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团

014 进击的采

014 进击的采|花哥

咕噜噜……

早已被抽空的酸奶塑料杯微微干瘪了下去,洛礼拿着它摇晃了几下,撇撇嘴,丢到了很远的地方。

“所以我就说嘛,香|港TVB那些艺人都没什么骨气,被华强哥吓唬两下立马就怂了,要他们讲什么就讲什么,咿呀,你看老子以后还看不看他们的片子,艹,真特么没种……”

洛礼的左手边坐着一个飞机头男仔,敞开着的西装校服外套下一件挂着小铁链的白色T恤,不停地摇着头,满脸的失望与鄙夷,针对时下某个对网络社会影响较大的事件坚持着自己的立场,大肆数落那帮人前人后大变样的港台明星。

洛礼似笑非笑的瞥了他一眼,“老大的片子你也不看了?”

哑然无言,内心挣扎了好半天,飞机头男仔郁闷的摇头道:“这不一样好吧,老大是个聪明的人,他对媒体说的那番话模凌两可,反正我觉得他挺会做人的……”

挪开视线而深吸了一口气,洛礼似乎没兴趣与对方讨论这些与现实不着边际的话题,站了起来,环顾嘈杂喧闹的校园餐厅,大致在找寻着什么。

仰望着那块下巴揣摩了片刻,飞机头男仔挑了下眉头坏笑道:“你最近好像有点思|春呐。”

洛礼没由来的感到心慌,瞪了对方一眼狡辩道:“思你大爷。”

飞机头男仔也站了起来,模仿着洛礼那副众里寻他千百度的模样到处张望,眼神还特别的急切。

洛礼恼羞成怒的踢了他一脚,“你妹额……”

飞机头男仔恬不知耻的坏笑着挑了挑眉,“找谁,我帮你找。”

郁闷了啃了几口馒头,洛礼彻底失去了兴致,更别提他所找的对象其身份还有点儿敏感,而且再联系上此时这般情景又免不了让人产生邪恶与暧|昧的念头,他可是一万个相信以好基友楚云飞的能耐,绝对能把这事儿添上几笔重口味的色彩。

大概是产生了什么乱七八糟的联想,自以为与身旁这位吊儿郎当的仁兄产生了共鸣,飞机头楚云飞用肩膀撞了撞洛礼,坏笑着试探性问道:“诶,你觉得刘佳佳怎么样?”

“额……”听到这个名字洛礼心里还真有点儿反应,记得昨天给叶采抄作业的时候,还与那位萌妹纸眉目传情了好一会儿,这让他心理优越感油然而生,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一般般吧,不怎么样。”

“我靠,流弊啊。”飞机头男仔楚云飞言辞夸张的感慨了一句,然后一脸凝重的平抬着右手手掌往下压了压,“审美观有待降低啊,像你这种diao丝。”

不过他这番忠告没听进洛礼的耳中,洛礼自个儿在那琢磨了一会儿后仰起脸问到:“诶,采|花哥一般都不在食|堂吃早餐的吧?”

楚云飞思绪空白而混乱的愣住了,大致是因为导致洛礼魂不守舍的神秘存在的真实身份极大程度地出乎他的意料,然后他顺着这种木讷的心绪木讷的回应道:“我怎么知道啊……”

接着他大胆的冒出了一个肯定的猜想,于是赋予了低眸沉思的洛礼一个鄙夷的眼神,“你这搞的龌龊,你把‘他’那张饭卡直接要过来不就行了,在这里候着人家又不会主动给你送过来……”

瞥了一眼不停的摇着头的楚云飞,洛礼有点儿心虚似的尴尬,“不是,我找‘他’有点别的事……”

“什么事?”

“不关你事。”

“你大爷。”

……

……

三十分钟的早餐时间,对于素来不在学校食堂里用餐的叶采来说是一段不错的休息时间,以往都是通过看小说动漫打游戏来度过,而如今却已经觉醒了把妹之心的她,自然明白不能再这样闷|马蚤|下去,于是展开了回过头一度鼓起勇气搭讪的尝试。

又不是瞎子,刘佳佳自然注意到了坐在自己前面的“闷马蚤男”叶采那时不时回过头来释放的炽热目光。一开始她还可以视若无睹,很有自信的预测对方终有一刻会适可而止,可没多久她才意识到叶采这回貌似要死磕到底,估摸着至少瞄了自己几百眼,然而也没见“他”有满足的迹象。

