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团

0105 温柔是种成熟的境界

0105 温柔是种成熟的境界

校园主干道。

优雅少女柳悠悠匆匆而行,眼神怨憎而故作冰冷。

来到校门前,在几名保安有意无意的窥视下,滴的一声,刷卡出门。

举眸扫去,却见校门外左边树下停靠着三四辆摩托车,车主体态傲慢不羁,车灯一律朝着她这边的方向,隐隐充斥着暴躁的危险气息。

轻蹙眉头,悄然丢下个鄙夷的白眼,她略一转步,沿着校外走廊走去。

忽然,背后传来机动车轰鸣的声音,神情一慌,她能感觉到,有辆摩托车正朝她迅速驶来。

她连忙转身,只见有辆摩托车碾起一片灰尘,在地板上扫了个弧线,车主叼着烟龇着牙,黑色夹克衫敞开而袒胸露腹肌,浑身上下散发着狂傲不羁的气焰,略一斜眸,那种戏谑却又沧桑的眼神让柳悠悠不禁屏住呼吸。

后座有个身着黑色长风衣的齐耳短发少女,瓜子脸,目光清澈,长得倒挺俏,眼神却略带敌意,黑风衣少女跳下摩托车,朝柳悠悠大步走来,轻挑下巴。

“小采呢?没和你在一块儿?”

“哼,我哪知道?”

尽管柳悠悠不清楚冷小丫和叶采之间的那点事儿那点调调,但直觉告诉她冷小丫会威胁到自己在叶采心中的地位,对于某种意义上的敌人她不想搭理,丢下个轻蔑白眼,转身款款走去。

“诶,你跑什么啊?”

冷小丫纳闷眨眨眼,迅速追了过去,而背对着冷小丫的柳悠悠脸上掠过一抹惊慌之色,加快步伐并低了低头回眸道:“我赶时间。”

无奈的停下脚步,冷小丫闷叹了一声,望着那匆忙的婀娜背影嘀咕道:“这人真是,莫名其妙咧……”

那个黑夹克男人走到她身旁,叼着烟眼神睥睨,遥望柳悠悠的背影,坏坏的嘿嘿一笑,转眸对冷小丫道:“你认识啊?”

冷小丫轻挑一个白眼,嬉笑道:“怎么?你想泡她啊?”

一团烟雾飘起,黑夹克男人取下烟蒂,轻吐一串烟圈,凝望着柳悠悠看似优雅高冷的背影,微眯双眼咧着嘴,深情感慨道:“妈的,这种气质的女人,真让老子受不了啊……”

“咦,你个下半|身动物,离老纸远点儿……”

冷小丫轻皱鼻子笑骂着,一脚轻踢对方脚后跟,迎来对方呵呵**笑。这时,冷小丫表哥杨昆一瘸一拐走过来,摊手纳闷问道:“你俩搞啥呢?问到啥没有?”

冷小丫扁嘴摇头,而杨昆又挑衅似的抬高下巴,对黑夹克男人叫嚣道:“卧槽,让子,你他大爷的想跑我表妹门都没有,你给我搞清楚啊。”

黑夹克男人正要辩解,冷小丫杏眼一瞪颠怪道:“姓杨的!别乱打屁行不行啊!?”

躲开冷小丫的掐肉惩罚,两个男人互换了个玩味眼神,杨昆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道:“要不,撤吧?明天再来怎么样?”

“啊?为什么啊?这不还没等到人吗?”冷小丫困惑道。

杨坤似乎有所踌躇,抿唇面露窘色,向身旁黑夹克男人可怜巴巴的投去个求助的眼神,冷小丫立马转眸看向黑夹克,不屑嗤笑一声,道:“背着我搞什么东西?”

“呵呵呵……”

黑夹克男人尴尬得干笑了几声,扭过脸以避开冷小丫那玩味轻佻的目光,皱眉撅起嘴佯作若有所思,然后一脸凝重道:“礼妹啊,多年不见,你难道就没啥想和我们分享的东西吗?”

冷小丫纳闷眨眼,心说哪来一个多年不见。

杨昆满脸认真附和道:“让子说的没错啊,和大家去搓一顿,哥几个一起喝一杯,和大家讲讲你最近那段故事嘛,嗯?”

