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团

041 不甘心的洛礼

041 不甘心的洛礼

……

……

“养病咯,不然干嘛?”

“屁,你知道什么啊,人家现在忙着呢,我听说……好像是什么重返十二岁吧,一电影儿,他在搞那个的主题曲宣传。”

“好,好,拍电影儿……”

随口敷衍着重返祖国大地的某E|XO成员的脑残粉、她的闺蜜石雅丽,刘佳佳一转步子先身走进教室,头也不回地朝自己的座位那边走去。

“诶,诶,我跟你说……”

她闺蜜石雅丽模样清秀,素面朝天马尾辫,身姿修长而灵动,前凸后翘初具规模,活泼可爱的一言一行,无不彰显出这个年纪该有的活力味道。

石雅丽碎碎的追了几步,兴冲冲的跟在刘佳佳身旁,对着她满不耐烦的侧脸叽叽喳喳道:“那个重返十二岁啊,啊不是,重返二十岁啊,就那部电影儿,绝对质量可靠!嘿嘿……要不等到时候上映了,咱俩一起去电影院看看?”

刘佳佳闭眼一撇嘴,旋即坏笑着斜过眸来,调侃道:“你买票啊?”

好似意图用“钱”这个难题来塞住闺蜜的嘴图个清静,刘佳佳紧接着一个不耐烦的白眼,脚步丝毫未作停留走到自己的座位旁,一扭身坐了下来。

她闺蜜石雅丽似乎在犹豫,也像是在反思,然后伴随一个委屈的神情又追了过去,无奈似的道:“你不喜欢鹿|晗啊?”

正在整理着桌面的刘佳佳闻言抬起眸,郁闷似的审视着她,“我喜欢你老爸。”

懊丧的啊了一声,石雅丽胸闷,碎步蹭蹭的挪到刘佳佳身旁,无不委屈的用侧臀不停地轻敲刘佳佳胳膊,恳求似的道:“鹿|晗长这么帅,你就喜欢他嘛~”

刘佳佳撇着嘴儿置之不理,自顾自将桌面整理好,然后从小西服的口袋里掏出饭卡,随手塞进课桌抽屉,突然碰到了像塑料袋的东西,引起吱吱的尖锐响。

石雅丽毫无厌烦的软磨硬泡中,刘佳佳忽然一猫腰,看了看课桌抽屉,然后神情诧异的从里面拿出一瓶优乐美奶茶、一袋小熊饼干,和一瓶不知道什么奶。

放在桌上,脸色茫然又错愕,不知所措。

“噢……你什么时候买哒?”扫视着刘佳佳桌上的零食饮品,石雅丽不由微微一怔。

“我,我买什么买……”

刘佳佳心慌似的抬起脸来,既询问又反问:“我不一直跟你在一起的吗?”

石雅丽愣愣的眨着灵动双眼,不置可否,视线自然而然慢慢地流转在那些零食上,然后停留在那瓶啥子奶的包装盒上,惊诧道:“木,木瓜奶!?”

刘佳佳愣怔“额”了一声,抬眸发现闺蜜错愕的视线放在了她撑起了小西服与衬衫的较为饱满的胸脯上,她两边愣愣地看了几个来回,忽然脸一红,理直气壮地争辩道:“都说了不是我买的!”

石雅丽茫然似的愣了愣,然后仰起脖子坏笑着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身姿轻佻放|荡的凑近而来,用纤细的手臂搂住发着闷气的刘佳佳的脖子,**似的道:“哎呀~不错嘛~还有追求者啦~”

刘佳佳抿紧了唇,像火烧似的脸蛋被闺蜜那纤纤玉指轻抚而过,顿时咬了咬牙,眼神极其复杂,无数种眼波在水盈盈的眸子里流转,忽然生出一丝忧色与怅然,闷吭了一声,飞快地低下头,什么也说不出来。

