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校的小夫人

062 恨不得飞到他身边

062 恨不得飞到他身边

顾欣然依然是一副轻松淡定的语气,“很好啊,有嫂子在,您也不用总是惦记我。”

“你……你是想把我活活气死是不是?”顾老太一生强势,却拿这个不上道的女儿一点办法都没有。

叶杉杉很快就放好吃的回来,瞧着婆婆脸色不对劲,急忙过来给小姑子解围,“妈,让小然先上楼换身衣服吧,甜汤已经好了,要不我先给您盛一碗尝尝?”

“也给我盛一碗,我马上下来。”顾欣然借机溜走。临走前还不忘丢给嫂子一个充满感激的眼神。

看着女儿飞快逃离的背影,顾老太只有无奈叹气的份,“让你帮忙劝劝她,你倒好,居然和她一个鼻孔出气。”

“妈,您别太担心。有些事……还是顺其自然的好。她要是不想,您再怎么勉强也没用。”听叶杉杉说话的语气,俨然一副做了多年儿媳妇的老手样,语气淡然、说话也得体。

杉杉说的这些理顾老太都知道,可她就是没办法放宽心,“你不知道,小然和北辰不一样。北辰成家也晚,但只要跟他说,他还是会配合地跟人家见一面。小然可没这么乖,不仅不配合,还跟我急。好像我是想把她往火坑里推似的!”

叶杉杉小小的囧了一下,突发奇想地问了一个毫无意义的问题,“您之前到底给北辰介绍过多少个对象?”

“不多,也就十来个,绝对不超过二十。”顾老太也没多想,张嘴就说了实话。

囧,十来个还不多啊,您这是给儿子选后宫呢!

儿媳妇不说话,老太太这才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都是过去的事,你也别往心里去,甭管多少个,他最后还不是就认准你了。”

“我……我只是随便问问,没有别的意思。”叶杉杉悲催地被自己挖的坑埋了,借着盛汤的机会遁走,“您先坐一会儿,我去盛汤。”

顾欣然很快就换好衣服下来,三个人在小客厅里边喝甜汤边闲聊,客厅里突然传来一阵兴奋的尖叫。唔,顾家的小公主回来了,“妈咪开新车回来了呀,带我出去兜风吧。”

叶杉杉急忙迎出去,“笑笑快看,谁回来了。”

顾欣然个子高,站在叶杉杉身后高出她半个头,笑笑想不发现她都难,“姑姑?你怎么提前回来了?”

“想笑笑了呗。”顾欣然快步走上前,把小公主抱在怀里原地转圈,“唔,高了,也重了不少。”

抱着原地转圈什么的最幼稚了,笑笑挣扎着想下来,“哼,我都上小学了,现在是大孩子,不要抱着我转圈圈啦。”

叶杉杉顺势把笑笑接了下来,“没礼貌,怎么跟姑姑说话呢!”

“妈咪,我们开新车出去兜风吧。”小丫头似乎对姑姑提前回来没什么兴趣,她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坐妈咪的新车出去兜风。

“就要吃晚饭了,明天再去。”被晾在一边的小姑子表情有些怪异,叶杉杉忙牵着笑笑走到她身旁,“姑姑给你买了慕斯蛋糕,我去给你拿一块,你先陪她聊会儿天。”

看在慕斯蛋糕的份上,笑笑不再吵着坐新车出去兜风,拉着姑姑回到了小客厅。

亲眼见识过笑笑对嫂子的言听计从后,顾欣然忍不住发起了感慨,“有妈咪的小孩子就是不一样啊。”

小鬼灵精权当这话是在夸她呢,得瑟地仰着头,“那当然啦,笑笑是乖孩子,最听妈咪的话。”

做了几十年母亲,却不如只做了几个月妈妈的儿媳妇对孩子有办法,老太太越想越不服气,语气越发生硬,“你姑姑可没你这么听话。”

“让妈咪好好教教她呗。”小鬼灵精没心没肺地在奶奶伤口上撒了一把盐。

笑笑只是这么随口一说,顾老太却当了真。这会儿老头子和笑笑都在,晚饭还有一会儿,她正好跟杉杉说点正经事。

婆婆一脸鬼鬼祟祟的,叶杉杉完全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什么事非要躲到这里来说呀?”

