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团

054 消失的孤傲少年

054 消失的孤傲少年

萧雪思虑似的眨了眨眼,迟疑道:“那……还有其他人知道吗?”

低下眸去,叶采腼腆的抿了抿唇,抬起眸,不置可否,但却投来一抹亲昵而友善的眼神,如一汪毫无杂质的清水,通彻而纯澈,没有任何保留或是掩饰。

萧雪愣怔,不由得多看了几眼叶采,微微翘起嘴角,扬起一抹温馨而发自内心的友善微笑。

于是乎,就这样互换了一个诚挚而友善的眼神。

就此,气氛变得正式而真诚。

之前怀着哄骗与消遣心态的叶采,此刻,在对方那柔和的目光下,愧疚似的低下了双眸。

心态正经起来的萧雪,措辞、踌躇、犹豫、烦恼,巧妙的言辞拿捏不定,心思细腻的她,不想因为自己的一言之过,让她眼中单纯的叶采受到伤害。

“不过,还没发……估计这次回去,应该就能码完第一章了。”抿着唇,带着腼腆微笑,叶采轻轻地点了点头。

萧雪愣怔似的注视着叶采那双水波斑斓的双眸中的熠熠神采,然后回味般的低下眸,片刻后,她木然地抬起眸子,眨了眨,忽然点头道:“加油。”

错愕似的愣了愣,叶采揉了揉鼻子,抿抿唇,怯怯点点头。

萧雪深吸一口气,顺势抿出一抹蔚然微笑,顾自点点头,道:“来,我给你讲解下初中英语的音节。”

吃了坨屎似的张大嘴“啊?”了一声,叶采扁扁嘴,对此感到反感与厌烦的她,立刻就想绕开这个话题,可紧接着却发现,面对萧雪,她做不出这种不负责任的举措。

怏怏的低下头去,叶采无奈的老实下来,不再恶意消遣对方,而是试图真正去领会对方所讲解的知识,当然,她英语的确落下了很多,要想重头再来,还是得将基础打牢的。

于是乎,在今天,2(2)班这样一个即将参加高考的班级里,出现了一个刚刚开始接触英文音节的小丫头。

……

下课后,是午餐时间。

大概是自视清高而忍受孤独太久,好不容易才碰到个对胃口的家伙,萧雪欣欣然拉上叶采,邀约她一起去校园餐厅吃午餐。

叶采的确犹豫了一小会儿。

本能上,似乎不喜和没有彻底了解的人同行,但这仿佛只是一瞬间的错觉,很浅,也很飘渺。她摇了摇头,甩开那莫名其妙的想法,然后就开始考虑这么大摇大摆地和萌妹纸一起去吃饭,是否会在校园乃至班级里,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

她还刚开始想,就被看着她摇了两下头而感到不爽的萧雪,不由分说拉出了教室。路过不少同班同学,纷纷赋予雀跃似的小跑着的她俩,一抹纳闷的眼神。

……

2014/10/31

周五,12:06

距离叶采变为女生,已过去整整154小时。

这五天来的时间里,在班里同学们的眼中,叶采仍然少言寡语,不过,很明显,”他“泼了很多。

洛礼、刘佳佳、楚云飞、萧雪、李薇。面对这五个人,叶采表示出区别于其他同学的不一样的态度。

平时与“他”混在一起抽烟上网的洛礼,尚且不论。

刘佳佳、楚云飞、萧雪、李薇,这四人,可是切切实实地,从她身上感受到了友善与天真。

是的,的确有些变化。

比以前更能包容,比以前更为灵动,比以前更加奇怪。

曾经的“他”,漠然而孤僻,从不在脸上流露出内心里一丝一毫的情感,而是素来以淡漠为表情的主色调,锐利而深沉的双目,单纯而直白地对周围的人表示漠然与傲慢。

就仿佛,在曾经的“他”的眼中,世界万物,不论如何,都无法激起“他”心中的波澜。

如果非得简洁而精准的来形容“他”这个怪人,那就是,孤傲。

是的,曾经的“他”让人反感,一种甘愿避而远之的厌恶感。或者说,是一种源自于每个人暗藏的自卑之处的逃避心理,因为在曾经的“他”面前,仿佛藏不住心里的任何事物,这让“他”的同学们,在“他”的目光下,有一种隐秘被窥探的心慌与压迫。

