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团

0165 恋爱大作战完啊啊啊

0165 恋爱大作战(完) (求订阅啊啊啊啊!)

这是一个极其匆忙的中午。

但不论详情如何,实际意义却都不怎么具有关键性,一笔带过为妙。

走起路来头顶上那根呆毛晃晃悠悠的叶采,根据柳悠悠所提供的路径,迅速赶到二九班门前,顺利拦截到了意图结伴前去食堂觅食的傲娇妹纸小雨以及那个温文尔雅的瑶瑶姐。

时间匆忙,以瑶瑶姐的角度来讲自然是吃饭要紧,所以没怎么废话,她直白告知叶采,让后者彻底傻眼——根本没有拍照。

于是在下一刻,傲娇妹纸小雨十分自来熟的用左手挽起了叶采的胳膊肘,似乎将叶采这呆萌拉进了她的闺蜜圈,在路过同学的侧目下,她双手同时挽着两个妹纸的胳膊傲娇前行,那娇俏的模样看起来分外幸福,但实际如何,还得细看下她时而投向叶采的那玩味而狡黠的眼神。

总之也就一句话,叶采稀里糊涂被傲娇妹纸拐跑了。

而与之同时,被叶采差遣到医院探望下苏晓秋的柳悠悠已经郁郁不乐的来到了校外,吞云吐雾的肖东和他背后那辆越野车就候在门外,即便察觉到柳悠悠独身而来,他的眼神依然平静而深邃,等柳悠悠上了车后,他才叼着烟登上了驾驶座,发动引擎之前他问道:“那妮子呢?”

“没来……”

柳悠悠深深低着头,一副消沉落寞的小幽怨模样,但那双弯长浓密的睫毛却不随低头的幅度而显得阴暗,反而格外魅惑的占有着车内稀薄的光明与某人的视线。对比下更显凄楚哀愁。惹人怜惜。简直就是个妖精。

体格强健得犹如古希腊斯巴达勇士的肖东恍然收回凝聚于后视镜的视线,后座上娇弱却妖娆的柳悠悠让他体内升腾起一股沉闷却灼热的火焰,他清了清嗓子,又歪了歪粗壮的脖子,意图摆脱这种被本能暗示的趋向于兽|性的状态。

有点儿姿色和本钱的男女相处于相对私密的空间中,亦是种同本能抗拒而将正反两面的痛苦都施加给自身的煎熬。

“去博康医院?”发动车辆,他找出话题搭讪,稍稍转移下注意力。“有朋友在那?”

柳悠悠敷衍的点了下头,苏晓秋对她来说不算是朋友,后者那点儿作为还不足以在她心中占据足够重要的地位,而她这次去往医院探望,只是单纯在妥协叶采的恳求罢了。

越野车悠悠然行驶在路面上,肖东尽量将注意力放在驾驶上,但难免仍会闪过那个纠缠不段的念头——坐在后面的妖娆妹纸,曾经也是个男人,不,男生。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他感到怪诞或荒谬。更不代表他感到恶心与忌惮,恰恰相反。他却很有股冲动,有种极度强烈的对另类而也许不受法律保护的特殊群体的猎奇占有欲。就像传统变身文中的变身女,只要变身后仪容仪表得体,加之区别于纯生男女而不被社会所承认的身份,那可谓是格外让男人垂涎三尺。

肖东很清楚自己这种冲动是在法律的漏洞下所萌生的本质上的狂躁欲|望,简单打个比方就是某天好基友变成了又萌又软的小萝莉,再给予适当的暧|昧与旖|旎的私密环境条件,那么当事者多半会兽|性|大发而推到那名变身女小萝莉,说白了也就是趁人之危。正义感还算端正的肖东对此感到很不齿,他在竭力抑制对柳悠悠所抱有的占有欲,他明白,说破天这都不算感情。

吱吱一声响,柳悠悠恍然回神而匆忙摸出手机,哑然尴尬,抬头道:“那个,先去个附近新华书店吧,还得去买点儿实体小说……”

肖东点了下头,已在心里记下了这个临时改变的行程安排,也没过问什么,就算柳悠悠的措辞够客气亲和,但眼下自己所扮演的角色就是保镖,所以指令就是指令,就该兢兢业业履行职责,而不是像后|宫小说主|角那般耍嘴皮子耍无赖、肆意逾越身份地位的差距。

路上经过了大概十多分钟,将车开到了某购物广场,直奔三楼新华书店,按照规定特意在广场门外掐灭烟的肖东此刻的站位与体态也相当符合保镖的身份,既处在柳悠悠身旁而为无关路人带来足够的威迫力与气势,同时也时刻注意着一名间接性雇主该有的尊重距离。

而柳悠悠急急躁躁的,自然没注意到这一煞费苦心的细节,殊不知如若不是肖东守卫在身旁,就她那妖娆妩媚与纯情青涩完美相融的气质与面容,前来搭讪的男人估计都能围成圈了。

进了新华书店,在导购的指引下来到网络小说实体书区域,柳悠悠却在琳琅满目类型不尽相同的小说封面看花了眼,完全拿不定主意该买哪几本。

注意到她时常拿纤纤中指挠鬓角的苦恼模样,特别称职而昂首挺胸镇守在旁的肖东凑过来略一歪身,像个给主子透露消息的奴才,悄声问道:“怎么了?没你想要的啊?”

