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校的小夫人

058 别不小心弄出麻烦

058 别不小心弄出麻烦

叶杉杉果然还是经不住吓,急忙缩回手指,一动不动地让他抱好。

稍稍调整了一下情绪之后,顾北辰终于切入正题,“笑笑的生母还在人世。”

“她还在人世,为什么要由你来收养笑笑?”这个事实叶杉杉倒是没想过,她也没办法想象是什么理由会让一个母亲放弃这么小的孩子。

“说出来你可能不会相信,笑笑生父的骨灰还没送回g市,她的生母就跟另一个男人出了国,那时候笑笑才刚满月。”如果不是亲生经历过,顾北辰自己也不相信这世上会有如此狠心的母亲,可这事却真真切切地在他身边发生了。

“之后她就再也没回来过?”叶杉杉的这个问题显得很多余,开什么玩笑,那个女人能狠心地抛下刚满月的女儿一走了之,怎么可能会回来。

顾北辰一脸无奈地长叹一口气,“她离开的动机和岳母是不同的,更重要的是,她根本不爱自己的孩子。”

“她怎么可以这样,笑笑毕竟是她十月怀胎生下的,怎么能说不要就不要呢?”虽然和笑笑相处的时间只有短短两个月,叶杉杉已经离不开这个可爱懂事的小丫头,身边有这个乖巧懂事的开心果,她觉得很幸福、很满足。所以,她没办法想象笑笑的生母怎么会狠心丢下这么可爱的女儿。

“因为……她想追寻自己想要的幸福。”虽然已经时隔近七年,顾北辰依然清楚地记得笑笑的生母黎娅离开时的果决和坚定,她走的时候,笑笑正好发烧住院,他打电话给她,让她来医院看看,她竟然说‘这个孩子已经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能撑到把她生下来已经算对得起齐家’。她的言下之意就是说如果没有笑笑,她的幸福肯定会来的更快!

“为了追寻自己想要的幸福不惜抛弃尚在襁褓中的女儿,这样的幸福就算得到也不会心安理得。”叶杉杉一脸愤然,她甚至坏心思地觉得这么狠心的女人老天爷应该惩罚她永远不可能再有的孩子。

顾北辰笑着点了头老婆的小翘鼻,“她要是想求心安,就不会做出泯灭良心的事了。”

老公大人脸上露出了轻松的笑,叶杉杉却突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你一直选择单身是不是受了她的刺激,不相信世上还有真爱?”

这个问题倒是给了顾北辰一个措手不及,虽然他一直单身和这件事没有直接关联,但要说一点也没受影响绝对是骗人的。

其实,顾北辰刚决定娶杉杉的时候心里也有过很多的顾虑和担心。

想当年,黎娅和齐凯刚结婚时的幸福美满不知羡煞了多少人,他自己就是其中之一。可惜好景不长,不到两年的时间,黎娅就厌倦了当军嫂的生活,耐不住寂寞地勾搭上了一海归富二代。若不是因为有军嫂的特殊身份束缚,她恐怕早就提出了离婚。

虽然他们后来有了笑笑,却依然没能阻止她追寻幸福的决心。笑笑刚出生不到一个月,齐凯在维和任务中牺牲的消息从前线传来,捆缚在黎娅身上的枷锁也就此解开,重获自由的她马不停蹄地办好了出国手续,刚出月子不久便坐上了飞往纽约的飞机。

一个在结婚前心理已经完全成熟、而且是经过深思熟虑才决定嫁给军人的女人最后也会耐不住寂寞变心出轨,才刚满十八岁的杉杉怎能不让他担心?如此灿烂美好的青春年华,对爱情、对未来充满憧憬,已过而立之年的他凭什么能抓住这颗热切跳动的心?

所幸,事情的发展证明他的担心都是多余。他的杉杉虽然年轻,却拥有一颗纯朴善良的心,从决定嫁给他的那一刻起,她就心甘情愿地切断了所有退路,安心做一个好妻子、好母亲、好儿媳。

顾北辰没有否认,“的确,我是曾经对爱情产生过怀疑。不过……在认识,不,准确地说应该是在真正了解你之后,我坚信这世上还是有相濡以沫的爱情存在。所以……我一直很想跟你说声谢谢。”

叶杉杉一直都知道自家老公不是那种会说甜言蜜语哄老婆开心的男人,可他说的那些最朴实的话,却总是能甜到她心里,“谢我什么?”