“我托人给小然找了个不错的对象,你跟她说说,让她这两天抽空去看看。”虽然厨房和小客厅隔得很远,顾老太还是刻意压低了音量。

“我去说?”叶杉杉不敢相信地指着自己的鼻子,“不太好吧,而且……她也不一定会听我的。”

“你去试试,我瞧着你说话挺有说服力的,说不定她会听。”顾老太拿自家幺女儿是完全没辙的,现在她能指望的只有儿媳妇。

婆婆心急,叶杉杉也不忍拒绝,“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

“是你方姨家老吴那边的亲戚,从美国留学回来的大律师,和北辰一般年纪,你方姨上次领我去看过,人很稳重,长得也好。”自从儿子结婚之后,顾老太的精力很自然地转移到了幺女儿身上,如果条件不好,她也不敢领小然去看,“你先跟她说说,她要是有意思,我先给她看看照片。”

“我……我试试吧。”小姑子性格刚烈,叶杉杉心里一点谱都没有,只能硬着头皮上。

“行,多跟她说几句好话,怎么也得让她去见见人。”前前后后找了这么多,顾老太对这次的对象是最满意的,她也希望这事能成。

吃晚饭的时候叶杉杉一直心不在焉,不知道该怎么跟小姑子开口,却不想,碗筷才刚放下,小姑子居然先开了口,“嫂子今晚不回去吧?”

小姑子表情轻松,叶杉杉完全猜不透她的意图,“嗯,这几天我和笑笑都在这边住,什么事?”

“跟我去书房,给你看样东西。”顾少校和顾首长一样雷厉风行,一边说一边拉着嫂子起身。

“我也要去。”不甘寂寞的小鬼灵精急忙放下碗筷想跟去。

“坐下!”顾老太急忙拦下,“她们要谈很重要的事,别跟去捣乱!”

笑笑不高兴地撅着嘴,“什么事不能让笑笑知道?”

最后还是得叶杉杉出马,“那个……我和姑姑上楼商量去部队探亲的事,很快就下来,你先去看会儿动画片。”

“好吧。”探亲的事的确很重要,笑笑无力反驳,只得乖乖留下。

姑嫂二人一起去了书房,不等叶杉杉开口,顾欣然已经猜到了她不让笑笑一起跟来的理由,“咱妈是不是跟你说了什么?”

“啊?”顾少校先发制人,给了叶杉杉一个措手不及。

顾欣然已经开了电脑,却不急着操作,“你先说吧。”

“你都猜到了呀,还要我说什么。”顾首长那么聪明,他家妹妹应该也不会笨到哪里去,叶杉杉现在的处境非常尴尬。

顾欣然堪堪忍住笑意,淡然道,“妈妈既然拜托了你,你总得把责任尽到吧。”

好吧,是你让我说的,等一下你别发火就是,“那个……是这样的,爸爸妈妈对你的终身大事……”

“说重点,是哪家的公子。”顾欣然也是急性子,这一点她可完全像顾老太。

囧,不是说对这事一点兴趣都没有吗,怎么这么心急!

尴尬地轻咳两声之后,叶杉杉直接切入正题,“妈妈单位的老局长方姨你知道吧?”

“知道,隔壁方将军的妹妹,和我们家关系一向不错。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她家好像只有两个女儿吧。”顾少校的记性一向好,这么重要的人物她怎么可能不知道。说起这个方姨,她家的女儿还带回家给哥哥看过呢,可惜,哥哥嫌人家胆小,只聊了十分钟就找借口遁了。

“是方姨夫家那边的亲戚,做律师的,去年才刚从美国留学回来,和你哥哥一样大。妈妈已经看过了,人很稳重,长得也好,你……要不要去看看?”说完叶杉杉自己也囧了,这哪叫劝呐,根本就是把婆婆说的话重复一遍嘛。

顾欣然稍稍顿了顿,轻飘飘地把这个话题敷衍带过,“话说……你跟我哥是怎么认识的?依着我妈的性格,应该不会给他找个年纪这么小的媳妇儿才是。”

哼,叶杉杉可是被顾首长调教过的,要糊弄她可没那那么容易,“别转移话题哈,你还没给我回话呢。”

声东击西的诡计没有得逞,顾欣然只能再想招,“我们来做个交易吧,你跟我说说和我哥相识的经过,我乖乖去相亲,怎么样?”