摆着宫廷娘娘做派,石雅丽轻轻地拿起那盒木瓜奶,动作轻柔而娇媚地往刘佳佳乳|沟里塞,媚眼连然道:“来,喝嘛,更大的哟~‘

怒火滔天,刘佳佳一把夺过那盒木瓜奶,重重地扣在桌上,呼吸僵硬而沉重,怒视着他方。

前三分钟打理完身上污秽、特地狠狠洗了把脸簌了几次口的叶采,被偏着头凝望着某个方向的李薇所察觉,淡漠的收下一个怯生生却又温柔的眼神,她有所意料地望着刘佳佳那个方向,加快脚步走到距她俩不远的过道上,看清了情况,不禁在惊愕中愣在原地。

“嘻嘻,你这小妮子,还害羞了……”

似乎察觉到叶采的注意以及“他”的异常反应,眼珠子滴溜一转的石雅丽临走前又暧|昧的摸了下刘佳佳滚烫的俏脸,带着娇媚笑态翩然而去。

路过叶采身旁时,轨道暧|昧地斜来乌黑眸子,扫视着叶采,然后留下一抹极有深意的媚眼慢步而去。

抬起食指轻轻擦了擦鼻梢,叶采用眼角余光揣度石雅丽的背影,收回视线而深吸一口气,看了眼怒瞪着桌上零食的刘佳佳,挤了挤嘴角撇下去,佯作若无其事的模样慢步朝课桌方向走去。

轻轻地坐了下来,保持着沉默呆坐了一会儿,然后从伫立在桌面右上角的书山中随手抽出一本教材书,随手摊开假装很认真的看。

刘佳佳开始怀疑,闺蜜间常有的嬉笑打闹此刻在她眼中变得浮夸而隐有猫腻,面带思索之色。她从小口袋里掏出那张纸条,再度端详那段龙飞凤舞的文字,笔锋犀利而不羁,但字的整体上怀有阴柔气息,她揣测、质疑、设想,最终呼吸沉重起来,眼眸流转,特意远望了一眼依然返回座位的闺蜜,眸中掠过一抹复杂而纠葛之色。

防火防盗防闺蜜,可这都还没开始,就已经暗地里争夺起来了吗?

为了谁?

眼前这叶采?这个娘炮?这个丁点男子气概都没有的娘娘腔?

她不爽,侧过脸去蹙紧眉头眯起眼,并未揣度便深信桌上的小熊饼干、优乐美奶茶,还有那盒他麻痹的木瓜奶,就是出自叶采之手,就是这个小娘炮鬼鬼祟祟塞进她的课桌抽屉里的。

她不收!

她很恼火,凭什么就因为叶采这种人,让她的闺蜜石雅丽不惜抛弃友情,为了“他”不择手段,威胁、讥讽、嘲弄——石雅丽原本是多好一个女孩啊,虽然有点花痴,但本质上既纯洁又可爱,可偏偏为了一个娘里娘气的叶采,变得阴阳怪气而颇具城府,变得让人厌恶而憎恨,可她偏偏又是和自己相濡以沫的闺蜜!

刘佳佳万分纠葛,怒火难容,恨不得抓起桌上那些零食、那瓶尚且温热的奶茶,统统扔在装模作样读课本的叶采的头上。

叮叮叮……!

铃声抬起叶采的视线,眼角余光察觉到一道神情而痴怔的视线,下意识迎眸望去,却见李薇怯生生的微缩脖子,然后慢慢地舒展开来,轻轻地扬起嘴角,缓缓地点头。看似礼貌性的微笑,在心虚与慌乱中,木木地避开了叶采不明所以的视线。

哒哒……

胖圆脸的数学老师楚瑜珍,用粗壮的小腿踩着高跟鞋大步走上讲台,郑重其事地抽出腋下教材,往讲台上坦然而置,她噙着非常自然的微笑,自信的目光覆盖台下所有同学,“上课。”

同学们相继懒懒散散地站起来,点头敬礼,“老师好~”

楚瑜珍忍俊不禁,低下眸掩盖,抬眸郑重道:“同学们好。”