顾北辰煞有介事地沉思了近十秒才缓缓开口:“谢谢你给了我一份最纯真的爱情,也给了我最珍贵的幸福。”

叶杉杉挑高眉白了他一眼,和每一个陷入热恋的幸福女人一样口是心非地低声抱怨,“油嘴滑舌!”

顾北辰忍不住轻笑出声,低头在她唇上轻咬了一口,意犹未尽地吮了吮,“天地良心,我说的句句都是肺腑之言。”

此刻,叶杉杉的耳朵正贴在他的胸前,这样的贴近也能让她清楚地听到他强有力的心跳。沉默片刻之后,她突然仰起头在他唇上轻吻一记,轻而愉悦地说:“我感觉到了。”

小东西,又来撩拨!刚才拿手指戳他,这会儿又扑上去玩突袭,今晚不想睡了是不是?

“我刚才跟你说什么来着?”这样的诱惑对顾北辰来说无疑是最甜蜜的折磨。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好像一面对她,一向引以为傲的自控力就不够用了。

叶杉杉一脸茫然,睁大眼睛傻愣愣地盯着他。唔,你刚才说了那么多话,谁知道你问的哪句!

“再乱动,今晚就别想睡了!”顾北辰一脸严肃地威胁。

啊……

都已经让他吃了一遍又一遍,他怎么还在惦记这事!

叶杉杉窘迫难当,索性翻身背对着他。不过,因为腰还有点酸,翻身的时候,她有意无意地嗯了一声。

虽然只是轻轻的一声嗯,却让顾北辰的心疼了又疼。这都怪他,第一次没把握好分寸,她现在应该还是很不舒服,“乖乖闭上眼睛睡觉,我帮你揉揉。”

叶杉杉还没来得及回绝,他的大手已经缓缓搭上来,轻柔且熟练地按摩起来。

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他的手法真的有用,揉了几分钟后,好像真的没那么酸痛。身体慢慢放松的同时,困意也阵阵袭来,“我先睡了,晚安。”

“晚安。”顾北辰依然毫无睡意,手上渐渐停下来,眼睛却怎么也舍不得合上。

现在是晚上十一点二十分五分,距离周五晚上的航班只剩下不到四十五小时。这一走,再怎么也要等三四个月才能休假。要是临时出点变化,恐怕要等半年才能回来,他心里的不舍也格外强烈。

不得不说,叶杉杉这一剂猛药下得可真是时候。顾北辰本来就惦记她,现在终于吃干抹净,又多了一份念想,他想尽快调回来的心情也格外迫切。

叶杉杉一整晚都睡的很沉,几乎没怎么做梦。虽然昨晚累得够呛,生物钟还是准时在早上六点五十分钟把她唤醒。当她打着哈欠迷迷糊糊地挣开眼睛,只睡了不到两个小时的顾北辰正单手支着头,悬在她上方,眉眼间带着无限喜悦和满足地看着她。

“干嘛啦?”他的表情实在专注,眼睛眨都不眨一下,而且嘴角还带着怪异的笑,叶杉杉被看得不好意思,刷的一下红了脸,调皮地伸手捂住他的眼睛。

虽然眼睛被蒙上,顾北辰还是准确无误地找到她的唇,手也不安分。

“不准动!”叶杉杉当然不会让他得逞,大喝一声之后,趁着他恍神的间隙,飞快地扒开他的手,拥着被子坐起身,严肃认真地下达指示:“去帮我拿衣服出来,我想洗个澡。”

顾北辰非常乐意听候差遣,而且他还有额外服务,“我先带你去浴室。”

“不要!”才不上你的当呢,让你跟着去浴室,你要是赖着不肯出来怎么办?

顾北辰低头闷笑,随手捡起地上散落的睡衣披上,乖乖下床帮老婆找衣服。而在他站在衣柜前忙活的同时,叶杉杉已经飞快地扣好扣子,艰难地下床,然后以一种非常怪异的姿势缓步走向浴室。

看着小妻双手扶腰、微微皱眉的可怜样,顾北辰的心又开始一阵阵地痛,她这么不舒服,是不是该给她请个假,让她好好休息一天?

