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团

0103 神秘的存在

0103 神秘的存在

在此颜色想要感谢书友“不存在的第八个”,意见和看法都非常中肯,昨日新章节也道明了那些无法梳理出阅读本文时具体心理感受的书友的真实想法。是的,本文目前看起来的确压抑,或许是剧情过于写实,但更多的是颜色试图转为小白文写风的方向错误,以至于太过于剖析人性。

当然,围绕着目前剧情的自欺欺人的气氛,大抵还有三十章左右,就将来次内心情感大爆发,也是前期小高|潮部分。没了“变身香烟”这一超出人力想象的存在,之后便可彻底抛开那些负面的东西,大大方方写励志与治愈。

是的,这是最初的设定问题,“变身香烟”这种类似于超能力的设定与写实风格联系起来,就像纸沾上了火,剧情注定黑暗。是颜色考虑不够周到,不过将在“乐园默示录”这一卷中,解决掉所有影响整体气氛的存在。

最后,还请诸位书友做好心理准备,近期剧情非常紧凑,并时时刻刻贴近人性,或许会有更压抑的情节,但请理解,这是写实风格的小说。

----------------

晚六点左右。

红旗猎猎飘扬,夕阳斜映在明湖公安总局办公大楼上,金灿灿却不刺眼的光泽,平添神圣不可侵犯的庄严气息。

这会儿,在这肃穆严谨的办公大楼中,刑警大队长叶长虎心情却是轻松畅快的。

无不悠然的坐在自个儿办公椅上,端起茶杯轻轻抿一口,消化着胸腔火热气息然后深有余韵叹口气,略黑古板的脸上,有抹惬意舒适的笑容在那瞬间绽放。

拈起桌上放置的身体检查表,右上角贴着名故作冷漠的少女的头像,那是她女儿,曾经是他儿子,但今后不论走到哪、不管在哪种场合都是他女儿。

没错,几个证明再加上适当的滥用私权,身份证与户籍的问题已经搞定。

得到一周后来取身份证的消息,他这番还是挺愉悦的,算是解决了一个不可预测的隐患,也是从根本上剔除了他女儿叶采的继续沉默坚强的根基。

总之简单来说,身份证纠正为了“女”后,那么在外界眼光下叶采潜意识仍然将自己视为男生的根基,会逐渐崩溃,以至于潜移默化的回归到正常心理状况。

到底是心思敏锐的刑警,能想到的方面可真不少,简简单单一件事的表面下,叶长虎便能体会到更多的胜利喜悦,当然,他还有针对治疗叶采极端心理的下步计划,要在工作中抽出时间去做,注定不能在喜悦与满足中休息太久。

呼出一口气,叶长虎赶紧从一叠文件中抽出一张表格,里边登载着洛水二中近百名品学兼优心性乐观的高中生少年。

任何一个,都有可能是叶采将来的男朋友!

所以不能马虎,得精挑细选。

戴上副眼镜,叶长虎开始阅读这些男生们背景资料与成长经历,就像潜心了解不同的打怪升级的路线,以推敲行事风格,进而分析出大体性格。

pass了两三个,忽然电话响了!

——“喂,老叶啊,告诉你一大事儿,要做好心理准备啊。”那边语重心长道。

叶长虎愣了愣,笑骂道:“甭跟我卖关子,直说。”

——“嘿嘿,你儿子啊,哦,你女儿,你女儿啊,被人报案了,诶嘿嘿,罪状是……”

被人报案?

一想到自己那孩子,叶长虎不禁当真了,沉声道:“具体怎么回事?别给我支支吾吾的。”

——“诶,没事儿,开个玩笑,就是啊,刚有个学生,打电话过来说洛二中那起学生失踪的案件他有所调查和了解,跟我们说啊,是你女儿把那个学生给弄不见的,嘿嘿……”

叶长虎略一回想,不断质问道:“学生失踪?当事人……好像叫洛礼是吧?不是找到了吗?几天前他家属不是向我们反映过了吗?案子都销了。”

——“哼哼,这不让你开心一下的吗?”那边尴尬了。

叶长虎气恼,道:“诶我说,你没事消遣我是吧?这样的消息我能开心么?”

