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校的小夫人

089 伤感离别近在眼前

089 伤感离别近在眼前

顾北辰没想到这一层,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半晌才勉强想出一个不是理由的理由,“岳父的意外已经是十年前的事,现在的演习部署更加周密,出现意外的可能也大大降低。”

“我知道啊,可是……还是忍不住会担心。”人就是这么矛盾,明知道多想无益,可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心。没办法,谁叫他是自己最在乎的人呢。

“要不要我给你立军令状?”怕什么来什么,顾北辰只能尽量想办法宽她的心。

叶杉杉故作轻松地笑了笑,“不用,我相信你。”

我相信你,也相信老天爷,不会让同样的悲剧在我身上发生两次。

看到她脸上露出微笑,顾北辰这才松了一口气,紧张的气氛总算有所缓和。

俩人正商量着明天的安排,一通意外的电话却突然来袭。

“是小然。”虽然是座机打的,而且号码不熟悉,顾北辰还是一眼就猜到了这通电话的来路。

“电话好像的本地座机,难道她已经回来了?”小姑子会打电话来叶杉杉一点也不觉得奇怪,让她意外的是小然打电话的地点,“不是说好等我和笑笑回去她才动身离开的吗?”

“可能临时有任务。”电话已经响了近半分钟,顾北辰没再多说,按下了接听键,一开口就问,“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别提了,我都快要被妈妈逼疯了,只能提前结束假期。嫂子和笑笑还在吧,我打算明天去一趟。”搞了半天,顾少校是被自家老妈‘逼’回来的。

“什么叫快把你逼疯了?”顾北辰难得迟钝,一时没反应过来。

还是他家杉杉反应快,凑到他身边咬耳朵,“一定又被妈妈拉着疯狂相亲了呗。”

“嫂子,你别幸灾乐祸哈。”顾欣然可是通信兵出身的,听觉一等一的棒,再小的声音也别想躲过她的耳朵。

叶杉杉忙接过电话,尴尬地笑了笑,“我也是实话实说嘛。”

“嫂子,回去之后你可得帮我劝劝咱妈,让她别再捣鼓这事了,她忙前忙后地招呼,一天两拨的往我面前带。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恨嫁心切,以后我要么见人呐?”虽然已经远离了G市,但一想起妈妈的疯狂劲,顾欣然还是心有余悸。

“也没有这么夸张吧,妈妈也是为你……”

“把我硬塞给一个我一点兴趣都没有的男人就是为了我好?”顾欣然激动地打断嫂子的好心劝解,“嫂子你捂着良心说,这事要搁你自己身上,你会怎么想?”

叶杉杉小小的囧了一下,相亲这件事这辈子和她是注定无缘了,小然的问题随她完全没想过,只得便找个话题敷衍带过,“那个……妈妈到底给你介绍了多少个?”

“没数,怎么说也有七八个吧。”想起那些男人的脸,顾欣然又开始头大,“不管了,你回去跟咱妈说,她要是再这样,我就不往上交转业申请了。”

“这样……不太好吧?”囧,这不是赤果果的威胁吗?

“有什么不好的?我只是不想用相亲的方式找到另一半,又没有说永远不嫁!”顾欣然完全是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

叶杉杉拿她没辙,扔烫手山芋似的把电话扔给老公,“你来劝劝她。”

顾北辰是过来人,自家老妈的疯狂行径确实很让人头疼。不过,身为人兄,他也希望妹妹能尽早结束单身,“不想相亲就得自己上进点,看到合适的要果断下手,妈只是希望找个伴。”

“哥,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你就不怕嫂子嫌弃你?”顾欣然悔得想撞墙,本来是想求安慰的,这下倒好,居然又挨了一顿训。

顾北辰没好气地反驳道,“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不懂事!”

“是,就你家杉杉乖巧懂事、善解人意,这世上没人能比得上她,行了吧?”

“确实。”顾北辰倒是一点也不客气,在他心里,杉杉就是最最特别、无人可比的唯一。

一拳打在软棉花上,顾欣然也没了脾气,“不说了,我明儿一早过去,你跟嫂子和笑笑说一声。”说完重点之后便果断挂了电话。

叶杉杉一直在旁边,小然说的话她都听到了,“小然要来,我们的计划要变吗?”刚才已经商量好了,明天去市区看冰雕展,顺便买点特产什么的带回去。

“她来也好,让她帮忙拧东西。”顾北辰原本是想找勤务兵跟去帮忙的,又怕杉杉不喜欢有不熟悉的人跟在身后,小然来的正是时候。

呃,让顾少校当跟班拧包,合适吗?“不太好吧?”