听明白后冷小丫就不乐意了,低眉撇嘴兴致阑珊,道:“不给你说过了吗?有什么好讲的啊?”

“算了,不用跟她废话。”

杨昆一转身,朝背后她俩捅了个大拇指,牛逼哄哄道:“让子,抱走!”

冷小丫一愣,惊慌转眸,只听嘿嘿一笑坏声,还来不及做出什么规避反应,视野悠然一晃,就被叼着烟的黑夹克横抱了起来。

“喂喂喂喂喂!放我下来,老纸是男人啊……”

“挖草,你特么把我放下来!”

“诶诶诶,有话好说,让子我以前是个男人啊,诶诶,听我说……放我下来!!!”

硬扛着怀中冷小丫无休无止的踢蹬捶打,叼着烟的黑夹克男人微眯的双眼直视前方摩托车,迅速跑去,将冷小丫翻过来往油箱上一丢,顺势骑上车,一踩油门,嗡呜一声,绝尘而去。

“看啥?看啥?有啥好看的?”

骑上摩托车的杨昆满脸坏笑的看了看周围哥几个,一踩油门,前后离开此地。

……

……

二中校内。

围绕是否需要在意外界异样眼光的话题,终于在忽然袭来的一阵冰凉秋风的呼唤下告一段落,叶采颇有感慨似的深吸一口气而站起身,抿抿唇,仰望广袤夜空,目光不禁渐渐柔和下来,神情也愈发恬静乖巧。

“或许,你说的没错,可能是我自己的心态问题……”

苏晓秋跟着站起身,注视她的侧脸,嘴角噙着一抹安静而温柔笑意,道:“其实这个世界,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简单,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想法和目标,两个不一样的人发生冲突,结果怎么样,关键,看其中一方的态度,嗯……就是说,不能只看表面吧。不管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事,都有一个存在的理由,我想,把那个理由弄懂之后,这人活着也就没什么意思,嘿嘿……”

调皮的笑声,淡在寂静的夜色里。

静默片刻,仿佛互有默契,彼此转身,这时,叶采回眸一笑道:“一开始,还想给你说点什么的,结果却被你教育了,嘿嘿……”

苏晓秋翻了个懒得辩驳的温柔白眼,若有所思的一歪头,然后,转过面来,小手放在胸脯旁轻轻挥了挥,然后耸耸肩,恰要离去。

“对了,晚上你还出去吗?”叶采忽然喊道。

那远处的夜风下模糊的苗条背影,似要随风飘渺散去,终是定住,回过一双温柔眸子,远远点了下头。

无奈摇摇头,望着那体态天真可爱的背影,叶采想,这或许就是她的生活方式吧?

将挎包挽上肩头,将要离开时,她深吸一口气,又回眸望了眼那道背影,忽然想着,或许,自己也应该改变一下了。

渐渐地扬起一抹温柔微笑,她迈出安静而温婉的步伐,内心仿佛充满了慈爱与温暖的色调,这种状态特别奇妙,周遭一切,在此刻看起来都变得温柔可爱起来。

来到校大门,她带着微笑,致以眼神奇怪的保安们友善点头,刷卡出门,恬静身影逐渐淹没在夜色中。

而这时,保安室里的保安似乎有人为她那抹笑容舒开了心里的敌意,然后冒出一种奇怪的感受,自己想不穿,于是和旁人纳闷嘀咕道:“诶,我觉得那孩子,八成是女扮男装,本来就是个女生。”

有人尴尬挠挠额头,喝了口茶咕哝道:“我倒是觉得,她笑起来还蛮好看的……”说着他羞窘局促似的撇着嘴抬起眸来,小心翼翼打探旁人的眼光,似乎已经做好被听者嘲笑揶揄的心理准备。

出奇的是,这回没人搞那些浮夸的反应了,而是都带着纳闷神情若有所思起来。

“小鼻子小嘴的,眼睛也挺大,的确不像个男生……额,呵呵……”有人回想着叶采的面容顾自念叨,说完才为自己的猜想与假设感到尴尬。

互换确认的眼神,然后纷纷拘谨微笑,然后沉默低下头,微微撅起嘴,,喝起茶来,哧溜溜的响,有种静谧安详的气氛,不知不觉中从这安静温暖的保安室的荡漾而出。

“应该……是个好菇凉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