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团

079 粉色欺诈游戏

079 粉色欺诈游戏

印象中的艾子攸,身材高高瘦瘦的,长得还有几分俊美,是个平时沉默寡言却在关键时刻善解人意的温柔的男孩子。当时的他,就像一个邻居大哥哥,他了解你,但你回过神来却发现一点儿也不了解他。

时常挂着一抹温柔而平和的微笑,对待所有人都非常亲切柔和。但似乎正因为对待他人永远不会发生过激的情绪变化,所以几乎没有人能够靠近他,他本身就是一个温柔的谜团。

所以在冷小丫印象中,像这样会做人、学习又好的好孩子,未来绝对会娶个门当户对、有涵养够知性的好老婆,同时身居要职,过上她不敢奢望的华贵优雅而有理有条的生活。

但现在,这一切,似乎都想错了方向……

“嗯,没错,我是艾子攸,现在啊……”身姿婀娜的柳悠悠将叶采拉到身旁,拍拍肩膀对冷小丫笑道:“跟咱们的采|花哥混饭吃,怎么样,你是不是想加入我们呀?”

扯扯嘴角,冷小丫干笑了两声,然后缩着脖子一歪肩膀,欣然似的道:“你,你这,弄得挺漂亮的嘛……”

抿唇婉约一笑,柳悠悠不由分说走到冷小丫身后,推着对方进了房间,然后抬手搭上对方瘦弱双肩,妩媚一低脸,扬起嘴角道:“陪我聊聊……”

而站在门口的叶采撇下嘴角,侧眸看向一旁,咳了咳提醒似的道:“宣传队长啊,注意影响哦,冷小丫可是我内定的人,你可别把人家玩坏了……”

搂着脸红得发烫的冷小丫,柳悠悠回眸,致以叶采一抹妖媚而狡黠的眼神,轻轻点了下头。

……

叶采下了楼,站在冰箱前静立半晌,然后转身,走向老妈房间。

推开门,扒着门弦,注视着里边躺坐在**码字的老妈,撅着嘴哭腔道:“妈啊,我睡不着觉。”

“睡不着?”老妈错愕回眸,道:“你不是还在写小说吗?怎么?不写啦?”

叶采脸色低沉而黯淡,摇了摇头,道:“今天先不写,我心里不舒服,写不了……”

老妈眸中浮起一抹担忧之色,回身招招手,道:“来,让妈抱抱,你这孩子,怎么又心里不舒服?”

叶采喜滋滋扑过去,老妈摸摸,她挣起身,欣然道:“不打扰你了,嗯……我想问你拿点东西。”

“嗯?什么东西?”老妈愣了下,然后恍然大悟,指了下墙角壁柜,道:“那儿,两颗就行了,吃多了会有副作用。”

“嗯——我想想,拿一颗吧。”叶采扭捏着,然后雀跃走去,蹲下身抽开壁柜,找到了那片药丸,不假思索,飞快摁下三颗,握在手心慢慢蹲起来,长叹一声回头道:“妈啊,我有点害怕……”

“害怕?怕什么?”老妈脸色担忧,拉起嘴角,勉强笑了笑。

叶采背负着双手以一种漂游似的脚步晃悠着走到门边,然后回眸,嬉笑道:“怕你打我屁股!”

砰地一声,叶采转瞬溜走,顺手带上了门,徒留老妈哭笑不得直摇头。

来到冰箱前,先将手心里的安眠药放在一边的桌上,然后拉开冰箱门,叶采从中取出一盒牛奶,倒进加热壶。咕噜咕噜煮了一会儿,然后拿出两个图案精美的陶瓷杯,将滚烫的牛奶倒了进去。

