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团

086 自我欺诈吞没痛楚

086 自我欺诈;吞没痛楚

洛水二中。

安排下背诵单词的任务,满脸愁容的向佩佩徘徊于走廊。同学们都在讨论早上神经错乱的叶采,唏嘘感慨讥讽鄙夷应有尽有,总之很起劲,教室里吵吵嚷嚷,然而向佩佩却没心思去管。

望着身旁空荡荡的座位,萧雪蹙紧了眉头极为担忧,经过上次短暂的过节与接触后,她有点了解叶采。叶采是个很沉默、善于隐藏心情的人,平时惯于采用拿着理性思维来为人处事,但物极必反,那些负面的心情隐藏得太深太浓厚之后,等感性思维一旦开始梳理那些感受,就将受到莫大的心灵创伤。

她明白叶采忽然失去理智的原因,八成是被逼成这样的,但究竟是因为什么,她一点儿也不清楚,所以更着急。

而与她有着同样着急、担忧心情的李薇,此时也只能干着急。但另外一位担忧着叶采的变身女柳悠悠,却有几分猜测,她估摸着八成与冷小丫,也就是“洛礼”有所关联。但更多的她也不知道,毕竟昨天晚上发生的那几件事太过于隐秘,短时间很难得到有关消息。

教师右下角墙角的独一张课桌,苏晓秋伏桌而眠,早已沉入了梦乡。早操她就没有参加,并且班主任老毕也早已放弃了她,故而从返回校园开始就一直安然无事,并对叶采一事毫不知情。

这时,有个身穿警服的中年男子从门口走了出来,招手唤来向佩佩,交谈一会儿后,向佩佩高喊道:“柳悠悠?柳悠悠是谁?有人找。”

全班同学错愕的窥视下,柳悠悠心怀疑惑站起身,看见门外人是叶采老爸叶长虎时,不禁惊得双目睁圆。低下脸干咽了一口,撩了下刘海强作镇定碎步跑去,经过向佩佩身旁时,向佩佩低声道:“多配合一下,是叶采的事儿,啊?”

柳悠悠抿紧唇郑重地点了点头,迎向门外叶长虎的身影。

叶长虎身后的那个体态局促又紧张的女孩,让柳悠悠略感错愕,居然是冷小丫。

叶长虎明目张胆观察她,她潜心观察叶长虎背后那一直低着头不敢见人的冷小丫,时而抬起某来,赋予叶长虎一抹腼腆而婉约的微笑。

“你是……柳悠悠?柳姗姗的儿子?”叶长虎问道。

柳悠悠愣了愣,乖乖地点了下头,并未多解释什么。

叶长虎眯了眯眼,脸上透出几分凝重与揣度之色,暗忖片刻,道:“关于叶采的事,你知道多少?”

“啊?”柳悠悠愣怔,然后摇头苦笑道:“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叶长虎眼缝中透出一抹狐疑之色,甩头示意她看向身后冷小丫,道:“她说你清楚这件事啊。”

冷小丫闻言一怔,想要辩解似的略一抬首,最终还是捏着衣角怯怯的低下了头。

柳悠悠大为慌乱,在叶长虎的审视下深深低下了头,娇躯微微颤抖着说不出话来。

叶长虎沉声道:“叶采现在在哪儿?”

柳悠悠忐忑不安抬起脸,然后抿着唇无辜似的摇了摇头,见叶长虎脸色微变,急忙解释道:“这个我真的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只记得当时,当时她被保安带走了,我我我,当时,当时她手里拿着电警棍,我,我也没办法的,我我我,我害怕……”

叶长虎略一低眸,暗自思忖,抬眸道:“那把你知道的告诉我。”

柳悠悠深呼吸着,抿抿唇,道:“她,她那个,一个星期前,就变成了女孩子……是真的,真的,真的变成女孩子,都都都,都有胸脯了,阿,阿姨也知道,还有,还有她妹妹也知道,她妹妹也知道……”

叶长虎若有所思似的撮了撮牙花,微眯着眼,让人看不透心思,沉默半晌,忽然甩头道:“走,跟我一起去附近找找。”

柳悠悠唯唯诺诺点点头,亦步亦趋跟着大步前行的叶长虎身后,而这时,与她同行的另一名变身女冷小丫投来一个歉意的眼神,然后飞快点点头示意她冷静。

见状,柳悠悠思索着敷衍点了下头,心中揣测到叶长虎八成还不知道“变身香烟”的存在,而变身香烟的存在,是绝对不能透露出去的消息,否则给几名变身女以及他们的家人带来沉重心理打击的主要肇事者叶采,必将迎来她父亲正义与公正的怒火。

……

……

街道深处某小巷,叶采怀中抱着电警棍缩在下水管道旁,满脸恍惚与迷茫,大脑一片空白,只知道要躲开人们的视线,藏起来!

背后的居民房里,忽然响起了类似于妈妈打小孩的争吵声,吓得叶采连忙躲开,跑到对面的下水管道旁坐下来直喘气。

眼前似乎又浮现出何小韵冰冷的质问:你在吃雌激素?吃多久了?你变|态是吧?

