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团

029 风中奔腾的骑士

029 风中奔腾的骑士

黑崎一护手持斩月一袭修长死霸装,额头涂了几沫血迹,撇着嘴满脸不爽的斜睨,身姿定格在墙壁。

电脑功放轻鸣着【soundscape.to.ardor】急促轻快的乐曲,然而曲调中不加掩饰的蕴含着淡淡悲戚与无尽的迷茫,仿佛在挑拨着最心底那根弦而试图唤起那段尘封的绝望记忆。

着实令人静不下心来。

墙顶上挂着的空调呼呼的吹,一头微卷金发、身着普通白色背心的女青年伏桌埋头奋笔疾书,她眉头紧蹙目光专注,三指间水性笔沙沙轻舞于桌面纸张,一串串高中二年级英文单词徐徐诞生。

天底下能在如此闹心的坏境中学习的人,大致唯她一人,更加夸张的是她丁点也不勉强,听着那音乐反而收敛了杂念。

大约十多分钟后,她写满了整整三页纸,而最后的十来个单词给塞进了下划线以外的地方。

默写完单词,她从抽屉里取出英语课本翻开单词表,一一对照而检查错误的地方。

%¥*&#@……!!!

搁在桌边不远处的手机突然急剧颤动起来,她不由一愣,将手机拿到身前看了看,上面显示着——“……采|花哥来电”

寻思着对方的来意渐渐地绽放出笑容,按下免提键搁在了桌上。

——“喂,攸攸姐啊,要不要出来玩啊?”

对面那厮很直接,第一番对话就坦述主题。

“现在啊?”她用水性笔屁股点了点下巴,似乎有些犹豫的翻眸合计,然后又对手机说:“你笨啊,我现在很不方便的,你也不想想……”

——“哎呀到底来不来,就一句话。”对面很着急。

“哦……那好吧,你现在在哪?”她轻轻地放下笔,将手机拿到手里切回话筒模式,抬头歪头夹在了香肩上。

——“在楼下呢,我妈也在。”对方如是道。

刚刚站起身准备去找身衣服的她不由身形一僵,诧异问到:“阿姨也在?”

——“放心吧我妈知道我的事了,待会来了我再跟你说,啊,就这样了,你速度点,我等你。”

嘟嘟嘟……

将手机取了下来,她微微撅起嘴眯起眼睛寻思了一番,并慢步走到桌边将手机放了下来,最终大概是对闺蜜的信任战胜了少许的顾虑,她莞尔一笑,拉开衣柜门一头扎了进去翻找漂亮的衣服。

……

某复合式小区楼楼下,楼梯口正面方向停着一辆鲜红色轿车。

透过黑乎乎的车窗啥都看不见。

车里坐了对母女,母亲仰躺座椅微阖双目食指在方向盘上轻敲,嘴角微翘,一副悠闲安逸的姿态,大腿上躺了个黑色中长碎发的小脑袋。狡黠的女儿假装玩着手机视线微移窥视着母亲恬淡的仪容,好似在好奇与揣度母亲大人神秘的精神世界,双眼睁得又大又圆充满了懵懵懂懂的色彩。

“小采,上去催。”母亲大人眼也没睁平淡道。

叶采翻了个身坐起来疑问道:“你之前不是说不能上去催的吗?”

母亲大人闻言淡笑道:“我可没说过不能催,而是不能冒昧上门。”

“切,麻烦死了……”嘟囔着推开车门下了车,叶采突然回眸笑问道:“现在上去会不会很不礼貌啊?”

她妈叹息着摇头,道:“刚才不让你上去是为了让她有个心理准备,这时候她八成在梳妆打扮呢,依她那种个性你说得弄多久?”

叶采闻言瞪大双眼,旋即深有同感的扁起下唇点了点头,一转身飞快地冲进了楼梯口。

连冲六楼不喘气,肺活量之恐怖可见而知,咚咚咚,猛敲门,震落一地锈铁渣。

——“谁啊!?”门内深深的距离传来气急败坏的声音。

对方吼,叶采怒,敲门敲得更带劲,对着门缝使劲的呐喊:“是我啊!!!”

