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校的小夫人

025 这一次才是真正的吻

025 这一次才是真正的吻

顾北辰预订的航班是晚上九点,现在距离飞机起飞还有二十五分钟,机场的广播已经开始催促乘客登机,留给他和家人道别的时间所剩无几。

以往,最后一个和他道别的都是笑笑,可此刻站在他面前的却是另外一个人。

“这个你拿着,我能想到的都写在上面。”该提醒、该叮嘱的,顾北辰已经说了很多,可他还是觉得不放心,细节上的小事还是写下来更保险。

难怪昨晚他把笔记本拿走了,原来是另有算计。有了这个小本本,即便他不在身边,叶杉杉的心里也会觉得踏实很多,“放心,无论是你说的,还是写的,我都会时刻牢记在心”

“很好。”这一点顾北辰绝对不怀疑,他的小妻子一向是最乖、最听话的,“我走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让自己生病,更不能让自己受伤。”

临别在即,他最放心不下的不是年幼的笑笑,而是年纪轻轻就失去了所有至亲的小妻子。虽然她很乐观、也很坚强,可真要碰上什么事,身边却没人可以给她依靠,对阅历尚浅的她确实是个不小的考验。

但,这些都是成长必须经历的磨练,因为过早地成为妻子、成为母亲,她要经历的磨练也远比平常人更多、更具挑战。

“知道了,以后我不会再强出头,看到有人做坏事一定先报警。”此时此刻,叶杉杉终于明白他为什么会不厌其烦地提醒要把那颗爱多管闲事、见义勇为的心收好,他不是不喜欢她做好事,只是担心她行侠仗义时会不小心弄伤自己。

仔细想来,他所有的叮嘱好像都是以为她好为出发点的。只是,一直以来,她都没有觉察到,现在才顿悟。

“还有……把头发留长一点,不要总是穿着运动服到处跑。”这些话顾北辰很早就想说了,可又怕她抱怨他太专制,才一直忍到现在。这会儿他都要走了,她可能会答应得爽快些。

叶杉杉不好意思地摸了齐耳的短发,很干脆地点了点头,“以后不会再剪了。”虽然她喜欢干净清爽的造型,可她现在已经身为人妻,可不能再以假小子形象示人。

提醒登机的广播再次响起,因为还要过安检,顾北辰必须得走了,可他总觉得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没有做。

是什么呢?

大屏幕上正在播放的广告给了他提醒,机场是个经常上演离别的地方,缠绵不舍的吻别自然是少不了的。

他们已经做了三天的夫妻,却连个正经的吻都没有过,这事好像有点说不过去。

“只剩二十分钟就要登机了,你怎么还不走?”‘我走了’三个字已经说了近一分钟,可他依然坚若磐石地站在面前,叶杉杉真怕他会耽误登机时间。

“还有一件事没有做。”他一边说,一边把手搭在她的腰间。

“你要做……”叶杉杉还是不太习惯如此亲密的触碰,可惜,她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他的唇已经压了下来。

这才是真正的吻,昨晚那两秒钟触碰只能算是阴差阳错的恶作剧。

他吻得极轻,仿佛膜拜一件珍宝那般小心翼翼。渐渐的,木头人似的叶杉杉好像也有了感觉,她大胆地回抱住他,给了他生涩却真诚的回应。

不远处,笑笑正和冯青偷偷地掩嘴而笑。这是小丫头第一次送爸爸离开的时候脸上带着笑容,也是她甘愿把最后分别的时间留给爸爸妈咪的原因。

“小冯叔叔,敢不敢跟我打个赌?”小鬼灵精玩性又起。

冯青索性蹲下身把笑笑抱了起来,“赌什么?”

“赌爸爸以后再也不会半年才回来一次。”小鬼灵精的脸上满是得意。

呃,这有什么好赌的,照现在的状况来看,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

“稳输的赌我才不参与呢。”冯青当然没那么傻。

不远处缠绵吻别的两个人终于分开,脸红得像番茄的叶杉杉还在低头喘气,头顶却突然响起他熟悉的低沉声音,“我会想你。”

叶杉杉没想到他会突然说这个,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可等她反应过来时,她眼前出现的只有他的背影,而且那抹伟岸的背影正在以非常快的速度远离她的视线。

“我也会想你。”叶杉杉此言一出,不仅让顾北辰转过身来看了她一眼,也吸引了很多路人的注意。

囧,一不小心又被围观了。

不过,叶杉杉没有想到,围观者中有她熟悉的人。

“宁先生,这么巧,你也来送人?” 对宁子寒,叶杉杉一直是这么小心谨慎,甚至有些客气。

宁子寒表情复杂地点了点头,明知故问道,“顾首长这是要回部队?”

“嗯,他的假期已经休完了。”叶杉杉没心没肺,一点也没察觉到宁子寒的神色异常,子言上次跟她说宁子寒喜欢她的事她完全没放在心上。

宁子寒还没想好下一句该说什么,身后突然响起一声稚嫩的童音,“宁叔叔。”

笑笑一路跑着过来,一边跑,一边在心里暗暗腹诽:‘哼,我爸爸才刚走,就有人过来打我妈咪的主意,才不会让你如愿呢!’

这孩子实在讨人喜欢,宁子寒脸上的表情也明显舒缓了许多,“小丫头真乖。”

“宁叔叔你刚才看到了吗?”刚刚被夸完,小鬼灵精的恶魔一面立马显现。

“看到什么?”宁子寒并非有意装傻,而是真的跟不上小孩子是思维。

“我爸爸妈咪刚才亲……”

叶杉杉急忙蹲下身捂住小恶魔的嘴,“不准乱说话!宁叔叔很忙,这就要走了,快跟他说再见。”

小丫头一脸委屈地嘟着嘴,“我哪有乱讲话?”

“我也要回市区,要不要顺路送送你们?”宁子寒正好顺着杉杉的话把笑笑的问题敷衍带过,显然,他已经猜到了笑笑想说什么,而这个话题是他不愿意参与的。

“不用了,小冯叔叔在已经去开车了,他会送我们回去。”笑笑生怕妈咪上宁叔叔的车,抢着回答。

“这样啊,那我先告辞了,再见。”宁子寒的语气还是淡淡的,但脸上却难掩失望。以前因为子言经常拉着杉杉做伴的关系,他还能经常见到她。以后,她的生活重心都在笑笑身上,他想见她恐怕没那么容易了。

“宁叔叔再见。”小鬼灵精一边挥手,一边在心里碎碎念:快走快走,最好以后都不要在我妈咪面前出现!

呵呵,有这么个聪明的女儿在家里帮忙守着老婆,顾首长可以安枕无忧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