“成交!”叶杉杉几乎未做任何思考便给出了回答。

呃……顾少校被她的干脆果决吓了一跳,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就这么说定了哦,等一下我就去跟妈妈说,让她安排时间。”叶杉杉一门心思只想着怎样才能完成婆婆交代的任务,其他都顾不上了。

“行,我就听你一次。不过……我还有个条件。”以结婚为目的和一个素未谋面的男人交谈是顾欣然能想象到的最尴尬、最无聊的事,所以,拉个人去作伴五年前有必要。

“你说。”叶杉杉心里是这么想的:只要你点头,怎样都行。

“陪我一起去。”顾少校轻飘飘地扔出一枚炸一弹。

呃……陪小姑子相亲神马的,算怎么回事啊?

“不……好吧?”叶杉杉为自己的心急和轻率付出了代价。

“那算了,我本来就没什么兴……”

“行,我陪你去!”妈妈可是伸长了脖子等着呢,叶杉杉不想让她老人家失望。

搞定了重要事宜,叶杉杉才想起问小姑子把她叫来书房的目的,“话说,你想给我看什么来着?”

“你先跟我说说你和我哥的罗曼史。”顾欣然一边说,一边开了网页,准备登陆个人博客主页。

“咳咳……”叶杉杉被呛到,“一点也不浪漫也算罗曼史么?”

“也是,我哥身上好像没什么浪漫细胞。”顾欣然一脸无奈地耸耸肩,“严肃又刻板,还总喜欢训人,真不知道你看上他什么。”

“他性格沉稳、有责任感,而且……长得也好看呐。”叶杉杉一点骨气都没有,人家一激,她就什么都说了。

顾欣然有点被噎到,前面两点她完全赞同,可是最后一个嘛……

“再好看也已经年过三十,你不嫌他老?”

“这……这有什么好嫌的?每个人都会老,只要心态年轻就好了。”在这一点上,叶杉杉一直很看得开。

没有任何恋爱经验的顾少校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跟小嫂子继续交流,很快就打开个人博客,神秘兮兮地像小嫂子招手道,“来,给你看样东西。”

叶杉杉一头雾水,“看什么呀?”

“看我哥年轻的时候呀。”顾欣然贼兮兮地笑,拉过嫂子坐下,“这可是私人珍藏,其他地方绝对看不到的,按时间顺序排列,你自己慢慢看。”

“哇……”才看了三张,叶杉杉就摆出一副花痴表情。天,十年前的顾首长,不,那时候还不是首长呢。那个时候应该还是刚入伍不久的新兵吧,唔,好青涩、好正太!

“喜欢吧?”哎,没给嫂子准备礼物,只能拿这个充充数了。

花痴了片刻之后,叶杉杉很快就恢复冷静,“他年轻的时候是很帅没错,不过……我还是更喜欢现在的他。”

“呃……”顾欣然已经快被噎成习惯,这是什么理啊,不喜欢年轻帅哥,居然喜欢年长的熟男。

照片很快就翻到五年前,那个时候顾首长肩上已经有了两道杠,气质明显变得沉稳老练了许多。

可是,这个和他一起合影的漂亮女兵是怎么回事?看着也不像小然啊,怎么会和他这么亲密?

见嫂子神情突变,顾欣然忍不住凑上前,关切地问道,“什么状况?”

“那个……她是谁呀?”叶杉杉的语气明显有些不悦,顾首长也真是的,和一个女兵这样勾肩搭背的像什么样子嘛!