“这个是树林,这个,是,英文字母。”叶采分辨好了两个杯子的模样,然后将三颗安眠药丢进了树林图案的陶瓷杯里。

端起两个牛奶杯子,她噙着一抹玩味的笑意,慢悠悠的走上楼梯。

……

粉红色主调装修的房间里,摆满主播设备的电脑桌前,一张电脑椅上挤着屁股坐着两个身材特别好的女生。

坐在左边的冷小丫满脸羞红低着头,而右边的柳悠悠则带着一脸歉意微笑,对麦克风轻声慢语道:“刚才啊,正是因为她,耽误了我和大家不少时间,那现在,就请我的闺蜜,给大家献上一首歌。”

“嗯——”冷小丫一听就试图挣扎而逃离,却被柳悠悠摁了下来,然后,耳边凑来话语——“别怕,都是些臭男人,你又看不到他们……”

举眸,冷小丫神经兮兮似的睁大双眼,柳悠悠将麦克风推了过来,冲她轻挑下巴。

深吸一口气,冷小丫抿紧着嘴唇左看右看,汗珠滑落苍白脸颊,咕噜一声干咽,低下头,对麦克风蹑嚅道:“那,那,那我就,就唱一首,友情岁月……”

柳悠悠闻言纤纤玉指在键盘上轻轻一敲,电脑音箱传出不住地鼓掌的声音,然后切了首“友情岁月”的伴奏,搂着对方摇摇晃晃,好似已经沉浸在了曲调之中。

显示屏,聊天窗口——

“【勋爵】大贵贵:(桃心眼)、(桃心眼)、(桃心眼)……(桃心眼)*10

【子爵】套马的妹子威武雄壮:(桃心眼)34D巨|乳妹啊啊啊,请一定要私聊我

【平民】技术刷钻刷抠币:加扣145723849,价格便宜效果好。

【侯爵】马尔扎克送给-小悠悠(浪漫时光)-251棒棒糖

【侯爵】玛尔扎克送给-小悠悠(浪漫时光)-252棒棒糖

【侯爵】玛尔扎克送给-小悠悠(浪漫时光)-253棒棒糖

……

……”

拍拍对方肩膀,柳悠悠投去一个鼓励的眼神,冷小丫轻轻点了下头,下意识闭上双眼,憋红着脸,颤抖着声线唱了起来:

“消失的光阴散在风里,仿佛想不起再面对,流浪岁月,你在伴随,有缘再聚。天真的声音已在減退,彼此为着目标相距,凝望夜空,往日是谁,领会心中疲累。来忘掉错对,来怀念过去,曾共渡患难日子总有乐趣,不相信会绝望,不感觉到踌躇,在美梦里竞争,每日拼命进取。奔波的风雨里,不羁的醒与醉,所有故事像已发生飘泊岁月里,风吹过已静下,将心意再还谁,让眼泪已带走,夜……憔悴。”

……

……

当冷小丫被柳悠悠送出房间时,全身依然紧绷,大气不敢出,直楞楞地看着前方。回过神来,咽了口气,回眸干涩笑道:“你,你好厉害啊,面对那么多人,还能保持,保持,淡定……”

柳悠悠抿唇嫣然一笑,搂着对方走到叶采房间,推开门,退了两步挥挥手,点头离去。

收回视线,冷小丫杵在门口,紧张似的抿紧唇,注视着坐在电脑前安安静静打字的叶采,不忍出声打扰。

叶采一斜眸,瞥了她一眼,道:“喝杯牛奶暖暖身子?”

冷小丫愣了愣,勉强微笑着耸耸肩,摇头。

叶采撇撇嘴,又道:“那,先去洗吧。”

“哦……”

局促似的双手紧握,冷小丫正步走进叶采房间,也不敢到处乱看,循着叶采所指的方向,走进了洗浴间。

而这时,坐在电脑前的叶采,露出一抹坏坏的微笑,站起身,脱下外边的修长西服,快步冲向了洗浴间门口。

淅淅沥沥的,一听就知道已经开始洗了,叶采咳了咳,敲敲门,煞有其事道:“开下门,我进来一下。”

洗浴间里,高高撅着丰满屁股、正拿着喷头对着洁白娇躯洗刷刷的冷小丫,迟疑似的愣了愣,然后关掉了水,老老实实地走过去拧开了门锁。

瞬的一下,叶采冲进洗浴间,背负着双手,肆意的打量着冷小丫洁白而又丰盈的身躯,嘿嘿笑了起来。

冷小丫瞬间转过身,涨红着脸,撇着嘴角佯作不以为然,道:“洗,洗澡有什么好看的?”

