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团

010 郁闷

010 郁闷

进入召唤师峡谷前。

读取进度条中……

趁着这段空歇时间,叶采跳下了电脑椅,转而跑向了洗手间。

之前没什么想法,可关键时刻,才意识到问题的尴尬性。

淅淅沥沥……

闷闷不乐的坐在马桶上,她有点抑郁了,脸上那表情呆呆愣愣的,类似于被人否决了之后的迷茫状态。

如果将“小便”视为一件正经事来对待,从而好好数一数的话,数据还是比较可观的。自从她变成女生后的十多个小时里,蹲着尿尿共计有五次。

此外,其他方面例如大号,暂时还没有,性|需求方面也是如此。

五次的话,一般人应该都能适应了,心理上不会再产生什么不适反应。

可她这人想法比较乐观,跳跃性思维又特别强,乃至于有啥不开心的事儿转眼就忘了。

摔跤后爬起来,这的确挺好,但她不会长记性,所以才会蹲一次怏一次。

妹妹往里边缩了缩,算是尿完了。

她挂着个郁闷的“︹”状嘴型,懒懒地抬起了眼脸,怏怏不乐地揪了点卫生纸,凭着直觉伸了下去,轻轻地、小心翼翼的擦干了妹妹。

这是一个艰难地过程。

大概是心理上觉得太羞|耻,乃至于无限放大了触觉效果。

每当卫生纸接触在湿漉漉的妹妹上面的时候,总有一种触电似的感觉。

酥酥麻麻的。

如果将注意力全部放在上面的话,腰能否挺直,都是个艰难的问题。

叶采哼着小曲,以尽量调节注意力,斜视着搁在脚边不远处的那瓶洗厕水,琢磨它的来历。

趁这宝贵的机会,她手上不留余力,动作迅速地擦干了妹妹。

习惯性的拍了拍屁股,提起了裤子,冲了水,飞快返回电脑前。

游戏已开。

连忙扭正了坐姿,拿好鼠标放好左手,全身心投入游戏。

四百金币买一把长剑,两红一眼,操纵着金克丝提起科技炮往下路赶去。

闲暇之余,纵观全场,人头狗手提大斧,脚步慢悠悠的,正在赶往上路的途中;剑豪亚索和对面的劫,在中路地段相距不甚遥远,各自在原地摆弄POSS;

下路,艾子攸的琴女躲在草丛里,弹奏她那心爱的叆华。

而光头佬瑞兹,则站在泉水那儿,轻轻地抛弄着手中的电球,气场淡定而悠闲。

——“输了”中路的亚索之所以半天没动静,就是在认真的找字母。

——“待会打完了咱们一起举报光头佬,不能让挂机狗逍遥法外。”上路的人头狗义正言辞的发表意见。

——“唉……”叶采显示屏两旁搁着的小功放里,钻出一声悠悠的叹息。

——“又是挂机的,真特么倒霉。”艾子攸那略微沙哑的妩媚音色,在失望与沮丧的心境下,听起来有几分低沉与颓然。

干看着屏幕中的瑞兹,扁了扁嘴,叶采也很郁闷,对意兴阑珊的艾子攸,着实找不出什么安慰的话。

于是乎,叶采这一方,不仅没有打野的,而且野区还门户大开、毫无防备。

乃至于,上路的人头狗被对面打野的瞎子蹲了几回以后,彻底被对面上单的纳尔吊打。

上路一塔五分钟宣告失守。

然后灾难延续到了中路,剑豪亚索遭受到了对面上、野、中三人的骚扰与攻击,然而人头狗却还在上路一味的清兵推线,固执地认为丢掉的塔就应该偷回来。

艾子攸的琴女彻底没了干劲,缩在塔下等20,失去了信心的叶采,索性让金克丝安静地陪在琴女的身旁,倾听着乱七八糟的琴声。

十多秒后,中路连破双塔,而亚索在小龙处无端端的牺牲了。

上路的人头狗高举大斧削炮塔,然后被人包了饺子。

……

等时间终于到了二十分钟,亚索迫不及待地点开了认输投票。

三人同意,人数不足,继续游戏。

叶采就恼火了,先问了艾子攸一声——“你投了没有?”

——“我投了啊。”艾子攸大概也很气不过,故而语气没那么友善了。

——“哦,那肯定是大|姨妈,啧,什么人呐这是?”叶采郁闷的不行。

——“哼,我懒得玩了。”

——“别啊,挂机会被封号的。”叶采急忙规劝。

——“哎咦,这还有什么可玩的啊,坐着等被拆的节奏好吧?”

——“那好吧,我也不玩了。”叶采忽然就笑了。

——“嗯,我把游戏关了啊。”

果然,系统提示“攸哥醉酒当歌退出了游戏”,叶采不再多想,切出任务管理器,叉掉了LOL客户端与相关程序。

画面跳回了桌面。

视频窗口中,艾子攸神色晦暗而慵懒,嘴角衔着一支烟,抱着一对白白细细的腿儿,蹲坐在电脑椅上。

摘下了烟蒂,在摄像头照不到的地方磕掉了烟灰,凑过脸来,冲镜头挑了挑眉——“你还不睡啊,小妹妹。”

说到后面,她咧开嘴笑了起来,展露八颗整齐的贝齿,双眼弯弯,明媚又迷人的笑容。

叶采往桌上一趴,双手撑住腮帮子,萎靡不振的说——“陪我聊天好不好……”

——“非常乐意,这个夜晚我只属于你。”艾子攸一本正经的说着不正经的话。

那番话很对胃口,叶采不禁咧开嘴笑了起来,低着眸子扫视着眼底下的键盘,尽力转换注意力,却还是笑得合不拢嘴。

坐直腰儿,深吸一口气从而缓过劲来,然后从电脑桌右手边下的抽屉里取出了一盒香烟。

——“呐,你看看,这个就是让咱俩变成女生的罪魁祸首。”

艾子攸凑过脸来,双眼瞪圆,透过摄像头看了看叶采手中的那盒香烟,说实话真没啥出奇之处,若不是以目前的科技水平无法做到彻底转换性别,她根本就不会相信就是这小小的一盒烟让自己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你现在是怎么想的?”叶采下巴一挑,呼唤艾子攸的注意力。

艾子攸愣了愣,眼眸一垂,陷入一片静默。

——“你有没有想过……变回去?变回原来的样子。”叶采怯弱一笑,试探的问到。

迟疑了片刻,艾子攸抬起眸子,不太自信似的轻轻缓缓地点了点头。

叶采郁闷的扁起了嘴,酝酿片刻,好声好气的规劝道——“别那样想嘛,我当初为了把你变成这样,花了多少心思啊,真的都操碎了心呐,你看你现在这么好看,根本就没必要变回去啊。”

艾子攸没好气的剜来了一个白眼。

叶采自说自话——“再说了,这个变身香烟只是单方面的,不会把女生变成男生,所以啊,你还是死心吧,啊?”

艾子攸不开心的微微嘟起了嘴——“你说变不回去就变不回去啊?”

——“我靠,这烟是我自己买的,我会不知道啊?”

艾子攸语塞,感觉闷闷不乐的,良久后抬起了眸子,问到——“你就这么不想让我变回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