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团

0179 性别游戏十四

0179 性别游戏(十四)

“嗯,我给她送饭去了……”叶采带着勉强的微笑而轻轻点了点头,温柔到充满了距离感,错身而过间脚步未缓,似乎没有丝毫想要和妹妹叶筱筱交流感情的意思。

扭头追视而去,叶筱筱望着姐姐叶采瘦小的背影,心里万般不悦和无奈,这叶采,干嘛老是和柳悠悠那小贱人呆一块儿呀。

在经过柳悠悠房门前时,她听到其中传出的音乐播放器喧闹的动静,顿时恨不得冲那扇门踹上一脚,然后怒骂一声“寄生虫”!

没错,在叶筱筱心目中,柳悠悠的形象简直就是一条寄生虫,毫无征兆的闯进她的生活,寄居在她的家里。不仅夺走了空间资源、粮食资源,还夺走了原本属于自己这个妹妹的感情资源,这让她烦透了,看着柳悠悠那高傲的身姿在家里晃来晃去都觉得碍眼。此刻正处在气头上的她,真想冲进柳悠悠的房间,叫那个女表子滚蛋,别赖在她家里白吃白喝。

……

小采妹房间。

关上门,小采妹深深地呼出口气儿,莫名其妙的,她感觉一天下来累得不行,身心上积累了大量的倦意,唯有在回归孤独的时候,才有机会舒缓一下。

因为一下子轻松下来,她不由有点儿茫然无绪。干坐了会儿,她打开电脑,打算继续写写小说,但令她郁闷的是,就算心里已经基本上构思好了后续情节,但面对着空白的word文档页面,却硬是一个字儿也敲不出来。

得。就当是没状态吧。她无奈的关掉电脑。蹬掉拖鞋,钻进被窝,打了个哈欠而顺手关了灯,旋即将头埋进被窝里,侧躺而蜷缩着,习惯性的掏出了手机。

无聊的摆弄了几下以前安装的几款社交app,奈何一向潜水,也没个暖男什么的能够陪她唠唠嗑。她很无聊啊,想在睡觉前在网上找个人聊聊打发下时间,可弄了一会儿不是嫌麻烦就是嫌相中的家伙没有亮点,于是就想睡觉了。

忽然,她似乎想起了什么,一咕噜钻出被窝,打开灯,来到电脑桌前在包包里到处翻找,很快,摸出一张小纸条。

看着手中这张写有刘佳佳联系方式的小纸条。她得意似的“哼哼”窃笑着,爬回**。对着纸条上的电话号码,将这联系方式保存在了手机里。

几经犹豫后,她怀着忐忑,拨打了电话。

聆听着耳边富有单调、空洞节奏感的忙音,她微微屏住呼吸,心里冒出许多种设想,这其中包含有温馨浪漫的展开,但同样有困窘尴尬的情境,但不变的是对方接听电话后的第一幕,是中国男孩纸们潜意识下固执坚信的女孩纸的生活作息,是刘佳佳半醒半睡的呓语……

这时,电话接通了,那边传来摇滚乐立体声所特有的声响,不免令她错愕,其次那隐约可闻的人群喧闹声,让她不用揣测就直接意识到刘佳佳此刻身在何处。

“喂?”很快,电话那头传来小太妹般玩世不恭的语调。

洛水南河路凯胜商业街,某ktv包房中的洗手间里,身姿青涩却衣着暴露、浓妆艳抹的刘佳佳,一副轻蔑恣意的体态,背靠着房门,同窝在被窝里头顶上耷拉着一根呆毛的小采妹通电话。

“佳佳,是我,叶,叶采……”从愕然中回过神来,叶采忙讪笑着报出了身份,可说着说着,莫名其妙就泄了底气。

“我知道是你。”刘佳佳用一副老江湖而早有预料的作态敷衍性的点了点头,道:“呐,你现在在干嘛?没睡吧?要不出来玩会儿?我请客。”

叶采干笑了两声,道:“你,你在哪儿啊?我,我怎么觉得……好像挺吵的样子?”

“啊,在ktv玩儿呢,怎么样?你过来吧。”刘佳佳道。

闻言,叶采犹豫而看了看时间,九点十分许,便对电话那头的刘佳佳婉拒道:“那个……我已经睡了。”

“嘿,你这人……”那头的刘佳佳似乎有点儿气急,不过关键时刻却没骂出口,好像某些方面有点儿顾虑,不由令叶采茫然而又心慌不定。实际上呢,刘佳佳想要说的就是叶采的立场是个男生,在男生给女生打电话的时候下就应当主动点儿,而像什么“你在哪儿啊”、“我已经睡了”等等羞怯、扭捏的对白,那都是属于女生的台词。但如果她要是真给叶采提了这个醒,那就是间接向叶采表明,她已经看清了那想泡她的小妮子性别里的玄机,所以呢,这话是万万不能说的。

没错,她可是计划要从准官二代叶采身上大捞一把的啊,必须继续装糊涂,按原计划等着那妮子来泡她,至少目前绝不能让叶采知道自己已经清楚了事实,她干咳两声而稳住阵脚,合计着这次只怕是把叶采约不出来了,于是沉吟道:“那,你明天有时间吗?”

