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校的小夫人

029 你是不是有恋父情结

先婚后爱 029 你是不是有恋父情结

民众对名人们的绯闻总是特别热衷,可以想象叶杉杉今天在学校会遭遇怎样的围观。

好在她有个大家都不敢惹的闺蜜,宁大小姐一发飙,谁也不敢在她们十米远的范围内讨论这件事。

“这些人到底有没有脑子,十八岁的你怎么可能生出一个六岁大的孩子!”吵闹已经散去,宁大小姐却一点也没有要消气的迹象。

“有人追捧议论,这个新闻才有存在的价值。让他们去吧,反正子虚乌有的事再怎么闹也成不了真。”叶杉杉始终保持着淡定自若的心态。

当事人都不计较,宁子言也只能息事宁人。不过,有个人的反应却是不容忽视的,“话说,你家顾首长对这事有什么反应?”

“不知道啊,我还没跟他通电话呢。”一说到这个,叶杉杉的心情立马纠结了。

宁子言立刻炸毛,“怎么回事啊,你们没有每天固定早晚一次电话吗?”

“他是去出任务,不是出差!电话不是想打就能打的。”叶杉杉对此早有心理准备,她也没怎么惦记。

宁子言无语地摇摇头,“他也真放得下心。”

叶杉杉不悦地瞪了子言一眼,“我这么乖,他有什么不放心的?”

“他不知道你行情有多好啊?”宁子言在学校几乎和杉杉形影不离,学校有多少男生喜欢杉杉,她最清楚。

“行情你个大头鬼,那些人都是想借我做跳板认识你好吧!”一直以来,叶杉杉都是这么认为的,而且,她非常坚信自己的感觉。

唉,在感情问题上反应迟钝的孩子伤不起啊……

“那我哥呢?”绕来绕去,这才是宁子言真正想说的。

“你……你还真被那篇报道骗了?”叶杉杉依然没有跟上宁子言的思维模式。

“对牛弹琴!”每次和杉杉谈这个话题,宁子言总是有种想撞墙的冲动。

叶杉杉不跟她计较,一脸严肃地说正事,“对了,以后你哥来接你的时候你别叫我过去打招呼。”

“为什么?”这是什么道理,不让人追,还不许人家暗恋么?

“你们家树大招风,太受人关注,我不想惹出不必要的麻烦。”叶杉杉不敢说是婆婆的吩咐,言辞也颇为委婉。

宁子言可没那么好糊弄,“是不是你婆家的人骂你了?”

叶杉杉急忙解释,“没有的事,他们只是提醒我小心点。”

“最好是!有你这么好的儿媳妇是他们顾家八辈子修来的福,他们要是敢欺负你,我一定帮你出头!”

“你多心了,他们一家都对我很好,能嫁到他们家,我觉得很幸运。”对宁子言,叶杉杉一向是知无不言。

“傻瓜,你原本还可以拥有更好……”

“更好的不一定适合我,”叶杉杉笑着打断子言,“我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

有一个家、有一个可以惦记的人,叶杉杉想要的幸福就是这么简单。

宁子言好像突然想到什么,激动地按着杉杉的肩拼命摇,“杉杉,你……你不会已经爱上你们家顾首长了吧?”

呃……问得这么直接啊,要她怎么回答呀。

“我……我不知道。”自从那天在机场被他吻了之后,叶杉杉心里的乱一直没缓过来,她也不太确定自己对顾北辰到底是什么感觉。

很多女生面对爱情时都是矜持且羞涩的,有时候,‘不知道’和‘是’其实是一个意思。在宁子言看来,叶杉杉就是这种矜持且羞涩的典型代表,“OH—MY—GOD,你……你不会是有恋父情结吧?”

叶杉杉急着给自己老公出头,“你胡说什么!他……他有那么老吗?”虽然他已经过了三十,可是却长得很年轻啊,而且……还很英俊呢!

杉杉的激动反应越发坚定了宁子言的猜测,“叶杉杉,你……你完了!居然爱上一个老头子,我……我要跟你绝交!”

什么叫老头子?叶杉杉也被气到了,“你要再敢说他是老头子,我也要跟你绝交!”

虽然知道杉杉说的是气话,可宁子言还是有点被吓到,她在学校就这么一个好朋友,她可不想失去,“好嘛,不说就不说。我只是……没想到你会喜欢这种型的。”

“这种事……说不好吧,而且……都已经结婚了。”叶杉杉说出这番话,也就等于间接默认她喜欢上顾北辰的事实。喜欢就大胆承认呗,喜欢自己的老公又不丢人。

“我哥算是彻底没戏了。”宁子言无奈又认命地低声呢喃道。

叶杉杉正在忙着兑现那天在机场对首长大人许下的承诺——想他。也没怎么注意子言的低语。

这样也好,不知道就不会觉得困扰。像叶杉杉这种性格单纯的女孩子,简单就是最大的快乐。

下午放学的时候叶杉杉接到了冯青打来电话,他说临时要送个客人去机场,这会儿还在回来的路上,让她自己坐车去笑笑的学校门口等。

叶杉杉一直不喜欢专车接送的特殊待遇,自然是求之不得。

只是,她没有想到的宁子寒早上担心过的事情真正的会出现,她刚牵着笑笑出了学校大门,就被三个拿着相机和录音笔的小报记者盯上了,“早报关于你和宁子寒先生的报道是否属实?”

叶杉杉小心翼翼地护着笑笑,把拍照的那个人推开,“我不认识你们,请不要随便拍照。”

“请问,这个孩子是你亲生的吗?”狗仔那么容易打发走就不叫狗仔了。

叶杉杉正要发火,没想到她家笑笑比她还急,“关你什么事?”

“小朋友,你爸爸是不是宁子寒?”终于得到回应,狗仔越发积极。

“我姓顾,他姓宁,他怎么可能是我爸爸!”小丫头果断否认,得意地仰着下巴,“告诉你们,我爸爸是两杠三星的陆军上校,他比宁叔叔帅多了。”

“笑笑,不用跟他们说这些,小冯叔叔差不多到了,我们快走。”虽然笑笑说的都是事实,可叶杉杉还是觉得没有必要跟狗仔说这么多。

“妈咪,我说的都是事实,不怕让他们知道。”笑笑死拽着妈咪的手不让她走,小孩子的思维方式和大人不同,她觉得有些事说清楚反而好。

“小朋友,她是你亲妈?”狗仔的热情也被这一声妈咪调到了最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