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团

0122 我要做硬汉

0122 我要做硬汉

“你认为你是男生?还是女生?”

冷小丫愕然沉默,有个张口就出的答案莫名哑然。

“从物质意义上来讲,我们就是标准的女生,但,从人生经历上来说,我们是男生,或者说不伦不类,将近二十年的男生生活,让我们的对外性格,与身体本能,产生了本质上的矛盾……换句话来说,当我们,不在外界眼光下,独处的时候,我们什么都不是,既不是男生也不是女生,只是我们自己。”

“自己?”冷小丫恍然呢喃。

“是啊,我们自己……我时常在想,这个世界上,或许从来就没有巧合这个无聊的概念,而是因果链在作祟……人出生的时候,家人对你的关心与养育,慢慢就为你系上了来自家庭的因果链,然后渐渐懂事,家庭又为你系上了亲戚朋友乃至社会的因果链,每个人心里都拴着数不清的因果链,越是成熟,因果链就越多,重量也就越沉,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越活越累、越警惕与冷漠的原因,我们承担不了再多的因果链了,累。社会啊,就像一张密密麻麻的网,大家的因果链交织在一起,我们的性格,只不过是在因果链串联下,对外界、对其他人的反馈……只有当我们独处的时候,彻底不去考虑那繁杂错综的因果链,我们才能做回自己,找到最初的我们,也许有人会害怕,害怕面对真正的自己,因为一旦没了因果链,就好像彻底消失在了社会中,太孤独了,那会很寂寞……”

低沉呓语中,婴儿肥少女蹲坐在**,蜷缩着抱紧了双膝,用自己的体温提供温暖。而睡在一旁的齐耳短发少女,则恍然迷茫着什么,似乎所有的一切,就差触断一层薄薄的玻璃,而下面,则是无穷无尽的漆黑与寂寥。

“或许,我下面说的话,会伤害到你,但你是我深深爱着的人,你有一条栓在我心里最沉重的因果链,既然它存在,也许有一天会断开,但那粗厚的接口永远不会消失,所以为了彼此都好,都轻松一些,我希望,我们不要再互相伤害了……”

“没事,你说吧……”

“我觉得吧,感情是种不成熟时候的产物,它是我们软弱无助的时候,主动从外界拉来的因果链,人生初始至终,都是寂寞的……我希望你明白,我以前同样是个男生,而我对你产生感情,或许是女生的我本能上对你的好感,也有几分,我对你个性的欣赏,我同样迷茫,或许,我觉得我就不能被性别这个概念拴住,那会迷失自我……只要有你在,不论是男是女,我都会感觉到,我是完整的,我是个被男生爱着的女孩子,不用去刻意逃避什么,心里满足,我就是幸福的……”

相互深深思索着,许久的静默过后,冷小丫自嘲感慨道:“小采,和你对话好吃力……”

叶采蔚然一笑,道:“理论只是理论,就算我们真正把它彻底悟透了,还不得面对生活,要么就去死……当然啦,去死什么的太窝囊了,我们要过有意义的人生,充实而又自信的生活……我以前,非常害怕面对家人朋友那种温柔的态度,我想,我是在自卑内疚吧,真的好没意义……”

“意义?有意义的人生?说得好像跟哲学家似的,天花乱坠……”

冷小丫挤进叶采怀抱,头枕着她的大腿,虽是随口揶揄,却好奇而懵懂的仰视着叶采沉思而恬静的温柔模样,世上,似乎从未见过如此知性的女子。

“何为有意义呢?嗯……或许,就是你尽力不让自己寂寞孤独的同时,不会伤害到其他人,你夺得优越感与成就感的时候,不是在消耗和你之间牵扯着沉重因果链的朋友与家人的耐心、精力和时间……也就是说,一味听从家人的安排而感到疲惫不堪的你,并非是在索取你缺少的幸福与关爱,而是在自我满足与升华。说简单一点,那就是不纯粹依赖他人,而是依靠自己寻找、追求,自己所想要的幸福,与荣耀。摆脱寂寞与空虚的同时,不会对你所爱着的人造成压力与负担,这或许,就是有意义的人生吧。”

“荣耀?”