柳悠悠摇了摇头,拿出手机,把叶采之前发给她的那条短信给肖东过目。

——“买几本小说给晓秋,医院里不准玩手机会很无聊的。”

默默记住了那个名字,肖东将视线放在柳悠悠略微沮丧无助的娇媚面容上,老实说真的很漂亮而迷人,叶采那个小呆萌在女人味这方面连她一半都不到。但重点并非观赏美女如何如诗如画,而是透过她的表情揣测下具体心境,看得出的确是在征求自己的意见,而非是对无法做到的指令撒气什么的,他郑重点点头,道:“你那位晓秋朋友,有什么兴趣爱好么?比如说倾向于哪种类型的小说,得出明确的选择依据,挑选起来也就……”

他还没说完。柳悠悠便摇了摇头。随口应道:“我并不了解那家伙……”顿了顿。特意解释似的又道:“也就是帮小采一个忙,但你说要随便买吧,到时候如果那家伙都不喜欢看,那不就白白枉费小采了一番心意吗……”

说完她撇撇嘴,这点儿苦心,如若不掺入叶采的心意,她早就随便拿几本走人了。

“明白了,是那妮子的意思是吧?”肖东点着头思索。

柳悠悠略一诧异。在她看来肖东的的确确就是保镖,但为何总是将雇主叶采称为“妮子”,而“妮子”这一称谓通常象征着关系亲密而又包含着隐约的占有欲,这并非一个好兆头,间接透露出了肖东对叶采的形象评定与内心看法。

“话说回来,像这种挑选礼物的事情,还是得从你那位朋友的喜好来进行甄别,不然就只能拿点儿时下热门的了。”肖东坦白道,顿了顿,询问道:“笼统。或者明显一点的爱好,有没有。就是平时所做的事儿之类的……”

柳悠悠跟着他的思路想了想,不太肯定道:“上网吧……打游戏,就那个……英雄联盟……”她撇了下嘴,间接表露出对这一爱好的鄙夷,道:“总不能买台电脑让她打游戏吧?病房里又不允许玩电脑,手机都不行……”

“哦……英雄联盟是吧?”肖东思索着点了点头,有意无视了她下半句话,将目光转到书柜上浏览了一圈,许是发现了什么与条件吻合的书籍,快步走了过去。

“这本,这本我想应该可以……”肖东拿起那本小说,《英雄联盟之无双屠戮》,封面是阴暗血腥风格的大背景,几个乱七八糟的英雄在背景下各持悲壮的战斗体态,武器指向一头几乎遮挡了背景光线来源的大怪兽,看起来还是蛮刺激阅读欲|望的,又和苏晓秋的兴趣相吻合,应该能给那病**的妮子打发下无聊时间。

不太有主见的柳悠悠点了下头,接过肖东递来的那本小说,然后又搜罗了下与之类似的,可惜没什么发现,也便按照肖东的提议,拿了三本网上人气火爆的虚拟网游类的小说。

付租费的时候,肖东见证到了柳悠悠充裕的荷包与底气十足的财力,也就认识到了这妮子绝对不会缺钱花,莫名就有了点儿失落。

来到那所医院,很好奇那位喜欢打游戏的变身妹纸的肖东,特意在门外瞧了几眼,病**浅看是个很活泼俏皮的姑凉,观察过后能发现让人欣赏的深度与内涵。

首先她并不那么惯于迎合她人,就像她和柳悠悠聊天时偶尔也会来个挤兑与小嘲讽,不乐意回答的问题也不介意直白的翻个白眼说“你好烦”,还算比较洒脱;其次,她也能像叶采那样稍稍照顾到其他人的心情与感受,至少没当着柳悠悠的面立即拿起小说来将心思沉浸在故事里;最后,她淡泊于欲|望与追求,大大咧咧与天真可人并非只是表面工作,而是一种心境上的释然与通透,是一种较为自我的生活方式。总结看来,这位妹纸和叶采的个性如出一辙,细腻而温柔,但她比叶采要活得逍遥自在,几乎无欲无求。

而在肖东的印象里,叶采就像个身子单薄纤弱却倔强地扛着万丈高楼的可怜妹纸,什么事情都要管,纯粹的太敏感而自找苦吃。

想起叶采他便莫名惆怅,现实中苍白麻木的既定性客观因素,让他无法像青春恋爱剧那般直白勇敢的对叶采表露怜惜与呵护之情,唯有自我克制而饱受煎熬,将那份多半无法被社会与他道德观所接受的情愫深藏心底。

他摸出香烟,想和香烟分享下落寞孤寂,但迎面走来的冷面护士,让他不得不停止这一不符合医院规章制度的行为。用赔笑送走那位身姿高挑的护士后,他便摸出那盒自制研发的比兴奋剂药效还要强烈的口香糖,揭开盖子抖了抖,为数不多,而他又不怎么困倦疲累,最近睡得比较饱,大概是最近这一任务自由度很高的缘故,于是又将那盒口香糖塞进了上衣内口袋。

着急要抽烟,就跟着急找女人打|炮一样难以抑制,他转面瞅了瞅,柳悠悠还在那儿和晓秋妹纸聊天,于是迅速赶往洗手间,靠在墙壁上美美的抽起了香烟。

咚咚,刚巧不巧来电话了。

摸出手机一瞧,居然是叶采那妮子打过来的,这究竟是何来意呢。

“喂,大小姐午安,请问有何吩咐?”他放低姿态,叼着烟贱笑起来。

洛水二中那边被傲娇妹纸小雨在食堂窗口处宰了两份丰盛菜肴的叶采此刻苦不拉几的坐在小雨妹纸的左手边,被迫当闺蜜给人家凑个气氛与背景板的她很郁闷,听着肖东八成在故意掩饰心虚的措辞,慌忙逼问道:“你,你在干嘛?悠悠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