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团

083 双面欺诈终

083 双面欺诈(终)

叶采终于有所察觉。

那双看似迷迷糊糊、天真懵懂的眸子深处,有种玩味戏谑的狡黠神采,就仿佛,他始终带着一副呆呆笨笨的面具。而面具下,却用一种高姿态的讥讽轻蔑冷冷俯视周围人对他的隐瞒或消遣。

或许,苏晓秋早就在第一时间看穿了叶采的真实性别,但他没有选择拆穿,而是糊弄着叶采和他一起装傻,就像绵里藏针的角逐,静候着最近距离给予她致命一击。

弄清对方的预谋,叶采的心思也因此沉重下来,低下脸,略一抬眸,看了眼仍然捂额、急促喘息的苏晓秋,踌躇似的抿抿唇,不再故作亲和单纯,而是淡漠的撇着嘴角道:“我无所谓,你还是先担心你自己吧……”

苏晓秋愣了愣,大抵是错愕于叶采似乎已经宣告撕破脸皮的冷漠语气,于是,捂着额头乃至于挡着双眼的他略一抬脸,咧开嘴角露出两排白牙,笑得很张狂,道:“诶,采|花姐,你的秘密,我发现了诶,这应该,是个不错的交易筹码吧?”

低下头的叶采忽然耸动双肩,轻蔑而讥讽似的笑了起来,抬起漆黑双眸,道:“你自己都保不住,还想要封口费啊?你上网上傻了是吧?啊?”

苏晓秋愣怔,抬起写满了诧异茫然的双眸,拿开右手顺势扶住叶采双肩,愣愣的眨了眨眼。似乎想要将叶采所说的话当回事奈何却感觉没有丁点信服力,唯一引起他重视的就是叶采仿佛有所倚仗的语气与表现,这让他有种被人吓唬半天、最终却发现武器是玩具手枪的凌乱感,轻轻摇了几下头终于将叶采灌输给他的奇怪念头驱散出脑海,撇着嘴奉劝似的道:“采|花姐啊,我要求不高的,我只要一点网费就够了,嗯?”

到底是个骨灰级网虫,动机着实很单纯。叶采似乎明白了为毛苏晓秋这种常年不在白天活动的生物,会离奇的与李薇产生交集,她不由笑起来,略一歪头,觉得面前这个即将发生身体变化的苏晓秋,看起来非常可爱。

“笑,笑什么?”苏晓秋有点没底了,上次好不容易才逮到李薇的秘密,虽然被对方狠狠打了几顿,但仍然靠死皮赖脸要来了不少钱。不过,这次面对叶采太过淡定的反应,他莫名感到力不从心的挫败感,以及一种无端端的危机感,乃至于让他想要打退堂鼓,放弃与叶采交涉以保证自身安全。

出乎他意料的是,叶采恢复了亲和温暖,将他一条胳膊扛到肩上,深吸一口气,看向走廊尽头的洗手间,道:“先去里边躲躲吧。”

“躲,躲?”苏晓秋丈二摸不着头脑,满脸茫然的注视着叶采噙着一抹无奈似的微笑的侧脸,亦步亦趋前行。

进了洗手间,踢上门,叶采很不客气的将他放到墙角瘫坐着,然后远离两步傲慢似的环臂抱胸。

感到屁股一阵钻心冰凉的苏晓秋,龇牙咧嘴晃晃悠悠,酸软的双手无力地撑着地面试图站起来,几次失败后,啧了一声,气恼而哀怨似的仰视着忍俊不禁的叶采,道:“至少,找个东西给我垫着啊……”

叶采很干脆,非常干净利索,迅速将上衣口袋里的东西一一掏出来塞进了屁股兜,进而将上衣丢给了他,然后穿着一件白衬衫继续环臂抱胸,大概是掩饰着胸口春|光。

苏晓秋吃力地抬起屁股,将叶采上衣垫入其中,然后瘫坐在上面,靠着墙角大口大口喘息。

叶采似乎不忍多看,侧了下头,然后立即将窗户扒开,并打开了抽风机。

苏晓秋皱紧眉头龇着牙,道:“你这到底什么烟啊?啊,要命啦……”

叶采禁不住笑了,很妩媚的一抹笑容,抿着唇正了正脸色,犹豫片刻,道:“网神啊,你认为……女孩子的生活,怎么样?”

