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校的小夫人

059 沾上就会上瘾的事

059沾上就会上瘾的事

顾北辰带着笑笑去附近的商铺取了点东西,到酒店大堂时正好看到叶杉杉母女俩出来。兴奋的笑笑立马飞奔过去,甜甜腻腻地打招呼,“外婆,笑笑好想你哦。”

杨素阑现在看笑笑是越看越喜欢,被她这么一哄,笑得嘴都合不拢,“这张小嘴哦,什么时候都这么甜,和你妈咪小时候一样。”

小鬼灵精得意地仰着头,“嘿嘿,她是我妈咪,我当然像她。”

大人们都被小丫头的本色表演逗得大笑出声,有经过的路人投来好奇中带着疑惑的怪异眼神,以正常人的角度来看,这一家四口的关系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这些异样的眼光叶杉杉和笑笑早已习惯,不过,杨素阑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急忙催着女婿去开车,“赶紧走吧,不能让你爸妈等太久。”

顾北辰观察力敏锐,一眼就看出岳母脸上的不自在。不过,他也能表示理解,女儿才十八,却有个快七岁的外孙女,要坦然面对这件事并不容易。

今晚的交通状况还算通畅,从离开酒店到进入通往顾宅的私路用时不到二十五分钟。这条路杨素阑不久前才刚走过,而且印象颇深。只是,当时离开的时候她没想过还会再回来。

妈妈一直看着窗外,神情有些怪异,叶杉杉大概也猜到了一些,“妈妈前不久才刚走过这条路吧?”

杨素阑一脸诧异,她不记得有跟杉杉说过来这里找方将军求助的事,杉杉怎么会突然有此一问?

“你看到我了?”思来想去,只有这个可能。

“嗯。”叶杉杉坦白地点了点头,“当时不太敢确定,刚想下车跟过去看看,你已经上车走了。”

“哦。”笑笑也想起来了,“妈咪那天激动得差点把车子撞到树上,就是因为看到外婆了?”

杨素阑突然沉默,半晌才低声感慨道,“当初决定回来找你的时候,我真怕你已经把我彻底忘了。”

叶杉杉略有些不悦,义正言辞道:“怎么会,你十月怀胎生下我,含辛茹苦把我养大,我要是把你忘了,还算是人吗?”

杨素阑欣慰地笑了笑,握着女儿的手,心下一片安慰。

深冬时节,白天的日子短,一行四人到达顾家大宅门口事,天已经完全黑了。

即便如此,杨素阑还是见识到了顾宅大排场。

顾老太是个好面子的人,亲家母第一次来家里做客,一番精心的准备是少不了的。车子开进大门,就有警卫兵列队欢迎,下车之后,顾家二老也亲自迎了出来,“欢迎欢迎,晚上车多,路上没堵吧?”

“蛮顺利的,一点也没堵。”杨素阑满脸堆笑地上前招呼,随手把事先准备好的礼物送上,“我知道您和顾老将军什么都不缺,这点心意还是希望二位笑纳。”

顾老太客气地推辞,“亲家母实在太见外了,来就来,还买什么东西!”

叶杉杉忙上前解围,“妈,您还是接下吧,我妈妈第一次来,总不能空着手。”

两个妈妈都在面前,叶杉杉刻意做了区别,叫婆婆‘妈’,叫自己的妈妈则是用的连声。

顾老太还想推辞,儿媳妇却自作主张帮她接了礼物,她也不好再说什么,“外面有风,先进屋吧。”

房子从外面看上去虽然很大,但里面的装修风格却非常古朴,看不出半点奢华,这样的风格和顾老太好强性子不太搭,却和顾老将军的沉稳刚毅相得益彰。自家女婿从这样的家庭里出来,杨素阑真没什么好担心的。

客套的寒暄过后,晚餐正式开始。虽然菜式丰富,但每一样菜的份量并不多,边吃边聊一个小时下来,近十个盘子都见了底。

晚餐结束后,杨素阑和亲家母进了小客厅闲聊起来,“您家里的师傅厨艺这么高明,我们家杉杉有口福了。”