——“啊,行了行了,就这样挂了啊。”

挂断电话后,叶长虎却皱起眉头陷入沉默,在公安局行政办,没谁这么无聊专门打电话开玩笑,他明白刚才那名打电话过来汇报情况的警员的真正目的并非那么无聊简单,而多半是碍于他的身份而难以启齿。

没错,叶长虎很清楚,民警系统也都很清楚,那起失踪案没这么简单,因为经过悉心调查寻觅后,当事人仍然无影无踪,仿佛某种神秘的力量将“他”彻底从这个世上抹除了存在。即便当事人家属反映情况称已经找到,但民警方面却着着实实没看见当事人的影踪,所以虽然销案,却并未消除猜忌与怀疑。

如今再次被提起,多半引起了下面部分的警觉与注意,虽然供词不大靠谱,但却意味着或许另有隐情,而之所以特地给叶长虎打个电话,还真别说,的确是让他有个心理准备。

因为人口失踪,往往牵涉到非法拘禁与恶意杀人,是足以判处死刑的重罪。

但具体什么情况、有何隐情,还有待进一步调查,而秘密调查这种工作自然不需要叶长虎首肯。

弄明白事关重大后,叶长虎不禁惆怅纠结起来,他依稀记得,当初睡在叶采房间里的少女,那长相竟与失踪者“洛礼”有几分相似。进而,他恍然在无端变为女儿身的叶采身上隐隐察觉到了不可捉摸的谜团,没错,他笃定,叶采的确有事瞒着他,而且那件刻意隐瞒的事八成具备着惊世骇俗的影响力。

转念回想,叶长虎惊然意识到,自己潜意识中忽略了一件极大程度上超乎了常理的事情,那就是叶采和柳悠悠,两个关系如此亲密的学生,居然先后从男生变成了女生。

巧合和神奇过了头,就叫诡异了。

而之所以会忽略这个异常现象,一小部分程度上是因为牵涉到了自身家属而在应对时缺少了理性思维,而另外的极大程度上,则是自己潜意识中将之定义为了科学无法解释的巧合与玄奇事件,这让转醒过来的叶长虎自嘲一笑,身为堂堂刑警,居然如此愚昧呆笨。

他头疼似的揉了揉太阳穴,拿出纸和笔,定思片刻,然后一一列出可疑的因素——“失踪的学生”、“长相相似的少女”、“变成女生的女儿”、“同样变为女生的艾子攸”。

最终,得出结论——“失踪者极有可能变成了女生”,于是引出另一个让人不禁抓狂的诡异疑点——“是什么超乎科学理解范围的力量与存在,让她们三人,彻底变成了女生!?”

黑科技!?异能!?魔法!?降头术!?道法!?诅咒!?

直翻白眼的叶长虎恨不得拿头敲桌子,不论哪种猜想,都太荒谬了,简直在挑战作为一名警察的他的理性思维!

但冷静下来,不论怎样荒谬,女儿叶采,都非常可疑。

……

总之,不论如何设想都太过荒谬后,清楚不可【操之过急、逼得太紧】的叶长虎,索性静观其变。当然,叶采的男朋友还是要找的,但她的男朋友多出了一重身份与一项任务,那就是担任叶长虎的线人与卧底,而任务即是探知叶采的秘密。

而与之同时,仍然将此事定义为失踪案的刑侦部已然派出一名警员,开始秘密监视嫌疑人叶采的一举一动,并展开相应调查。

……

……

洛水二中方面。

在恶意表现自己的楚云飞报警而着实引起警方重视后,也便故作沉重姿态的从周围人诧异注视中离开了墙角现场,然后才开始担心是否会因为此事而得罪高三杨简,这让他忐忑不安。

而另一方面,被他无意中间接施加了压力与负担的叶采,此刻在苏晓秋的陪同下,不再故作冷漠脸色,而是沉默而恬静的迈着缓慢而略显沉重的步伐,双双踏上返回教学楼的路上。

一路上友谊的浸漫,不同于和柳悠悠之间的温馨与亲昵,却也是份难得而可贵的最初友情,就像株幼苗,必须小心呵护。

叶采的确想和能无视周围眼光而陪在她身边的苏晓秋说点什么,不管什么话题,能说说话、让气氛欢快亲密起来就行,她不想在对方心目中形成个很木讷漠然的形象,她想让苏晓秋知道自己并非在顾自胡思乱想,她想让对方知道自己同样十分珍视、甚至也在拘谨对待彼此间的友谊。