毫无耐心的翻了个白眼,脑袋晕晕乎乎的苏晓秋口无遮拦,随心所欲发表看点道:“爽呗,又不用自己动手,躺着给操就行了,哈哈哈……”

“哼哼哼……”叶采也笑,眸子却有些冰冷,顺着笑意调侃似的道:“那再过一会,我喊几个男人进来,让你爽爽?”

“屁啊!喊毛男人啊!喊妹子!喊,喊妹子,妹子,妹……”

右手甩传单似的一挥,苏晓秋近乎神志不清,如若不是叶采在和他搭讪,八成早已沉沉睡去。因而,也就是这忽然的精力爆发,抽空了他所剩无几的清明,头一歪,沉沉睡去。

碎发略长,遮住双眼,肤色略显苍白,五官属于那种可爱型的,偏偏真实性格一点儿也不可爱——叶采注视着苏晓秋的睡相,已然开始脑补女生版的模样。

这么瘦,身材应该属于苗条高挑的,五官倒也不错,故意搞个可爱气质的话,应该有几分萌妹子的神韵。

深吸一口气而抬起下巴,顺势抬高视线角度,睥睨着瘫在墙角即将诞生的变身女,叶采顿时有种造物主的极强自豪感,不由将傲慢姿态调整了一番,嘴角扬起一抹讥讽似的笑意,内心里说不出的舒爽。

但渐渐的,她有点烦躁了。

凌晨四点多,冷得要死,干站着什么都不做就只是等待,这让她很没耐心。

虽然等得烦,但她不敢贸然离开,因为洗手间从外面是锁不了的,万一不慎让男人闯入,那苏晓秋岂不要遭殃。

当然,其次她也着实想看看男人究竟是怎么变女生的,具体就是想看看胸脯忽然冒出来的那个过程,上次洛礼变的时候,她打了个哈欠,再看的时候洛礼就已经有一对**了,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所以,对于这次,她特别期待,恨不得将苏晓秋脱光光,看看他的小弟弟是怎么消失的。

仔细瞅瞅,苏晓秋胸脯仍然平平无料,看不出变化,叶采眯眯双眼,目不转睛等候着忽然变化的那一刻。

但她忽然又想起了一件特别重要的事儿,那就是苏晓秋只抽了两口变身香烟。这让她心思凝重起来,心说该不会变个人|妖出来吧?

想着想着视线上飘,不经意叹了口气,低眸,再看苏晓秋,瞬的瞪圆了双眼,只见她身上的西服上衣不知何时已然被一对莫名物体撑起了两个小山包。

干咽下一口惊诧,叶采连忙靠近而蹲在她身旁,迟疑片刻

警惕似的略一仰身,眨巴眨巴眼抿了抿唇

叶采点点头,嗯,是女生没错。

苏晓秋被她抠醒了,嘤咛着睁开惺忪双眼,迷迷糊糊的

然后她睡过一觉后迟钝的神经渐渐感到异样,这跟以前挠的时候好像有点不同,哪里不同呢?她一边睡一边挠一边想……

嗯,这里,这个洞,好热

“啊!”苏晓秋失声惊呼,直到陷入一条**才颤抖了下后僵住,双眼越瞪越大,嘴巴张大得可以塞进大西瓜。

睁大双眼,叶采满脸无辜的看着她。

苏晓秋瞬的低眸,看了眼胸前,那对胸脯撑着上衣好似在耀武扬威,她瞳眸悠悠一晃,头往后一倒,瘫软在墙角。

叶采眨巴眨巴眼,傻了,反应过来连忙拍她脸蛋呼唤:“诶,诶,不是吧?醒醒,醒醒啊,我靠,这就吓晕啦?”