顾欣然凑过去看了一眼,神情有些怪异,半晌才吞吞吐吐地开口,“这个……是和我爸相熟的老战友的女儿,打小就和我们家来往很密切。那会儿好像是她刚去部队,我哥顺带着照顾她。”

愣了片刻之后,叶杉杉想到了一个最准确的词:“哦,是青梅竹马啊。”

“你想到哪里去了,他们没什么的。”顾欣然暗叫不妙,本来的想给嫂子送一份特别的大礼,没想到竟然整出这事,“我哥的脾气你还不知道,他认准的事一定会用最快的速度解决,他们要是能有什么,早成事了。”

“我……我也没想什么呀。”叶杉杉果断绽出一个笑,飞快地把这张照片跳过,“都是过去的事,就算他们有什么我也不会介意的。”

顾欣然这才放下心来,颇为豪气地拍了拍嫂子的肩膀,“嗯,果然有气度,不愧是顾首长看上的女人。”

被小姑子这么一拍,叶杉杉反而心虚了。唔,她根本就没这么大的气度,嘴上说不会介意,可心里却很想继续追问。

照片翻到最近两年之后,叶杉杉已经被那条不安分的虫子折磨得无法保持平静,在嘴边滚了许久的话还是不自觉地脱口而出,“那……她现在还在部队吗?”

这个她指的是谁,相信顾欣然应该很清楚。

顾欣然一脸无奈地轻叹一口气,心里暗暗感慨:嫂子果然还是个大孩子,碰上这种事,她要是一点也不在意也不正常,“还在呢,而且……和我在一个集团军。”顾少校是个不会撒谎的人,即便这番话会让嫂子变本加厉的胡思乱想,她还是果断选择说实话。

“哦。”蚊子哼哼似地喔了一声之后,叶杉杉再也没有说过话。顾家兄妹在一个军区她是知道的,这位漂亮的女兵姐姐和小姑子在一个集团军,就等于和顾首长也在同一军区。

可以想象,顾首长跟女兵姐姐一起的时间比跟她在一起的时间多了不知道多少倍!

她也知道顾首长和女兵姐姐绝对不会有什么的,可是,心里还是好混乱。

见势不妙,顾欣然果断关了网页,“那什么,照片就看到这儿吧,剩下的都是近照,和你看到的没啥区别。”

“谢谢你送我这么特别的礼物,能对他有更多的了解,我很高兴。”唔,这话听着怎么有点语带双关的意味?比起照片本身,更大的发现应该是来自于那位和顾首长青梅竹马长大的漂亮女兵吧。

嫂子说话的语气越听越不对劲,顾欣然只能选择转移话题,“听咱妈说嫂子打算带笑笑去部队探亲?”

话题就此绕开,叶杉杉也求之不得,“差点把这事忘了,妈让我问问你,你们军区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我和笑笑什么时候去比较合适?”

“等一下,我看看B市现在的天气状况。”顾欣然的神情很快就恢复了身为少校应有的冷静严肃。把B市的天气情况确认一番之后,她脸上的表情也越发严肃凝重。

叶杉杉的神情也变得紧张起来,“怎么了?”

“B市明天开始下雪,而且降雪量不会小,如果持续时间较长,出行可能会受到影响。要不,我们先观望几天,等那边的天气状况稳定下来再做打算?”B市的冬天比G市更冷,要是下大雪,交通是个大问题,嫂子也没出过远门,带着个孩子长途跋涉,顾欣然不放心。

“再过两天就要过小年,没多少时间可以给我们观望考虑。”听小然这么一说,叶杉杉的心情越发紧张烦乱。

“如果机场被迫关闭,也没办法吧。”B市的大雪顾欣然是见识过的,航班大面积延误、机场被迫关闭什么的也是常有的事。

“坐火车应该没事吧。”叶杉杉基本上已经做好了风雨无阻的思想准备,一场大雪休想阻止她前进的脚步。

顾欣然一边继续关注B市的新闻,一边答道,“坐火车要十几个小时,而且春运期间客流量不是一般的大,你带着笑笑不方便照顾。”