大致上应验了人性贪婪无止境的谚语。

不过,像刘佳佳这种傲娇怕羞、做人做事又很不坦率的高中小女生,自然不会自甘堕|落的将自己摆在一个供人观赏的境地上,于是就慢慢地就生出了一些不满与烦躁的抵触情绪,进而就开始冲叶采翻白眼以示警告。

当然人格还算正常的叶采会立时霞飞双颊,进而飞快地转回头去,接着就老实了一会儿。不过也就老实那么一小会儿,很快的她就开始蠢蠢欲动,然后又把脑袋扭了过来,眼波流转啊,俏脸通红。

见叶采那副死皮赖脸的作态,刘佳佳心里顿时那个窝火啊,连忙低了下头,隐藏住自己不那么淑女的咬牙切齿面目狰狞的仪态,升腾着羞|辱恼怒的万丈火焰的内心就开始井然有序地计划如何疯狂地、残暴地收拾恬不知耻的叶采。

“佳,佳佳……”象征亲昵的呼唤过心上人的小名,叶采莫名的舒了一口气。她认为自己还是蛮纯洁的,这不就正符合了处在**之年的女孩子对爱情向往与憧憬的方向吗?有了这么一个念头,她的心态上立马变得积极自信甚至有点小窃喜起来。

这声呼唤的音色极其轻细,甜甜的,不腻也不糯,总之听起来特别悦耳,很难相信这是一个“男孩子”的嗓音。但此时已经处在暴走边缘的刘佳佳固然没有留意到这反常的现象,她一口贝齿几乎咬碎,用尽所有剩余的耐心压抑着怒火,闪电速度抬起了头,非常不耐烦的应了一声,“干嘛!?”

脖子一缩,叶采顿时语塞,然后呵呵呵的讪笑,“喊,喊着玩玩的。”

“我靠!”

刘佳佳的身影犹如魔神一般迅速覆盖了叶采视野,她就像一只斗鸡似的高耸着双肩,眼睛都差点喷出了火来,“你有病啊!?”

叶采胆战心惊的仰望着她,畏惧的说不出话来。

小耳朵忽然动了动,她左看看右看看,发现教室里的同学们都好奇且幸灾乐祸的观望着自己这边的状况,于是冲炸毛的刘佳佳使眼色,“别闹了,这么多人看着呢。”

“啊?”

刘佳佳顿时傻眼似的张大了嘴儿,心里就像背着人吃下一坨屎那样的憋屈,弄到最后,叶采那无奈又哭笑不得的规劝仪态搞得好像是自己这边做错了似的,这让她感到很难受。

郁闷的坐了下去,低下头掩藏住暴露情绪的面目,不多时大致程度上也就平息了风波。叶采见状小心翼翼的凑了上去,温声暖调的问候了一句,“没事吧,我看你好像挺不开心的。”

“哼。”刘佳佳极其夸张的脸一扭,那傲娇起来的劲头,似乎恨不得用飞窜而去的视线拉住叶采远远的丢出去。

然后她不露声色的捂住了额头,似乎还甩出了点儿脑震荡。

见她此般仪态,叶采不由更加担心,关切道:“要不要紧啊?”

“啊——”

刘佳佳似乎彻底被叶采打败了,垂头丧气道:“别跟我说话,也别朝我看,求你了,哥。”

蹙紧了小眉头,叶采就不理解了,难道自己看她一眼都会对她造成巨大的困扰吗,叶采感到很无辜很委屈,“为什么啊?”

刘佳佳自然不知道叶采已经陷入了一个丧心病狂的自我陶醉而无法自拔的死循环怪圈里,事到如今好话说尽,但从叶采的口气里她却只听到玩味与促狭的调调,这不免让她力不从心。

头也没抬,白嫩嫩的手往前一探,推开了叶采转过来的小脑门,“别烦我,我累了。”

这一推就把叶采的犟劲给推出来了,在那一瞬间她下意识的反抗,用脑门去顶摁在自己额头上的嫩白小手。但刘佳佳也就漫不经心的轻轻推了那么一下,本就不多的力道瞬间就卸了下去,于是乎叶采用力过猛,乃至身体跌跌撞撞的失去了平衡,左侧香肩抵着刘佳佳的桌子顶出了好些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