叶杉杉很快就洗漱完毕,却迟迟等不到老公大人给她送衣服进来。早上的时间耽误不得,她只能自己出来找。却没想到一出来竟然看到他正拿着她的手机翻找什么。

“让你给我找衣服,你怎么玩起手机来了?”叶杉杉一脸不悦地飘上前质问道。

“我想给宁家小姐打个电话,让她帮你请一天假。”顾北辰很快就在通话记录里找到了宁子言的电话,不过,既然夫人出来了,照规矩还是要跟她请示一下。

叶杉杉急了,顾不上还酸着的小腰,飞快地上前夺过电话,“好端端的,请什么假?”

只是累了点嘛,就要请假休息,这和古代的昏君贪恋美色不早朝有啥区别?

“你这样也叫好端端?”顾北辰意有所指地瞄了一眼她的纤腰,低笑着反问。

“去上课只是坐着不动,没事的。”叶杉杉心虚地转过身去不看他,闷头在衣柜里找那件许久没有穿过的高领毛衣。哼,说他是属狗的他还不承认,脖颈周围的暧昧痕迹都是他的杰作,害她要穿高领毛衣遮掩。

顾北辰难得疏忽,没考虑那么多细节,随手把准备好的衣服往她怀里一塞,“衣服都已经给你拿出来了,你还在找什么?”

“这件毛衣领子太低,不适合今天穿。”叶杉杉嫌弃地把衣服扔回去,心虚地紧了紧睡衣的领子,生怕他瞧出异样。

顾北辰这才反应过来,缓步走上前,从后面轻轻抱住她,轻轻贴在她耳后温柔低喃:“对不起,昨晚……好像有点过了,下次我会注意的。”

“不早了,我得快点洗完,笑笑马上就要起床了。”虽然已经完完全全属于他,叶杉杉还是不改害羞本色,顾左右而言他地敷衍着把这个话题带过。

等到叶杉杉洗完澡出来,顾北辰已经不在房间。落地窗开了一条半米宽的小缝,淡蓝色的窗帘正随着徐徐微风翩翩起舞。然后,她惊喜地发现,大**的床单也换成了和窗帘同色系的淡蓝色。

唔,她还想快点出来处理的,没想到他早就想到了。

不过,这样也好,省得她见了尴尬。

顾北辰已经在外面的洗手间里飞快地洗漱完毕,看着见证了新婚之夜的床单在洗衣机里翻滚交缠,昨晚的一幕幕场景也不自觉地浮现在脑海里。

其实,他没想过这一切会来得如此之快。可当它真的来临,他又嫌它结束得太迅速。

舒舒服服地洗了个热水澡,叶杉杉明显觉得精神了许多,走路的姿势也渐渐恢复正常。

笑笑房间的门已经开了,老公已经去叫她起床;电锅里的小米粥正在冒热气,算算时间,再十分钟应该就能熟;电锅旁边的小砧板上,送粥的小菜已经切好,下锅加热就能吃。

唔,老公大人在家就是好啊,什么都不用她操心。

“妈咪,早安。”叶杉杉同学正暗暗感叹着,熟悉的清脆童音突然在身后响起,她还没反应过来,笑笑便扑上来抱住了她的腰。

嘶……小恶魔,也不知道哪来这么大的劲,疼死她了。

如此热情的早安拥抱没有得到同样热情的回应,小公主觉得有些诧异,“妈咪,你怎么了?”

可怜的叶杉杉,不敢跟笑笑说实话,只能忍着痛强颜欢笑地应付,“没事,你先去洗脸刷牙。”

但,她显然太低估了小恶魔的敏锐观察力,“妈咪,今天是大晴天哦,你为什么要穿高领毛衣?”

“那个……”叶杉杉被问住了,顾北辰出来,她索性把压力都抛给他,“问你爸爸,是他让我穿的。”

笑笑果断转过身,一脸期待地看着表情有些怪异的老爸。

“你妈咪的脖子周围被虫子咬了,有点过敏,不能吹风,所以要穿高领毛衣。”一向口口声声教孩子不能撒谎的顾北辰面不改色地撒谎。

当然,这番回答也不能完全算撒谎,至少有一小半是真的。杉杉脖子上那些印迹,可不是被……咬的么!

虫子咬的?某人居然把自己比作虫子?!