“那总不能因为天气的原因取消探亲吧?”叶杉杉心头猛地一紧,语气有些急。

“放心,大雪总会融化,离年三十还有一个多星期,应该能赶得及。”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我想早点过去,多陪他几天。”如果可以的话,也想亲眼见见那位漂亮的女兵姐姐——这句话叶杉杉不敢说出口,只能放在心里默念。

“这事还是先跟爸妈商量一下,问问他们的意见。”大雪天出行可不是开玩笑的,顾欣然也不敢贸然做决定。

“嗯,当然要经过爸妈同意才行,我还要带着笑笑一起呢。”叶杉杉认真点了点头,不自觉地向小然身边靠近了些,“先不谈天气,我还想知道现在去探亲应该会不会影响到他的正常工作。”

“根据计划,这一周会有一次比较大的行动,顺利的话两三天内就能完成。剩下都是些总结性质的工作,总结完成后还要为明年的春季联合军演做准备部署,可能开会比较多,但算不上忙。”顾欣然在部队主要负责的是通信,她能了解的只是些大的动向,要是有什么临时任务,她也不得而知。

“那还好。”叶杉杉这才稍稍松了口气,“对了,就算要开会总结什么,还是会有完整的休息日吧?”

顾欣然笑着宽慰道,“放心,我哥会安排好的,你和笑笑难得去一次,他肯定不会把你们一直晾着。”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叶杉杉急忙否认,“你也知道的,年初五是他的生日,我想说……那天应该不用工作吧。”叶杉杉心里最惦记的不是过年的团聚,而是怎样陪他过一个特别的生日。

“放心,你要是去了,许师长一定会有安排的。”这点顾欣然倒是不担心,骨子里的八卦本性未除的顾少校另有惦记:“生日礼物什么的,准备好了没?”

叶杉杉酷酷地白了八卦的小姑子一眼,没打算让她如愿,“不劳顾少校费心,早准备好了。”

顾少校难得露出一脸孩子气的表情,“哟,看嫂子这表情,这份生日礼物应该很特别哦。”

“不跟你说了,我下楼跟妈妈报告好消息去。”叶杉杉生怕小姑子会拉着她追问个没完,果断找借口溜。

“报告什么好消息?”顾少校难得迟钝,没反应过来。

“当然你答应去和大律师见面的消息,把这事完成,我才能安心准备探亲的事。”明明是小姑子去相亲,叶杉杉却表现得比当事人还兴奋。

相亲什么的,还是躲不过啊。顾欣然无语望天,无力地瘫软在椅子上。

顾老太听儿媳妇报告了好消息之后笑得嘴都合不拢,当下就给老局长打了电话,要不是这会儿已经入了夜,她恨不得今天就安排见面。经过一番商量,最后敲定的见面时间是明天下午两点。

敲定见面时间后,顾老太又开始张罗女儿的行头,“杉杉呐,你赶快上楼帮小然挑两件正式点的衣服,第一次和人家见面,总不能穿军装,会吓着人家的。”

叶杉杉同学是个标准的制服控,见惯了顾首长穿军装的样子,她一点也不觉得这样的装扮有什么问题,“我觉着小然穿军装挺帅气的。”

顾老太却非要坚持,“女孩子不用太帅气,得向人家展示温柔贤淑面。人家是娶老婆,又不是找保镖!”

叶杉杉小小的囧了一下,“您不喜欢小然太帅气,当初为什么要送她去部队?”

这个问题算是触到了老太太的雷区,一提她就急,“提起这个我就生气!都怪你爸,说什么顾家还没出过女兵,非要把小然往部队里送,我怎么拦都拦不住。”

叶杉杉忙给婆婆倒了杯热茶,笑着安慰,“现在也挺好的呀,小然那么优秀,给爸妈挣了不少面子。”

老太太随手接过茶杯浅啜一口,语气颇为无奈,“我不求她优秀,只求快点找个好人家把她嫁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婆婆的心情叶杉杉非常理解,只是,有些事还真不是能求来的,两个人没缘分,怎么撮合都是白搭。

在楼上折腾半天,叶杉杉终于帮小姑子搞定了行头,“别说,这么一打扮,还挺像那么回事的。”

被逼穿上裙子的顾少校却感觉浑身不自在,“大冬天的穿什么裙子,冻坏腿怎么办?”

