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团

0111 手术风险

0111 手术风险

早晨。

在晨跑时与早读时,班上散开两股风波与话题。

首先是曾经常常将自己包装得冷漠孤傲的叶采,如今似乎单纯甜美起来了,据说嗓音很甜,极有可能是个女扮男装的妹纸!

其次,是从某间宿舍的成员口中传播出的一项舆论话题,听者无不愕然愣怔。

听说有人死了。

早晨起床的时候,该宿舍寝室长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跑到窗前往外看了眼,恐惧的惊呼声引来一片好事者,只见一楼雨板上有个躺在血污中的少女,被苍蝇盘旋纠缠着,隐约可见灰暗无神的姣好面容。

之后被保安们找梯子抬了下来,迅速送往了医院,但看那保安们苦涩又凝重的脸色,八成早死透了。

这个与死亡沾边的话题,较叶采疑为妹纸的话题,更富有争议性与传播力度,一个早自习的时候,传遍了全班,让两个稍微与当事者走得近的变身女,陷入愕然迷茫的自我欺骗状态。

于是乎,萧雪再次失去了与叶采重归于好的勇气。

下课后,在吃早餐的时候,发现班上右下墙角那独一张课桌的主人不见影踪后,叶采迅速找上了那名知情的寝室长,罗亮清。

经过一番交谈与确认后,叶采得知凌晨出事的人,的确就是苏晓秋没错,目前已被送往医院,到底是办后事或是抢救,一概不知。

这让叶采颓然离开后,独自痛心疾首,她来到那栋男生宿舍楼,特意看了下事发现场,那洒满雨板凄凉哀默的血污中,空缺出个纤瘦的人影,她似乎能看到午夜时那道娇弱的身影,躺在雨板上虚弱哀嚎着,艰难度过了绝望痛苦的后半夜。

但或许,并未度过。

顿时有种来不及偿还与关爱的强烈悔恨,像是要撕开她昨夜刚被对方开导得释然温柔的心。

整个上午,都在这种自我怨恨的情绪中艰难熬过,而默然不语的柳悠悠,说不出心里究竟是个什么滋味,总之有种对遇难者的同情与怜惜,往深了一回想对方曾经那活泼狡黠的言行举止,她会忍不住眼眶发热。

最终饭也没吃,下课铃声响起时,叶采就闷着头匆匆跑出了教室,柳悠悠经过短暂犹豫,迅速跟了出去。

早上布满乌云的天空,此刻浓如墨汁,阴暗而厚重,仿佛随时会倾塌下来。

凛冽的秋风鞭挞着叶采冷然麻木的小脸,校园主干道中她迈着匆忙急切的步伐,跑向校园大门,而这时柳悠悠喊了声,趁她驻足等候的机会,迅速追了上来,娇喘不断,哽咽着试图尽快缓过气来。

“问……呼,问过老毕了吗?在哪家医院?”

叶采点了下头,带着柳悠悠迅速跑出校园,沿着街道一路小跑,并留意着过往出租车。

柳悠悠有点吃力的跟在她身旁,最终一把拉住她的手,双双停下匆忙的脚步,低头娇喘着。

“跑,跑有什么用?总,总得坐车吧?”

叶采沉默了,她咬紧牙撅起嘴,眨巴着湿润的双眼,佯作漫不经心的左右看风景。

柳悠悠低眉哀默,勉强露出一抹慰藉微笑,拉着她驻足街边,安静的等待着出租车。

繁花璀璨的街道,交织着暴躁的笛鸣声,过往行人漠然又匆忙,她俩相濡以沫站在街边,婀娜纤瘦的背影,融入这冰冷无情的街景中,仿佛无形中有种不属于这个年纪该有的负担与责任心,死死地压在了她们瘦弱的肩上。

因为自我欺骗而选择妥协,所以麻木。

最终来了辆出租车,师傅脸上洋溢着热情笑容,报了个地址,她俩先后进车,迅速赶往那所医院。

下车后,来到医院咨询台,问到苏晓秋病房,得知正在紧急进行抢救手术,莫名缓了口大气。

匆匆赶往手术室门前,这片代表着被人关切担忧的区域,却仅有一名休闲装女子,两旁墙壁上的惨白灯光,在空荡荡的这片等候区点缀出几分凄凉孤寂的气息。

**静了。

连很常见的啜泣声都没有。

那名女子深深低着头,令人看不清眉目,只是双手紧紧攥着手机小包,十指微微颤抖而发白。

叶采和柳悠悠随着气氛渐渐放慢脚步,双双看了眼那名女子,安静的坐在了对面。

等候紧急抢救手术的过程是焦躁而又痛苦的,心里会逐渐随着不安的心绪,变得恐慌烦躁,叶采和那名女子时而在忽然的动静下瞬的站起,多次之后,忽然间有了个留意。

“你是……?”

女子隔着一条过道,端详叶采和柳悠悠的衣着打扮与面容。

叶采似乎有种很强的直觉,抬起眸子冲对方勉强友善地笑了下,转眸看了眼手术室门口,轻轻点了下头。

“你们,是她的朋友?”女子脸上露出几分猜忌,微蹙眉头,眼神不那么温柔友善。

双双点了下头,却也不敢抬起眸子,似乎叶采和柳悠悠,心里都有几分愧疚自责。

如果网络是苏晓秋寻找快乐与幸福的地方,甚至不惜在晚上冒着生命危险试图从四楼逃出学校的枷锁,那不就意味着,她们并未尽到作为朋友的责任与义务么?

