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团

022 你这人思想太危险了

022 你这人思想太危险了

杨简瞅着叶采那说完就遗憾似的耸耸肩的虚假作态,一清二楚“他”的言外之意,心里自是不爽,但看在“他”长着这么娘这么萌的份儿上,也就打算不跟“他”过多计较,不过合作赚钱这茬事他还真没开玩笑,所以立场必须得坚定着点争取把这事给拿下来,扬了下下巴强笑着劝说:“没事,一般的话不耽误你时间,大不了咱们搞个预约什么的,啊,你看怎么样?”

叶采都有点儿不耐烦了,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而这种情况下她也索性不再拐弯抹角,勉强笑着将自己的意思坦述而出:“不是,我是真没时间,上课的时候都得追看小说什么的,额,再说了我现在也不怎么愁钱……”

“就是说你不同意是吧?”在这之前杨简脸上摆出的几分欣赏与和善全数消散,歪着脑袋眯着半只眼睛有点威胁似的意思,同行而来的四个弟兄也跟着沉下了脸色,五个作风恶劣的学生混混一齐给叶采施压,似乎叶采今天不把这件事答应下来就走不开。

而叶采则是抿着唇低着头左顾右盼,的确感到非常为难。

“哎,差不多可以出发了——”

马路边拦了两辆出租车的洛礼远远喊了一声,有意无意的打破了这个僵局。

杨简带着自个儿弟兄过去之前拍了拍叶采的肩膀,在她耳边语重心长的威胁了一番,“我看你还是好好考虑考虑,钱不嫌多嘛是吧,不然搞得大家都不愉快,啊,好好考虑一下。”

等杨简那伙人走后,始终低着头的叶采杵在原地深吸一口气,转过身来朝洛礼那边走去的时候脸上还是一抹天真似的笑容。

两辆出租车一前一后停在路边,马健和楚云飞一脸舒畅惬意的坐在前方那辆出租车的后座,而杨简自是带着几个兄弟径直的走向了后方那辆,打开门后却没有着急坐进去,而是先回眸另有其意的看了一眼还在走来途中的叶采,叶采看着他一怔,他仰了下脸暧|昧似的笑了笑。

“来。”

事先将马健驱逐到副座的洛礼不由分说拉着还有点忐忑犹豫的叶采坐进了前面那辆出租车的后座,完成这一系列的过程中都没朝满脸错愕的杨简瞅一眼。

叶采最终坐实在洛礼的身旁,整个人都有点纳闷似的茫然。

后方那辆出租车。

杨简其中一个弟兄皱着额头数落起了洛礼的下作手段,其他弟兄也跟着附和,当然也有人怂恿杨简教训洛礼一顿,不过杨简毕竟是在学生混混这种经常遭受来自各个方面危机与打击的高度上呆了那么久的人,自然磨砺出了几分理智的头脑,他苦恼的捶了捶额头,压压手叫他们安静,然后说了一句让他们无言以对的话,“先把生意搞完再说。”

前方出租车。

司机问:“上哪?”

“五河路,新传奇网吧。”洛礼应了一声后,把头钻出了车窗冲后面的司机大喊着将目的地重复了一遍。

确认人都坐好了以后,司机发动引擎挂好档车子缓缓行驶起来。

楚云飞坐不住似的双手攀附在司机的背靠椅上,伸长脖子与坐在副座上的马健扯淡。洛礼刻意的往叶采这边挤了挤,然后歪过头来小声问道:“刚才杨简跟你说了什么?”

