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校的小夫人

003 上校说的话就是命令

先婚后爱 003 上校说的话就是命令

叶杉杉正犹豫着,听筒里突然有了动静,“阿姨,你在听吗?”

“在。”叶杉杉急忙把手机拿到耳边,应了一声。

“阿姨,不要难过哦。你的亲人去了天堂,会有好多漂亮的天使姐姐陪他的。”六岁的顾思恬(小名笑笑)是个没有妈妈的孩子,她几乎是在各种有关天堂和天使的故事陪伴下长大的,这番话从她口中说出来一点也不稀奇。

“谢谢你,阿姨没有难过,只是……有点舍不得。”叶杉杉没有想到一个六岁大的孩子这么会安慰人,除了感动之外,更多的还是震惊。

“爸爸每次回部队的时候我也舍不得呀,可是我会一直把他放在心里想着、念着,就好像他一直在我身边一样。”孩子毕竟是孩子,她还没办法完全理解一个人永远离开和爸爸离开家回部队有什么区别。

小丫头说得轻松,言语间却显露出对爸爸的无尽思念,叶杉杉真的觉得这个孩子比她更需要……那座山,“对不起,因为我,你爸爸不能回家陪你。你再等一会儿,我这就让你爸爸回家好不好?”

“不用了,今晚……我把爸爸借给你。麻烦阿姨转告我爸爸,笑笑很乖,这就去睡觉了哦。”小丫头很大方地谢绝了阿姨的好意。

“笑笑真的好乖,谢谢你……把爸爸借给我。”虽然只有一晚,但这一晚对我真的很重要,至少,我不是一个人。

“不用谢,阿姨再见。”小丫头都没顾上和爸爸多说两句,就这么挂了电话。

再见?嗯,以后真的会再见呢。

这一刻,叶杉杉突然觉得,给一个六岁大的孩子当后妈也许并没有她想象中那么糟。

把手机还给顾北辰之后,叶杉杉又沉默了,隔着电话面对孩子她能做到坦然自若,可面对面地和孩子他爸对视,她还是有些无措。

“我相信,你和笑笑会相处得很好。”最后还是顾北辰先开了口,这话听起来有点突兀,却是他的真心话。

“谢谢你。”谢他的陪伴,也谢谢谢他把一个这么可爱的小天使带到她身边。正如笑笑所说,去了天堂的爷爷不会孤单,只要心怀思念,爷爷永远不会离开。这么想着,她好像不怎么难过了。生老病死都是人力不可违抗的自然法则,爷爷了无牵挂地离开,她也安心了。

其实,该是顾北辰谢谢她才是。有了她,以后笑笑就不会再孤单。

叶杉杉以为,今晚将会度过一个不眠之夜。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她竟然在病床前睡着了,而且还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在梦里,爷爷、爸爸正被一群天使簇拥着,在半空中欣慰地对她笑,‘孩子,你一定会幸福的。’

幸福是什么?对一个刚刚失去至亲的十八岁女孩来说,幸福就是睁开眼的一瞬间,看见眼前立着一座山。那座山披着最让人安心的军绿色外衣,坚韧、挺拔,靠着他,就算天塌下来也不怕。

“早。”一整晚几乎没怎么合眼的顾首长气色不错,从他脸上看不出半点疲惫。对习惯各种高强度特训的他来说,片刻的浅眠足够了。

叶杉杉神色复杂地回了声早,默默地转过身,看了一眼病**那一抹凄凉的白色。

“葬礼安排在明天可以吗?”人已死,终究要入土为安,只有五天假期的顾北辰没有多余的时间可以挥霍浪费。

叶杉杉心怀感激地点了点头,明明有千言万语堵在心口,最后,却只说了一句谢谢你。

“不用谢我,别忘了,现在……我是你的家人。”一言九鼎的豪气在顾首长身上得到了最好的体现。

没有婚礼、没有一纸证书,甚至连一句正式约定都没有,但他已经开始承担身为人夫的责任,“爷爷的遗体我会安排人送到殡仪馆,那边会一直有人在,你不用一直守着。”

“你决定就好了。”叶杉杉心里是这么想的:你是首长嘛,首长的决定还会有错么。而且,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她都习惯把首长说的话当命令听,她要做的,就是绝对的服从。

好吧,有人这么听话,顾首长也乐得‘发号施令’:“你先跟我回家一趟,晚上我再陪你过去守夜。”

回家?这……这算是带她回去见家长么?虽然和顾……顾伯父很熟,可她现在的身份不一样了呀。

叶杉杉淡定不下来了,骨子里的反叛因子开始蠢蠢欲动,“我……我想先回家一趟,把爷爷的东西收拾一下。”

“吃过早饭之后我先送你回家,中午再派人去接你。”顾北辰已经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不那么严肃,但从他口中说出的话却怎么听都像是命令。

“是。”叶杉杉的回答听起来也越来越像顾首长手下的兵。所以,她一直在心里叫他首长是有道理的。

医院离叶家的住处并不远,周六的早晨一路通畅,一刻钟即到。

这里不是小区房,车子就停在楼下,叶杉杉不得不面对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要请他上去坐坐么?

某人还在纠结着,顾首长已经自行下了车,绅士款款地帮她开了车门。

唔,首长大人真是雷厉风行,根本不给她说不的机会。

叶杉杉的家就住在三楼,不大的两居室,收拾得很干净,客厅的镶嵌式壁柜上摆满了各种奖杯,都是叶杉杉同学参加各种武术比赛得的。

原来从小就是练家子,难怪身手如此了得。

“我小时候身体不好,老生病,所以爷爷送我去学武术。”首长大人的视线一直在奖杯上流连,叶杉杉主动上前解释。

“很好。”顾北辰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顿了片刻才开口,“笑笑从小就好动,以后你可以教她。”

囧,首长大人,您会不会想太远了?

说到笑笑,叶杉杉正好可以找个借口‘送客’,“昨晚,笑笑说只把你借给我一晚上,你现在……是不是该回家了?”

她这是在赶我走吗?顾北辰几不可见地微微皱了皱眉,心里有点小小的不爽,“我以为……你比她更需要我。”

“我已经没事了,你放心,我会很快振作起来的。”经过一夜的冷静,叶杉杉的心情已经平复了许多。逝者已矣,生者珍重。活着的人要尽快从悲痛中缓过来,离世的亲人才能安息。

但叶杉杉没有想过,她的心情之所以会恢复得这么快,和他的默默陪伴是分不开的。

在她最需要依靠的时候,他出现了。这,便是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