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团

0173 性别游戏八

0173 性别游戏(八)

事到如今,肖东已经不在乎自己的过去被叶采知道,即便被当面点明他曾经的职业,他仍然不为动容,仅是用异样而鄙夷的眼神,斜了叶采一眼。

这淡漠的眼神吓得叶采一愣,圆溜溜的双眼中浮现出几分慌乱,她弱弱地抬起左手作手枪状,“biang、biang……特种兵,开枪打|炮的。”一脸煞有其事的认真模样。

“唉……”肖东捂额。

“究竟是不是啊?我看电视上……特种兵都很能打架的诶,好像,得从侦察兵开始混起的……你,你也会搞侦察麽?”叶采一脸好奇的盯着他侧脸。

“啊,会一点。”肖东心不在焉的答着腔。

“以前在部队里……混得很牛逼吧?嘿嘿,其实我看得出来,你这样子还是蛮厉害的,这麽多肌肉……今年,多大了呀?”叶采不厌其烦的好奇道。

被一个粉嘟嘟的小萝莉询问年纪,肖东不由撇撇嘴,“比你大。”

“退,退伍多久啦?”叶采怯怯微笑道。

右手掌握着方向盘,肖东挠了挠耳垂,慵懒而淡漠的斜了叶采一眼,许是察觉到了她的别有用心,道:“你对武装部队之类的职业,好像很感兴趣啊。”

“嘿嘿嘿嘿……”叶采俏脸微红,笑眯眯尴尬道:“枪械嘛,多酷啊是不是?”

“酷?有什么好酷的?枪械也有个管制规定。又不是你想打谁就打谁……”肖东慵懒道,“当兵没什么好玩的,我退伍很久了。现在呢,就是个混吃等死的保镖……满意了吗?大小姐。”

“呵呵呵……”叶采讪笑道:“我爸他,以前也当过特种兵来着……”

“哦……”肖东恍然点头,转而慵懒道:“我又不认识你爸,搞不好大家都不是一个层次的兵,我看你爸那气魄,八成是部队里的精兵。我嘛,就是那种最不起眼的……”不露声色拍马屁。表情自然而慵懒,好像由衷之言似的。

“呵呵,别这样说嘛,我看你……也。也……”碍于没见过肖东这厮施展身手,叶采措辞不能,笑眯眯尴尬道:“也挺厉害的呀……”

此般毫无实质性意义的夸赞,肖东自然不会引以为豪,他撇着嘴,透过后视镜瞟了眼后座上的萧雪和柳悠悠,而缄默着的萧雪恰巧抬起眸子,与他视线相对。

“咳……你好,小妹妹。我是……叶采大小姐的私人保镖。”肖东打了个招呼,缓解下尴尬气氛。

“你好……”萧雪轻轻点头,在肖东那副漫不经心的表情下。她着实拿不出什么热枕优雅的口吻。

“呵呵呵,我同学,叫萧雪。”见他俩间的气氛不怎么投机,叶采连忙介绍道。

“呃……好名字,萧雪……你好,萧雪……”肖东似乎慵懒淡漠惯了。此刻调整不回状态,把自己尴尬得不行。许是自持清高的人都有些沟通障碍。比如自我介绍,名字是最难说出口的。

“呵呵呵,他叫肖东,你别看他这样,其实他……他,他很强壮的,嘿嘿嘿……”理论上身为东家的叶采无奈下被卷入尴尬交流的漩涡中。

“嗯嗯,八块腹肌呢……”柳悠悠跟着打岔,一脸憧憬连连点头,又对萧雪解释道:“小采告诉我的……”

“八块腹肌啊?啧……你看见过啊小采?八块腹肌……”萧雪煞有其事的询问道。

“哪、哪、哪……哪有?”叶采心慌意乱,讪笑解释道:“我,我没看见过……”指了下肖东,道:“他,他衣服穿得比较紧,勒出来的,嘿嘿……”

萧雪略一诧异,暧|昧笑道:“哦……你还帮他穿衣服啊?”

“没、没、没……没啊,我没给他穿过衣服,不是,他穿了衣服,穿了衣服,他自己会穿,自己会穿,嘿嘿嘿……”又慌又羞的小采妹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用手肘戳了下肖东的胳膊,讪笑道:“你说是吧,对不对?”

“啊,饶了我吧……”肖东悲痛似的捂住额头,低声喃喃,让叶采小嘴一扁,委屈得不行。

这幅情形,使得柳悠悠和萧雪互视一眼,纷纷啼笑皆非摇摇头,萧雪抬眸,玩味似的微撇着嘴,道:“不用解释,我都明白。”

“诶……”叶采笑容僵硬,傻愣愣的眨了眨眼。

于是乎,玩笑话到此终结,肖东继续黑着个脸开车,小采妹苦不拉几的扁着嘴,萧雪则眼神暧|昧的观察着她俩的侧影,而柳悠悠,笑容却渐渐凝固,脸色隐有愁恼烦闷之色。

越野车登上云山盘山路,兜兜转转,经过小区门口,最终在叶采家门前小道稳当停下。

各自带好挎包或小书包,三妹纸相继下车,而肖东则将车慢慢地开往停车库。

叶采在前,提着个挎包悠悠荡荡,脚步很懒散,而萧雪和柳悠悠则并步跟在她身后。

萧雪瞅着叶采那娇小背影的暧|昧眼神,让柳悠悠蹙起了眉头,似乎对萧雪此刻的想法与观点感到厌烦抵触。

推开家门,便能听到客厅所传来的电视播放的立体声动静,轰轰哈哈的笑声,一听就知道是某逗比的综艺节目。

三妹纸换上拖鞋,来到客厅前,只见电视中播放着马兰士卫视的快乐|大本营,娜姐又在那儿欢快地弯腰饮水,而何老师则张着嘴狂笑跺脚,搞得嘉宾都因为跟不上他们这种欢脱的状态而尴尬,不过饶是电视节目播放得火热,客厅里却依稀没见到人影,但很快,便隐约听到背对着他们的沙发上发出有人在调整姿势似的皮革摩擦声。