噗……咳咳咳……

叶杉杉呛得不轻,刚喝进嘴里的水一滴不剩地全部喷了出来,咳得脸都红了。

“哦。”小孩子果然好骗,随随便便编个理由就能把她糊弄过去。

疑惑得到解答,小恶魔乖乖去洗脸刷牙。刚刚用一个弥天大谎度过危机的顾北辰却要忍受被怒瞪的惩罚。

洗手间的门大开着,小恶魔耳朵尖,叶杉杉只能压低声线给忍着强笑意的某人训话,“顾北辰,你敢不敢再无耻一点?”

再怎么心急也不能把自己比作虫子吧!

顾北辰自知有错,不敢造次,“下次不敢了。”

呵,恐怕谁也想象不到素来以严肃威严闻名的顾老大在老婆面前会是这副低眉顺眼的样子。万事万物果然是相生相克,一物降一物啊。

吃过早餐,一家人欢欢喜喜地出门。

电梯到达b1,因为要取车,顾北辰照例走在最前面。耐不住寂寞的小恶魔没心没肺地拉着妈咪比赛,“妈咪,我们一起跑,看谁先跑到爸爸的车子那里。”

若是换做平常,叶杉杉一定会欣然应允。可是今天,抱歉,她真的不行,“时间还早啊,不急的。”

“不是为了赶时间啦,妈咪以前不是常跟我说早上起床要多运动吗,跑步也是很好的锻炼啊。”

小恶魔讲起道理来一套一套的,叶杉杉拿她没辙,只能硬着头皮上。也就一百多米远,跑就跑吧,怪只怪比不上某人的无耻,想不出那么冠冕堂皇的歪理。

“我赢咯!”这一战笑笑赢得毫无悬念,到达目的地之后,小恶魔兴奋地拉着爸爸求表扬,“爸爸,妈咪被我甩在身后好远哦,我厉害吧。”

还想求表扬呢,没见你爸气得脸都绿了么?

“小没良心的,你妈咪今天不舒服,你还拉着她跑步?”到头来,表扬没求到,还挨了一顿训。

一听说妈咪不舒服,小丫头急了,立马跑回去迎她,“妈咪哪里不舒服,我怎么没看出来?”

“那个……是大人的毛病,不是很要紧,别问了哈。”昨天在超市拿大人说事成功堵住了笑笑的嘴,叶杉杉又想故技重施。

又拿大人说事,难道和昨天在超市买的那盒东西有关?小孩子联想力丰富,听到同样的词,很自然地会把两件事联系在一起。不过,大人的事小孩子问太多也不好,就算再好奇,也只能放在心里憋着。

看着小娇妻单手扶腰的可怜样,顾北辰既内疚又心疼,忙上前扶她,“还是请假休息一天吧。”

叶杉杉却不领情地把他推开,哭笑不得地白了他一眼,“别把事情想得那么严重好不好,我一点事也没有!你瞎紧张,笑笑也跟着担心。”

真是的,她才没那么娇气呢。只是有点点酸痛嘛,又不影响正常生活,还特地请假在家休息什么的,算怎么回事啊。要是让别人知道,一定会被笑掉大牙!

“爸爸也是担心你呀。”事关妈咪的身体健康,笑笑自然要和爸爸站在统一战线,“妈咪是我们家的顶梁柱,你要是不舒服,谁来照顾我和爸爸?”

咳咳,顶梁柱都整出来了。小鬼灵精,不知道哪来那么多巧心思,“别听你爸胡说,妈咪真的没事。只是昨晚做瑜伽不小心扭到了腰,不能做剧烈运动,正常生活还是没问题的。”

顾北辰哭笑不得地摇摇头,冷不丁扔下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五十步笑百步。”

早上还一本正经地训过他,结果呢?她的解释比他更无敌!做瑜伽扭到腰?真亏她想得出来!

“妈咪,什么叫五十步笑百步?”小鬼灵精一脸好奇地不耻下问。

“我也不知道哦,老公大人学识渊博,尽说些别人听不懂的话。”叶杉杉又气又窘,没好气地白了老公大人一眼。副驾驶的门明明已经打开了,她却毫不领情地自己打开了后座的门,先把笑笑塞进去,然后自己也跟着坐进了后座。

小心翼翼地观察了一下爸爸妈咪的表情之后,小鬼灵精很快就悟出来重点,“嘿嘿,我知道了,一定不是什么好话。”

看着小恶魔得瑟偷笑的欠揍表情,叶杉杉严重觉得自己上辈子一定是欠了这对父女一大笔钱,这辈子给他俩还债来了!