然后,那抹冰冷的面容愈加真切,仿佛何小韵就站在她面前,弯下腰歪着脖子冲她瞪圆双眼,不停地质问:“你变|态是吧?你变|态是吧?你变|态是吧?……

她抱着脑袋不住地摇头,神情惶恐而畏惧,然后又回忆起她父亲曾经面对着她,一脸愤慨失望的拍击着胸膛,指责道:你就是我工作后负面情绪的集结体,啊,完完全全的社会渣滓,最富有正义的地方,诞生出最不堪入目的种,啊,就是你这个渣滓!

她不住地喃喃,苍白的双唇翕动着,似乎要想解释什么,然而,又仿佛陷入了一阵黑暗之中,妹妹低着头深藏暗处,只露出一双幽幽双眸,呢喃道:哥,我喜欢你。

“啊——!!!”

她失声尖叫起来,昂起头,大口大口的喘气,眼含泪水哀怨似的呢喃道:“我不是叶采,别来找我,别来找我,我只是,我只是,我只是一个女孩子……”

忽然,她愣怔,时间仿佛停住,就连闪耀着光泽的泪珠也凝滞在眼眶底。半晌后,她木然站起身,怀中电警棍滚落在地,她丢了魂似的怔怔地往左走了几步,注视着面前一扇敞开着的窗户的玻璃,陷入一阵痴傻。

玻璃中隐隐可见一名中长碎发双眼通红的少女,但在她眼中,忽然扭曲,化为一个嘴角斜撇着一抹漠然、脸色冰冷的少年。而那名少年,漠视着双眼通红的叶采,嘴角忽然扯开一抹轻蔑的冷笑,质问道:“哭?哭有什么用?啊?哭能解决问题吗?你以为你是什么立场?你以为你是受害者啊?别搞笑了行不行?强|奸、猥亵之类的,那都是意外,意外!你是主谋者,嗯?主谋者啊!你这是在表示你很弱小吗?你害怕啦?你忘了吗?你的‘乐园’!”

乐园二字,让叶采不禁浑身一震,眨了眨眼,忽然抬起头,望了眼天空,又哭又笑的张开嘴扯了扯嘴角。

抬起右手,从额头至下巴用力地抹了一下,仿佛要将所有负面情绪压下去,顺势维持着那股僵硬的劲头,调整状态似的摇头晃脑扭脖子,长出一口气,失笑而自嘲似的翘起嘴角,嘀咕道:“搞什么啊?闹这么大,诶,麻烦死了……”

转身,捡起电警棍,鼓捣了几下安全栓,毫无反应,往手掌拍一拍,不由失笑。将电警棍别入后腰,她扯了扯领口,整理了一番衣衫。就仿佛隐藏在都市中刚刚收拾完一头大怪兽的凹凸曼变身者,动完筋骨后整理行头,以最好最自然的状态面对世界。

或许,极度理智的人,狂躁起来更可怕。

走出小巷,顺手将电警棍丢进了下水道口,然后一拐二晃钻进了一条步行街,仰望某家服装店店门招牌,扭扭脖子,满脸漠然大步而入。

出来时,依然衬衫,却不再纯白,白黄条格崭新的。外边还多了件设计款式类似于二中男式校服的黑灰色西服,背对着门口整理一番仪容行头,抬起手腕自个儿瞅瞅,整洁而干净,满意点点头。

走出步行街,来到正街马路边,随手招了辆计程车,报出地点洛水二中,带着漠然神情静坐于座位。

她要去面对所有自己引发的风波与变故,或许谈不上勇敢,只能说是麻木。她再次将那些负面情绪压下了心海,用重新拾起的冷漠与孤傲镇压,再度恢复到木然的绝对理智状态中。

计程车几经兜转,来到洛水二中校大门。

付了车钱,叶采耸耸肩头,双手插兜,目光直视前方,大步走向校大门。

旁有几名保安错愕而诧异目送,有个保安最先回过神来,连忙追去问道:“你你,你怎么回来了?”

叶采斜过眸,鄙夷似的斜瞥着对方,道:“上学啊,还能怎样?”

“哦,哦,哦……”保安仔细想想好像还真是这个道理,竟然无言以对,只能痴痴地目送叶采背影渐行渐远。

回到教室门口,在一众同学惊诧的目光下,冲当堂教师点了点头,无不风轻云淡的慢步返回座位。

萧雪张嘴就要问,叶采抬起左手,撇着嘴角摇了下头,道:“都过去了,我已经调整好了。”

神情一弱,萧雪呢喃,仔细想想竟无言以对,坐正了,斜眸窥视着叶采,却见她已经拿出教科书专心致志地看向了黑板,不禁纳闷苦恼起来,难道习惯独自承受、沉默面对的人,就如此难以相处吗?

(未完待续……)

PS:颜色忽然发现根本抽不出精力去写快本,好吧,当我调皮,来么么哒。

咳咳,本文已到达前期小高|潮,叶采心境上会发生变化,曾经那段极端思想与记忆对她造成的可怕影响,也会在本卷做出相应处理。代价是智商与情商一去不复返、反应迟钝,以至于彻底沦为小呆萌。好吧,就让我们期待她心理上的变化吧,相信过了这卷,行文风格上会充满治愈与温馨。噢,最后,让我们一起痛骂那个思想极端的“叶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