半晌过后,冷小丫眼前一亮,有种憧憬与向往的光辉,霎时间闪耀在眸子中。

“嗯!”

叶采赞许而点头,道:“荣耀,我们要成为璀璨星辰,照亮所有和我们相牵连的因果链,而不是吞噬一切的黑洞。”

“哼哼……”

浑身止不住的战栗过后,冷小丫大咧咧笑了起来,心里明白,却梳理不成话语,在叶采蔚然而温柔的目光下,她瞬的站起,摆了个拳击架势,朝空气狠狠打了几拳,然后满足而惬意似的叹出一口气。

“我好像有点明白了。”

举起右拳,她自信一笑,“我要成为格斗女王,这就是我的人生。”

叶采紧抱双膝,略微歪头而枕在右膝上,面带温柔恬静微笑,目光暖如秋水。

低眸看了眼身旁脚边的呆萌小萝莉,冷小丫羞窘似的笑着撇撇嘴,道:“别这样,你平时不是挺闹腾的么?这样搞得好像很可怜似的……”

“嗯——”

叶采长出一口气站了起来,双手背负狡黠笑着,调侃似的道:“朋友之间,需要一个逗比,我愿意做那个逗比。”

冷小丫怔怔注视着她,渐渐有泪光从眼眶溢出,她低头闷吭一声,道:“你真的,幸福么?”

叶采微微笑了下,道:“至少,你们不够幸福啊……”

深吸一口气抬起头,冷小丫抑制感情似的抿紧唇,点头道:“放心吧小采,我将来,一定不会拖累你的,我会和你,成为同等的关系……”

“嗯……”

温柔而欣慰的对视,静静默默。

……

……

离开宾馆各回各家的时候,叶采表态要彻底做一回男生,霸气硬汉一回,逗得冷小丫啼笑皆非,笑称她萌软的形象就注定做不了男生,叶采拍拍胸脯,告诉冷小丫有种男儿气概叫气魄,让冷小丫愕然发证,似乎明白了什么。

回到校园途中,叶采接到了老爸叶长虎痛骂责问的电话,她赔笑着打消了父亲的担忧,并嘱咐变身香烟的研究进展一旦有消息,就及时联系她。

返回班里的时候,笑吟吟而略显羞怯,收获一帮男同学茫然奇怪的眼神,但她相信,不久后,大家都会对她另眼相待,因为她马上就要做个威武霸气的硬汉了。

此时正是下午第四节课,和冷小丫在宾馆里呆了将近一下午,倒是不怎么影响学习,毕竟她的学习计划几乎独立于班里的讲课进程了。

吃晚饭的时候,她被萧雪拉到了一个犄角旯旮,柳悠悠在此恭候已久。

萧雪和柳悠悠立即询问她下午的去向与遭遇,叶采满不在乎一挥手,道:“乐园什么的,已经交给国家了,从今天开始,不要再和我谈那些深沉的话题,累。”

柳悠悠诧异道:“你,你爸有没有逼迫你?”

萧雪舀了勺饭,喂进嘴里悠悠嚼,道:“你想的太差劲了,她爸是个好人,我看得出来。”

“不说了不说了。”叶采厌烦似的给了仍然蹙着眉头欲言又止的柳悠悠一个白眼,转而郑重宣布道:“诶,俩妹纸,我呀,想做一个月的硬汉,你们有啥好主意么?”

一个月的硬汉?

萧雪和柳悠悠面面相觑,不约而同打量呆萌而又有点迷糊的叶采,见她撇着嘴一脸狂傲不羁,不禁笑了起来。

“她还想做硬汉,呵呵呵……”

“我估摸着,再过不久,班里的人就都能知道她是个女孩子了。”

“嗯——到时候,有好戏看咯。”

叶采茫然,“什么好戏?”

对视一笑,各自无语摇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