自顾自的脱下了衣服,丢到一旁洗衣机里,叶采扑上去搂住冷小丫腰肢儿,坏笑道:“有没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这个情况。”

不仅绷紧了腰肢的冷小丫呐呐道:“什,什么情况?”

叶采踮起小脚,凑到她耳边说:“我给你洗大腿吧?”

“嗯——”感受到那股热气扑在耳边,冷小丫不禁缩紧了脖子抬高双肩,踌躇片刻,怯怯道:“我,我知道错了,你,你,你别这样嘛。”

“嘿嘿……”

揉捏着对方的大屁股,叶采往上一提,冷小丫不禁就踮起了脚,仰高脖子迷离似的轻吟了一声。

腾出一只手打开天花板的莲蓬头,淅淅沥沥的温热水冲刷下,叶采分出一只手指,在那温热娇嫩的地方轻轻抚弄,让面带桃花眼神迷离的冷小丫不禁瘫软了身姿,扶着墙壁轻哼浅吟,险些跌坐在地。

而叶采,却挂着一抹玩味笑意。

……

十分钟后,叶采搀扶着脚步虚浮无力的冷小丫走出了洗浴间,双手扑到在**。

坐起身,她在对方的脖颈、香肩、耳垂等各个敏|感部位,肆意的舔舐,弄得冷小丫大脑空白,只知道享受。

片刻后,叶采坐起身,从桌上端来那杯字母图案的牛奶,上上下下悉数倒在了冷小丫背上。然后,一边吃牛奶一边舔滑嫩的肌肤,味道特比好。

“啊——”

下一刻,冷小丫被舔着舔着顺着途经舔到了致命部位,不由昂起脖子一声凄厉哀号。

添完了牛奶,让冷小丫再次登上云端,叶采又端来那杯树林图案的牛奶,拍了拍她嫩嫩的屁股,道:“你爽完了,给我也来一个。”

冷小丫赖床半天,好不容易才撑起了身,顺势噙起一抹慵懒醉人而娇媚的微笑,接过了那杯牛奶。

叶采抱臂环胸,趴在**,嘴角噙着玩味笑意。

下一刻,她惊诧似的张开嘴,然后僵直扭脖子,艰难道:“这,这么直接?”

冷小丫不答话,端着杯子一个劲在叶采那儿舔舐,吧唧吧唧的,让叶采抓紧了被子,颤抖着想咬牙。

等叶采登上云端,冷小丫才将牛奶倒了一小部分在叶采背上,忘情地舔舐了起来,舔着舔着呢喃道:“这样好像也行,我又不想做男人了……”

精疲力倦的叶采眯着眼享受着那种特别的触感,艰难地维持着一部分清明。

……

换了副床单床垫,两妹纸双双平躺在被窝里,叶采闭着双眼呼噜呼噜的,似乎早已睡去。

冷小丫艰难的分开眼皮,望着她女票的侧脸,露出一抹傻傻的微笑,头一点,坠入梦乡。

半个小时后——

叶采换个睡姿似的侧头,然后眯着双眼端详“男票”的睡态,一分钟后,轻轻地坐起了身,下了床,立马穿衣服。

来到洗浴间,将冷小丫的几件衣服从洗衣机里拎了出来,翻遍了口袋,将那十多块钱揣进了自个儿的口袋里。

出门前,从衣柜里翻出一根电警棍,别在后腰用西服掩住。

下到一楼,蹑手蹑脚走过了客厅,拿出钥匙拧开大门,轻轻退出了门。

望着那广袤的夜色,她长叹一口气,撇起嘴摇头道:“你真会给我找麻烦……”

紧了紧西服上衣,她耸耸肩,朝小区外赶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