纷纷脚步一顿。三妹纸相互交换着眼神,似乎都对客厅沙发上那个孤傲的存在感到几分忌惮。唯有柳悠悠,她撇了撇嘴。朝那张沙发翻了个不屑的白眼,转而顾自慢悠悠走向楼梯。

“回来了?给我上去背单词……”

许是听到了脚步声,那黑发如瀑的孤傲少女从沙发上支起身子,精致可人的俏脸挂着孤傲与淡漠之色,慵懒的斜着嘴角,双眼向叶采这边投来一抹藐视的眼神,似乎电视上那些欢脱的综艺内容。完全无法影响到她的心境。

紧接着,萧雪的到来令她略一错愕。“呃……小雪?”站起身,脸上带着几分含蓄的欣然微笑,迅速迎了过来,“你怎么来啦?”

“呵呵呵。来玩呗……”

于是乎,趾高气扬的老妹儿叶筱筱领走了萧雪,回头又对斜了一眼叶采,“愣着干嘛?快上去背单词……”转而又笑眯眯的和萧雪攀谈了起来。

叶采郁闷撇撇嘴,苦不拉几耷拉下双肩,一对踩着熊猫拖鞋的纤细长腿倦怠地调整方向,追向柳悠悠身影,唤了声:“悠悠姐~等我啊。”

柳悠悠走上楼梯转角处,脚步落定。无奈又幽怨的眼神,从高处斜睨而下。

叶采爬上这段楼梯,笑得那么开心。似乎先前的郁闷与憋屈在面对柳悠悠时就全没了,许是距离近了嗅到柳悠悠身上艳丽的香味,她娇羞低着头,扭扭腰儿,拿双手下的挎包在柳悠悠的长腿上轻轻敲打,“你好像不太高兴呐……怎么了嘛?”

瞅着她这副萌软的小模样。柳悠悠蹙眉而略一龇牙,显得微微厌烦而又恼怒。转而无奈叹息一声,弯下腰,掐住叶采粉嘟嘟的脸颊,咬牙切齿道:“听着,不论萧雪跟你说什么,你都不要听,其次,别跟肖东那家伙那样说话……”

叶采可怜巴巴的仰着小脸,圆溜溜的双眼微微泛着水光,“很疼的啊……”

“操……”柳悠悠低下脸,将右手放下,似乎失去了气力,兀自低着头,颓然转身,行尸走肉般耷拉着腰肢儿,扶着护栏爬楼梯。

叶采揉了揉脸颊,懵懂好奇的仰视着她有气无力的背影,追了上去问道:“为什么吗?小雪不是我们的闺蜜么?”

“闺蜜你妹啊,恶不恶心?你还真当你是个女生啊?”柳悠悠斜过眸来,眼神冷冽无情,似乎从某刻起,对叶采彻底死心。

“那,那也是朋友啊……”叶采再度追了上去,却露不出笑容,与高了她一个头的柳悠悠并步而行,微低着脸,眼神黯淡而怯弱,拉平的唇线,抿着一丝悲痛凄楚的味道。

柳悠悠自然懒得搭理她,径直走到自己房间门前,掏出钥匙打开门,却在推开门的那一霎,直起腰肢儿,回眸而投来一抹淡漠的眼神。

叶采慌张愣住,仰视着柳悠悠漠然的侧脸,欲言又止。

撇着嘴摇摇头,吱嘎一声,柳悠悠轻轻地推开门,走廊上的通明灯光投进漆黑的室内,将她婀娜多姿的影子铺在那片光明区域,留给叶采的,是一道略显僵硬的背影。

“到时候,你们谈起变身香烟的事儿,不用来叫我……呃,也是,反正我也说不上话……”

在叶采哀怨而可怜的目光中,她那双纤细的黑丝小腿带着黑兔子棉拖鞋,懒散走进房间,反手一扣,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悬挂着小呆萌曾特意亲自撰写的歪歪扭扭的“悠悠姐”字样的门牌犹自轻轻晃荡,淡橙色的房门,阻绝了外界所有的光辉,也让叶采的目光,触之不及房内如何颓废的光景。

娇小玲珑的身影,就这般傻愣愣的杵在门前,粉嘟嘟的小脸上定格着错愕与哀伤,双眼注视着那扇房门。许久,沙沙的脚步声终于响起,叶采低着头,悄然离去。

……

艳红的地毯,粉色的墙纸,暖色调的家具,耀眼而满目的“红”!

艳丽却不失奢华的装修风格的少女房间内,两只棕色的泰迪熊大喇喇坐在床头,床边的电脑桌上布置着高端奢华却又富有女人味的主播器材,如今它们都在沉默中安静。门后的墙角处,蹲着个身姿高挑婀娜的红装少女,她微仰着黯淡无神的俏脸,纤薄嫣红的唇间叼着支烟,淡白色的烟雾悠悠袅绕,使得她迷离的双眼,平添几分堕落而迷惘的韵味。

为了那份令她迷惘的“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