笑,似梦呓中的讥讽与揶揄,她转瞬惊醒,侧眸一瞧,就看见了那个伏在自己床边呼呼大睡的、身着银灰色兜帽卫衣的“腹黑少年”。

凝视着这货,她脑子里仿佛闪烁出触发般的花火,然后,一切的一切如同走马灯从眼前溜走,飞快而短促……

最终,画面定格,一支拈在指尖的神秘香烟。

同一时间,耳边似乎又传来那不屑一顾而又有些不耐烦的声音——“管他什么烟,你只管抽就是了。”

“啊——!!!”

一声愤怒夹杂着羞涩的怒吼下,艾子攸双手掠过残影,死死攥住叶采那货罩在头上的兜帽,提起来疯狂摇摆。

“叶采!你给我抽了什么!?啊!?抽了什么!?”

“嗯嗯~别搞……”叶采抬起双手胡乱摆,嘤咛着婉转而不经意间表露调皮的呓语,耷拉着脑袋一副相当不情愿被吵醒的迷糊样儿。

暴力唤醒未果,艾子攸咬了咬牙喉间发出如野兽般嘶吼的声音,愈加愤怒下,不经思索就掀开了叶采用来挡脸的兜帽,旋即抓住她的长黑发,意图拉起她五分睡意中低垂的脸来当面对质……

然后,艾子攸傻眼了,尽管在愤怒中理智稍有保留,但如此近的距离下,委实不难看出曾经那个腹黑、善恶观扭曲、自以为是的少年,那面貌上的惊人变化。

以前的话,容貌可以用苍白与灰暗来形容,而平时,还拥有着与自己近乎相同的一对锐利的双眼。

但现在呢,迷迷糊糊的表情下,小巧而无力分开的淡红双唇,外加自嘴角流淌出的一涓口水……狭长而精致的双眼忽闪忽闪,弯长而浓密的睫毛因随时会醒来而不住地颤动,乃至于,艾子攸捕捉到了时隐时现的茫然的眼神。

……

左看右看……

当艾子攸缓过劲来的时候,无意间清醒了很多,难得冷静了下来。

轻轻地拍了下叶采娇嫩的脸蛋,轻柔唤:“叶采~醒醒~”

“嗯?”叶采好不容易醒来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摆着脑袋擦口水,自以为擦完了于是抬起脸,迷糊的傻笑问:“干嘛啊?”

艾子攸镇定得可怕,乃至于眼神中透出几分瘆人的阴暗光彩,她静静地凝视着睡意犹存下不停懒懒砸嘴的叶采,良久未语。

而叶采渐渐清醒,抬起视线就注意到了艾子攸凌乱上衣中,胸口两旁那对难以掩饰的波折起伏。

连忙站起身弯下腰,扯开对方领口往里瞧,还没来得及惊喜的呼唤一声,就被对方厌烦似的扒开了。

“哈哈哈,大|奶妹!”姿势不雅摔在**的叶采,指着艾子攸肆意的放声大笑,听起来居然让人像银铃清脆响……

“嗯!!!”艾子攸咬着牙一声沉闷的嘶吼,与其说是羞愤,实际上是出于那笑声所带来的洗澈心灵的纯洁意境。

这反差感,简直不要再强烈!

叶采瞧她那副羞愤样儿,就知道来硬的绝对不行,于是乎眼珠子滴溜一转下,撒起了娇,“嗯~攸攸姐,让我瞧瞧嘛……”

这模样,太专业,看起来竟然丝毫不违和,艾子攸凝视着不禁就展露出一丝傻傻笑意。倏然间惊醒,警惕性大增,捂住胸口斜睨着叶采冷冷道:“瞧什么瞧,有什么好瞧的?”再度惊醒,蹙紧眉头厌恶道:“别那样叫我!”

扯开嘴角得意似的笑,叶采收回娇颠作态,往对方领口里偷偷瞄,幸灾乐祸道:“叫你对我有兴趣,啊?现在好了吧,你也变成了女生。”

说完,笑瞪着对方得意洋洋的摇晃脑袋。

“个死抖受……”艾子攸咬牙切齿,转瞬愕然,旋即满怀敌意抬起眉,讥讽道:“你说我对你有兴趣?你蛇精病是吧?”