这让她们痛心疾首,不禁握紧了粉拳,埋在刘海下的面容低沉而阴暗,暗自紧紧咬着牙,有种恨不得将心脏掏出来以自我解脱的深深自责与悔恨。

在沉默中,而女子似乎明白什么,不再多看她俩一眼,最终抬起右手,头疼似的撑着额头。

忽然,门开了,隐约可见灯光明亮的手术室,有个白大褂锁着眉头走了出来,对女子道:“目前生命状况,暂时稳定,但,还需要做个盆骨修复手术。”

“盆骨,修复手术?”

刚舒了口大气的女子愕然抬眉,脸上写满错愕与担忧。

在三个女人的紧张注视下,那白大褂面无表情点了下头,道:“嗯,左侧盆骨大面积骨裂,里边的盆腔脏器,也受到了不小的损伤,但总体情况还算好的,最难办的就是,骨组织神经严重受损,手术,会有百分之六十的可能,导致……”

“导致……怎么样?”

三个女人,纷纷瞪大了双眼,紧张得屏住了呼吸。

灯光依然惨白,那名面无表情的白大褂终于苦笑了一下,低着眸似乎不敢面对三个女人的目光,低沉道:“会有很大可能,导致……下半身肢体瘫痪。”

肢体瘫痪!?

霎时间,有种让人哀默痛苦的画面,从叶采的脑子里浮出——苏晓秋满脸甜美笑意,穿着蓝白相间的病服,坐在轮椅上。

女子欲言又止而微微撅起了嘴,眼眶里噙着泪水,可怜兮兮的仰视着白大褂,最终什么都说不出口,紧握的双拳无奈舒缓,颓然坐倒在椅上。

白大褂抑制着什么似的抿紧着唇,顾自频频点了几下头,目光真诚而纯澈,呼出一口热气舔了舔嘴唇,胆怯逃避似的快步离去。

这时,有张苍白的病床从手术室里慢慢地推了出来,两个面带纱罩的护士低头不语,叶采和柳悠悠以及那名女子,急忙扑到病床两旁,急切而担忧的目光,注视着安静躺在病**微蹙眉头的苏晓秋。

她俏脸微微苍白,曾经迷糊懵懂的笑意不再,双眼闭合,薄唇抿起而并无血色,随着推动的节奏,微微晃荡,有种让人哀默的安详气息,晃荡而生。

“阿秋!阿秋!”

女子匆匆地追随着病床,含泪呼唤。

叶采和柳悠悠并没有追上去,有种无奈而茫然的心情,让她们不敢面对苏晓秋,而是目送着那辆苍白之色的病床渐渐远去,直至消失在那个转角。

“去看看吧?”柳悠悠抿唇真诚问道。

叶采低眸,握紧着拳头深吸一口气,努起嘴唇抑制着什么,勉强笑道:“你先去吧。”

柳悠悠愣住,看了叶采几眼,似乎想从她挂着无奈笑意的脸上找出几分悸动的狂躁,最终留下抹担忧眼神,不时回眸,慢步离去。

当她消失在那个转角处时,挂在叶采脸上的微笑,瞬的消退,双拳无力舒展,蹭蹭后退两步,靠着墙壁,颓然滑落而坐在地面。

她低着头,俏脸埋在刘海阴霾之下,安静得死寂,仿佛陷入睡眠之中。

半晌——

右拳猛然握紧,锤在地面,她咬着牙恨恨闷叫了一声。

仰起脸,她脸上满是泪水,绝望茫然似的张着小嘴,哼哼哼的,不住地抽泣着。

……

……

中午。

洛水二中附近的一家聚祥饭店。

店门前停放在各色各样的车辆,有本田,也有大众,最稀奇的是,今天还有辆气焰不羁的警车。

这时,有个身着西装校服的学生,快步走向饭店门口。

肩上挂着宣传条的迎宾小|姐,对他鞠躬问好,他微笑着点了下头,道:“请问,有个警察开的包间在哪?”

“我记得,在龙虎阁。”

迎宾小姐摊出右手,带着他经过大堂,登上二楼楼梯。

走在长廊,想到即将与来意不明的警察会面,他清秀的面容上,不免抿出几分紧张局促之色。

留意着两旁包间的名称,他慢步而行。

逍遥阁……

梦雨阁……

如云阁……

龙虎阁!

悄然窥视一眼,唯见里面装修还算华丽的包间里,饭桌边上有个端着碗大快朵颐的中年警察,尽管吃相不那么优雅,但古板生硬的眉宇间却有股难以抹去的威严,让他感到几分局促。

鼓起勇气,他轻轻敲了下门,然后推开一点点,拘谨唤道:“您好,我是,沈亦轩。”

那名警察放下碗筷抹了下嘴,转面抿唇似笑非笑的打量着他,然后点头道:“进来坐吧,我找你有事儿。”

在那名警察略显严厉的注目下,他讪笑着慢步走来,轻轻地坐在饭桌对面,局促又紧张,双手放在桌下微握着,显得茫然无措。

吱嘎一声,那名警察扭着屁股推着椅子往后挪了些,微仰起身来,嘴巴做着各种奇怪的口型,毫不忌讳的舔弄清扫着嘴里饭渣,歪着身子在桌上拿起包烟,弹出一支点燃了抽了起来。

夹着烟的手一抬,道:“吃,吃饱了再说。”

感觉对方接地气得有点俗气的他局促一笑,道:“吃过了,在校里吃的。”

警察愕然眨眨眼,呵呵大笑,一指满桌菜肴,道:“好菜!啊?再吃一顿,免得浪费。”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