从家里出发到笑笑的学校有近二十分钟的车程,叶杉杉的气却一点也没消。送笑笑进校门回来之后,她依然气冲冲地往后座钻。

可是,她都已经系好安全带了,司机却迟迟不启动车子是怎么回事啊?

“为什么不开车?”叶杉杉气还没消,也猜不到老公大人在闹什么别扭。

顾北辰好像没听到似的,擦了擦倒车镜上的污物,又调了调后视镜的位置,就是不理她。

看着老公淡定的表情,叶杉杉终于悟出重点,搞了半天他是在等她上前边呢。

真讨厌,居然拿这个威胁她!再这么闹下去非得迟到不可,呜呜,还是乖乖坐到他身旁去吧。

威胁成功,顾北辰终于眉开眼笑,“还生气呢?”

“不想跟你说话!”这样的回答比干脆地说一个‘是’字更直接。

顾北辰无奈一笑,“有时候我真觉得你比笑笑还像小孩子。”

“你……嫌弃我?”他这么一说,叶杉杉越发火大。什么叫像小孩子啊?小孩子能有32c的胸么?可恶,都吃干抹净了才来嫌弃,早干嘛去了?

如此严重的罪名顾北辰可担当不起,“岂敢,我不知道多庆幸!”

女人呐,果然是世上最口是心非的生物。明明心里是甜蜜的,却非要摆出一副不屑的表情跟他抬杠,“我可一点也没看出来。”

如此明显的口是心非自然逃不过顾北辰的法眼,趁着等红灯的间隙,他果断抓住她的手,握在手心里轻轻地捏,“遇见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唔,领导果然厉害,总是能在关键时刻抓住要害,轻轻松松一句话就直接击中了她心里最最柔软的那块地方。

真生气也好,佯装不悦也罢,听完他的真诚感慨之后,叶杉杉再也没办法对他摆冷脸,“对我来说,你也是。”

看到她笑了,顾北辰才算真的放了心。经过刚才的小插曲之后,他也学了一招:女人还是要哄的,她生气的时候千万不能跟她对着来。

今天的路况格外顺畅,车子到达g大校门口时,还不到八点一刻。难得赶了个早,顾北辰却要催着老婆赶快下车,帮给她解了安全带不说,还帮她把包包挂在肩上,顺手把车门打开,“小心点,别像以前一样蹦蹦跳跳的。”

叶杉杉对老公大人毫无理由的催促非常不满意,“你怎么好像巴不得我快点消失啊?”

好心当成了驴肝肺,顾北辰却不恼也不怒,依然耐着性子跟她解释,“你身体不适,不能走太快,早点出发总没坏处。”

又来了,他干嘛总是把她想得那么娇弱不堪?就因为这点小小的不适就要用散步的速度走路,会不会太夸张了点?哼,严重怀疑某人反复强调这个问题是想炫耀自己在某方面的超强能力!

腹诽完之后,叶杉杉突然很想抽自己一下,怎么想到那里去了,难道是因为被吃干抹净,思想也变得不纯洁了?

“不准再重复这个话题!”冷着脸给了老公严厉警告之后,微微有些脸红的叶杉杉飞快地跳下车,非但没有用散步的节奏慢走,反而比平常跑得更快了些。

哼,我才没那么娇气呢,当我这么多年的功夫是白练的么!

看着小妻飞快跑远的背影,顾北辰脸上突然露出一丝充满期待的微笑,呵,她恢复得这么快,也就意味着今晚还能继续昨晚的某项运动。对一个马上就要离家、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的军人来说,这可是个大好的消息。

叶杉杉之所以跑得如此飞快,多少还是有点让老公安心的考虑。等到进了校门之后,她果断放缓了脚步,虽然没有到悠然散步的程度,但步幅明显比平常小了一些。

慢慢悠悠走了近十分钟,终于到了教学楼旁边的林荫小道,叶杉杉正寻思着晚上放学要不要接了妈妈一起去顾宅,身后冷不丁响起一个尖细的女声:“嗨,走这么慢,是特地在等我吗?”

宁大小姐的高分贝声音已经够吓人了,更要命的是,她居然也和笑笑一样,完全不给人准备,突然扑过来,整个人几乎都压在杉杉背上。

若是平常,叶杉杉肯定会纹丝不动地站在原地。可是今天情况特殊,她的小腰不得力,实在经不住如此冲撞,“宁大小姐,你是不是打了兴奋剂啊,我的腰都快要被你撞断了!”

