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团

0109 午夜的雨

0109 午夜的雨

晚十一点半。

明湖某城中村的大排档中,洋溢着热闹兴奋的气氛。

喝酒吃肉侃大山,摸肚皮的摸肚皮,咂巴嘴的咂巴嘴,杨队长一行人正在为洛礼平安归来搞庆祝宴。

桌边的地面上丢满了瓶酒盖子、纸巾、一次性餐具包装纸,这顿饭已经吃了一个多小时。

不提冷小丫喝醉后如何意气风发的表示作为女生也照样能骑摩托车,照样能打拳,也不说如何在被人真诚关切后,含泪隔着夜空对老杨和冷氏姐妹表示感激,总之冷小丫是这顿饭的中心,大家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了解的差不多了热情也就消退了,乃至于此刻大家叼着牙签、摸着肚皮互相侃大山,嘿嘿哈哈的男人笑声,掺入酒劲听起来就更加**邪恶了。

趁杨昆一瘸一拐去解手的机会,那个身着黑色皮夹克而弹性露腹肌的“让子”佯装喝醉酒,摇摇晃晃地走到冷小丫背后,拍了拍她的肩膀甩了个眼神。

冷小丫醉醺醺站起来,跟他一块蹲到马路边。

讲话前给对方装根烟,这是烟民间不成文的规矩,让子从内口袋里摸出一包售价二十五软妹币的精品黑狼,略一抬手给自己叼了一根,然后将烟盒口送向冷小丫。

冷小丫摇了摇头,道:“抽不了了,嗓子难受。”

让子也不废话,将烟收了回去,然后自己点燃了满脸陶醉的吞云吐雾起来。

冷小丫斜眼冷瞧,注视着这个抽起烟来喜欢双目无神的双十年华的平头男青年,就像观察一个隐藏极深的敌手,眼神有几分警惕。

“喊我过来干嘛?有话直说。”

她直白的问题换来一声尴尬似的嘿嘿笑,让子龇牙眯眼,烟蒂叼在齿间,只见火点迅速吞没白色的烟管,大概十秒过后,他取下烟蒂,低下头丢进了下水道隔板中,嘴里鼻孔里升腾弥漫出大片的白色烟雾,笼罩他的平头脑袋,竟搞出了几分飘渺脱俗的**气息。

冷小丫极为恐惧似的歪身咧嘴,眼神鄙夷又嫌疑,好像看见了一个自寻死路的煞笔。

“不是早就跟你说过了吗?别抽这么凶。”

让子又点燃一根,抽了一口取下唇间,伴着烟雾舔舔嘴唇,紧锁眉头笑着,让人看不透他真实的心情,道:“快过年了,小礼,老子没脸回去啊。”

冷小丫撇撇嘴,似乎被说到了伤处,四处看着风景,眼神却略显惆怅忧伤。

“诶,反正你又不回去,假扮我女朋友跟我回家行不?”让子睁大双眼,释放期待与希冀的双彩。

“放屁,你想得美哦。”冷小丫致以夸张冷笑。

“我靠,亏你还是我弟兄,你这太不讲义气了……”让子叼上烟,腾出右手伸过来,将手面摊给冷小丫端详,道:“你看我这粗糙的大手,就知道哥们遭了多少罪吧?”

冷小丫气呼呼瞪他一眼,鄙夷又气恼的嘟囔道:“别这么恶心行不行啊?”

让子嘿嘿一笑,摊出去给人观赏过的右手收回来满手掌的尴尬,出于掩饰摸了摸脸颊,反应过来看了看右手掌,面露难色咽一口,感觉有点瘆的慌。

“诶,我说,白天那时候,你不会真动心了吧?”冷小丫笑道。

在大腿上擦了擦右手,让子疑惑道:“哪个时候?”

冷小丫颠头晃脑演艺派,道:“妈蛋,这种气质的女人,真让老子受不了啊。”

“嘿嘿,你还记得啊?”让子惊喜道。

冷小丫翻个玩味的白眼,踌躇着,撅起嘴来,不甘心似的嘀咕道:“要说,她算是最漂亮的了,身材也是最好的……”

让子抽了口冷气摸平头,舔舔嘴唇,目光神采奕奕,仿佛大有兴趣。

“就你也想追她啊?”冷小丫不屑似的笑着,斜睨让子蠢蠢欲动的样子。

让子嘿嘿一笑,抽了口烟,摇头深情道:“你不懂,我特么是纯爷们,啊?”

说着,在冷小丫鄙夷的眼神下,他抬起右手食指,抑扬顿挫道:“就,那种女人,老子最了解了,平时搞得那么高冷,只要往**一丢,保证立马扑过来,搞得你不要不要的,信不信?”

冷小丫为他的观点感到轻蔑似的哼了一声,却是耸耸肩,道:“我不懂。”

让子挪过来了点,小人模样好奇又期待道:“诶,她喜欢什么东西?喜欢吃什么?喝什么?老子一定满足她,我靠,那种女人搞起来,啧啧……”

“妈蛋你这牲口!”

冷小丫闪躲跑开,满脸嫌弃兜圈子绕开了,离远了又一指,道:“省省吧,你就带着这么龌龊的动机去追她,肯定没戏!”

桌上的人听到风声都问咋回事,让子嘿嘿笑着不予作答,反倒是自个儿美美的抽了口烟,嘀咕道:“搞不好就对她胃口呢?”

