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团

0144 反而不放心

0144 反而不放心

……

……

沐浴在夕阳下的洛水二中,高耸的几栋教学楼、密密麻麻的树林和广阔的操场,无不镀着一层淡淡的金色光华,因而从远空乍一看竟有种神圣气息,若是让学子们知道,估计会纷纷笑掉大牙。

基本上粗鄙俗气的学生们,在这进晚餐的**时刻,又是时候表扬真正的插队技术了。

且看那宽阔的食堂大厅,被学生们围挤得水泄不通,一眼看去人头攒动,实在富有青春的活力呀。

这会儿,有个身材娇小、模样呆萌却身着男式西装校服的妹纸,身姿作痛苦挣扎模样,右臂死死抱着热气袅绕的饭碗,而左手向前憧憬似的招引着,咬牙切齿而艰难地从人群里挤了出来,耷拉下肢体勉强喘了两口气,然后苦着脸感慨食堂里的可怕秩序。

疲倦似的拖着步子转移到相对安全的位置后,她才转过身,翘起下巴张望着寻找另外两枚之前疑是在人群里被挤得离散的妹纸。

眼神一亮,她嘴角噙起一抹甜美微笑。

洒花,她首先在纷涌起伏的人头海中,寻觅到了一顶醒目的金发。

是的,既然找到了那顶散发着妩媚气息的微卷长金发,自然也就看到了那张蹙紧着眉头、微微龇牙咧嘴的俏脸,进而再透过人群间时有时无的缝隙,便隐约看到有对高高鼓起胸脯的杏色衬衫和白色的长风衣——悠悠女王正在人群里痛苦挣扎。

而人群外,甜美笑着的小呆萌不禁猜想,高冷的悠悠女王是否被有心男人趁机揩油呢,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呐。

且看悠悠女王,此刻就像一只被拘禁在茧中的花蝴蝶,吃力地挣扎在拥挤而又混乱的打饭人群中,偏偏那么高贵端庄的打扮与气质,很让人有种借机奚落与嘲讽的冲动。

于是等悠悠女王好不容易挤出人群,然后单手安抚着娇嫩翘挺的屁股、回眸抱怨而嘀咕着谁下手那么狠的时候,小呆萌便抱着饭碗兴冲冲地凑了上去。

一米六的高度仰望一米七,再加上那甜美却又懵懂的笑态,整个画面看起来就像小萝莉在崇拜高冷御姐。

“被人摸屁股啦?”瞥了一眼对方正摸着的大屁股,小呆萌甜甜的笑道。

“是啊,羡慕吧?”

悠悠女王此刻很看不惯小呆萌身上不知是否有意而为的反差感,于是翻了个轻蔑白眼,同时反复抚摸着屁股,意图抚平过膝裙上自以为有的褶皱。

俏皮而嘻嘻一笑,留下个玩味眼神,小呆萌抬起眸子再度于人群中张望起来。

“萧雪呢?”

“喏……”

眼神包含着鄙夷与无奈的柳悠悠那俏丽的下巴轻轻一挑,示意小呆萌身后。

“啊?”

眨巴眨巴圆溜溜的大眼睛,小呆萌还没反应过来,便听背后传来略含幽怨的语调。

“你在找什么啊?”

她迅速回眸,却见一米五出头的萧雪微低着脸而从刘海阴霾下抬高着双眸,目光像冤魂般锐利却又阴沉,抱着饭碗的整个娇小的身姿仿佛散发着浓郁的阴寒气息。

见此瘆人模样,她急忙嘿嘿一笑,道:“你什么时候出来哒?”

突然“咚”的一声,她被迫缩起脖子,柳悠悠一记粉拳敲在她竖着根呆毛的脑袋上,道:“你傻啊?人家个头小,随随便便都能钻出来。”

揉揉脑门撅着小嘴,双眼里泪光熠熠,叶采道不尽的委屈,斜过眸子埋怨道:“别打头啊,会变呆萌哒!”

“那不更好!?”

柳悠悠满不在乎的一摊左手,耸耸肩自信而又轻蔑道:“小采妹,我这是在帮你啊,你不是想无忧无虑的么?呆萌就……”

“哼!”

突然,响起一道不满的萌软冷哼声,而正幽怨委屈着的叶采和胡诌乱侃的柳悠悠均是一愣,方才被干晾了片刻的萧雪此刻给她俩留下的,只剩下娇小却又落寞的背影。

于是她俩困惑的对视了一眼,然后齐齐望着萧雪愠怒的背影,同一节奏下眨巴眨巴眼,默默揣度——怎么回事儿啊?

