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团

049 叶采的渴望

049 叶采的渴望

“老公,来,尝尝这个。”

家庭主妇叶采,噙着一抹端庄微笑,体态温婉,轻轻地从桌上的菜盘子里夹起一块香辣鱼丝,不紧不慢地送进坐在她身旁的、体格高大健硕的男人的碗中。

“啊啊,妈妈,我也要,我也要!”

夫妻之间的座位上,有个小大人,冲他的妈妈扬起淘气的小脸,握着勺子和叉子的两只胖胖的小手,叮叮当当的,不停地敲打着小碗。

“诶哟,这个很辣的哦。”

男人用筷子在碗中挑出一片小辣椒,耀武扬威的,亮在孩子的眼前。

孩子一瘪嘴,直楞楞地看着眼前的红彤彤的小辣椒,圆溜溜的双眼忌惮似的眨了眨,在旁的妈妈掩嘴轻笑,孩子一听,伸长脖子小嘴一张,就将那片辣椒含进了嘴里。

“哈哈哈……”

男人大笑起来,然后竖起一只大拇指,对辣得苦着脸伸出舌头的孩子道:“不愧是我的种!”

叶采颠怨的白了男人一眼,迅速在橱柜上倒来一杯清水,送到孩子手边。

孩子双手一捧,仰起脖子咕噜咕噜的,喝了个一干二净。

“哈——”

像个大人似的,他长叹一声,将杯子递向妈妈,道:“不行啊,还是很辣。”

叶采轻轻地接过杯子,转过身去准备再倒一杯水,忽然,她眼神一缩,端丽的面容上,浮现出一抹惊恐似的神色,她急忙回头,却惊得瞳孔凝缩,胸口生闷,呼吸凝滞。

装修风格温馨、素雅的家庭餐厅里,餐桌边上,方才那两张椅子上的老公、儿子,全都消失无影,只有一个身着修长黑色立领风衣、脸色淡漠而冰冷的中长碎发少年,端坐于对面,深邃而锐利的目光,凝视而来。

“你是谁?”

叶采压下恐惧,冷冷问道。

那少年仿佛始终撇着嘴,神情傲慢而漠然,仰起了脸,双眼投来一丝玩味与讥讽,睥睨着叶采,道:“你是否知道,你现在在做些什么?相夫教子?哼哼……”

胸口生闷,叶采彷徨似的双眼渐渐睁大,丰盈小巧的嘴唇微微翕动,呼吸急促而慌乱。

“别搞笑了,行不行,你特么是个男人啊,难道你忘了?”

无数段记忆从脑海里蜂拥而出,叶采呼吸艰难,下意识后退了两步,抗拒似的摇着头,仿佛无法接受那些事实。

“难道!?”风衣少年鬼魅般呼啸而来,转瞬间距离咫尺,大眼瞪大眼,“你甘愿如此平庸下去吗!?”

眼前一晃,叶采神经崩溃似的瘫坐在地,双眼埋在刘海阴霾之中,紧缩的双瞳,不住地颤动着。

风衣少年一把抓起她的衣领,将她提到眼前,瞪圆双眼歪着头,道:“你忘了吗,你的乐园?”

乐园!!!

叶采脖子一抽,癫狂似的极速晃动着脑袋,那两个字眼,来回震荡在脑海中,回声愈来愈响亮,直至,仿佛要震动天地……

双眼迅速分开,扑来一抹纯澈的黑暗。

……

礼拜五。

凌晨三点左右,距洛礼逃学出走,近二十个小时。

桂馨园山庄小区,某栋别墅楼。

干咽一声,叶采抱紧被子,缩进了床靠墙的角落里蹲坐着。

呼吸艰难而吃力,神经兮兮的瞪大着双眼,干枯的嘴唇仍然在微微翕动,梦中那副画面,此刻,仍然无比真切而清晰的,保留在脑海里。

高高仰起脖子,她长出一口气,放空思绪,力图将梦境恐怖的回忆抛到脑后。如此高角度深呼吸几次后,她着实缓和了不少,在枕边摸出手机,意图看看时间。

手机屏幕亮起,却见一个未读短信,她大喜过望,连忙划开了屏幕锁。

03:27

——“续《盗梦空间》后又一高智商科幻大作《星际穿越》今日上映,关注微|信即可参与该影片双人观影票,你还在等什么?赶快行动吧!!【乐城数字影院】”

她愣了愣,眸中的欣喜逐渐熄灭,乃至黯然一叹。

关掉短信界面,打开通讯录,再次摁下“洛礼”一栏的通信人,拨号而去。

将手机置于耳边,她聆听着轻轻静静的待机声,呼吸紧张而期待起来。

“你拨打的电话……”

怅然叹息一声,她颓然低下头,陷入一片茫然的担忧之中,良久后,感到微微的冰凉,她躺进被窝,蜷缩而侧躺着,眸子里写满了思索思绪之色。

没错,她很茫然,不知道,究竟该想些什么。

但脑子里很乱,诚然是睡不了的,于是她试图想些什么事物,来寄托自己脆弱而孤独的心灵。

渐渐地,梦中的黑衣少年,那副傲慢、癫狂、极端的作态,再次浮现出脑海。

她呼吸困难起来,张开小嘴,吃力地吸入着空气,下意识地微微摇着头,眼神写满了惶恐不安。

她感到,头痛欲裂。

呼的一声,她坐了起来,重重地喘息了片刻,然后迅速下了床,打开灯,在房间里茫然地踱来踱去。

她知道,如果自己的注意力与思维,继续拘泥在这其中,迟早会精神崩溃。

眼神一颤,她迅速坐到电脑前,摁下主机开机键,然后直楞楞地盯着显示屏,呼吸急促而慌乱。双手放在指示灯还未亮起的键盘上,无法遏制的剧烈颤抖,就如一个瘦如皮包骨的瘾君子,面对主人恩赐毒|品前的蠢蠢欲动与饥|渴若狂。