“她和笑笑只是周末回来住两天,也吃不了几顿饭。”顾老太依然是满脸带笑,语气中却带着几分淡淡的无奈,如果可以,她还是希望杉杉和笑笑能一直住在家里。

“我去泡壶茶来。”刚进门的叶杉杉正好听到了婆婆的话,她进来是想坐着和她们一起聊的,却没想到她们会聊这个话题,思量片刻之后,她还是决定先回避一下。

“去吧。”顾老太有心想和亲家母单独聊聊,也没有非要杉杉留下。

杉杉很快就转身出了门,刚才的话题还得继续,“孩子们有自己的生活,只要他们觉得开心就好。”亲家母话中有话,杨素阑心知肚明,不过,她考虑更多的还是杉杉的感受。而且,她和亲家母的想法正好相反,她觉得杉杉和北辰既然已经结了婚,搬出去单独生活是理所当然的事。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杉杉毕竟还在上学,我也不希望她太累。”话说到这份上,顾老太脸上的笑也有些勉强了。

“您有心了。不过,我们家杉杉自立的早,家里那点事都难不倒她,您不必太挂心。她要是真的力不从心,会跟您说的。”杨素阑游刃有余地应付着,心里却在暗暗思量该怎样开口跟亲家母说杉杉和笑笑出国的事才不会太唐突。

“这话倒是没说错,看看我们家小恶魔就知道了,这丫头被我们宠得不成样子,拗起来谁都拿她没辙。可她就怕杉杉,杉杉一句话,比我们说十句都管用!”自家儿媳妇有多乖巧能干顾老太心里是有数的,正因为如此,她才希望能多些时间和杉杉相处。

“她们俩也算是有缘分,北辰常年不在家,有这孩子陪着杉杉,我也挺放心。前天我跟杉杉说让她寒假的时候带笑笑去法国玩,小丫头高兴得跟什么似的。”虽然机会不是太合适,但杨素阑已经顾不上许多了,早点说出口,她也能早点安心。

亲家母的语气听上去轻飘飘的,顾老太的反应却异常激动,“什么时候决定的事?杉杉怎么没跟我提起过?”

“您别太激动,我只是提了个建议,还没有最后决定。”亲家母的激动反应让杨素阑的心凉了半截,面子上却还是要继续保持淡然自若。

顾老太也是见过世面的人,虽然这个消息有点意外,但她还是很快恢复了平静,“寒假正赶上过年,到时候北辰和我们家幺女儿都会回来,一家人难得团聚,亲家母这个建议似乎不太合适吧?”

“如果北辰回来过年,我当然不会让杉杉出国。我是怕北辰太忙,抽不开身。万一他休不了假……”

顾老太心急,不等亲家母把话说完便出言打断,“休不了假也不能让他一个人在部队过年,杉杉和笑笑可以申请探亲,北辰在部队有家属宿舍,吃住什么的都不用操心。”

这下杨素阑的心算是彻底凉透了,杉杉才刚结婚,想不到这一点还情有可原;她可是做了十一年军嫂,也有过去部队探亲的经历,把这茬忘了实在不应该。

叶杉杉正好端着茶具站在门外,因为门是虚掩着的,婆婆的这番话也一字不落地落进了她耳中。

是哦,这世上还有探亲这回事的。就算老公真的不能休假,她还是可以陪他一起过年、给他庆祝生日。

不过,这样一来,妈妈肯定要失望了。如果要她在出国和探亲之间做个选择,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妈妈会怎么想呢?