“我看看,撞到哪里了?”子言姑娘不明所以,担心地低下头在杉杉腰间大力一捏,结果——

“啊……”这死丫头,捏的真不是位置,叶杉杉耐受不住,尖叫出声。

宁子言似乎有点不吓到了,小心翼翼地退后两步,关切地问,“怎么了呀?你昨晚是不是又跟人打架了?”

“没……没有啊。”明明说的是事实,可叶杉杉却答得吞吞吐吐,而且眼神闪烁不定,额头上清清楚楚地写着心虚两个大字。

“哦,我明白了。”子言姑娘的反应力一向惊人,听这吞吞吐吐的语气就知道是怎么回事,“昨晚纵过度了,活该!”

“你……”叶杉杉气得差点当场吐血,昨晚,一直是某人处在主导的位置,过不过的,根本不由她控制好吧。

“嘿嘿,被我说中了吧。”杉杉的激动让宁子言更加坚定自己的猜测,“唔,到底是有多激烈啊,居然把腰都扭伤了?”

“宁子言!”叶杉杉极为少见地连名带姓叫了子言的名字,“你再胡说八道我要翻脸啦!”

叶杉杉的话音才刚落下,从她们身边经过的两个高年级姐姐正在无比坦然地讨论昨晚的战况——

“真不骗你,一盒都用完了!”学姐甲一脸得意。

“是两片装的吧?”学姐乙表示不信。

“五片装的,盒子还在垃圾桶里,不信你晚上跟我回去查证。”

“哇,真厉害,不愧是篮球社的。”

……

两位学姐很快就走远了,叶杉杉和宁子言却依然呆站在原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最后还是宁子言先反应过来,“切,篮球社的有什么了不起,肯定比不上你家顾北辰厉害。”

这话叶杉杉可接不下去,现在她只想尽快从这个小魔女身边逃开,逃得越远越好。

宁子言不依不饶地追上去,亲昵地挽着杉杉的手臂,一脸坏笑地逗趣,“跑什么呀?我是在夸你家老公呢!”

叶杉杉不客气地一记白眼飞过去,“我老公,用得着你夸么?”

“来嘛,跟我说说,你老公是不是一晚上要用十……”

“闭嘴!”叶杉杉气结,赏给她一记爆栗子,“再八卦我就跟你绝交!”

对付宁子言,叶杉杉永远都是这一招。不过,这一招却非常有效。杀招一出,宁大小姐立马就安分了,“不问就不问,我自个儿yy还不行吗。”

“冬天还没过完呢,你就开始思春了?”叶杉杉难得摆出一副尖酸刻薄样的恶妇样,厉声警告道:“yy也不行,要别的男人,不准盯着我家老公!”

宁子言一点也不怕,笑得愈发欢快,“哟,你还真把老公当成自己的私有财产啦?”

叶杉杉可没心思跟她说笑,“他本来就是我的!”

“唔,书上果然没说错,热恋中的女人占有欲是最强的!”虽然没有实战经验,但宁大小姐的理论知识可不少。

这一点叶杉杉完全赞同。爱情是自私的,不是每个人都有幸遇上一个这么完美的好男人,当然要看紧点。不过,为了不让子言不依不饶地追问个没完,她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只是似笑非笑地扯了扯唇角,也算是一种无声的默认。

只是,一想到他明天又要离开,浓浓的不舍夹杂着几分淡淡的哀伤也不自觉地涌上心头。之前他已经打过预防针,这一次离开的时间会比较长,短则三四个月,长则半年,算起来也是一百多天啊。而且中间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节日和一个很特别的日子,再有一个多月就要过春节,春节过后不久就是他的生日,她真的好想陪他一起过……

吃完午饭后,叶杉杉正寻思着趁午休的时间跟老公商量一下晚上和妈妈一起回顾宅的事,刚打开包包,电话就开始震动,拿出来一看,屏幕上,某人严肃的头像正欢快地闪动着。呵,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一点通?