就像塌方的现场,同学们毫无规律左一片右一片的坐下,还有几个体态不羁的同学,或是靠着桌子、或是靠着墙,微微仰着脸睥睨讲台上的老师。

“吭吭……”

纷纷留下白眼,那几个同学满不耐烦的坐了下来。而并不在这其中,但曾经乐此不彼的洛礼,今天却非常循规蹈矩,他的视线,始终被对这上课前的一系列师生礼仪形式表现得中庸平常的叶采的侧影所死死扣着。

翻开教材,楚瑜珍粗略扫了几眼,暗自回顾上节课所讲的内容,目光在教室里巡视,掠过一名脸上带着夸张的漫不经心神态的女学生,疑惑下再看她桌上,不由诧异。

一盒饼干、一瓶奶茶,和一盒奶制饮品,安静而胡乱的堆在课桌一角,只怕轻轻一蹭,就会悉数掉下课桌。

楚瑜珍冲刘佳佳扬了下脸,道:“那位同学,把零食收下去。”

在同学们好奇又疑惑的争视中,刘佳佳低下头去,半晌的沉默过后,飞快地抓起那些零食与饮品塞进了课桌抽屉,头也没抬,让人看不到表情。

收回视线,楚瑜珍大声咳了咳,道:“好,这节课我们主要讲的是……”

……

悠然而平静的时光,在慌乱不安的呼吸下凝缩,叶采屡屡回眸,所看到的,都是冰冷脸蛋上遮盖住眼睛的低垂的刘海。

下课铃声响起后数学老师楚瑜珍转身离开的一瞬间,刘佳佳立即站了起来,冷冷的瞪着叶采后脑勺一眼,随手从课桌抽屉里摸出那些零食,身子挪出间隙,大步上前,重重地放在叶采的桌上。

凝视着叶采那不知表情的侧脸,语气森冷而愠怒的质问道:“你什么意思?你以为你很有魅力是吧?”

叶采愣愣地抬起眸子,片刻后,尴尬一笑,道:“什么啊?”

刘佳佳眯起双眼,眼缝中透出鄙夷与嘲弄,讥讽道:“有意思吗?你还是不是男人?”

叶采低下眸去,眼神复杂而满载纠葛,看了眼桌上的奶茶,它被之前迅猛的力道震荡出褐色的茶水,溅洒在桌上;那盒木瓜奶也因为同样的原因,爬出丝缕褶皱……这三样东西,就像三颗炸药,让她感到锐利而刺眼,让她呼吸慌乱而紧张,心头乱如麻。

“叶采我现在告诉你,我特么,对你一点意思都没有,所以,我请你!请你放过她,好吗?我求你……”

刘佳佳面色森冷而不耐,言语间有种无可奈何的嫌弃与厌恶,她的体态与话语荡漾出一种古怪的情绪,扩散在整个教室,压低了空气的温度,聚拢来所有的好奇心,衍生出更多更多的揣测与腹诽。

围观者中,李薇窥探得最卖力,恨不得让踮起来的脚尖长长好几米,一睹那边的庐山真面目。

古怪的气氛与过度密集的目光,致使呼吸艰难的叶采不得不尽快做出回应,她放在桌下的双手十指交错,相互扣压,那夸张的弯度看起来似乎要折断手指。最终她暗暗深吸一口气,抬起眸子看着脸色不耐而阴冷的刘佳佳,尴尬似的干笑道:“不是,我根本不知道是一回事儿啊……”

“你少装蒜!”

