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校的小夫人

015 没想到你比我还心急

先婚后爱 015 没想到你比我还心急

虽然周围没什么路人,叶杉杉还是觉得很不自在,“放我下来吧,只是脚抽筋,并没有扭到。”

“扭到脚可大可小,我要亲自检查过才放心。”顾首长不为所动,脚下的步子迈得飞快。然后,上楼梯的时候一次跨了两级。

“喂,你犯规了!”首长大人教训的话叶杉杉都牢记在心,这么难得逮到他犯错的机会,傻子才会放过。

“你可以先记着。”顾北辰不为所动,继续保持刚才的上楼节奏。

什么嘛,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喜欢随便给人家记过么!

首长大人腿长步子大,很快就抱着不安分的小未婚妻回了家。

门一打开,便看到他们家笑笑披头散发地满屋子转悠。很明显,小丫头是在找他们。

找了一圈没见着人,笑笑又急又怕,这会儿终于见到人,小丫头立马摆出一副梨花带雨可怜样,“爸爸妈咪,你们去哪里了呀?”

“我们……出去跑步。”叶杉杉机敏地从笑笑他爸怀里挣脱开,用单足跳的方式跳到笑笑面前,“乖,别哭了哈,你先去洗脸刷牙,我这就去给你准备早餐。”

“跑步为什么不带我一起?讨厌你们……”小丫头多不容易才盼来有爸爸妈咪陪伴的日子,可醒来居然一个人都没有,这委屈可不只一点半点。

“你不是还在睡吗,我不想吵醒你啊。”单足站着确实累,叶杉杉只得蹲下来,温言软语地哄。

“叶杉杉!”顾首长终于火了。

“是。”第一次听到首长大人这么大声说话,叶杉杉条件反射地站起身,这语气分明就是军训时听到教官点名时候才会有的。

“回沙发上坐好,不准乱动!”好吧,这一次,顾首长是真的用了命令的语气。

叶杉杉可不敢违抗‘军令’,乖乖回沙发上坐好。

可怜的笑笑,完全搞不清状况,眼睛睁得老大,看看爸爸,再看看妈咪,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顾思恬!”顾首长下一个要处理的就是她,而且,这一次,他没有叫笑笑的小名。

“有。”小丫头自然也不敢怠慢。

“去洗脸刷牙,自己找衣服换好!”

“是。”呜呜,爸爸发火了,还是快点找个地方躲起来吧。

大家各归其位,整个世界仿佛一下子安静下来。

顾北辰不知道在哪里找来一瓶药酒,在叶杉杉身旁坐下,默不作声地把她扭到的那只脚抬起,搁在自己大腿上,“这么捏会痛吗?”

“一点点。”

“这里呢?”

“啊……”叫得这么惨,应该是很痛了。

“忍一忍,只是里面憋了气,揉散就好了。”这些小伤顾北辰见得多了,久而久之,他也成了跌打医生。

小丫头飞快地洗漱更衣完毕,小心翼翼地朝客厅挪动,生怕动静太大爸爸又要发火。

叶杉杉很快就发现小丫头出来了,忙招手叫她,“笑笑好厉害,还会自己梳头。”

“妈咪,你的脚怎么了?”有妈咪做靠山,笑笑才敢靠近。

“没事,不小心扭了一下,已经不痛了。”这话不是说来让笑笑宽心的,是真的不痛了。也不知道他用的是什么指法,这么随便一揉,真的一点都不痛了。

“对不起,妈咪扭伤了脚,我还乱发脾气。”谁说笑笑有公主病来着?人家孩子不知道多懂事!

听笑笑这么一说,叶杉杉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不关你的事,是我们不好,不该把你一个人留在家里。”

“好了,你们俩都不乖。坐着好好反省一下,我去弄早餐。”可惜啊,这样的自我检讨还不能让顾首长满意。

‘真是的,出去跑步你也有份好吧,你自己怎么不反省呐?’叶杉杉不满地在心里暗暗抱怨着。却没想过,首长大人让她好好坐着反省是想让她休息一下,毕竟憋了气,没那么快完全恢复,得让气血彻底顺了才不会留下后遗症。

这只迟钝的小笨猪,什么时候才会开窍哦。

虽然叶杉杉事先煲了粥,可煎蛋饼和送粥小菜都是顾北辰做的。严格来说,这一顿早餐应该记在他头上。

唔,味道还真不错。真看不出来,他这双大手,不仅会推拿散气,还会做菜。

首长大人时刻掐着表,早餐按时在二十分钟内结,忙碌的一天也即将开始。

第一次,顾思恬小朋友在爸爸妈咪的陪伴下上学。看着同学们或羡慕或嫉妒的眼神,小丫头各种得意,逢人就说,“你们的妈咪都比不上我妈咪年轻漂亮。”

因为笑笑的得瑟,有几位送孩子上学的爸爸也被这奇异一景吸引了注意力,果然很年轻啊,根本就是个粉嫩小萝莉嘛,首长大人好福气呀。

顾首长对此却非常不满,“等搬到新住处后,让笑笑坐校车上学。”这样就能避免他的小妻子被各种年龄层的雄性动物围观。

“不用了,我从这里去学校很方便,不会迟到的。”迟钝的叶杉杉同学完全搞不清状况。

“校车在小区门口经过,更方便,这事就这么定了,回头我跟笑笑说。”首长大人发话,此事无商量!

送完笑笑之后,俩人在学校门口分开。叶杉杉要去爷爷的单位签一些文件,顾北辰要去做一件‘见不得人’的事。

这件事完成后,他才能带着杉杉去民政局领证。

“下午两点,别误了时间。”临走前,顾北辰还不忘提醒她一句。

“人家下午五点才下班,耽误一小会儿也没事吧。”叶杉杉弱弱地抗议。

“你忘了,下午我们还要回家收拾房子。”顾首长已经把领完证之后的事都安排好了。

好吧,首长大人总是有理的,“知道了。”

饶是如此,过了一点之后,顾北辰又特地打了两通电话过去查岗,以确认叶杉杉现在的位置。

不过,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打第二通电话的时候,叶杉杉已经到了民政局门口。

这回该轮到顾首长得瑟了,“没想到你比我还心急。”

“我……我是怕迟到了会被记过。”叶杉杉本能地解释,却感觉到一阵莫名的心虚。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当出租车司机问她去哪里的时候她会毫不犹豫地说民政局。当她缓过神来,话已出口,司机已经掉转了车头,她也懒得再改。

反正是要去的,不如赶早,省得去晚了,还要看首长大人的脸色。

动不动就记过什么的,最讨厌了。

------题外话------

亲爱的们,节日快乐,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