“穿上大衣和靴子就不冷了。再说了,见面的地方有暖气啊,放一百二十个心吧,不会让你冻着的。”叶杉杉同学对自己的杰作各种满意。

顾欣然没好气地白了嫂子一眼,“你打算穿什么?”

“我又不是主角,用不着打扮吧?”叶杉杉正在考虑是不是该搭条围巾,答得心不在焉。

“要的,人家毕竟是见过世面的,咱不能太随便。”顾欣然答得理所当然,脸上的坏笑怎么也藏不住。呵,是不是主角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有足够的吸引力,到时候人家会看上谁还很难说呢。

“好吧,我放弃牛仔裤,陪你穿裙子。”叶杉杉同学对小姑子的邪恶心思浑然不觉,自动自发地往坑里跳。

终于到了第二天下午,叶杉杉开着新车带小姑子去相亲。

进去之后,顾欣然不厌其烦地又提醒了一遍,“记好了啊,你是我表妹。”

叶杉杉无语地翻了翻白眼,尽职尽责地帮小姑子理了理稍稍有些乱的发型,“知道了,你已经说了几百遍,烦不烦呐。”

顾老太精挑细选的海归大律师早就到了,顾欣然和叶杉杉走进茶座时,那人正在优雅地品茶,从他品茶的动作不难看出,此人应该是一位修养极好的雅士。

感觉到有人靠近,大律师不自觉地抬起头。

姑嫂二人就站在距离大律师不到三米远的地方,个子较高的顾欣然站在略靠前的位置,身材娇小的叶杉杉有些不自在地缩在她身后。

然而,大律师最先看到的却是缩在后面的叶杉杉。

顾少校天生敏锐的直觉告诉她——这位大律师显然对她家嫂子更有兴趣!

可惜,事情的发展注定会让大律师失望,“你好,我是顾欣然。”

顾少校淡然自若地主动上前打招呼,大律师的目光不得不暂时投注到她身上。

“你好,我是谢君凡。”大律师礼貌地起身打招呼,凌厉的眼神很快就回到了戴着维尼熊图案围巾的小姑娘身上,“这位是?”

叶杉杉向前迈进两步,笑着自我介绍,“我叫叶杉杉,她是我表姐。”

简单地做过介绍之后,三人各归其位。

按理来说,相亲的基本程序应该是从男女双方进一步介绍自己开始,可谢大律师问的第一个问题却直指被拉来做陪衬的叶杉杉,“叶小姐看上去应该还是学生,你是学什么专业的?”

呃,现在是什么状况?大律师是不是弄错相亲对象了?他应该向顾少校提问才对啊,干嘛对她这么有兴趣?

叶杉杉一脸窘迫地看了小姑子一眼,迎接她的却是一脸不怀好意地坏笑。可恶啊,顾少校不会是故意的吧?因为不想用相亲的方式找到另一半,所以特地拉她来做挡箭牌?

哼,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幸好我早有准备,“事实上,我已经结婚了。”话音落下的同时,叶杉杉的手也悄悄放在了桌面上,无名指上的那枚戒指虽然不够耀眼夺目,但已经足以表明她已婚的身份。

谢君凡大律师一脸不敢相信地扶了扶眼镜,半晌才缓缓开口道,“可是……我怎么看都觉着你还是大学生。”

“哪条法律规定大学生不能结婚么?”叶杉杉一脸淡然,居然在大律师面前说起了法律。

谢大律师无奈一笑,“确实没有。”

“那什么,你们先聊着,我先去打个电话。”危机暂时解除,叶杉杉果断选择逃离,有她在,这亲还怎么相啊!

顾欣然似乎已经预感到了和谢大律师的谈话不会持续很久,忙出言叮嘱道,“别走远了哈。”

“还早着呢,慢慢聊嘛。”叶杉杉才不会让她如愿呢。

不等顾少校做出回应,叶杉杉拿着包包飞快遁走。

诡计被小嫂子拆穿,顾欣然只能打开天窗把话说明,“我想……我们应该没什么好聊的吧?”

