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团

0136 离奇归来

0136 离奇归来

清晨朦胧而温暖的曙光,轻柔照拂在洛水二中教学楼东侧。

随着上午第一节课那轻灵铃声响起,二二班的同学们相继在自个儿座位上正襟危坐,只有班上著名的小呆萌手捧初一数学教科书,埋头默默研读。

腋下夹着摞试卷、手里拿着几本教科书的地中海数学老师,虎着脸腆着肚子晃悠悠的走进教室。他来到讲台前,将试卷和教科书轻轻放在讲台上,然后双手撑着讲台,严肃的目光扫视全班同学,最终好似看到了什么不满意却又不好指责的一幕,咳了咳。

“上课。”

“起立!”

随着班长李小虎的喝声,全班同学稀稀拉拉的耷拉着站了起来,按照传统礼仪本该鞠躬却成了勉强一点头,像是一群丢了魂的丧尸队伍,有气无力齐声道:“老师好……”

数学老师有意无意翻了个白眼,厌烦似的甩甩手示意坐下。

“下面,公布上次测试的总体成绩。”拿起试卷,他始终皱着眉头,道:“平均分数还是不及格,啊?你们在搞什么?搞什么?平时学到哪去了?”

在他严厉的责问下,同学们却都漫不经心似的撇着嘴,目光闪躲,不予对视。

“罗勇!”他拿起第一张试卷,看向讲台下某个方向,紧皱的眉头下,目光带着抹无奈与失望,“68分!”

在同学们同情或幸灾乐祸的窥视中,那位高高瘦瘦的罗勇同学虎着脸来到讲台旁,然后缩着脖子接过试卷,数学老师斜瞪着他,斥责道:“看你在搞什么啊?这点分数……”

罗勇同学用撇嘴的姿态表示尴尬与心虚,接过试卷便落荒而逃。

始终翻着白眼也不嫌累,数学老师又拿起第二张试卷。

“文思敏!73分!继续努力,啊,挂在及格线上不算光彩。”

之后,便相继发下。

“周晓楠,57分……”附送一个白眼。

“楚云飞,28分……”凶巴巴地捡起木尺佯作要打,吓得那位飞机头仁兄缩起脖子落荒而逃。

严厉的眼神扫来,让班上哗然的嬉笑声渐渐平息。

“李舟舟,18分……”揪耳朵责骂,“你在!搞什么啊!?啊!?”

“萧雪,98分……”

全班静若寒蝉的注视中,萧雪撇着嘴挤过叶采给她让出来的间隙,来到讲台前,一双嫩白的小手接过了试卷。

数学老师在那一刻,对她虎着脸赞许一点头,却是没多说。

拿起下一张试卷,“钱慧敏,47分……”附送给那水灵灵的丫头一抹无奈的眼神。

“王磊,24分……”拿起尺子吓唬人,让那小胖子落荒而逃。

“叶采,俩分……”

正瞅着初一数学书的叶采,闻言撅起嘴表示委屈,苦不拉几耷拉着小脸,走上了讲台。

数学老师不忍直视,道:“怎么回事啊你?啊?怎么就两分呐?不会做你就空着啊?蒙选择题你会不会?”

接过试卷,缩着脖子表示胆怯的叶采有口难辩,在同学们窃笑与同情中,苦不拉几的返回座位。

“咳,柳悠悠,117分……”

班上霎时哗然一片,在艳羡与惊诧的瞩目中,柳悠悠如同一只高傲的白天鹅,昂首碎步走上讲台,引来数学老师一个白眼,虎着脸递去试卷,道:“继续努力。”

返回座位后,不远处的叶采静静凝视着她,微眯着双眼,好似在寻思着什么。

下课后,招呼也不打一声,在萧雪几分错愕的目送下,叶采迅速跑出了教室。

一路留意着身后,最终躲进走廊尽头的男生洗手间,找个隔间迅速钻了进去。

锁好门,深呼吸平复心境,然后几近踌躇,慢慢地掏出兜里那个四四方方的物件。

霎时被吓得双眼瞪得老圆,心脏梗住,呼吸也被遏制。

白白嫩嫩纤长的小手中,正是之前便交给了老爸叶长虎的那盒淡金色包装、外表格外华贵神秘的变身香烟。

如今却极度离奇的,再次出现在她的口袋里,再次出现在她的手中。

怎、怎么回事!?

怎么好像又回来了!?

深吸一口气,她显然被吓得不轻,当下勉强冷静下来,拆开烟盒盖子,仔细清点检查了一番。共计十五支,香烟数量对头,并且仍旧那副纯黑色而细长、极度神秘的外表,便是已经证明,正是那盒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神奇的变身香烟。

顿时,手拿着这盒香烟,就像拿着火炭。

她无比的忐忑不安,心里复杂得难以复加,最终想到以自己的能力远远无法触及这盒香烟所含的巨大能量,于是意图给老爸打个电话问问情况,能还回去,自然是还回去为好。

但紧接着,她蹙起了眉头,碍于事情过于离奇,甚至有可能牵扯出针对她本人的更多的猜忌与怀疑。经过反复踌躇与斟酌,她还是打消了这个并不理智的念头,转而便打算在叶长虎下次回家时,不露声色塞到对方口袋里。

如此微妙的做法,或许更为稳妥。

……

中午,和萧雪简单告了个别,叶采和柳悠悠双双离开校园,坐车前往博康医院。

来到医院,喧闹嘈杂的环境,顿时被微微浓郁的药水味取代。

登上二楼,在静谧的走廊中漫步而行,不知为何,她俩心里都有几分忐忑。

来到病房前,透过玻璃幕墙,便能见到那名似乎一直守候在苏晓秋病床边的女子,此刻正在埋头削苹果,而躺在病**盖着纯白被子的苏晓秋则微微撇着小嘴,百无聊赖似的注视着墙角上方的电视机。

踌躇片刻,相互看了两眼寻找勇气,最终叶采推开了门,露出一抹拘谨温柔的微笑。

抬起眸来,女子削苹果的动作霎时僵硬,错愕的看了眼门前两个妹子,回过神来厌烦不耐似的撇下了嘴角。

而苏晓秋却是懒懒一斜眸,顿时眼前一亮,萎靡不振的整个人顿时精神奕奕,俏脸上也洋溢出惊喜过望的欣悦之色。

“诶!叶采!柳悠悠!你们俩怎么来啦?”

她招呼着就准备下床,却被女子无奈的摁在了**,叶采和柳悠悠见状碎步匆匆走到她床边,叶采将手中水果袋放在床头边的柜子上,讪笑道:“来看看你呀,身体好点了吗?”

“嗯,好了点吧,我感觉。”

而苏晓秋似乎并未留意到那女子的反常脸色,俏皮而狡黠的笑了下,然后恬静的注视着叶采和柳悠悠,看似乖巧温顺,心里却甜蜜得恨不得蹦起来热烈欢呼。

(未完待续……)

-------------

最近状态很浮躁,文字同样极度浮躁,写不出意境和画面感,似乎完全为了全勤奖而在充填字数,剧情也直白枯燥,写不出临场感,而是在完完全全的叙述。

啊啊啊啊啊!

色酱很苦恼,最近记忆力大幅减退,再也找不回曾经那种身临其境而微妙的写作状态了,应该是被利益蒙蔽了双眼吧。

唔……想出去找份工作了。

想想,还是算了,宅习惯了。

在此求点推荐票!

就当挣扎一下,看看能否让成绩有所起色,拜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