“没事,一家人没那么多计较。”顾北辰一边说,一边展开被子铺好,“有一条暖气管道堵了,温度有点低,早点睡吧。”

昨晚不到九点就‘睡’了,今晚又要在十点之前‘睡’,是不是……太早了点?

叶杉杉正闷头寻思着,某首长已经脱了外衣舒舒服服地躺好了,“傻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上来。”

首长大人已经开始催了,叶杉杉却依然呆坐在床边,一副欲言又止的纠结样。

呜呜,昨晚真的太激烈,到现在还有点不舒服,今晚……她真的很想休息。

她那点小心思顾北辰怎么可能不知道,“我让你上来睡觉,你这个不纯洁的小脑瓜子又在胡思乱想什么?”

囧,原来此‘睡’非彼‘睡’,果然是她太不纯洁了……

“咳咳,”生硬地轻咳两声之后,叶杉杉一脸不自在地爬上床,习惯性地往他身边蹭,“时间过得好快,我们能在一起同床共枕的时间只剩下两晚,如果你想的话……”

顾北辰急急地打断她,“说什么傻话,我们还有漫长的几十年要一起度过,何必计较一晚两晚?再说了,也没人规定来探亲一定要……”

话才说到一半,某人的小手就捂了上来,红着脸低叱道:“不准说!人家也是怕你惦记嘛。”

“说不惦记是骗人的,但是……你的身体更重要。”

“唔,等天气暖和一点,我一定加强锻炼,每顿饭要多吃一点。”这老实孩子,还真以为是自己身体太瘦弱才会经不住他折腾。

顾北辰被她的古怪想法弄的哭笑不得,“傻瓜,不是你的问题。有些事……无论身体多好的人做都会觉得累。”

“可是……你不会累。”叶杉杉不好意思地红了脸,声音细弱蚊蝇。唔,他的身体根本就是铁打的,每次都能坚持那么久,而且完事之后还那么精神。

某首长权当这话是在夸他了,得瑟地笑道,“那倒是,和自己喜欢的人做让人舒……”

“停!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不用说得那么清楚!”叶杉杉被他气得越发脸红,索性拉过被子被头完全遮住。

真是的,平时在下属和大首长面前都是一副严肃正派的样子,怎么一说起这事就变成大无赖了?

小野猫隐有要炸毛的迹象,顾北辰也不敢再逗她,小心翼翼把她从被子里扒拉出来,靠在自己怀里,像哄小孩似地在她背后轻轻地拍,“好,我不说了。安心睡吧。”

两人亲密依偎,他身上的体温很快就传到了她身体里,对叶杉杉来说,这是最好的催眠,短短几分钟过后,她就被周公召去下棋了。

虽然不在一处营地,顾欣然还是一大早就赶到了家属大院,她来敲门的时候顾家的早餐刚端上桌。

叶杉杉和顾北辰都没想到她会来得这么早,都没顾上跟笑笑说,门一打开,小丫头还以为自己没睡醒,吓得大叫出声,“姑姑?!”

如此欢迎可不是顾欣然期待看到的,“你们没跟笑笑说我要来?”

“刚准备吃早饭的时候跟她说的,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到了。”叶杉杉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快步上前把小姑子手上的东西接过来,“怎么还带吃的东西过来?”

“咱妈让带来的,说这边又干又冷,让你和笑笑好好补补。唉,可怜我在这个又干又冷的地方呆了这么多年,可从来没享受这等待遇。”顾欣然悠悠然地轻叹一口气,半开玩笑半认真地感慨道。

“这能比吗?你是来当兵,又不是来度假!”顾北辰毫不客气地反击道。

两兄妹剑拔弩张,一副要吵架的架势,叶杉杉忙上前解围,“没事,待会儿我找个大一点的锅煲,你也喝两碗。”

顾欣然立马换上笑脸,“还是嫂子好。”

啧啧,这变脸的技术都快赶上笑笑了。

想到等一下还要差遣她做事,顾北辰也懒得跟她计较,“先吃早饭吧,早点出发,避开出行高峰。”

顾欣然已经吃过早饭了,随手倒了杯牛奶喝,“你们这是要出门?”

“去市里看冰雕展,你也跟我们一起去。”叶杉杉笑着应道。

顾欣然囧了,“你们一家人行动,我跟去不太好吧?”

叶杉杉却是一脸理所当然,“你不是我们的家人么?”