……

……

午夜零点。

秋天的夜漆黑得不惨任何杂质,夜空仿佛近在眼前,又像永无边际的迷雾。

洛水二中,高二年级组男生宿舍楼,三楼307。

苏晓秋藏身其中。

安静到死的宿舍里,比外界更为漆黑,衣服穿得严严实实的苏晓秋能听到自己沉重而紧张的呼吸声,大晚上的,她必须确认宿友们都睡熟之后,才敢从被子里钻出来。

她不是叶采那种用男式西服就基本能掩盖住女性特征的飞机场,她起码有B罩|杯,所以很容易从外表上看出女性特征的她从凌晨到下晚自习,除了和叶采呆一块儿,都是独处的。

两个小时前进宿舍的时候,尽管刻意用环臂抱胸的方式掩住胸脯形状,但掩不住翘挺臀部与婀娜的腰部,大家又不是瞎子,只是男生的既定印象让他们没有确信这就是个女生。

但现在不同啊,大晚上的,正是荷尔蒙剧烈分泌的时刻,万一哪个牲口憋到现在,特意等大家都睡着后起床撸|管子,刚好和她来了个碰面,那岂不糟糕。

所以,苏晓秋很害怕模糊又漆黑的这间宿舍。

最终她决定再等十分钟,这是底线了,拖得太久就相应缩短了她在外边的游戏时间。

尽管做好了再在被窝里等候十分钟的决定,但她仍然惴惴不安,怕有人忽然来个夜袭,搞的全寝动荡,纷纷丧心病狂扑上来共享欢乐时光。毕竟以前在这宿舍里,可是上演过群起而搞|基之的鬼畜画面,就算当时没假戏真做脱下裤子,但回想起那搞起来的狂野劲头和**|荡的笑声,已足够让苏晓秋紧张出一把汗。

等差不多十分钟了,苏晓秋屏住呼吸鼓起勇气,猛然掀开被子,下床咚咚咚的一阵狂奔,瞬的跑到门口,抓住把手一拉,纹丝不动!

我靠!怎么锁上了!?

苏晓秋又急又怕冒出一身汗。

左右看看,她便打算钻窗户爬出去,看着那狭窄窗户,想想都能预料到会弄出多大动静,这让苏晓秋感到几分紧张局促。

蹑手蹑脚来到窗前,她扶住窗沿,抬起右脚踩上去,嘎吱嘎吱响个不停,这让得紧张得掉冷汗。

还好,一切顺利,她将双腿穿过了窗户,弓身一弹,就跳进了走廊。

咚的一声落地响,震荡出不安与恐慌的回声,来回萦绕在这深长又死寂的长廊。

她瞬的蹲下身,迅速藏进门窝里,屏住呼吸,咕噜干咽,警惕着两边漆黑长廊中不存在的锐利目光。

十多秒过后,确认暂时安全,她小心翼翼迈出步子,往三楼楼道口碎步小跑,时而回眸,警惕巡视身后那深长得仿佛将要吞噬而来的漆黑走廊。

爬上通往三楼的楼梯,经过几个漆黑得只剩下阴影的死角,她多看了几眼那犹如卡在墙壁直角中的黑洞的死角,不由猜想这其中是否藏着什么暴躁的东西。

死寂,漆黑,却往往包容狂躁。

登上三楼,来到一扇窗前,窗外是稀疏的杨树林,将窗里其中两根铝合金栏杆往上一撸,便敞开个可容人通过的洞口。

攥紧两边的栏杆,她抬起右腿,探到窗外,略一使劲,整个身姿便挂在了窗下。然后是左腿,探进窗外后,整个下半身便慢慢地脱离了这栋沉浸在死寂中的宿舍楼,用一双修长纤细的小手挂在三楼高空中。

她试图翻过身,翻过此时这种仰面朝天、毫无安全感可言的姿势,就必须互换攥着栏杆的双手的位置,乃至于必须事先松开一只手,她扭腰试图匍匐过来,窗口狭窄得可怜,死死勒住了她较为饱满的胸脯,给她带来持续不断的剧痛感。

她咬咬牙,不管不顾继续扭转腰部,同时松开右手,朝左手那边抓过去,这时胸脯豆豆挤在西服纽扣上,在她扭腰的时候,狠狠地夹了一下。

她松开手痛呼一声,从三楼窗口上直线坠落而下,嘭的一声闷响,侧着身子硬生生的摔在一楼雨板上,在黑夜中散开一朵艳丽的朱红,她浑身急剧颤抖着,张开嘴试图吸入空气,呃呃微弱的干嚎,空气仿佛凝固成了石块。

她浑身绷紧轻微颤抖,却不得动弹,头枕在一滩暗红的血液里,几缕凌乱的发丝挡在瞪圆的双眼前,颤抖的瞳孔中,有几抹不甘和错愕,挣扎在绝望的灰色浓雾中。

远远看去,就像个安静睡在一楼雨板上的妖冶少女,铺着华贵艳丽的红毯……

砰嚓两声,高空有躁动的气息迅速袭来,大雨来得如此突然。

刷啦啦倾盆而下,空气里仿佛升腾出朦胧迷雾,雨点砸在她脸旁的血池中,溅起一片血花洒在她苍白的脸上,她黯淡的视野里仿佛失去了温度,逐渐被雨幕朦胧了眼眶。

凌晨四点的时候。

雨停了,滴滴答答,一楼雨板下的金属门前,不时坠落下血色的雨水。

如果有人能来到这里,看到这妖冶一幕,也许会猜想,雨板上或许有什么东西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