“站在门口干什么?”看着杉杉傻呆呆地站在小客厅门口不进去,顾北辰好奇地上前问道。

叶杉杉一副做贼心虚地表情,拉着老公往茶具间走,“小声点,跟你说个事。”

“什么事这么神秘?”顾北辰完全是一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表情。

“妈妈刚才跟婆婆说了寒假安排我和笑笑出国的事,你猜婆婆怎么回答的。”老公一脸的焦急,某人却硬要卖关子。

顾北辰没有回答,只是轻轻扯了扯唇角,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表情。

“婆婆说就算你不回来,我也可以带笑笑去部队探亲。”虽然是八字没一撇的事,叶杉杉心里很是期待。小时候妈妈曾经带她一起去部队看过爸爸,她还有点印象,但当时她只有四五岁的样子,那次探亲的经历在脑海里留下的记忆已经非常模糊。如果可以,她真的想再体验一次呢。

探亲这回事顾北辰显然早有想过,之所以没有跟杉杉提起就是不想她太为难。另一方面,岳母想和杉杉一起过年迫切心情清清楚楚写在脸上,他也不想让岳母失望。

“怎么不说话?你不想我去哦?”兴致勃勃地跟他报告好消息,得到的却是沉默的回应,叶杉杉觉得很受打击。

“我不知道多高兴!”茶具间一向安静,这个时候应该没什么人进出,顾北辰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低头亲了那张微嘟的小嘴,“我以为你会很为难,没想到你这么期待。”

叶杉杉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红着脸问,“你为什么觉得我会为难?”

顾北辰有心逗她,刻意凑近了些,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笑,“满眼都是大老爷们的部队哪里比得上到处都是浪漫气息的法国,而且……那里还有你唯一的亲人。”

“你不是我的亲人么?”叶杉杉不悦地瞪了他一眼,几秒钟后又换上一副羞答答的表情,低低地呢喃道:“再浪漫又怎样,那里没有你啊。”

彼此相爱的两个人在一起才会有浪漫的感觉,有你陪着,就算只是看一群大老爷们练操演戏也会觉得浪漫;相反,如果没有你,就算身处在最漂亮的玫瑰花海前也会觉得失落。

顾北辰心下一片感动,稍稍低下头,温柔地亲了亲她的眼睛,“小傻瓜,你这样想我会更内疚。”

叶杉杉轻轻抬起头,专注且深情地看着他,清亮的大眼睛宛如璀璨的宝石般熠熠生辉,声音轻柔却坚定:“不用觉得内疚,妈妈会理解的。她在法国有家人陪伴,没有我,她也不会孤单。可你不一样,如果我和笑笑不去陪你,你就要一个人过年、一个人过生日,我不忍心。”

明明心里有千言万语,可顾北辰却一个字也说不出口,现在,他只想抱抱她,静静地享受这份温馨的宁静。

“那个……我要是去部队的话,会不会有人笑话我呀?”叶杉杉同学的思维还真不是一般的有跳跃性,

“有什么好笑话的?他们嫉妒羡慕还来不及呢。”顾北辰被她莫名其妙的担心弄得哭笑不得,“说实话,我还真有点担心,那些混小子们常年在军中,难得见一回女人,我真怕他们会被你迷得没心思训练。”

顾北辰真是五十步笑百步,你这才是莫名其妙的担心好吧!

“哪有这么严重!”叶杉杉忍不住大笑出声,笑了一阵,突然又换上一脸谦虚的表情,“我才没你说的那么好呢。”

“你有!”顾北辰的语气斩钉截铁,带着不容质疑的坚定,“你是我见过的最善良、最可爱的女人。你的好,不需要太多的了解就能感觉到。”

“花言巧语!”叶杉杉同学从小就经不住夸,稍微夸得厉害点,她就会不好意思,有时候还会脸红,然后随便找个借口转移话题,“妈妈她们差不多该聊完了,我给她们送茶去。”

不等杉杉拒绝,顾北辰果断端起桌上的茶具,“我跟你一起去。”

相信妈妈和岳母已经达成了一致,他和杉杉一起出现,正好听听她们的决定。

叶杉杉心里也是这么想的,一起就一起吧,躲不掉的事不如趁早面对。

小夫妻俩一起走进小客厅时,两位长辈已经谈完了正事,这会儿正在闲话家常,从她们的表情来看,刚才的谈话应该还算顺利。

见儿子和儿媳妇进来,顾老太忙抬手招呼,“过来坐下,我和亲家母正好有话跟你们说。”