唔,确实,她也是姓顾的。好吧,今儿才初七,就当是陪哥嫂和侄女补过年了。

早上的行程确实挺有过年的味道,好吃好玩,还有热闹看。和小嫂子和笑笑在一起,顾欣然也觉得自己年轻了不少。

不过,随着节目的重点由游玩转向购物,顾欣然可再也笑不出来了。

“敢情你们是拉我当苦力来了?”哼,难怪哥哥没有表示反对,原来早有打算!

“你以为燕窝和甜汤是那么好喝的?”顾北辰一边说,一边把刚装好的袋子递给叫苦不迭的妹妹。

叶杉杉有点看不下去,忙上前把袋子接下,“这几袋还是我来吧。”

“不用,我只是随便说说,这些东西又不重。”虽然和哥哥不对盘,但顾欣然对小嫂子还是挺客气的。

叶杉杉还是坚持拿了两袋过来,趁着首长大人带着笑笑去买甜品的机会把小姑子拉到一边的休息区坐下,“别怪你哥,他也是怕你一个人呆在宿舍里闷得慌,才拉你一起出来玩的。”小然的假还没休完,暂时还不用回去报道,叶杉杉也知道。

“我跟他吵着玩呢,你还当真了?”顾欣然一边说一边想:嫂子可真是单纯,这么单纯的她年纪轻轻就被哥哥带上了某条不和谐之路,真是可惜。

听她这么一说,叶杉杉也安心了,“有兄弟姐妹真是好啊。”

“确实。”虽然从小吵到大,但在一众兄弟姐妹中,顾欣然和顾北辰的关系却是最好的。说到这个话题,她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你什么时候也给笑笑生个弟弟妹妹?”

叶杉杉当下就红了脸,呃……她怎么突然想到问这个?

“是不是妈妈跟你说这事了?”叶杉杉又开始自作聪明地脑补一大堆,小然突然问起这事,应该是有原因的吧?

“别说,这事我哥生日的那天咱妈确实有提过,她就剩这么一个儿子,而且她和我爸年纪大了,身体一年不如一年,急着抱孙子也是人之常情。”顾欣然一时大意,忘了小嫂子现在还是学生身份,没心没肺地什么都说了。

叶杉杉不知道该如何接话,表情有些纠结。

小嫂子突然不说话,而且面色凝重,顾欣然这才反应过来,“瞧我这记性,你还在上学呢,哪有空想生孩子的事。咱妈也就随口说说,没有要催你的意思,你别往心里去。”

叶杉杉尴尬地笑了笑,“我知道爸妈能体谅,可是他们也确实有难处。”

好不容易盼到儿子结婚了,抱孙子却是遥遥无期,二老心里该多着急啊。

怎么办呢,总不能先休学一年,生完孩子之后再回去上学吧?

“那也没办法,你才这么小就嫁到我们家已经够委屈你了,不能再让你牺牲。”

叶杉杉突然念头一转,想到一个妙招,“其实……也不是没办法,你早点成家,给二老添个小外孙,他们也会很高兴的。”

顾欣然没想到小嫂子会突然来这一招,表情也变得极不自然,“你怎么也和他们一样,就知道惦记这事!”

“这事很重要啊,大家都关心你嘛。”

小嫂子的声音又甜又娇,却是顾欣然最无法抗拒的,“还是等我的调令下来再说吧,我没想过在部队里找。”

叶杉杉煞有介事地握了握拳,“加油,你这么优秀,一定能找到一个完美的好男人。”

看着小嫂子纯真可爱的俏皮样,顾欣然忍不住笑着感慨道,“和你在一起,我哥一定每天都很开心。”

叶杉杉难得大方,坦然应道,“我也很开心呐,幸福的满足感是可以互相传染的,等你真心喜欢一个人就知道了。”

“听你这么一说,我还真的有点期待了。”这些年顾欣然一心扑在部队里,根本没空操心个人问题,情啊爱啊什么的,她完全没兴趣。现在哥哥结婚了,爸妈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了她身上,在各种压力下,她不想考虑也不行了。

顾北辰很快就领着笑笑回来,见姑嫂二人聊得如此投机,不免有些好奇,“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嫂子在给我上课呢。”顾欣然心情很好地回道。

“是该让她好好给你洗洗脑。”在妹妹面前,顾北辰说出的话总是特别毒辣。

“爸爸,什么叫洗脑?”突然听到一个新鲜名词,小鬼灵精很是好奇。

“洗脑就是不听跟她说同一件事,让她不得不认同并接受。”顾北辰一本正经地解释道。

“我知道了,妈咪一定也给爸爸洗过脑,所以他才会申请调回家。”唔,小丫头的联想力真不错。

叶杉杉一脸窘迫,急忙把笑笑拉到身前,“别乱讲话,这是他自己的决定,我可什么都没跟他说。”

小丫头不以为然,乐颠颠地笑道,“呵呵,都一样啦,反正是因为有了妈咪爸爸才会想回家的。”

“确实。”这一点顾北辰完全赞同,在父母的压力之下,调回去是迟早的事,但如果没有杉杉,这一天肯定不会来得如此之快。

看着哥哥一脸幸福的满足样,顾欣然对某件事越发好奇,爱情的力量确实神奇。不仅能让百炼钢化成绕指柔,还能颠覆性地改变一个人对未来的规划!