当,开机画面,出现在显示屏里时。

她贴过脸去,瞳孔缩紧,灼热而不住地颤动,仿佛源源不断地喷涌出无尽的渴|望。这副迫不及待的作态,似乎,她恨不得,将头,塞进显示屏里。

终于,初始桌面出现在显示屏中,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舒展开那副趋之若鹜的姿态,瘫软在电脑椅上。

握住鼠标,愣愣地注视着桌面,她眼神空白,写满了道不尽的茫然。

鬼使神差的,她身体出现某种悸动,似乎在呼唤她,让她宣泄出来,让她不要再克制,让她尽情去享受……

双眸中,某种信念与专注,在渐渐淡去,同时,有一种原始的、本能的,渴望与痴迷,逐渐浮现而出。

她眼神迷离起来,呼吸急促而**|靡,慢慢地扭动着腰肢儿,下意识地撑起平坦而光洁的小腹。

与之同时,她迅速而颤抖的挪动着鼠标,摁下了“开始”图标,飞快地寻找,点击在红蓝互围的播放器图标上。

随手点开一部大尺度动作片,迅速跳入正戏。她哆哆嗦嗦地戴上耳机,瘫躺在电脑椅上扭动着身姿,聆听着男人有力而厚重的粗喘,伴随着影片中男人运动在女人身上的节奏,纤细的中指,揉搓在,那私|密的部位。

片刻后,伴随一声忘情的长吟,她慢慢地张开小嘴,闭上双眼颤抖着脑袋,沉醉在云端的惬意与充实感中……

哒!

电脑显示屏稀薄的灯光前,她点燃一支香烟,叼在丰盈却小巧的双唇之间,单手抱着白白细细的一对小腿,眼神低沉而黯淡的蹲坐在电脑椅上。

旁边的垃圾桶表层,有三坨粘糊糊的纸巾。

她知道,自己是个非常矛盾的人。明明知晓这是肉体本能的渴望,却偏偏不想,被这些激素左右自己的人生。

同时,她又渴望,天真而单纯的活着——生气的时候,尽情发泄、郁闷的时候,找人倾诉、开心的时候,放声大笑、伤心的时候,找个怀抱,放声哭泣……

但,要想在这,由无数规则有序交织而成的世间生存下来,就必须,戴上一张,伪善而圆滑的面具。

最后,她打开了百度知道,看着键盘,吃力地找着字母,一下,一下的,打出了如此几个字儿。

——“总想找男人做|爱,怎么办?”

网页反馈出无数条信息,林林总总,形形色色的都有。

有建议找个男友的,还有建议自己手|**的……

失望而烦躁的她,随手点开了一个健康网,上面有专业的心理医师,针对同类问题,作出的答复。

“安排好计划,充实自己的生活,如果您是上班族,那么就将精力与注意力投入到工作当中;而如果您是学生,那么就更应该将精力与注意力投入到学习上,如果觉得枯燥乏味,不妨培养一些兴趣爱好转移注意力,坚持下去,相信不仅会有良好的效果,还能得到意料之外的收获;其次,少接**|秽电影及报刊杂志,最好是彻底拒绝**|秽产物。要相信,人生是丰富多彩的,积极面对丰富多彩的人生。”

学习?

兴趣爱好?

她自嘲似的一笑,胆怯似的低下眸去,似乎在两个名词面前,感到心慌与无力,她试图退缩,逃避。

但她又不甘,不甘自己毫无重心的思维,轻易被身体激素所左右。

最终,她站起身,穿上一条大衣,打开房门,走下了楼梯。

行走间,她望着那个方向,有些诧异。

紧关的房门门缝里,仍然有稀薄的灯光泄露而出,无比勇敢的,斜映在纯澈的黑暗之中。

站在门前,她屏住呼吸踌躇片刻,抬起手,轻轻地敲了敲门。

“嗯?是小采吗?”

门里有人问,却让叶采惊愕得张开了小嘴,对她而言,老妈只不过是个懒散而没干劲、整天打瞌睡的家庭主妇才对,怎么可能深更半夜还这么清醒。

门被拉开,温暖的灯光,撒播在她痴痴愣愣的脸上,身着乳白睡衣的老妈微微歪着头,微卷的长发慵懒的搭在肩头,背着灯光,仪容祥和而平静,嘴角噙着一丝温暖的笑意,声线轻柔的问道:“嗯?怎么了?睡不着觉?”

眼角湿润,乃至慢慢地拉开嘴角,直到咧开嘴一声苦涩的哽咽,她扑进老妈的怀中,放声地哭泣。

老妈茫然似的愣了愣,旋即顺着她委屈而胆怯的心绪,轻轻安抚着她。

半晌——

“妈~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抬起了一张哭哭啼啼的脸蛋,她苦诉,自身的脆弱与迷茫。

老妈目光温情而怜惜的注视着她,抿紧唇噙起一抹蔚然的笑意,轻轻而柔和地抚摸着她瘦弱的肩头,不紧不慢地,将她带进了房间。

“嗯,先别着急,缓口气儿,妈妈陪你静一静,嗯?”

她脸上浮现出一抹乖巧的笑容,轻轻地,点了点头。

--------------------

PS:老妈求推荐票,颜色再来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