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团

0116 变身香烟

0116 变身香烟

叶长虎抬起左手掌,道:“不用了,不用了,就点小事,要不了多久。”

“茶来了——”

这时,远远传来少女呼声,两人纷纷看去,只见冷小丫捧着一个一次性茶杯,碎步踱来,拘谨又羞怯似的撇着嘴强笑着。

“不好意思,有点晚了……”

她轻轻一耸肩,将茶杯递向叶长虎。

“诶诶诶,劳烦了劳烦了……”

出乎杨昆预料的是,叶长虎接过茶杯时却摆出个局促尴尬姿态,仿佛有事相求似的。

茶送出去了固然不能立马走人。

茶接到手了肯定不是立马喝的。

三人眼神交汇,都有几分拘谨与尴尬,其中作为中间人的杨昆心里更有几分凌乱,最终叶长虎捧着茶杯暖了暖手,注视着面容乖巧温顺却暗自紧张得微微屏着呼吸的冷小丫,略一沉吟道:“这次来,也没其他的事,关键,就是将你失踪的案子,给彻底解决了。”

冷小丫与杨昆俩表兄妹面面相觑,都有几分意外诧异,杨昆困惑看向叶长虎,道:“不是已经,销案了吗?”

而冷小丫自是随同露出困惑之色,对此叶长虎倍感尴尬惭愧,咧着嘴挠了挠额头,犹豫片刻,转而亲切的问冷小丫:“认识……叶采吗?”

冷小丫一愣,拼命点头。

“野菜?”

杨昆呐呐道,有种莫名既听感。

丢了个指示眼神,叶长虎问冷小丫:“你表哥河|南人啊?”

冷小丫扯扯嘴角,尴尬道:“算是吧……”

“呃……还是回局里说吧,也没什么法律程序,几句话的事儿。”

叶长虎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略一转步将要离去,然后扬起茶杯试图来个一口饮尽,却傻傻地注视着那热气升腾的茶面,下不了口。

“哦!哦,好……”冷小丫愣愣的点了点头,然后凑上去怯怯道:“那个,还喝么?”

“诶呀,警官让你见笑了啊……”

正当叶长虎在冷小丫殷切期盼下,对着滚烫茶水痛苦挣扎犹豫不决时,杨昆及时凑上来伸手双手讨要,满脸歉意笑容,“这次搞的有点仓促,下次有机会,请警官您喝点好茶叶,见笑了哈。”

“诶嘿嘿,那多不好意思……”

叶长虎讪笑着都快感激泪流了,意思着迟疑了一下,立马将滚烫茶杯递了过去。

杨昆小心翼翼接到手中,感受到那温度也不禁冒出冷汗,转而看向有些郁闷沮丧的冷小丫,轻轻甩了下头示意道:“你先去吧,啊,把事情给搞彻底了。”

“哦……”

冷小丫怏怏点了下头,在叶长虎故作严肃正经的带领下,闷闷不乐的走向停靠在店门对面的警车。

到底是辆卖相威严肃穆的警车,冷小丫上车的时候,好多人从门前冒出头围观,欣喜嘀咕着扰民的家伙终于被抓了,惹得腿边小毛孩拍手叫好。

上了车,叶长虎专注地驾驶着车辆,缓缓驶出这条萧瑟破落的城中村,坐在后面的冷小丫百无聊赖望着车窗外,郁闷似的微微蹙着眉、瘪着嘴。

叶长虎眼神往后视镜一飘,见她着实一副小女生体态,迟疑片刻,道:“你说,你是,叶采的女朋友?”

“啊?”

冷小丫愣怔,讪笑起来,眼神闪烁而思索着,却忘了点头,心说待会碰面该怎么办啊,这种奇怪的关系该不会一直这样下去吧?

叶长虎开着车漫不经心似的道:“我们警部啊,有人怀疑,是我女儿叶采,把你弄失踪了,不过呢,具体情况咱们都清楚,但我就有一点不明白……”

“啊?”冷小丫讪笑着发出疑问。

“我记得,小采那……呃,算闺蜜吧,那个柳悠悠,加起来就是三个了,我就怎么都想不明白了,你们仨究竟是怎么,一下子就变成女生了啊?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额,呵呵……”冷小丫佯作糊涂,却不禁微微屏住了呼吸,最终蹙了蹙眉,道:“也,也许,是……”

“嗯?”