“没兴趣你打了那么多电话干什么!?搞得我当时怕的不行,唔……”叶采说完,佯作出一副很生气的模样,眸子里却写满了幸福而满足的笑意。

“噢,那你意思是说,这都怪我咯!?”艾子攸不爽的挑眉道。

叶采哑然,旋即大咧咧的扑上去抱住对方的柳腰,脸埋进波澜壮阔的胸口,劝慰似的道:“没事啦,咱俩以前是好哥们,现在我把隔阂也弄掉了,所以呢,咱俩现在就是好闺……”

“去去去去去,别蹭我……”艾子攸万般嫌弃地推开叶采的脑袋。

“你干嘛啊!?”叶采昂起脸幽怨的瞪了她一眼,接着一脸委屈与无辜的抱着对方,寻求安慰似的轻轻地蹭香软海沟。

仪容娇媚而温婉的艾子攸,不由露出一脸为难样儿,抬起手于心不忍,只得怏怏放下来。

气氛渐渐沉默下来,只有叶采仍在那美美地蹭海沟。

“哎,你打算咋办啊?”艾子攸低下眉头,目光柔和地瞅着那个摇摇摆摆的萝莉脑门,抛出一句正经话。

半晌后,叶采抬起脸,就像一对世界边缘的恋人,俩姐妹的目光深情而毫无保留地流露出依赖与痴迷,对视良久。

“唉……”回过神来,叶采无意间叹了口气,苦笑似的撇撇嘴,佯作洒脱道:“能咋办?就这样呗……”

“唉……”艾子攸瞅着她那苦逼样儿,心里更加灰暗了。

“嗯哼哼……”叶采忍俊不禁笑了笑,低眉看了眼对方那可观的胸围,得意而又庆幸道:“我还好,是个飞机场……”

“呃……”艾子攸一怔,反应过来后猛起一拳擂在叶采脑门上,抓狂般的咆哮:“这还不怪你!?”

“喔——”叶采抚摸着脑门,满脸痛苦,旋即微微撅起嘴满脸委屈道:“我也是被逼的嘛……”

“被逼的!?被谁逼的?”艾子攸冷笑道。

叶采不语,抬起右手伸出食指,满脸的不畏暴力强权。

“切,没个正经……”艾子攸随手扒开那指向自己的纤细食指,旋即站起来,然后四处张望了一番,茫然似的眨了眨眼,旋即蹙紧眉头叹一声,无奈地又坐了下来。

叶采不知所以,问到:“怎么了?”

艾子攸神情低迷的抬起眉头,瞧了她一眼,并未答话。

“嘁——”叶采不爽的侧过脸去。

“叶采……”

“嗯?”

“我想杀了你!”艾子攸咬牙切齿。

叶采惊慌:“啊?不要啊,攸攸姐,不要杀我,要我做什么都行,千万别杀我啊。”

“咦——”艾子攸一脸嫌弃。

“我帮你暖床?”叶采昂起脸,双眼闪烁着期待的光芒。

“暖你妹!恶心不恶心!?”艾子攸连忙推开凑过来的叶采。

“你知道个毛?搞|基才恶心,百|合有什么的,只要不用道具就行……”叶采一脸严肃发表自己在这方面上的观点。

艾子攸拉远距离,微微蹙眉龇着牙,万般嫌弃的斜视着叶采。

“我靠,瞧你那样儿,没出息!”叶采鄙夷道,旋即瞧她一眼,转瞬间转换表情,贪婪似的双眼放光呵呵大笑,顺势猛然扑上去。

“干嘛干嘛!?”艾子攸一脸惊恐,连踢带蹬。

“哈哈——我要吃了你!”那表情简直魔鬼。

“啊!不要啊!”

“哈哈哈——”

砰!

门被踢开,有个女人叫唤:“小攸啊,你在搞什么?这么吵!?”

艾子攸彻底傻了,僵直般缓缓扭过脸去,但见老妈满面怒容叉着腰站在门口。

见势不妙,叶采连忙戴好兜帽悻悻的下了床,低着头尴尬的嘿嘿一笑道:“您回来啦,柳阿姨……”说完,错开对方身子,逃亡一般的飞快溜走了。

放在平时,柳氏绝对会挽留叶采吃个晚饭啥的,但现在已经全然没心思顾及这点儿,因为她也傻眼了。

自个儿“儿子”瘫软在床,傻傻对望,衣衫不整,脸上,有几分娇羞似的嫣红。

而柳氏忽然注意到,儿子衣领里面……是乳|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