谢大律师也表示赞同,“顾小姐请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向舅母回复。”

顾欣然正愁不知道该怎么回去交差,没想到大律师这么仗义,“这样最好,谢谢你了。”

“不用客气,顾小姐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也是事实。”大律师倒是很坦白。

“我很欣赏你的坦率。”顾少校笑得潇洒,连茶都没喝一口便起身准备离开,“大家都很忙,我们就别浪费时间了,再见。”

谢君凡也跟着站起身,却不是为道别,而是有疑惑待解,“冒昧地问一句,刚才那位叶小姐真是你的表妹?”

“她是我嫂子。”不知为何,说出这番话之后,顾欣然脸上竟泛出几分得意。说来,她是应该得意的,并不是每个女人都能和她一样有幸拥有一位比自己年轻十岁的小嫂子。

谢大律师又一次被雷到,而且,这一次适应的时间比刚才更久。转眼间刚才还站在他面前的人已经走到了出口处,他才堪堪缓过神来,低低地呢喃道:这个世界实在太疯狂了!

叶杉杉还在书店和超市之间犹豫不决,身后突然响起顾少校的高亢嗓音,“圆满完成任务,可以撤退了。”

“这么快?”叶杉杉蓦地转过身,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

顾欣然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逗趣道,“人家喜欢的是像嫂子这种小鸟依人的可爱型少女,继续谈下去不是浪费时间么?”

叶杉杉已经被噎成了习惯,无语地白了她一眼,不打算再继续这个话题,“现在去哪儿?直接回家,还是去逛逛?”

顾欣然并不急着决定接下来的行程,而是轻轻执起嫂子的手,盯着她手上的戒指仔仔细细瞧了又瞧,“没想到我哥下手还挺快的,居然知道给你买戒指。”

“他说……这是我已婚身份的证明。”想起首长大人送戒指时的严肃表情,叶杉杉脸上又不自觉地浮出了一丝甜蜜的笑。

“啧啧,瞧你这副花痴样,恨不得马上飞到他身边去是吧?”这一次,顾欣然完全是开玩笑的语气。

“是。”叶杉杉却当了真,回答得干脆果决。

看着嫂子一本正经的表情,顾欣然也不敢再说笑逗趣,“可是……B市真的开始下雪了,而且下得还不小。”

知道嫂子心急,顾欣然一大早起来找人打听了B市的天气状况,她的属下每半小时给她汇报一次积雪厚度,暴雪下了近五个小时候,积雪已经超过了十五厘米,如果暴雪继续,机场被迫关闭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

“说不定晚上就会停,总不会一直下到年三十去吧。”叶杉杉却始终保持着乐观的心态。

说话间,顾欣然又收到了一通报告天气状况的短信,随便扫了两眼之后,她的表情也越发凝重,“爸妈怎么说?”

“他们还能怎么说,当然是安全第一。大雪不停,不仅机场会关闭,路面交通状况也不会好。爸爸还说,要等路面的积雪全部融化才能决定出发的时间。”在这件事上,公公态度坚决,叶杉杉完全没有话语权。当然,公公婆婆也是为了她和笑笑的安全着想,会有此顾虑也无可厚非,她不敢有半点不满和抱怨。

“这场大雪要下到什么时候全看老天爷的心情,我们也无能为力。”顾欣然还没跟嫂子汇报B市的详细天气状况,现在她只希望这场大雪能尽快消停,让哥哥嫂子快点团聚。

“不能决定的事就别想了,我想去商场逛逛,给笑笑买一双厚实一点的靴子。”

看着嫂子一脸轻松,顾欣然的表情也稍稍缓和了一些,“也给你自己买一双,最好能盖过膝盖,B市可比这边冷多了。”

“嗯。”叶杉杉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一件会让首长大人和笑笑都喜欢的礼物。礼物的雏形很快就在她脑子里成形,她脸上的笑意也越发浓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