但莫名的,她说不出口,感谢吗?她自认双方没那么矫情,反倒可能会因为过于客气而落得尴尬。开玩笑?侃大山?她不禁苦笑,根本没这个心情。

最终是几度察觉到她欲言又止的苏晓秋给了她一个无奈的白眼,才让她愕然愣怔,隐隐意识到对方并非自己所想的那么迟钝以及缺少情商。

望着前方,苏晓秋抬高脸蛋深吸一口气,然后耸了下肩,悠悠然摇头晃脑道:“我吧,话……也不多,就是……希望……以后……有让我自豪得意的事情的时候,可以告诉你!”

被对方那么认真的双眼一盯,叶采不禁局促羞窘似的缩起了脖子,讪笑连连,苏晓秋抬起手指命令似的对她点了点,道:“而你需要做的,就是为我呼唤鼓掌,没问题吧?”

没等愣怔的叶采琢磨出背后的缘由,苏晓秋不好意思似的耸耸肩,低着头走了两步,嘀咕道:“太过分了吧?怎么感觉我好不要脸的样子……”

就单单,为了让我给她鼓掌?

望着对方小孩子气似的边走边踢小石子的背影,叶采不禁恍然失神。

她依稀记得,那天凌晨在黑网吧见面时,苏晓秋怯生生的指着显示屏,一脸拘谨与羞窘,极其婉转的向她分享引以为豪的sold战,如今想想,让人苦涩又心酸。

或许,同龄人之间,很难做到坦率的表扬夸赞他人吧?

以至于,苏晓秋在自己唯一能引以为豪的领域上,往往获得不到掌声与夸赞,被她叫过来围观她大发神威的人们,多半会拿比她更厉害的玩家来讥讽与奚落她,或者是避开这个问题。

幼稚的人,往往并不可爱,而是可笑。

在那道看似天真懵懂的身影逐渐模糊的时候,叶采抬高双肩深吸一口气,随手擦了擦泪迹,然后露出一脸玩味与揶揄,迅速追了上去。

“诶。”

苏晓秋踢石子的动作一僵,幽然回眸,当叶采那笑脸映入眼帘的时候,她脸上那抹落寞与失落,在嘴角牵强扬起的瞬间,被天真之色掩盖下去。

佯作漫不经心的撇着嘴,叶采摊了摊右手,撇嘴道:“我又没说不行,跑那么快干嘛?”

“啊?”有种等待确认而迟疑的欣悦笑意,在苏晓秋微微抽搐的嘴角上浮现。

白了她一眼,叶采道:“不就是鼓掌吗?啪啪啪的,这样是吧?”满脸不屑拍拍手,然后挑眉。

皱了皱小鼻子,苏晓秋害臊笑了,迅速抿起唇拉下嘴角,故作鄙夷道:“还啪啪啪咧?你这腐女……”

叶采满不在乎似的耸耸肩,与她并步而行,彼此间偶尔眼神交汇,乃至于脸上笑意愈加浓厚,最终双双忍俊不禁似的笑了起来。

深吸一口气,叶采感慨似的道:“少年人呢,越是自卑越要面子,所以不坦率……”

苏晓秋瘪瘪嘴,眸中露出几分回忆之色,然后苦涩又无奈轻轻摇头,却给了偏过脸来嘻嘻笑的叶采一个白眼,道:“莫名其妙。”

抿着唇而扬起嘴角,夸张的玩味笑容下叶采道:“你好像也不怎么坦率哦。”