刘佳佳忽然爆发而一声怒斥,娇弱身姿所具备的幽怨气势陡然上升,变得咄咄逼人而势不可挡,但承受着教室里所有视线的重量的她注定维持不了多久,到最后为仍然尴尬地笑的叶采留下一抹怨毒的白眼,重步坐回到自己的座位。

目送刘佳佳离去,收回视线的时候,叶采对围观群众耸了耸肩,假装出一副无辜的模样。

这件争端最终无疾而终,许多一头雾水的同学很快便回归到之前的状态,但心思细腻爱八卦的人,却佯装扫兴的姿态以避嫌,进而在暗处潜心观察。

一串急促的脚步声响起,石雅丽面带不解之色快步走来,弯下腰,悄声询问刘佳佳此事端倪。

叶采略一回眸,瞧了她俩一眼,眼神有些纠结和自责。

毫无征兆,李薇走到她桌边,愣怔似的凝视着她,好似在心里不断地质问她。

叶采不解状况,对愣愣的杵在她桌边的李薇牵强地笑了笑。

她正襟危坐,似乎有种东西捆缚住了她,让她无法动弹,只是黯淡的目光会时而亮起一抹傻傻的光挥,进而看一眼桌上的奶茶等零食,然后失落地垂下双眸,目光更为黯淡。

“这,这,这……你买哒?”李薇怯生生一笑,瞥了眼桌上的零食,睁大双眼询问她。

叶采抬起眸子,扯了下嘴角,不置可否。

“怎,怎么不吃啊?”李薇的右手伴随她话语的节奏顿滞而复,然后呵呵干笑,见叶采又是同样的反应,她当即捧起那杯奶茶,既像哭又像笑的张开嘴,然后才挤出笑声,道:“那,那给我吧,我,我没吃早餐,呵呵……”

诧异地抬起眸子,叶采看着李薇略一低头,毫不犹豫地含住吸管,然后听到咕噜咕噜的声音,而李薇干瞪着她,不停地吞咽,俏脸红得流转出丝丝烟雾。

背后悄声交谈与劝慰的声音也被这片吞咽声镇了下来,刘佳佳和她的闺蜜双双傻傻地注视着拼命喝奶茶的李薇,无数个问号荡在脑子里让她俩回不过神来。

少顷,刘佳佳眸中掠过一抹浅浅的惊诧,瞬间隐遁而消去,但脸色却跟着淡了下来,不再像身旁闺蜜那般呆傻。

兹兹异响,李薇喝完奶茶抽空气,抽了几口脸更红,察觉到四周惊呆了的目光,立即低下头,不由分说抓起叶采桌上的小熊饼干和木瓜奶抱在怀中,转身就跑走。

叶采目送她远去,只看到她发丝下红彤彤的脖颈,不由,目光随着她远去的身影陷入一片深长的呆愣。

教室第三扇窗户外。

鼻子贴在窗户上的洛礼恨恨地咬了咬牙,被楚云飞漫不经心的拉开,楚云飞道:“看毛啊,女孩子之间那点事儿,你个大老爷们有什么好看的……”

洛礼闻言一愣,有个词汇让他心里一慌,像是被人挖掘出某种只属于他的秘密,他直愣愣的注视着楚云飞的侧脸,沉默片刻后,假装唏嘘感慨的道:“哇靠!采|花哥一下泡两个女孩纸啊!”

楚云飞一楞,然后无奈似的摇了摇头,讥讽翘起嘴角,道:“没办法,小白脸儿,很受女孩子欢迎的……”

不过洛礼并没有附和他的态度,而是深思着低下眸去,然后懊恼似的闷吭一声,沮丧的耷拉下双肩。

低着头的他,被楚云飞轻轻拍肩膀安抚,劝他不要羡慕嫉妒恨,他仍然狠狠地咬着牙,仿佛不甘心,是啊,他感到一种束手无策的挫败感,非常不甘心。

女孩纸都来跟他抢叶采!?

我靠,这怎么抢得赢啊!?

这还怎么过甜蜜的二人生活啊!?

他好恨,恨那个拽得二五八万的刘佳佳,也恨那个想方设法勾|引叶采的李薇。

他恨,恨那两个女人,凭啥子跟他抢叶采!?

他又害怕,叶采要是移情别恋了该咋办啊!?

---------------

PS:号外号外,【叶采的粉色小胖次】限量销售啦,还不赶紧投出你手中的推荐票,赢取机会抢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