——“哦,等等,十五秒。”门内那道声音的语气有所缓和。

叶采撇撇嘴,收回追讨高利贷般的彪悍作态,双手抱臂斜倚墙壁。忽然一怔,同墙壁拉开距离,扭头努嘴斜睨刚才在墙壁上靠过的香肩,抬手轻轻拍了拍,然后神经质似的扭头一甩发,用手抹一下,吹口气,挑眉无耻笑,自认很潇洒。

咔当咔当,门内有人搞动静。

娇躯一震,飞快往旁一闪,躲得严严实实,屏住呼吸警惕的盯着人家的家门。

嘎啦一声,门开了。

叶采应声往门口一蹦,“嘿!”

门里的少女那身装扮甭提多华丽,仿佛变了个人似的,半张着嘴,双目无神而微微仰身,半晌后长出了一口气,撅起嘴丢来一个白眼,“无聊……”

可惜叶采没心思去尴尬,全都用在欣赏艾子攸今日这身华丽丽的装扮——黑灰色抹胸束腰百褶裙,肩头披件杏色长风衣,项链、手链、珍珠耳坠、黑丝袜,还有一双红色细高跟儿,再看她那涂满胭脂口红的妩媚脸蛋,总的来说堪称风华绝代。

叶采欣赏艾子攸,艾子攸却浅浅的瞧了她两眼,便收敛了所有惊诧之色,然后挂起一脸很有优越感而欠揍的轻蔑样儿,挑起下巴故意睥睨着叶采。

犹如承受着巨大压迫力似的,叶采怔怔的干咽了一下,之前还没什么,可艾子攸故意搞出了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顿时差点吓趴了在她面前沦为小丑鸭的叶采。

缓过神来,叶采仰望着她慢慢地摇头感慨道:“你好变|态啊。”

艾子攸险些摔倒,然后架起胳膊肘怒问道:“你也有资格说我变|态?”

叶采一缩脖子鄙夷似的仰视着她,然后凑过去挽住她胳膊,道:“搞完没有,搞完了就跟我下去,我妈还在下面等着呢。”

艾子攸瘪了瘪嘴,没有反驳什么,关上门,被马力全开的叶采狂奔而下拽到了一楼,一路太刺激,险些猝死。

何小韵摇下车窗探出头,随意瞟了几眼,对她笑道:“啧,小艾,你今天看起来很漂亮啊。”

呵呵两声干笑,艾子攸单指挠着鬓角还没说点什么,就被叶采拉扯着走向了走车门,叶采还嘟囔了两句:“漂亮个毛啊,拽得要死要活的……”

坐上车,叶采老妈缓缓开向游乐园,途中几番交谈,经了解,叶采来之前被她妈拉到医院搞了回妇科全套检查,此外还将身体上下几乎用B超照了个遍,于是乎她妈彻底接受叶采变为女生的事实,没了忐忑期时小心翼翼的温柔,多了份平平淡淡的宠溺。

……

……

洛水明湖某郊区城中村,一条破落而寒酸的街道。

从有棵避祸镇街之神圣意义的粗壮老柳树的街头一眼望去,那条街道两边的建筑多半是住宿租房楼,被子衣物之类的杂物暴露在阳台,一小半浸在积水中的塑料巨型大垃圾桶里塞满了塑料与果皮,老大妈老菜农大摇大摆走来走去,一股浓厚的市井气息弥漫在此处。

兹兹!!!

刺耳的声音来自于离街头不甚遥远的一个店面,门口上方挂着“小杨五金杂货·维修·装潢”的陈旧招牌,店门前布满金属细沙的水泥坡面上堆积着几十来根铝合金管,旁有一只脏兮兮布兜少年戴着护目镜脚踩切割机闸门、手压把手,专注地切割着一根铝合金管。

大约十多秒后,从巷口东边看不到的地方传来摩托车的轰鸣声,脏兮兮布兜少年停下手中的工作抬起头,眯起双眼遥望而去。

然后就看见巷口疾窜出一辆超炫的改装摩托车,上边的骑士披着一件没扣纽扣的花衬衫而袒胸露乳,眯着双眼嘴里还叼着一支烟。

一阵狂风拂过,摩托车嘎啦一声,停在了布兜少年的前方。

“咋样,飞起来没有?”布兜少年放下手中的活计迎上去问道。

飘起一团白雾,骑士取下了嘴间的烟蒂,转过眸来笑眯眯地说道:“感觉车都飘起来了,你不知道,刚才一个转弯老子差点就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