“什么事?”顾北辰面不改色地明知故问。

“也不是什么大事。”杨素阑顺势把话接了过来,“我们刚才聊到过年的事,我在法国还有一个家,那边工作也忙,回来和杉杉一起过年恐怕不太现实。”

明眼人都知道杨素阑的话还没说完,顾北辰却瞅准时机,不着痕迹地插了一句嘴,“过年那会儿杉杉正在放寒假,她可以去法国看您。”

得说,顾北辰真的很会做人,明知道妈妈和岳母已经有了决定,但为了在岳母心中留个好印象,他还是客气地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今年是杉杉嫁到你们家之后过的第一个年,她应该陪你们一起过。你能休假回来自然最好,要是请不到假,她也可以去部队陪你一起过年。亲家母刚才说了,年初五是你的生日,这样一个特别的日子,我想你也一定希望杉杉陪你一起过。”杨素阑的脸上始终带着温和的笑,语气也十分淡然。从她的表情来看,应该是真的想通了,女儿嫁了人,有了另一个家,理应以现在的家为重。做父母的,应该理解并成全,而不是心存不甘地抱怨。

虽然早猜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可听妈妈亲口证实,叶杉杉心里还是有点内疚,“妈,对不起,我不能陪你一起过年。”

“傻孩子,不用跟我说对不起。妈妈还有一个家,就算没有你,我也不会觉得孤单。可是北辰不一样,你们平时就聚少离多,过年的时候一定要在一起。过年讲的是团聚,和家人在一起,才有过年的气氛,不是吗?”真不愧是血脉相连的母女,那份与生俱来的默契是一般人永远没办比拟的。不仅想法一致,说出的话也如出一辙。

“亲家母这话说得太好了,过年讲的就是个团聚,一家人整整齐齐在一起,比什么都重要。”顾老太也笑着附和,亲昵地拉着儿媳妇的手,“你也不要太内疚,来日方长,寒假去不了,不是还有暑假吗。暑假假期长,也好安排,你就是想去一个月也没问题,来回的费用你不用担心,我和你爸会给你准备的。”

顾老太也是个爽快人,一开口就许了亲家母一个月。她自己也有女儿,一年也难得见几次面,所以她非常理解亲家母想多和女儿相处的心情。刚才她说杉杉要去部队探亲,人家二话不说就把之前的计划取消了,她也该有所表示才是。

“来回的费用您就别操心了,只要确定了时间,其他都由我来安排。”不等杉杉开口,杨素阑便心急地婉拒了亲家的好意,接自己的女儿去家里玩,哪有让亲家掏钱的理。

叶杉杉不足的该如何接话,求助似的看向自己老公。

顾北辰收到求助,适时站了出来,“都是一家人,钱的事没必要算得那么细。岳母要负责带着杉杉到处玩,来回路费就由我们来出好了。”

杨素阑和顾老太面面相觑,北辰的提议把双方的感觉都考虑到了,她们也不好再说什么。

叶杉杉也表示赞同,“好啊,就这么说定了。”说完之后还不忘向顾北辰投去一个崇拜的眼神。唔,不愧是运筹帷幄的参谋长啊,什么时候都是这么冷静、淡定,简直帅呆了,也酷毙了!

看着小娇妻一脸花痴的表情,顾北辰的心情好得无法言语,比被授予特等勋章时还有成就感。

顾老太体贴儿子和儿媳妇,还不到八点半就催着他们回家。儿子明晚就要出发回部队,今晚该是他们小两口依依惜别的时候,可不能把时间都耽误在陪几个长辈聊天上。

不仅如此,老太太还想让笑笑今晚就在老宅过夜,有些话不好跟孩子说,她还特地找了个自认为很完美的借口,“奶奶最近总失眠,笑笑今晚留下陪奶奶睡,唱儿歌给奶奶听好不好?”