自己也是一头雾水的叶采无奈似的耸了耸肩,正要说点啥却听到洛礼一声轻轻的惨叫,斜眸一看他捂着下嘴皮子满脸痛苦的样子,才意识到刚才不经意的小动作误伤到了他。

叶采尴尬又惭愧的笑了笑,“不好意思啊……”

洛礼摆了摆手示意不碍事,低声问道:“你刚才想说什么接着说。”

叶采苦笑了一下解释道:“我也不知道他究竟想要我干嘛,拐弯抹角的,反正我觉得不是什么好事儿。”

洛礼沉思片刻对叶采凝重道:“那小子不是什么好东西,你提防着点,别跟他瞎搅和。”

“他什么人我还不清楚啊,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叶采满不在乎的笑了笑。

洛礼也跟着拉开唇线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调侃道:“那我说的都是多余的是吧?也是,差点忘了,你这人还是蛮机灵的。”

甭管好话坏话,是个年轻人都一定程度上反感同龄人以俯视的态度对自己评头论足,叶采撇了撇嘴轻轻的白了洛礼一眼,顺势扭过脸去假装看窗外的街道夜景。

洛礼自是不理解叶采报以如此态度的缘由,微微弯下腰目光追视着叶采的眼角余光,继续调侃:“莫非你还打算坑他?我靠你胆子挺大的啊。”

被人猜中了心思似的眼神一闪,叶采回眸瞪了洛礼一眼,挤兑道:“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一样缺德啊?”

洛礼不由一愣,感到尴尬与愧疚似的咧了咧嘴,难为情似的说道:“那次是我不对,我那时候是有点儿,那个了……呵呵。”

“呵呵呵,呵你妹啊。”叶采好气又好笑似的白了洛礼一眼。

也就是叶采这句声线拔高到足以让车内每个人都能听到的程度的话,让眉飞色舞交谈不断的楚云飞和马健不由愣愣的闭上了嘴,怀着几分好奇心朝这边看了过来。

被旁人这么一关注,洛礼顿时搁不下面子,伸手攀住侧背对着他的叶采的香肩,恳求似的妥协道:“你别这样行不行啊,我真错了。”说完还急切征求意见似的摇晃了几下。

这一摇晃就把叶采摇出了一身鸡皮疙瘩,连忙一抖肩都给甩了下去,无奈下带着几分虚与委蛇的态度道:“行了行了,别拉我了,我看会儿风景……”

洛礼吃瘪似的撇着嘴扭过脸去,无奈的看着不解状况而脸色都有点儿茫然的楚云飞与马健,好似在恳求好基友不要笑话他。

一部分程度上是因为思绪中断,更多的是气氛有点古怪,毕竟又是道歉又是赌气的,大致不是什么无关紧要的事,所以楚云飞和马健就没了再次交谈的心思,而是自个儿坐正了发闷。

于是车内顺利地回归到安静。

似乎望着窗外几番揣度后仍然无所收获的叶采扭回头,审视了老半天才问洛礼,“我真的想不通,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

洛礼自是一愣,愣了足足好几秒,然后才一脸恼怒的骂道:“卧槽你什么意思,想损我就直说。”

又怎么了?

楚云飞和马健再看关注他俩,就连司机也通过后视镜苦心积虑的找着角度看了看。

事件的女主角却一脸无奈的摇着头,用一种可悲可叹而惋惜的语气对洛礼说:“带着一批不怎么靠谱的人儿,送到人家的地盘上挑事儿,你到底怎么想的啊?”

整个车里的人都愣住了,反应过来后司机力挽狂澜规避了一场刮擦事件、马健和楚云飞一脸郁闷的干瞪着叶采、洛礼在那得意似的咧着嘴一直笑,而叶采一见洛礼如此诡异的反常反应想了想鄙夷的说道:“你该不会是想去找抽,顺便拉着他们一起来享受的吧?”

愣了愣,楚云飞和马健用一种寻求真相的纯洁眼神看向洛礼。

洛礼淡定的抬抬手示意他俩像哥一样保持淡定,气定神闲的说:“看情况。”

车里顿时响起一片饱含懊悔与怨念的哀嚎,叶采唯恐不及似的同洛礼拉开了距离,直摇头定了个定义,“你这人思想太危险了……”

哭丧着脸的楚飞云极有感触的扁起了下唇。

PS: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