……

未扣纽扣的小西服的怀里,双手捧着饭碗,插了支小饭勺的饭碗热气升腾,悠悠飘荡在萧雪烦闷浮躁的视野里,她回顾着刚才受到的几回气,间接被人嘲笑个子矮、明明说到自己却转移走话题乃至被干晾在一旁,当然,最主要的是……

走出食堂大厅前一刻,她斜眸,极度厌烦反感似的蹙紧了眉头,将学生们在打饭窗口前极度混乱嘈杂的画面纳入眼中,似乎恨得咬牙切齿,乃至于语气重重地嘀咕了声“一群渣渣……”

当年那个仿佛永无尽头的漆黑夜晚,用四具兀自微微颤抖的娇躯所铸就的小房子外,哄乱暴躁的人群声响似乎再次回荡在她耳边。

有些失神的她,双瞳凝缩而颤抖,精致秀气的小脸上,不禁浮出几分惶恐畏惧之色。

然后她又仿佛再次看到——那片温暖苍白的天空,那片当年躲在襁褓中的她,打着哆嗦而哭泣着抬起头,映入眼帘的却并非混乱的场面,而是几乎汇聚成了一片天空的四朵苍白却仍然温暖的微笑之花。

四朵花。

昏暗的环境,被明媚的阳光取代。

而那四朵花,再次出现时,却开放在荒凉的坟头,伴随轻轻吹拂而过的夏日微风,几片零散的花瓣漫漫飘舞,似轻轻挥手,渐渐飘渺在远空。

“走了哦……”

她顿时神情一慌,急忙追出一步,微抬右手好似要挽留。

饭碗的重量让她回过神,眸光一闪,周围的一切再度归于校园平静却庸碌的画面,难以置信似的双眼睁大,然后眼神便黯淡了下来。

“你怎么了嘛?”

“小雪——”

略微湿润却又麻木灰暗的眼角余光处,双双出现小呆萌和高冷女学霸抱着饭碗气喘吁吁的身影。

叶采扁着嘴、蹙着眉,表示鄙夷与不满,而单手掩着肚子微微弯着腰的柳悠悠,甩了下腮边发丝,抬起略微苍白的俏脸询问道:“怎么了嘛?忽然生气……”

她愣了下,眼神有几分慌乱,脑海中当年和现在的两幅画面顿时交织流转,回过神来却渐渐扬起了嘴角,眼角微微湿润。

“哼,谁让你俩干晾着我?”

任性似的微撅起嘴,嘴角却挂着满满的甜蜜笑意,两边都给个俏皮的白眼,她抱着碗迅速离开食堂大厅,在不远处的餐厅找了张空桌坐了下来。

而这边,尚且还喘着气的柳悠悠大脑空白似的遥望着她,身旁的叶采却嘟起小嘴,略歪着身子,充满敌意的双眸警惕似的斜了眼柳悠悠,道了声:“肯定是你。”

“嗯?”

不等那柳悠悠反应过来,叶采便逃难似的抱着饭碗飞快溜走,而柳依依自个儿回味了一下,等大脑缓冲了过来,眨巴眨巴眼而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嘴角霎时一抽,转而架起胳膊摆出个女魔头降世的架势,飞快追了过去。

“站住!我保证不打死你!”

“啊啊啊,小雪救我~~~”

……

满布身影的校园餐厅中,某张饭桌,仨妹纸成排坐,舀饭、低头、张嘴、咀嚼、叹息……

莫名其妙吃出了个同样的节奏。

左右瞥了瞥,坐在中间的萧雪顿时脸红了,低眸撇嘴道:“无不无聊啊你俩?”

言罢抬起饭勺送进一口饭,苦闷闷似的蹙着眉头慢慢咀嚼。

柳悠悠娇媚作态抛媚眼;叶采得意自喜似的嘻嘻笑。

似乎都很厚脸皮。

萧雪瞥了眼小呆萌叶采,似乎想到了什么而眸光一闪,心不在焉吃着饭而犹豫着,终于忍不住说道:“小采呀,没什么事儿吧?”

叶采和柳悠悠都是一愣,而紧接着在叶采愧疚难言似的低下了眸子,不再那么故作欣悦懵懂,眼神内敛起来,默然摇了摇头。

柳悠悠放低视线看向萧雪,困惑道:“怎么了?她怎么了?”

萧雪撇嘴,眼神担忧道:“今天下午你也看到了……”

而既然当事人就在身旁,她说着索性转眸看向叶采,借机逼问似的道:“忽然就认真起来,谁都不放心的呀。”

在愈加直白急切的目光下,叶采抿紧了唇,眼神惆怅而又痛苦。

这时柳悠悠略一思忖,附和着萧雪语境指责道:“就是说,你呀,就该做个小呆萌,那么拼命地学习干嘛?”

漫不经心却理所当然的语气,让为了她们而不懈努力的叶采柳眉蹙得更深了,目光隐有厌烦恼怒之色。

最终深深低下头,调节情绪似的深呼吸着笑了几声,转面耸肩解释道:“我也想当学霸呀。”

萧雪撇撇嘴,收回目光继续闷闷不乐地吃自己的饭,嘟囔道:“但愿你说的是真心话。”

而柳悠悠则用鄙夷颠怪的目光,斜睨着牵强嘻嘻笑着的叶采,道了声:“又给我玩深沉……”

鄙夷而无奈似的轻轻摇摇头,不免让叶采小脸上的甜美笑容,浮出几分苦涩与失落。

这会儿,柳悠悠和萧雪边吃边说起了先前在歌舞社碰到的事儿,共同吐槽那名临时女教导员拽得要死的漠然姿态,然后又相互诉苦形体训练给身体带来的煎熬,于是乎又彼此摸摸大腿根,怜悯注视着对方并轻轻安抚,悉心关切问候对方还疼不疼。

而坐在右边缄默不语的叶采略低着头,边吃边用藏在刘海阴霾中的圆溜溜双眼,目光恬静而怯弱地窥视着亲密无间的她俩,嘴角噙着一抹欣慰却略显苦涩的微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