叶长虎微微眺望而留意着路况,漫不经心的努着下嘴唇。

“伯,伯父!我叫您伯父可以么?”目光异常坚定,冷小丫涨红着脸认真道。

“呃,行啊,这样多好啊,你不是我女儿女朋友吗?呵呵……”

听着那语气里明显的调侃玩味,冷小丫不免感到几分幽怨无奈,踌躇似的抿抿唇抿抿唇,道:“其实,叶采,是我,女朋友……她,有一个,很可怕的,秘密。”

叶长虎愕然抬眸,察觉到几分关键的危险气息。

似乎为自己将女票秘密泄露出去而感到愧疚自责,冷小丫低下眸子,低沉道:“事情,是这样的……”

警车在马路上平缓行驶,过往车辆仿佛在逐渐朦胧,就像有序而无形的世界规则,在逐渐淡去,这辆其中有个讲述着近乎于天方夜谭事情经过的少女的黑白色警车。

……

……

下午,决定要将变身香烟交给老爸的叶采,已经调节好了心态,从此刻起,她要全力以赴补回以前落下的知识,此外,会利用在家时间,开展网络小说创作。

为此,决意重振学风旗鼓的她,午觉后找了趟班主任老毕,希望能在各科课上获得补习的权利。

大概是老毕从她老爸叶长虎那得到了口信和嘱咐,极其干脆地答应了她的请求,并以非常认真的态度,迅速将此事通知了各科代课老师,当然回复都是没有问题的,补习嘛,无可厚非,只要不影响其他同学就好。

下午第一节课是化学,她坐在座位上无所事事,心里特别急躁。

而这时,老毕专程从初中部给她借来了各科书籍,一共三大箱,特意喊了两个初中生帮忙搬运,给她放在了教室门边,这让她欣喜又感激,这番举措,就等同于及时雨了。

下了课,在几名男同学的帮助下,将那三个装满书的大箱子给搬了进来,为此叶采特意买了几瓶康师傅,算作谢礼。这让那几名被萧雪使唤过来的男同学本来有点憋屈不爽的心情瞬间特别舒坦,一一接过后嘻嘻哈哈的调侃了几句,转身留下潇洒的背影,无形中对叶采又多了几分好感。

补习的准备工作基本完成,而与之同时因为叶采心态上的改变,她在班上给同学留下的印象也在逐渐转好,为此柳悠悠和萧雪都感到几分欣慰与期待,欣慰她如今乐观积极的生活态度,期待她将来正式以呆萌小萝莉的身份融入到班级大怀抱中的那一天。

然而,叶采的改变,却让一直对她念念不忘的李薇感到茫然错愕,在李薇印象里,叶神(叶采)是一位深沉孤傲的智者,具备着超脱俗世的精神高度,世界上任何人在‘他’眼中都是幼稚的小屁孩,哪里会笑吟吟的对待周遭人事,更别说还笑得那么甜美了,这让李薇不禁产生几分猜疑——难道说,‘他’不是叶神?

这个猜想,衍生出的更多谜团,让李薇心思沉重起来,她隐隐察觉到,事情并没有“叶采转性了”那么简单,或许,背后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她目光凝重握起拳,斜眸看向叶采方向,决意要调查清楚这一切。

同时呢,趴在自个儿桌上郁郁不乐的楚云飞,却为叶采的欣悦释然感到几分心里不平衡,看着叶采如此受欢迎,他郁闷得紧,心说警察怎么还不来抓她啊?妈的过得这么舒坦,真让人不爽……

如他所愿,警察来得是如此令人精神振奋,高大威武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楚云飞遥望着就不禁笑开了嘴,看向叶采,他不屑一笑。

忽然出现在教室门口的叶长虎,迎来同学们的诧异围观,而叶长虎却遥望寻找着某道纤瘦身影,待正在埋头啃初一物理的叶采察觉到**气息抬起头,恰巧与老爸来了个对视,情不自禁开心的笑了起来。

叶长虎冲她招了招手,肃穆气息警服加身,为父爱添上更多的严厉味道。

在萧雪点头肯定下,她急忙揣上变身香烟,匆匆跑了出去,然后在同学们愕然困惑的目送着,仰着脸笑吟吟的跟在老爸身旁,慢步走向走廊尽头。

“太神奇了,老毕忽然对我那么好,我一时半会儿,还适应不过来呢。”

叶采皱皱小鼻子笑了笑,显得拘谨又调皮。

微努下唇而让人看不透脸色,叶长虎气势腾腾龙行虎步,那么高的个子,一步跨出都将近一米,搞得叶采碎步跑着有点吃力。

“慢点儿!”