“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来,有事吗?”囧,好傻的开场白,夫妻之间通电话根本不需要有特别的事情好吧。

顾北辰显然不会满意这样的回应,“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

隐约觉着北辰大人的语气有点严肃,叶杉杉立马换上笑脸(虽然他看不到),“呵呵,当然可以啊,我……只是随便问问嘛。”

“上了半天课,一直坐着,腰还痛吗?”在说要紧事之前,顾北辰最关心的还是她的身体状况,虽然早上亲眼看到她跑得飞快,但一想到昨晚的激烈程度,他还是有点担心。

天,都过了四个多小时,他怎么会还在惦记这事?

叶杉杉被他的过分紧张弄得哭笑不得,“早上你不是都看到了吗?我跑得比兔子还快,哪里像是有事的样子。”

跑得比兔子还快?这比喻用的也太不是地方了吧,说的好像有人在后面追似的!

顾北辰忍不住笑出声来,因为笑的动静太大,即便隔着电话还是传到了叶杉杉耳中,然后她又自作聪明地脑补了一大堆,“你笑什么呀?我跑的姿势不对劲吗?”

“没有。”顾北辰急忙敛了笑,一本正经地切入正题,“我刚回了一趟家,跟爸妈说了岳母晚上过去的事。下午我先去接你和笑笑,然后再去酒店接了岳母一起过去,你看怎么样?”

“好啊,我也是这么打算的。”唔,真的好有默契,又想到了一起。叶杉杉一边想,一边乐呵呵地傻笑,虽然隔着电话,却觉得他就在身边。

在未来的很多日子里,他们只能通过这种方式交流,她必须学会从这种无法面对面的交流方式中寻找乐趣。

夫妻俩似乎都已经做好了长时间不能见面的心理准备,晚上去接妈妈的时候,叶杉杉也顺便跟她提了提,“北辰今年春节可能请不到假,他要是真不能回来过年,我和笑笑去法国的事应该没什么问题。”

“真的?”虽然有点不厚道,但杨素阑却真心觉得这是个好消息。虽然顾家二老对杉杉不错,可他们和杉杉毕竟没有血缘之亲,跟他们在一起过年和跟真正的亲人一起过年的感觉多少还是有些差别,她当然还是希望杉杉的这次法国之行能顺利付诸实施。

“还没有最后定,但他说可能性很大。”顾北辰的估计一向很准,他说可能性很大,应该**不离十。

“要不……今晚我先找机会跟你公公婆婆打声招呼,我先做准备,要是北辰能回来就算了,他要是不能回,我可以随时安排你和笑笑去法国的相关事宜。”请原谅杨素阑的心急,和女儿分开多年且身在异乡的她真的很想很想和女儿一起过年。

“这样……好吗?”叶杉杉还是有点担心,公公好说话,他应该没什么意见,但婆婆那边她就不敢保证了。一方面,她和笑笑都没出过国,婆婆肯定会不放心;另一方面,春节是一年中最重要的节日,老人肯定还是希望家里能尽量热闹点。

“没事的,我只是试探着问问,不一定非要强求,就像笑笑说的,今年去不成,明年暑假去也一样。”虽然嘴上说得淡然,可杨素阑的眼中却写满了迫切的期盼。同样是度假,但一起过年和暑假旅游的意义是不能相提并论的。

妈妈的心思叶杉杉都了解,反正只是试探着问问,就让她去吧,“那好吧,我婆婆性子急,说的时候要委婉一点哦。”

一开始,叶杉杉是打算自己去说的,可仔细想想,有些事由长辈们自己去谈可能更合适。她也乐得清闲,反正这些事她也控制不了,还是顺其自然吧。

“放心,我有分寸。”杨素阑心里已经有了大致思路,她有信心能说服亲家点头。

这个时段电梯格外忙碌,三两分钟恐怕难得等来。叶杉杉便寻思着是不是该趁此机会跟妈妈把昨晚的事交代一下,免得她惦记。

“杉杉,你是不是还有事跟我说?”孩子是自己身上掉的一块肉,女儿有心事,做母亲的心里多少会有些感觉。

囧,妈妈都看出来了呀,现在不想说也不行了,“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我是跟你说……昨晚,我和……”

“知道了。”看着女儿满脸绯红、说话吞吞吐吐的娇羞样,杨素阑根本不用听她把话说完就知道是怎么回事。生米总算煮成了熟饭,有些事她也要多唠叨两句,“你还在念书,这些事得多注意点,别一不小心弄出麻烦来。”

妈妈说得含蓄,叶杉杉却了然于心,透着淡淡红晕的脸也越发红了,“我又不是小孩子,心里有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