苏晓秋故作不耐烦,道:“我管?无所谓了……你懂就行了嘛,嘿嘿。”

叶采摊手诉苦:“那样很累的,你知道吗?我还得花费脑细胞琢磨你真正的想法,没有意义啊。”

一个转角上了楼,苏晓秋也没回答,终是被叶采挠了下小腰,才嘻嘻笑着解除了装傻看风景的姿态,眼神无奈皱皱小鼻子,在上二楼前,她扁嘴道:“没办法,我脸皮太薄啦……”

“你脸皮还薄啊?跟我说的话就像狗血剧里的台词一样……”

进入人多眼杂的走廊之前,她俩像对地下恋人似的,双双停下了脚步。

苏晓秋故作任性矫情低头扭腰,叶采撇嘴啼笑皆非。

片刻后,叶采思索而苦涩笑道:“晚上,下晚自习后,咱俩好好聊下吧,有些情况,我希望你清楚。”

深深低着的头点了点,苏晓秋故作轻松悠然慢步走去,忽然回眸,在肩旁怯怯挥手,蹑嚅道:“晚上见……”

叶采愕然,望着那背影,心说尼玛完完全全的女孩子啊,看来自己想的没错,只要苏晓秋故作可爱,做起女孩子来简直不要再自然。

自嘲一笑,叶采也懒得深入反思自己了,嘴角下拉,摆出个漠然生冷脸色,以面对走廊上的异样眼光。

下午三个小时不到的睡眠是明显不够的,刚返回座位,她又来了睡意,想到萧雪间接性与她产生隔阂,以至于不会再那么强硬地要求她学习,于是大大方方的趴在桌上再睡一会。

……

……

饭馆二楼,指挥部。

冷小丫听到有气无力敲门声,迅速跑去开门,只见一脸恍惚茫然之色的萧雪状态消沉。

冷小丫蹙了蹙眉,并未多问,将对方带进房间后关好了门,直截了当道:“你如果不想再参与了,我不介意你退出。”

顾自反复思考的萧雪恍然抬头,道:“你知不知道李薇是怎么回事?”

“李薇?‘他’怎么了?”

萧雪沉重点头,道:“我感觉……她和叶采有关系,或许,以前有过一段恋情……我自己瞎猜的。”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李薇是男的呀。”冷小丫讶然道。

“男的?”萧雪愕然失笑,摇摇头,道:“算了,也无所谓了……对了,你拿到了吗?”

冷小丫踌躇片刻,原地盘腿坐了下来,略眯起眼,然后在萧雪错愕注目下,沉重摇了摇头,道:“我想得太简单了,那么重要的东西……”

“没拿到啊?”

叹息一声,冷小丫不甘摇头。

萧雪面露难色,道:“那,那以后怎么办?她会对我们提高警惕的吧?这样一来,几乎不可能拿到了。”

低头缄默着,冷小丫思忖片刻,若有所思道:“或许,我们应该,换个角度下手……”

换个角度?

不偷也不抢了?

闻言,萧雪目光一凝,思索起来。

腾地一下,冷小丫忽然站了起来,萧雪见状不胜欣喜,抬眸欲问,却见冷小丫面露犹豫踌躇之色,便问道:“怎么了?”

闷叹一声,冷小丫握握拳,咬牙道:“不管了,就这样做。”

站起身碎步跑到她身旁,萧雪又急又气追问道:“你倒是把计划告诉我啊。”

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的冷小丫面露愧疚之色,道:“下面,基本上,不用劳烦你了。”

萧雪给个白眼,道:“说出来又会怎样?我还能跑过去告诉小采啊?”

挠挠鼻尖,冷小丫撇嘴道:“呃,我这样想的……因为吧,我失踪了,和小采有关系,但我让我表哥去销案了,所以,这次,我想让我表哥去找叶采要那包烟,也就是,给她施压,让她主动交出来……”

萧雪闻言惊喜过望似的缓缓睁大双眼,赞叹道:“好主意啊,给她来点猛的!叫她就知道逃避现实,哼哼,施加压力……好主意!”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