“才不要捏,我要和爸爸妈咪一起回家,还要和他们一起睡。”小鬼灵精记性还真是好,上次爸爸离开前一晚他们一家三口就是在一起睡的,她已经把这事当成了固定安排。

跟着一起回家也就罢了,还要一起睡?顾老太肯定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这可不行!你都已经上小学了,是大孩子,不能和爸爸妈咪一起睡!”

“爸爸说偶尔一次没关系的,上次他走之前,我就是和他们一起睡的。”小丫头完全是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

“上次和这一次的状况不一样!”顾老太是过来人,眼睛也尖,一眼就瞧出儿媳妇今儿有点不一样。瞧她小心翼翼走路的姿势,八成是昨晚被折腾的。正是因为知道他们小两口已经有了夫妻之实,她才算计着让笑笑留下,给这对还在新婚的小夫妻多一点独处的时间。

不过,要说服小恶魔点头可不容易,“有什么不一样的?”

“大人们的事,说了你也不会懂。奶奶也是为了你爸爸妈咪的幸福着想,父母相亲相爱,孩子的幸福才能得到保障,知道不?”顾老太也知道这丫头不好对付,只能耐着性子苦口婆心地劝。

“奶奶也和爸爸妈咪一样,就知道拿大人说事,却又神神秘秘的,不说个明白,好讨厌。”别说,小鬼灵精心里还真能装事,昨晚和今天早上爸爸妈咪说过的话她都记着呢。

小恶魔言辞犀利,顾老太一时还真不知该如何回应,缓了片刻才开口劝道,“我们不说是因为这些事小孩子确实不能知道,等你长大,自然就会明白。乖了,自己去跟爸爸妈咪说,就说要陪奶奶,今晚不回去了。”

“我现在就想知道嘛,奶奶现在告诉我,我就乖乖留下。”笑笑果然不负小恶魔之名,小小年纪,居然气定神闲地跟奶奶谈起条件来。

“这事没商量,最多奶奶答应你,洗澡前给你吃一块慕斯蛋糕。”老太太被小恶魔逼得没辙,只能祭出美食诱惑。

“要三块,今晚一块,明天早上一块,我还想带一块去学校吃。”小恶魔得寸进尺。

老太太没耐心继续陪着小鬼灵精一起耗,一咬牙,点了头,“行,三块就三块。你先去找爸爸妈咪,我这就去给你准备蛋糕。”

“奶奶好坏哦,居然用慕斯蛋糕引诱我撒谎,人家明明更想跟爸爸妈咪回家的。”小恶魔,这不是典型的得了便宜卖乖么!

顾老太被小丫头一本正经的表情弄得哭笑不得,“你要真有骨气,可以不受引诱的!”

小恶魔被堵得没了脾气,傲娇地哼了一声,飞快地跑出去找爸爸妈咪撒娇去了。

笑笑突然跑过来说今晚不回去,就留在老宅过夜,个中缘由顾北辰心里有数,叶杉杉却不明所以,“为什么呀?爸爸明晚就要走了,你不想多陪陪他么?”

“有妈咪在就行了,爸爸一定更希望你陪他的,是不是?”小恶魔轻轻松松地把压力抛给爸爸。

顾北辰笑而不语,用无声的沉默给出了最好的回答。

“看吧,爸爸笑得多开心,笑笑没猜错吧。”小恶魔得意洋洋地仰着脸求表扬。

虽然有点小小的窘迫,但叶杉杉还是乖乖遂了她的愿,“是了,我们家笑笑最乖、最厉害,行了吧。”