叶采愣了下,心慌而又忐忑,“去,去哪儿啊?”

刘佳佳不由在这边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放心,不是ktv。”

“那,那好吧,明,明天,我给你打电话……”叶采弱弱道,表现得诚惶诚恐的,就像个低眉顺眼却又不得不强颜欢笑的小婢女。

“你打给我?算了吧,到时候我叫你。”刘佳佳没好气挂断电话,经过这次交锋,她可算是摸清了叶采的个性,哪敢将主动权交到叶采手上,万一到明天那妮子仍然抱着小女生心态,以至于打电话之前也顾虑重重的,那可真有的受了。

这边,虽然刘佳佳的态度和语气不那么令人愉悦,但小采妹还是蛮期待明天的约会的,并且还有点儿初恋小女生中普遍存在的小忐忑心态,紧握着自以为在话筒上残留了恋爱气息的手机,舍不得撒手,蜷在被窝里辗转难眠。

……

楼下,独守空房的少|妇的房间。

早早的完成了码字任务后,身姿丰盈而窈窕的何小韵怀着杂乱的思绪蜷在被窝里,头枕在散发着芬香气息的棕色微卷发上,她时而幽幽叹息一声,心里有太多事想不明白,像小采之前状态为什么那么消沉、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小女儿筱筱怎么会养出骄横跋扈的性格,这都不得而知,以至于令她倍感烦恼。

当然,令她愁眉不展、满心幽怨的根源性因素,还是因为作为一名正处在生理需求最强烈年龄段的她,饶是娇艳如花、丰盈似妖,却过于空虚,寂寞得太久。哪怕她不去想,脑海里却时常不由自主的飘过那张肃然、宽厚的脸膛、那段温馨而又矫情的年华,那番被男人呵护宠爱的迷离感受。

不由自主地,在自己绝对安全隐秘的私人空间里,在这张充满女人香味的夫妻双人**,被窝里蜷缩而侧躺着的她,忘情地抚摸自己的身体,口鼻中浅浅呻|吟。

“长虎……”

……

同一时间。

月光下红旗飘飘,威严而肃穆的建筑群,洛水明湖区公安总局,三楼刑侦部会议厅,气氛紧张而肃然。

针对“亚洲大毒枭宇文峰在转送洛水大法院途中逃离”的重大案件,全警局上下所有相关部门的代表及负责人参与了这次讨论与部署。

“宇文峰,他父亲宇文成是国内众所周知的大资本家,据相关人士透露,宇文峰和家里很早就失去了联系,经多方调查后,可以初步排除宇文成其名下凯盛集团涉及毒品贸易的嫌疑,也就是说,宇文成基本上不可能参与这次犯罪行动,其次,事发地点附近的道路监控录像显示,没有任何异常车辆人员的出没,因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

“他跑不了多远……”监控视频屏幕前,该起案件的主要负责人叶长虎就案件进行分析讲解,他背对着大型电子屏幕,右手食指在上面划了个圈,“就在这附近区域。”

众人肃然沉默,心底不由对叶长虎的案件分析能力感到由衷的敬佩。

叶长虎大手一挥,“撤回各路口七成的阻截人员,立即对这片区域进行地毯式搜索,不惜一切代价,抓回宇文峰!”

“是!”

……

散会后,刑侦部三组组长赵崇明来到站在窗边眺望都市夜景的叶长虎身旁。

“老叶啊,你就真这么自信?”赵崇明笑道。

叶长虎默然,想当初宇文峰像头失去了双眼的野兽般闯进洛水市境内,政府机构包括警局大为震惊与惶恐,像这种国际性的犯罪人员,走到哪儿都是一场可怕的大型枪械交锋,哪是区区省市级别的警力能对付得了的啊。

说来也蹊跷,在一次缉毒行动的偶然的机会下,叶长虎被卷入这趟浑水,付出了十多条人命的代价,成功抓获了宇文峰这可怕的国际大毒枭,期间为了制服宇文峰,叶长虎将其殴打致失去行动力。后来,叶长虎受到上级部门的认可与肯定,说话的分量都比以前重了许多,而这背后的代价,就是与宇文峰这头可怕的野兽结下了梁子。如若后者万一哪天逃脱了警方部门的控制,叶长虎势必将遭到残忍的报复。

当然,如果宇文峰顺利被送往法院,顺利关进大牢或是吃了枪子儿,那都不用考虑。

然而在如今,就在今晚八点许,宇文峰那厮,还真跑掉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