但现在,那种俯瞰一切的苍凉而孤傲的眼神,再也没有出现在“他”的眸中,也许有过,但细心的人往往能发现,那不同。

是的,现在的“他”,眼神虽然冰冷过,但其中蕴含的,多半是警惕、敌意与厌烦,就像闹别扭的小丫头,故意不理你——虽然冰冷,但很单纯。

噢,没错,“小丫头”这个标签,放在“他”身上,似乎没有一丝一毫的违和感。人在他人面前展现出的性格与作态,产生印象,如果当事者忽然有一天,毁容了,进而当他再次出现在那些曾经对“他”有着深刻印象的人面前,或许,就能被人认出来。

但这种情况放在叶采身上,似乎不再适用。她给人的印象,在女性化外表体态的影响下,仅仅五天时间,潜移默化中,就从孤傲的少年,转化为了呆萌的伪娘。

因而,曾经那名孤傲少年,慢慢地,在不知不觉中,忽然某一天,消失在了人们的视野中,消失在了这个世界,再也找不到他的身影。

就仿佛,这个人,根本不存在世间。

但,他始终有一个名字,叶采。

……

……

“你现在主要的啊,就是把落下的基础知识,补回来,这样啊,你才能一点一点的跟上现在讲课的内容,不然呐,就算你认真听讲,也是听不懂的……”

一手饭勺一手饭盒、脸色认真而严肃的讲解着学习方法的萧雪,无意间转过眸去,却见叶采拿着乳白色的小饭勺,一脸专注地在饭盒里大片的红椒丝中翻找肉丝,不由错愕而气恼,抬起手肘不留余力捅过去,娇喝道:“听着啊!”

但叶采无心回答了,她低着头,单手捂着被萧雪捅了一记的胸侧,啊啊轻声痛呼。

萧雪诧异的眨了眨眼,道:“不是吧?你至少还是个男的呀……”

“喔——没,没事……”

摇了摇头,叶采抬起苍白的脸蛋,蹙着眉头咧着嘴,呻|吟似的轻哼着,嘴角扯了扯干涩一笑,语气微弱道:“我这摔过,稍微碰一下都疼……”

“不是吧?”萧雪看向她胸侧。

为了掩饰尴尬而撒了个小谎的叶采急忙摆摆手,道:“没事没事,过一阵子就好了。”

萧雪收回那无微不至般的体态,微微咂了咂嘴,眯起眼而抿唇,鄙夷似的道:“叫的那么销|魂,亏你还是个男的。”

无言以对的叶采讪然一笑,心说咱有咱的苦衷啊妹纸。

不停地微微摇着头,留下一抹鄙夷的眼神,萧雪坐正娇躯,顾自进餐。

彼此间不再聊天打屁,叶采自然不会自讨没趣,毕竟她心思细腻,端起碗继续在辣椒丝里寻寻觅觅,心中的伤口无法取缔,或许和对方不肯道歉的傲娇情绪有所联系,但一味的声讨没有任何意义,如此看来她待人待事的确有所见地。

而曾经的那段极端的记忆,如今已然远去,深埋在心海海底,或许,她再也找不回,曾经那极其自我、却仍然高超的精神境界。

……

方才浅浅交谈,不欢而散,随之,好感也碎了一地,萧雪再次对叶采产生厌恶情绪。

在她认为,叶采太娇气,说明此人三观扭曲,好好的男孩子居然如此软弱,实在是让人鄙视。

洗了碗,也不顾叶采如何怏怏不乐的吐槽辣椒里找不到肉丝,将饭盒放到了指定地点,转身快步离去,好似要甩掉叶采一般。

叶采望着她背影,苦闷闷的抿了抿唇,只好独自行去。

她原以为,彼此之间,关系也就如此了,再也没有靠近一步的可能,或许,等自己的英语成绩有所提高,提高到一定的程度后,萧雪就会静静的离开,不再是她的同桌。

但,世事无常,下一秒会发生什么,谁都无法预料。

午觉时间,二(二)班两名互为同桌的走读生,趴在桌上睡觉觉,萧雪反复气恼着叶采此人的不可理喻,忽然,她感觉到桌子在晃。

略一抬头,她斜过眸去,却见叶采坐趴不安,一会儿朝着这边,一会转到那边。她厌烦又纳闷,心说就不能消停一会儿,于是乎就打算等她再度转过面时,好好咆哮她一顿。

静候片刻,叶采果然翻过了头来,却紧蹙眉头,一脸阴郁与痛苦的模样。

愣怔而匪夷所思,萧雪一开始以为她在故作姿态,但渐渐地,她发现,叶采不像在作假。

迟疑片刻,她凑过脸去,小声问道:“怎么了?”

叶采哼哼道:“好难受……”

她惊诧而好奇似的瞪大双眼,又问:“哪儿呀?心里不舒服啊?”

“肚子疼……”

她惊呆了,低眸看向课桌下,却见叶采单手捂着小腹,略微弓着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