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团

095 高度精神洁癖上

095 高度精神洁癖(上)

当叶筱筱和何小韵收拾完饭桌,想到即将离别,笑容便不再那么自然了。

锁好门,何小韵带着叶筱筱上了她那辆开了好几年的红色大众,与叶长虎父“子”俩点头道别,赶往前去洛水重点高中的路上。

这一去,短时间内不会回来,因为何小韵还得去一趟兽医店探望险些丧命在叶长虎手中的萌萌。

母女俩匆忙急促,早已下到了盘山路。而叶长虎和叶采俩父子,却双双坐在警车里低头思索,车里安静得甚至能听到呼吸声,气氛有些局促和压抑。

似乎心里有些太过于敏感严肃的事情还没提起,只得特意等到眼光短浅、习惯用感性思维对待问题的妇人家离开后,父子间私下底才会针对这些问题展开沟通交流。

此刻,叶采思忖着如何应对老爸的问题,而叶长虎则苦心积虑的为那个敏感的话题找一个轻松的切入口。

半晌——

“感觉怎么样?做女孩子。”叶长虎牵强笑道。

叶采撇嘴道:“就这样啊,没什么感觉。”

讪笑一声,踌躇片刻,叶长虎严肃问道:“你现在怎么想?那个未来结婚的问题。”

叶采摇摇头,道:“没什么变化,我不想结婚。”

叶长虎面露难色,支吾半天,苦着脸奉劝道:“以前不是跟你详细解析过了吗?这人没你想得那么黑暗,大多数都是安分守己的,也没你想得那么不堪,你,你妈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啊。”

叶采暗自丢下一白眼,低声道:“还好意思提我妈……”

烦躁似的啧了一声,叶长虎解释道:“这也不能怪爸啊,我也想回来住,但,但你妈太强势了你知不知道?呆在她面前我有压力的,我,我可是个男人啊。”

丝毫不给传说中的男人一点面子,叶采迎面报以鄙夷的白眼,嘀咕道:“无聊的借口。”

叶长虎语塞,郁闷的闭上了嘴,左右看看,找回话题板起脸道:“那你妈素来洁身自好,你也看在眼里吧?这不就是很好的伴侣吗?”

“既然知道你还不珍惜?”叶采讥讽道。

叶长虎又吃了瘪,闭上嘴憋了好半天,气恼似的道:“别别别,别提我!这根本不是一码事儿,我现在就是想告诉你,这人,没你想得那么龌龊,没那么黑暗不堪,啊?善恶啊,对错啊,那都是客观世界盖下来的概念,实际上它根本不存在。因为人这个东西啊,他的性格特征,都是在相应环境中培养出来的,没有绝对意义上的丑恶与善良,因为人是可以思考的嘛,对吧?随着这个年龄的增长啊,每个人慢慢的都会有自己的一个独立的三观,衍生出不同的为人处事之道,就好比说,那些在你眼中表现得很温柔的人,当他们面对不同的几种人的时候,也许就会有不同的几种态度,你明白吗?”

叶采面无表情,似乎听到有点不耐烦,道:“你说的那些我都清楚,人的思想用既定概念来诠释,注解,本身就是错误的做法,对吧?但你别忘了,人始终存在劣根性,只要给他们相应的条件与环境,那些丑恶的东西便会通通冒出来。”

叶长虎一斜眸,玩味似的问道:“那你也一样啊?”

“那不同!”

叶采气愤似的抬高声线娇喝一声,然后留下个鄙夷的白眼,轻蔑笑道:“我说的是人,但其中不包括我……”

“那你是什么东西?难道不是人啊?”老爸依然玩味脸色,但多了份鄙夷。

叶采扁扁嘴扭开视线,在对方轻蔑不屑的态度下,反倒不乐意表明身份了。

二话不说,老爸不住地拍她后脑勺,气恼似的道:“脑子有病脑子有病,你以为你是谁啊?神啊?老子不怕告诉你,这个世界远比你现在认识的要复杂得多,你以为都像你想的那样,整天花天酒地泡|妞吊凯|子上床啊?那是一部分人,你给我听着,大多数成年人或许没有那么高大上的理想,但都是有包袱有原则的,肩上都扛着一份沉甸甸的责任,责任你懂不懂?”

被一再否决与指责,叶采不禁心烦气躁,左右看看,闷叹一声反驳道:“那我,那我以前看电视的时候,那些婚后出|轨的,养小|三的,或者是夫|妻一起乱搞的,哪个不是事业有成,有理想有抱负啊?我觉得那些人都是畜生,畜生!明面上披张人皮,私底下就是个只知道搞搞搞的畜生,畜生啊!”

无奈似的叹了口气,叶长虎啼笑皆非道:“看电视?通过电视你能了解他们多少?首先,那些出|轨的,对婚姻不忠的,那都不是真爱,是真爱的话他会内疚,知道吗?其次啊,像你说的那个什么夫妻一起到处乱搞的,那多半是国外,尤其是意|大利那些欧洲国家,他们的观念跟咱们中国人不同,知道吗?而且有些东西不能只看表面,听说过没有,妈的这社会上到处都是老公没办法行房|事专门请优等基因的男人给老婆受|孕的,啊?这个你怎么看?”

老爸所讲述的案例太过复杂,叶采想着气势不由弱了不少,最终一想到那个陌生男人和老婆在**滚的画面,精致可人的小脸上顿时浮起一抹厌恶与嫌弃,碎骂道:“畜生,也是畜生,还不就是为了搞搞搞……”

老爸也无语了,仔细想想的确有几分可能,至少对那个应邀给人家老婆受|孕的男人来说,也许就是件很爽很享受的事儿,他无力辩驳。

梳理了一番心情,叶采委屈似的撅起小嘴,双眸中充满了无奈的幽怨,任性似的嘟囔道:“我,我不管,反正我不想结婚,也不想和……那些,男人上|床,我一想到以后还可能分手啊,离婚呐,搞,搞完我就走人啊,或者背着我搞别的女人呐,我就觉得这人特别脏!恶心,简直畜生!”

面对女儿不肯嫁人的问题,叶长虎心里说不出的沉重与压抑,作为警察他明白,这样下去的后果很糟糕,至少他不想见到叶采整天窝在房间里搞自抠。思忖片刻,抬起脸凝视着俏脸微红、微噘着嘴的叶采,露出半分羞窘、语气温柔的笑道:“那你觉得……我,脏不脏啊?”

叶采顿时娇躯一震,小脸上写满警惕与恶寒,立马歪身和满脸慈祥的老爸拉开距离,泫然欲泣似的牵开唇线,怯怯弱弱的哀求道:“爸,爸你想干吗?我我我,我是你,我是你女儿啊,爸你不能这样啊,你,你是我爸啊,我我我……”

叶采的确很害怕,忐忑甚至绝望,老爸有多强壮而她又有多么孱弱,万一真发生那种事,她注定无力反抗。

尴尬着避开视线斟酌言辞,叶长虎不经意间看到叶采慢慢地合拢了纤细双腿,于是情不自禁将视线转移到她双腿间的神秘处,直楞楞地盯着眨了眨眼,直到隐隐听到叶采轻声的啜泣才回过神来,脸就红了,抬起脸来嘿嘿一笑,道:“诶嘿嘿,歧义了歧义了,你想差了,我我我,我是问啊……在你眼里,我和你妈的感情,够不够纯洁?”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