既得了表扬,又有三块慕斯蛋糕,小恶魔终于圆满了,跟爸爸妈咪道别之后便屁颠屁颠地找奶奶索要第一块慕斯蛋糕去了。

刚才顾老太已经安排小冯送亲家母离开,这会儿该轮到顾北辰带着杉杉向二老道别。

“爸、妈,我们先回去了。”已经嫁进顾家这么久,在公公婆婆面前,叶杉杉依然保持着最初的礼貌谦恭。说话和和气气的,每次离开前,都会毕恭毕敬地行个礼。

这也是顾老太没法不喜欢这个儿媳妇的原因之一,像杉杉这么大年纪的女孩子能这么有礼貌的确是不多,她真该觉得庆幸,“去吧,笑笑已经在洗澡,就别叫她了,路上开车小心点。”

结婚两个多月,顾北辰和叶杉杉终于有了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二人世界。

车子缓缓驶出了顾家大宅,顾北辰却突然熄了火,神情怪异地看了看似淡然,实则紧张的小娇妻一眼。

叶杉杉正在低头想事情,发现他把车子熄了火,还用那种古里古怪的眼神看自己,一时间有点发懵,“看什么呢?”

“今晚家里只有我和你,想好怎么过没有?”这问题问得可真多余,要怎么过,你心里不是都有数吗!

“还能怎么过,洗白白,然后……睡觉。”唔,睡觉是吧。这个词包含的意义可是很多的哦。

用特别的方式睡完之后,叶杉杉只有一个感觉——

“唔……困死了,不想理你。”

“你安心睡,我不吵你。”顾北辰也知道自己太过贪得无厌,可有些事一沾上就会上瘾,虽然心里想着不能太累着她,差不多就算了,可身体却不听使唤。

叶杉杉已经没力气再回应他,很快就迷迷糊糊进入了梦乡。

依然和昨晚一样,一个睡得昏天暗地,一个却毫无睡意。帮她清理干净之后,顾北辰小心翼翼地把她拖到自己怀里,低头在她额头上印下一个温柔的晚安吻,然后便是怎么也看不够地深情凝视。

这样的同枕共眠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再有,他真的很舍不得。

睡着之后的叶杉杉似乎在做一个很美的梦,嘴角一直挂着笑意不说,时不时还会轻笑出声。

看着她恬静的睡颜,顾北辰也觉得很安慰,她一定是觉得很幸福才会在梦里露出如此甜美的微笑。一想到她的幸福很大一部分都是来自于他,一种从未有过的满足感和成就感也在他心里油然而生。

爱人在怀,梦里有他。人生最大的幸福莫过于此。

离开前的最后一晚,顾北辰还是只睡了不到三小时。尽管如此,他还是在六点半准时睁开眼睛。怀里的人儿依然安睡着。

可能是因为太累的关系,睡觉一向不安分的小女人难得没有乱动,依然保持着昨晚睡着时的姿势。

已经过了一整晚,她身上依然透着诱人的粉红色。看得某人心下一热,忍不住低头亲了她一下。

在某人吻得正高兴时,她突然咬了他一口,而且力度还不小。

顾北辰吃痛地惊呼出声,叶杉杉正好趁此机会把他推开,“大坏蛋,一大清早,又想做坏事是不是?”

“冤枉……”这一口咬得可不轻,顾北辰说话都有些吐字不清,“明明是你先巴着我不放!”

“狡辩!”叶杉杉索性把被子都拉过来,把自己整个包住,“你不凑上来我会本能地反击你?”

这话倒是没说错,她正睡着呢,除非是梦游,否则绝不可能主动凑过去!

不过,随着被子被叶杉杉霸占,有些本来被掩饰的事实也毫无保留地呈现在她面前,虽然有点尴尬,但顾北辰却没想过要遮掩,反正都是她惹出来的,让她看看也没什么。

“你……你……”吞吞吐吐地你了两声,叶杉杉又不知道该怎么继续。慌乱无措之下,只能拉着被子把自己的头整个盖住,半晌才呐呐地开口,“你……没事吧?”

“你说呢?”顾北辰的声音明显带着压抑,也比平常更为低沉。

“那……现在怎么办?”呜呜,人家真的好累,而且等一下还要上学,真的不能再来一次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