哽咽两声,苏晓秋慢慢地咧开嘴,哭丧着脸说:“尼玛,这叫个啥事儿呀?我有胸?有妹妹?这尼玛,太离谱了……”

见她如此可怜无助的模样,叶采叹了口气,撇着嘴角致以关爱的眼神,积极弘扬玛丽苏精神,板起脸故作老成沧桑,意味深长道:“网神啊,这个女生……比男生好很多啊,你知道吗?。”

睫毛弯长而浓密,苏晓秋双眸茫然,傻傻的张着小嘴,就像个吸|毒的小太妹。

“你看呐啊,以前吧,你是个处|男,对吧,从来没有摸过女孩子的胸,没有抠过那里,对吧?但现在呢?你想想,这是多大的便利啊?啊?”叶采微眯双眼,一边说一边轻轻点头,就像个为新入伙的团员洗脑的高层干部,满脸肃穆道:“额,那这样,接下来我针对摸女孩的胸,给你做一下简要解析。啊,你看,以前吧,你是男生,摸女孩子的胸,会被打一顿,对吧。但现在呢,不怕了,为什么呢,额,因为你也是女孩子啊,对吧?你只要啊,把自己打扮的漂亮一点,跟那些很萌的,胸很大的,屁股很圆的,混熟一点,那——啧啧,想怎么摸!就怎么摸!你自己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嗯?你自己想想。”

苏晓秋忽然斜眸,脸色有种非人的木然,道:“采|花姐,你是怎么做到的?”

“嗯,你指什么?”叶采弯下腰凑去耳朵,尽量给将来这名成员留下好的印象。

“我说,你是怎么把我变成女生的?”语气略显不耐与冰冷,苏晓秋重复道。

叶采一愣,然后无辜似的眨巴眨巴眼,道:“诅咒吧,我也不知道咧。”

“哦,那……你现在想干嘛?”苏晓秋似乎心怀不轨,微嘟着小嘴一脸警惕,漆黑眸子上上下下不停地移动,揣度着身着凌乱白衬衫而袒露粉红色小背心的叶采。

“我,我啊?我安慰你啊。”叶采甜美一笑,然后羞涩似的略一低头抿抿唇,欣然解释道:“刚才你是男生,所以我得保持警惕,但现在不同了呀,我看你,长得太蛮可……啊!”

带着错愕惊诧神色,她被苏晓秋扑倒在地,两女胸对胸,大眼瞪大眼,苏晓秋下边那张嘴和叶采那上下左右不停地摩挲,娇喘道:“和我,做|爱好吗,啊,我,我想,啊,我想……嗯!”

狠狠咬咬牙,苏晓秋露出一脸不甘与落寞,颓然伏倒在她身上,叶采一脸无辜侧过眸,轻声问:“怎么呢?”

娇躯微微颤动,苏晓秋啜泣起来,道:“我,我特么,想被人操,哈哈哈……”

腾出左手,叶采轻轻地抚摸她的无助不安的心,沉静半晌,道:“好点了吗?静下心,别被那些东西影响了……”

愣了愣,苏晓秋瞬的坐起来,娇喘着带着一抹怨毒似的笑意,迅速撩起叶采衬衫衣角,抓住腰带就要解开扣环,忽然脑袋往下一沉,满脸木然,被叶采狠狠地敲了一棍在脑门。

一脚踢开对方,顺势扶着墙爬起身,叶采高仰着下巴睥睨苏晓秋,手上解开了电警棍安全栓,用电花闪烁的金属触头指着对方漠然道:“你特么畜生是吧?啊?有种你去找男人啊,艹,还网神,真特么浪费老子的烟……”

吓唬完了,叶采随手捡起地面上衣,关掉电警棍别入后腰,然后无不泰然自若地将西服上衣反穿过来,留下个漠然背影,心怀失望摔门而去。

跪坐在洗手间里的苏晓秋满脸错愕茫然,怔怔地转眸,注视微微晃悠的房门陷入一阵恍惚失神,仿佛习惯了一成不变生活的她,无法相信这个凌晨所发生的所有事情。

(未完待续……)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