夕阳西下,暮色渐深。今天的行程圆满结束,一行四人满载而归。

离开B市的前一天,顾家异常热闹。不仅多了顾欣然,许师长父女俩和邹靖一家也特地赶来问候。

虽然只来了短短十几天,叶杉杉同学创下的‘丰功伟绩’还真不少。许师长和邹靖的太太都不约而同再次向她表达了谢意。

“你们太客气了,我也没做什么。”叶杉杉还是一如往常的谦恭。

“就是因为你不是刻意为之,才更难得,这就说明你生来就有喜欢帮助别人的基因。”有生以来第一次吃到女儿亲手做的蛋炒饭,许锦川心情非常之好,笑得也格外开心。对杉杉,他是毫不吝啬溢美之词。

咳咳,不愧是大首长,还真能说,基因都扯出来了。

叶杉杉实在顶不住轮番夸赞,找借口说要整理今天买的东西,溜到房间里躲着就不出来了。

其实,仔细想想,她不是真的应付不了这样的场面,只是打心眼里不喜欢离别。这是她成年之后第一次来部队探亲,也极有可能是最后一次。今晚说过再见之后,外面的几位客人她可能这辈子都没机会再见到。虽然只有短短几天的相处,但能亲自参与到他们人生中的某一段故事当中,对她来说也是一段很特别的历练。

所以,她宁愿一个人躲着,不说再见就不用体会离别时的伤感。

这么想着,她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大胆的念头:明天,是不是也可以……

当然,这事恐怕只能想想,首长大人肯定是不会答应的。

把客人送出门、又安排人把小然送回住地,一转眼已经九点多。算是时间,距离杉杉和笑笑离开只剩下不到十八个小时,顾北辰的心情有多不舍可想而知。把人都送走之后,他没有马上回房,而是一直在客厅里呆坐着。

小范围模拟演习会陆续进行,接下来的三个月肯定会忙到脚不沾地,想休假回家基本上只存在理论上的可能。过了五月,联合演习正式启动,一个他都嫌不够用,休假的事就更不用想!

不出意外,下次再见面应该要到八月以后,幸运的话,回去就不用再走。

所以,明天下午的送别有可能是他们最后一次长时间分别前的送别,而这一次分别的时间可能会比之前的几次加起来还要长。

自从嫁给他,杉杉的泪点越来越低,动不动就掉豆子,明天,他可能会送走一个哭得稀里哗啦的泪人。

笑笑一直在房间里帮忙,刚想出来嘘嘘,居然看到爸爸一个人坐着发呆,急忙跑过来,“爸爸,你怎么一个人在客厅里坐着?”

顾北辰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能找话题敷衍带过,“东西收拾得怎么样了?”

“差不多了,还有一些小东西要归类整理,妈咪很快就弄好。”心思敏感的笑笑也感觉到了爸爸的情绪异常,说话的语气明显比之前谨慎了许多。

“那我就不去帮忙了。”顾北辰故作轻松地笑了笑,招手让笑笑过来,“回去之后又只剩下你和妈咪两个人,要乖乖听她的话、不能惹她生气,还要帮……”

小丫头贼精,不等爸爸说完就猜到了他想说什么,“知道了,我会帮爸爸好好看着她的。妈咪这么乖,你还不放心呐?”

乖女儿这么聪明,顾北辰脸上的笑也渐渐深了些,“没办法,你妈咪太受欢迎,走到哪都惹人注目,不盯着不行啊。”

“那倒是。”这一点笑笑是最有发言权的,“对了,妈咪刚才跟我说,让你明天不要去机场送我们。”

“什么?不让我送去机场?”顾北辰脸上好不容易酝酿出的浅淡笑容瞬间烟消云散,这个小女人,又在闹什么别扭!

“爸爸先别激动,妈咪只是这么说说,还没最后决定呢。”唔,果然不出妈咪所料,爸爸的反应好大。