叶采终于跟不上了,伸出拽住了老爸警服衣角,警服大衣的材质特别好摸,微凉而光滑,不禁令单手撑着膝盖不住娇喘的叶采略一失神,若有所思似的抬起眸子仰望着老爸,似乎又看见了小时候自己最崇拜的警察大帅哥。

到底是个女儿,都不好凶起来,叶长虎佯作漫不经心的挠了挠额头,索性等她休息够了再走。

这时叶采抓住他衣角不放了,用左手轻轻地摩挲着,痴痴愣愣的,脸上有几分好奇与追忆的懵懂之色。

叶长虎眼神往下一飘,便察觉到她的小动作,感到意外不解似的挑了下眉,努起下唇道:“怎么?很好摸啊?”

“嘿嘿……”

叶采低下头,奇怪的笑了两声,再抬起眸子时,眼眶却湿润了,微抿着唇,可怜兮兮的仰视着老爸愕然的脸膛。

“爸,你还,记得么?我小时候,经常喜欢抓着你衣角的……”

说到一半,她羞窘似的微撅起嘴,眼神胡乱飘荡起来。

“啊,你小时候啊,就像个跟屁虫。”

摸了摸女儿头,叶长虎心里暖暖的,隐隐有种直觉,一切不愉快的事情,会在今天画上句号。

非常自然地牵起她的手,在她崇拜又欣然的仰视下,慢步走去。

下了教学楼,叶采忽然警惕起来,四下看了看,最终从兜里掏出那包变身香烟,低着头,递向叶长虎。

淡金色包装盒,华贵而神秘,恰是冷小丫所形容的变身香烟。

叶长虎顿时就停下了脚步,满脸惊愕与几分恐慌,迟疑了一下,还是接了过来,却不敢打开,看向低着头似乎不敢面对自己这个爸爸的叶采,抿抿唇声线温暖道:“这就是……”

小胸脯似乎被一双大手死死压着,呼吸紧张而又沉重,叶采鼓起勇气抬起眸,轻点下头,道:“嗯,变身香烟。”

变身香烟!?

变身!?

叶长虎目露几分忌惮与畏惧的端详着手中淡金色香烟盒,看似光滑,但指腹轻轻摩挲,却有种似乎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宁谧触感,所有的谜团统统包装在这盒烟里,让他无奈闷叹一声,纠结似的思索着,犹豫片刻,将香烟又递了回去,道:“你先拿着吧,我找你有别的事。”

叶采愣怔片刻,却是没接,抿抿唇诚恳道:“这个,就是一切的开始,我现在,把它交给你,希望,你们能,开发出它的医疗价值……”

医疗价值?

似乎手上这卖相华贵的玩意相当危险,叶长虎保持几分猜疑,迟疑片刻,最终略一仰身做谨慎姿态,慢慢地地拆开了变身香烟的盖子。

在叶采感到几分无语的撇嘴下,他睁大双眼惊叹着,小心翼翼而轻轻地抽出了一支香烟,那纯黑色精致细长的烟蒂,更给他一种无形的压迫感,让他屏住呼吸吞咽了一下,仿佛这玩意能威胁到他的生命般可怕。

轻轻放回烟盒,他目光复杂闷叹一声,心里百感交集。近日来所有让人难过抑郁的事情,却都是由这一盒小小的香烟引发,或许,错综复杂谜团的背后,往往有个单纯的存在吧。

他最终拍了下叶采香肩,在女儿乖顺注目下,郑重其事将变身香烟揣进了兜里,脸色认真而频频点头道:“你放心,爸爸一定会争取申请到最好的研究条件。”

老爸的话,叶采自然不会怀疑,低着眸子心不在焉点了下头,踌躇片刻,抬起右手食指,怯怯道:“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呃不,是要求,条件。”

“嗯?说说看,我尽量替你争取。”

叶采羞窘起来,鼓着嘴,憋了半天,道:“我有个朋友,摔坏了身体,我想,我想,最先让她,恢复健康……”

“用这包烟?能办到么?”

“能!我后腰那块的刀疤,在那变成女生的那天就没有了,可以……重塑身体的哦。”

叶长虎略一讶然,思忖片刻,点了点头渐渐笑起来,道:“这个没问题,老爸给你打包票了,再说了,说到底开发出来还不就是造福社会的吗?你的要求啊,就不叫个事儿!”

叶采惊喜一笑,拘谨道:“那,那谢谢爸爸。”

“得,先别急着感谢你老子我,还有更麻烦的事儿等着你呢。”

叶长虎玩味笑了笑,拉着叶采朝校门口走去,远远可见,那边停着辆警车,里面好像有个人影。

“什,什么事啊?”

“你女……你男……唉算了,搞不清楚你俩究竟是个什么关系,总之和她有关,你给我做好心理准备,待会见到人了要礼貌些,啊?”

“哦……冷小丫啊,我早就想和她聊聊了。”

“得,弄了半天,我似乎多此一举了。”

“没有~~~爸,你能过来,我就很开心了。”

“真的啊?”

“嗯!”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